从打游戏、买蛋糕到哭肿眼,广东男篮是这样输掉总决赛的

黄维/广州日报

2017-04-09 11:06

字号
广东男篮带着“杀进季后赛”的赛季初目标,“超额完成任务”挺进CBA总决赛。争冠想法让队内压力陡增,再加上队内主力不期而至的伤病和硬实力存在绝对差距——
这个总决赛开始之前,大家都想“争”一争的总冠军,终于成了一个没争到的总冠军。比赛结束的哨声已经响过,而球场内外的故事还在延续……
输球后的布泽尔在更衣室前。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一开始,太乐观了
总决赛结束的夜晚,宏远更衣室的门关了很久。年轻的球员陆续离开,大家大多低着头,一言不发。赵睿的眼睛已经哭肿,当摄像机对准他时,他对着麦克风甚至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更衣室里留到最后的3名球员,是易建联、朱芳雨和布泽尔。他们短暂地交流,在接受媒体的采访之后也相继离开。整个更衣室安静下来,球馆外的球迷还在呼喊着“广东队”。
虽然宏远晋级总决赛之路充满坎坷,但在横扫四川、击败深圳杀入总决赛后,球队的乐观情绪开始逐渐发酵。
这两年,在重要比赛之前互相“奶”对方,成了对手城市之间媒体的惯用套路。果不其然,新疆媒体屡屡撰文,称广东队更有凝聚力,更有冠军底蕴,在历史战绩上拥有绝对优势。
而广东媒体也敬新疆队为“遇到了这些年来最好的一个机会”,并称新疆队绝对实力超过广东队。但大家都不忘了留一句尾巴,“虽然实力有差距,但比赛还要场上打。”
一个“场上打”就能琢磨出个大概想法:时隔1480天后再战总决赛,广东宏远对于这个总冠军,一开始就抱有乐观态度。
杜锋在场边指挥。
从打游戏、买切糕到哭肿了双眼
在抵达乌鲁木齐后,宏远备战氛围轻松,而“回家”的杜锋在到了乌鲁木齐后也在训练闲暇之时“呼朋唤友”。
当时宏远球员埋在心里的想法是:在新疆两个主场起码拿下一场,然后回到东莞保卫好自己的主场,夺冠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轻松的气氛表现在很多方面,布泽尔带上了一台XBOX游戏机,在乌鲁木齐的前两天晚上都会与技术教练克里斯“大战”一番,整条走廊充满了愉快的大呼小叫声。
斯隆在闲逛时还特意花了一百多元买了一块切糕,助理教练伊戈尔则出门买了好吃的牛轧糖分给随队的记者。
就在总决赛第一场比赛开始前的那个上午,有记者问杜锋准备了十几天之后,对于总决赛感觉如何。杜锋满怀信心地笑着面对镜头:“准备得怎么样?今晚就知道了。”
总决赛第一场输了,赛后的更衣室里依旧气氛积极。而全国媒体达成一致的观点:新疆队这一场投进20个3分球,是他们超常发挥,没有球队可以场场都那么准。
第二场输掉后,大家都在讨论细节问题,认为细节做好了,6分的差距可以一笔勾销。
但主场崩溃的第三战却让外界和球队此前的乐观突然间破碎了。大家那时候才开始想:是不是真的技不如人?是不是真有实力差距?可为时已晚。
斯隆上篮。
被留下的生日蛋糕
4月2日,是宏远和新疆队第2场总决赛的比赛日,这一天恰好是球队给布泽尔和斯隆指派的翻译陈广坤的生日。
有人提出,不如晚上赢了球之后和队员一起吃蛋糕,也算是“双喜临门”。最终,这个蛋糕在比赛日的中午被切开,大家胃口都不算好,留下了一大半并约定晚上赢球之后再继续吃。
后来,这个剩下的蛋糕一直被放在房间里,直到球队离开乌鲁木齐,也没有人再吃一口。
那晚,布泽尔在赛后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屋里,本来他约了斯隆一起去酒店对面的拉面馆吃烤串作为庆祝的,但输球后,他未能赴约;斯隆也就在酒店闭门不出了。
那两天,有人在闲聊中回溯本赛季双方在东莞的那场比赛,周琦和布拉切并没有参战,新疆队输掉32分。
但现在看来,那不是一场正常的比赛。想来这几年的粤京大战,哪一场、哪一方不会拼命而战,而会刻意放掉?
现在约莫可以做出分析:当时新疆并不在乎这一场比赛,因为他们有绝对的实力,这一场常规赛,并不是拼的目标。那时候,他们就已经瞄准总冠军,常规赛输给广东,这并不值得在乎。
易建联在比赛中。
易建联的三针封闭
无论是杜锋还是球员,都一直在说要“拼”,但拼,也是要基于绝对实力的。除了实力差距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困难,还有一个问题是球队的主力一直都不是完全健康。
易建联,其实一直受到慢性伤病的困扰。从客战吉林时碰撞造成的硬伤,再到半决赛和新世纪比赛期间的拉伤,他的状态时好时坏,确实在边打边恢复;但往往还没恢复好,劳损的肌肉组织又因为比赛的疲劳造成了新的损害。
为了季后赛,宏远专门请来了此前在2008年奥运会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理疗师李培刚,来给队员做治疗恢复。而这一切,只是辅助。
和易建联私交甚笃的山东球员睢冉赛后透露,易建联在这个系列赛打了3针封闭,这一切的辛酸此前也没人知道。而在总决赛结束后,阿联还不能休息,他要代表广东去打全运会。
广东球迷们在出场通道等待球员。
NBA球迷和东莞的球迷无法比
另外一个伤员是斯隆。总决赛第3战打完之后,他扭伤了脚踝,直接被队友任骏飞背了下去。当晚,他反复要求队医做积极治疗,主动请战。
斯隆动情地说,“我在几支NBA球队打过球,那些球迷和东莞的球迷,完全无法可比。”
斯隆那场比赛开始前的训练中,用了实战标准来“打脚”,适应场地,挑战自己的脚踝所能承受的极限;找到了感觉之后,他把打脚布取下来,放在冰桶里放松,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脚能够呈现出的最好状态,是有限的。
这,何尝不是球队的遗憾。
赵睿上篮。
宏远更新换代正当其时
在总决赛前2场比赛之后,杜锋会着重讲讲问题、谈谈技战术的得失,然后把大家集中在一起,给每个人鼓劲。
而在输掉第3场比赛后,杜锋在更衣室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到每个人面前,握住他们的手,说出感谢:“大家做得都非常好。”
这好像是一个信号。回顾整个总决赛,好像总是有沉重的阴影笼罩,但在阴影中却也有些许可见的曙光。
杜锋和他悉心培养的年轻球员,在这个赛季也成为了宏远的收获。这是杜锋独立执教球队所闯入的第一次总决赛,虽然没有拿下这个总冠军,但他的指挥艺术,却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
年轻球员之中,最大的收获当属赵睿。尽管总决赛期间有时显得稚嫩,控制情绪方面或许也有些需要提高的地方,但这个小伙子已赢得了球迷的喜爱,也在杜锋的体系里得到了固定的战术地位。很多人忘了他是第一年打CBA。
周湛东、杨金蒙这两位一开始立足防守的尖兵,现在也逐渐能够有攻防两端的闪光时刻,在总决赛期间也都得到不少出场机会。
球队结构的改变和调整在缓慢进行中,今年的平稳调整也在为来年做准备。或许新赛季的策略和目标都会改变——竞技体育即是如此,没有长青王朝,也没有常胜将军。
但如果要继续打造一个有底蕴和文化的球队,广东宏远早已在路上。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CBA总决赛,广东

继续阅读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