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月内五起医闹:衡阳反思“片面维稳”,拟建第三方调处机制

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发自湖南衡阳

2017-04-10 07: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衡阳市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2月11日发生在这家医院的医闹成为一连串事件的起点。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摄。
不到两个月时间,湖南衡阳市发生了五起医闹事件。
死亡患者一方在医院里挂横幅、放鞭炮、烧纸钱、携尸堵门,并与医院人员肢体冲突……
因为手法类似、人员有交叉,一些网友将“衡阳医闹”归结于“医闹队”,还称一支有退伍军人参与的专业医闹队伍先后在湖南多家医院闹事。
日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当地退伍老兵谭福林等人确实参加了其中两起医闹事件,但另外三起事件则与其无关。谭福林等人也并非网友此前猜测的职业医闹。
谭福林(左)参与了2月11日和3月12日的两起医闹事件。受访者供图。
衡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吕正平告诉澎湃新闻,经调查,谭福林等人在南华附二医院和衡东县人民医院的两次事件中并未获得任何私利,谭福林与其参与的两次涉医事件中的患者也确系亲友或战友关系,“他平时做点生意,不缺钱,属于比较热心的人,还不能认定为所谓的职业医闹”
衡阳市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简称“南华附二医院”)院长罗志刚说,“对于医闹很多都是给钱、息事宁人的态度就完事了,可花钱买不来平安。”该院发生的医闹事件,是这五起医闹中的第一起。
衡阳官方自有苦衷。
“南华附二医院经常讲公安不作为,实际我们前前后后出动了上千人次,最后落脚点就是为什么公安不抓人,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需要理性看待。”吕正平说,“有的家属刚刚失去了亲人,情绪激动,毕竟人之常情,有的有过激行为,一上去就抓人感觉也不大合适,这也是一种人性化的考虑。简单抓人很容易激化矛盾。”
因短时间内医闹事件频发,湖南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医疗纠纷治理工作组一度下发《督办函》,称涉医事件的接连发生,“暴露出衡阳市有关部门落实工作力度不够、果断打击措施不力、依法处置氛围不浓、片面追求维稳息事,需自觉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能力。”
衡阳市公安局随即部署了为期半年的“打击医闹专项行动”。截至4月1日,已查处涉医事件4起,打击处理涉嫌扰乱医院秩序、殴打医务人员、妨碍公务等违法犯罪人员24人,其中刑事拘留、行政拘留12人。
“事后我们也在反思,感觉主要还是现在的调处机制不够完善,一旦医院和患者间有矛盾,再有第三方介入往往就是公安,中间没有缓冲、没有协调。”吕正平表示,除了依法依规开展专项执法行动,更重要的是在衡阳建立并完善第三方医患调处机制。
吕正平告诉澎湃新闻,接下来衡阳市将在卫生系统之外,由司法局牵头建立一个相对比较独立客观的医患调处机构,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来解决问题。
“那些人是需要逮捕的,但是方方面面太复杂了”
3月29日的南华附二医院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医患双方仍对一个多月前的纠纷记忆犹新。
事件要回溯到2月11日。
当天上午9时36分,55岁的衡阳县某陶瓷厂员工秦于芽因腹痛20余天来到南华附二医院就诊。在秦于芽本人的要求下,就诊医生为其对症肌注一支解痉针,但肌注不到2分钟,秦于芽突然出现意识障碍,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难以理解,怎么一针就把人打死了。”3月29日,秦于芽的一位家属告诉澎湃新闻,家属们决定向医院讨要说法。
作为曾经和秦于芽一起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战友,谭福林在获知消息后于当天下午赶到医院参与调解。
谭福林是衡阳人,但平素在西安做生意。在外人眼里,他个性仗义,好为人出头。
“医院领导始终不出来,当时医院片区的派出所的所长和民警也在那里。”4月1日,谭福林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此种情况让家属无法接受。
对此,罗志刚告诉澎湃新闻,秦于芽的家属有所质疑可以理解,但需依法依规走医疗鉴定的程序来处理,医院负责医疗纠纷处理的工作人员也一直在与家属沟通,但“家属拒绝尸检和医疗鉴定,要求赔偿几百万,我们医院是不可能接受的”。
对此,上述秦于芽家属表示,鉴定流程耗时耗力,而“一针把人打死,医院就应该负责任”。
分歧就此形成,焦虑不安的情绪在蔓延,但共识却未能达成。
2月12日上午,刺耳的鞭炮声和纸钱燃烧的呛鼻气味混杂在南华附二医院的门诊大厅内,秦于芽的几十位亲友开始以挂横幅、放鞭炮、烧纸钱的方式表达不满。
“当时我还想制止他们,不能这么闹。”尽管谭福林事后颇受舆论指责,但他对澎湃新闻申辩称,现场的这些过激行为不是他所能阻止的。
南华附二医院保安莫桂生告诉澎湃新闻,当时,秦于芽的亲友还将燃放的鞭炮扔向医院的安保人员,造成消防报警系统报警,双方发生推搡与肢体接触,随后双方均有人员受伤。
莫桂生所说的上述情况也为衡阳市公安局蒸湘分局在2月13日发布的通报所证实。
“当时撒纸钱的时候特警就来了,就进行劝解,但人没有被带走。”莫桂生说道。
谭福林告诉澎湃新闻,2月12日当天也有退伍战友受伤,此事随即在战友微信群中炸开了锅。
“2月13日,有七八十个战友穿着军装过来维权,但只是喊口号等,并未有过激行为。公安和地方政府代表过来后大家就散了。”
澎湃新闻从衡阳市公安局了解到,患者家属扰乱了医院正常的就医秩序,投掷鞭炮、砸伤保安的行为,也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
同时,医院保安未经批准配警棍、戴头盔、着制服等,且在事件中也造成家属方三名人员受伤。
对于最终的处理结果,衡阳市公安局新闻中心主任李钢彪告诉澎湃新闻,此事应属于一起治安案件,“事情还在调查处理当中,肯定会依法按程序办”。
谭福林表示,经过协商,秦于芽的家属拿到了40万元,此事随即告一段落。
谭福林的上述说法得到了莫桂生等多名南华附二医院安保人员和秦于芽所居住村庄村支书的证实。
而据央视此前报道,当地政府称,考虑到秦于芽的善后安葬和家里的经济困难,政府部门给予了相应的经济救济和帮助,不存在有医疗赔偿问题。
罗志刚也称,医院没有赔偿一分钱,2月13日之后主要是政府部门在与家属沟通,但涉及医闹的人员事后并未被依法采取果断措施。
衡阳市委一位参与处理相关情况的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这一事件情况复杂,一方面地方政府有维稳需求,一方面医院有打击医闹的呼声,“从掌握的证据看,那些人是需要逮捕的,但是方方面面太复杂了”。
罗志刚认为,“自始至终地方政府做了大量工作,但是投鼠忌器,担心人多了把事情闹大了,最后事情完了就完了,以致恶性循环。”
副市长、公安局长、县委书记、县长坐镇防医闹
在衡阳市衡东县人民医院综治办主任周文新看来,罗志刚的观点在衡东县人民医院的医闹事件中得到了印证,而这次同样与谭福林有关。
回想起3月20日谭福林“要组织300人来医院讨说法”、医院号召员工及男性家属保卫医院的情景,周文新仍记忆犹新,“有些悲壮的色彩在里面”。
事件起始于一位76岁老人的离世。
3月12日,衡东县76岁村民李某因胸闷气促在衡东县人民医院急诊入院。
当日正值衡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单雅琴值班,单雅琴及另外两名医生进行了胸腔穿刺、胸部按压、气管插管等抢救措施,然而9时15分左右,李某还是去世了。
单雅琴随即准备补写病历单并进行值班交接,“情况紧急肯定是先救人再补手续。”
但随后家属们悲伤与不解的情绪混杂在一起演变成对医生的暴力。
监控视频显示,3月12日早上,患者家属对衡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单雅琴动了手。受访者供图。
据医院监控视频显示,死者妻子拽住医生胳膊开始大哭,并对单亚琴有推搡行为,向她讨要说法。
随后死者的另一位女性家属冲上前,抓住单亚琴头发拉扯,场面一度混乱。
医院随即报警,经过沟通,医院退还家属所交费用,并派车把遗体运回死者家里,衡东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也介入调查此事。
周文新原以为事件可以就此平息。
3月16日,谭福林致电医院领导,表示将前来医院沟通李某死亡一事。
“这个患者是我的一个姑父,当时亲属们还是有一些意见,认为14号才补写的病历造假,病危通知单家属也没签字,肯定是造假,抢救时医生还耽误了时间。”谭福林对澎湃新闻表示。
院方随即与谭福林一行20余人进行沟通。
“患者家属确实动了手,这是事实,医院方面表示家属动手打了医生要赔礼道歉。”谭福林说道,当时自己曾向医院建议“出于人道主义考虑赔个几万块钱”。
对此,当时在现场进行调解的周文新表示,此事需依法依规处理,“有理不能闹,没理更不能闹”。
警方到场调解后,谭福林一行随即离去,但3月20日,谭福林向医院传话称将于21日“组织300人来医院讨说法”。
3月29日的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门诊大厅已恢复往日的平静。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摄。
“后来微信群里就有同事把这个情况讲了,号召同事们和男家属来医院自卫。”周文新表示,在那个时刻,医院就像一个团结的大家庭,“大家自发的组织,这种时刻也需要有人站出来”。
吕正平3月31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当时了解到这个情况后马上给市委书记报告了,书记说‘你马上给三个领导打电话,政法委书记,副市长、公安局长,联系衡东县的一个市纪委书记,要求他们以最快的速度严格依法把这件事处理好’。最后是副市长、公安局长亲自坐镇现场指挥处理这个事情,县委书记、县长都在现场。”
所幸,谭福林最终再没有在衡东县人民医院出现。
“大闹大赔,小闹小赔,不闹不赔,形成了这种风气。我们还没有收到有人被抓的通报。”3月29日,周文新向澎湃新闻感叹道。
3月30日,衡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单雅琴正在为病人看病。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摄。
衡阳被批“果断打击措施不力,片面追求维稳息事”
衡东县人民医院的风波刚告一段落,而其他医院又起波澜。
衡阳市常宁市妇幼保健院和衡山县人民医院又分别在3月20日和23日发生医闹事件。
官方通报显示,患者死亡后,其家属因质疑死因采取了携尸堵门、悬挂横幅等手段表达诉求。
上述两起医闹与谭福林并无关联,但在罗志刚和周文新看来,正是因为有人通过医闹未受到应有的惩处反而获益,才导致相关事件频发,“花钱终究买不来平安”。
频繁发生的医闹事件引发了广泛关注。
3月24日,湖南省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医疗纠纷治理工作组发布了《关于衡阳市接连发生四起涉医事件的督办函》(简称《督办函》)。
《督办函》中写道,衡阳市在一个半月内集中发生了“2.11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严重扰乱医疗秩序事件”,“3•12”衡东县人民医院扰乱医疗秩序事件,“3•20”常宁市妇幼保健院扰乱医疗秩序事件和“3•23”衡山县人民医院扰乱医疗秩序事件等四起性质恶劣、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涉医事件。
《督办函》称,这些涉医事件的接连发生,暴露出衡阳市有关部门落实工作力度不够、果断打击措施不力、依法处置氛围不浓、片面追求维稳息事,需自觉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能力。
而事实上,对于医闹事件的处理,国家相关部委已有明确要求。
2016年7月,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九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严厉打击涉医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方案》(简称《方案》),决定自当年7月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1年的专项行动,严打医闹。
上述《方案》中明确要求,公安机关对医疗机构的报警求助要快速反应,果断处置,坚决制止,对殴打医务人员、严重扰乱医疗机构秩序的,必须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者追究刑事责任,不得拖延、降格处理。
而对于《督办函》中的观点,罗志刚和周文新有着切身的体会。
“为什么这么多医闹?打击不力,肯定是打击不力,2月份并没有采取果断措施。公安部态度很强硬,但地方公安部门也有其苦衷,担心引发更大冲突。”罗志刚稍作停顿补充道,“只有坚定不移的落实九部委的通知,形成一个持续性的高压措施,制度性建设,谁闹就依法依规处理。”
《督办函》下达后,衡阳市迅速落实。
湖南省公安厅4月1日通报称,近期,衡阳市公安局针对发生的多起涉医事件,在全市范围内正广泛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坚决打击涉医违法犯罪,并部署了为期半年的“打击医闹专项行动”。
截至4月1日,衡阳市公安局已查处涉医事件4起,打击处理涉嫌扰乱医院秩序、殴打医务人员、妨碍公务等违法犯罪人员24人,其中刑事拘留、行政拘留12人。
在此之前的3月28日,衡阳市公安局召开处置医闹事件调度会,从强化医院及周边治安防控措施、医患矛盾纠纷排查化解等6个方面进行了详细谋划。
而就在当天,在衡东县中医医院发生的医闹事件中,果断、强力的处置工作显示出了警方思维的转变。
该院3月29日通报,一位死亡患者的家属殴打医护人员,并采取携尸堵门、烧纸钱等方式表达诉求,在相关部门多次调解无效后,县政法委、公安局调集警力150余人,依法将摆放在病房内的患者遗体移存至殡仪馆。
同时,相关部门将扰乱医疗秩序、妨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公务的违法人员传唤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现已刑拘1人,治安拘留4人,警告9人。
最终家属同意接受尸检,走司法处理程序。
3月29日和30日,罗志刚和周文新分别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医院的安保措施还是如同往常,因为“依法处置要靠执法部门,也相信执法部门”。
午夜的衡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仍在值班。澎湃新闻记者 李珣 摄。
衡阳:简单抓人易激化矛盾,将建第三方医患调处机制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担心。”虽事隔多日,但蔡斌的话语中仍有几分愤懑。
蔡斌是南华附二医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2002年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被打的袁医生,整个人的心态都变了,就是兄弟医院发生的事情,这么多年大家都看在眼里。”
蔡斌所指的是2002年5月11日发生在衡阳市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辱医事件,此事当时经《南方周末》报道后曾引发巨大反响。
虽然频繁发生的医闹事件再度勾起蔡斌心中沉淀的记忆,“但是该救人还是要救人,我们还是相信医患关系会好起来,政府也积极行动起来了”。
事实上,各种风波在随着专项行动的开展逐渐平息后,涉事的各方也在反思得失教训。
“南华附二医院经常讲公安不作为,实际我们前前后后出动了上千人次,最后落脚点就是‘为什么公安不抓人’,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需要理性看待。”3月31日,衡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吕正平对澎湃新闻说。
吕正平表示,经过调查,谭福林等人在南华附二医院和衡东县人民医院的两次事件中并未获得任何私利,谭福林与秦于芽确系战友关系,与衡东县人民医院产生纠纷的家属们也确为远房亲戚关系,“他平时做点生意,不缺钱,属于比较热心的人,还不能认定为所谓的职业医闹”。
吕正平表示,自始至终相关部门都在积极协调、处置,但争议主要来自“公安为什么不抓人”。
“一方面有的家属刚刚失去了亲人,情绪激动,毕竟人之常情,有的有过激的行为,一上去就抓人感觉也不大合适,这也是一种人性化的考虑。简单抓人很容易激化矛盾。”吕正平表示。
“事后我们也在反思,感觉主要还是现在的调处机制不够完善,一旦医院和患者间有矛盾,再有第三方介入往往就是公安,中间没有缓冲没有协调。”吕正平表示,除了依法依规开展专项执法行动,更重要的是在衡阳建立并完善第三方医患调处机制。
吕正平告诉澎湃新闻,接下来衡阳市将在卫生系统之外,由司法局牵头建立一个相对比较独立客观的医患调处机构,由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来解决问题。
“我们邀请一些法律工作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医学专家以及新闻媒体的人士参与进来,建立一个调解人员库,政府给予一定补贴,不服调解的可以上法院起诉。免得一有问题,患者就闹、医院就堵。”吕正平说道。
对于这项规划,罗志刚颇有共鸣。
“一般发生医闹,医院都主张依法依规通过第三方鉴定的方式来处理,实际上国家九部委有文件,医学科学本身也如此规定,谁主张谁举证,但现实中举证倒置往往需要医院进行证明,医院的证明患者又不采信,这就导致医疗纠纷事件。政府有时也会说医院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罗志刚说道。
在罗志刚看来,秦于芽的突然死亡是一起小概率事件,如果及时进行医疗鉴定完全可以解开谜团,从而有理有据辨明真相,“但是很多人没有进行医疗鉴定的意识和概念”。
“大家都在行动,这次还是有所反省了。”罗志刚说道。
责任编辑:张蓓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衡阳医闹 医患

相关推荐

评论(1.6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