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受伤”的科普特人:埃及基督教徒的梦魇何时休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赵军

2017-04-11 08: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月9日,埃及亚历山大市圣马可教堂和坦塔市的圣乔治教堂分别发生自杀性袭击事件,目前已造成至少44人死亡,144人受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分支“耶路撒冷支持者”(下文简称“耶路撒冷支持者”)迅速宣称对两起恐怖袭击事件负责。
这是继2015年2月IS利比亚分支在利比亚杀害21名科普特人质,以及2016年12月埃及开罗市区科普特大教堂自杀性爆炸袭击之后,IS针对信仰基督教的埃及少数民族——科普特人实施的最为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当前,“耶路撒冷支持者”俨然成为科普特人最大的安全威胁。
当地时间2017年4月9日,埃及发生针对两座教堂的连环袭击,造成至少47人死亡,百余人受伤。埃及总统塞西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事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布对袭击事件负责。视觉中国 图
科普特人:极端主义的“眼中钉,肉中刺”
历史地来看,“耶路撒冷支持者”此次袭击行为是埃及伊斯兰极端分子暴力攻击科普特人的历史再现和延续,只是无数剧集中的一集。
科普特人,意为“埃及的基督教徒”,是当代埃及的少数民族之一,他们是在公元1世纪时信奉基督教的古埃及人的后裔,与今天埃及的主体民族阿拉伯人属不同民族。信仰基督教的科普特人是埃及最大的宗教少数群体,也是阿拉伯国家最大的宗教少数族群。在埃及的历史变迁中,科普特人始终保持着独特的宗教信仰。自近代以来,埃及伊斯兰极端分子逐渐将科普特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企图从肉体上彻底消灭科普特人,但由于科普特人在反殖民主义、国家认同和民族认同等大是大非问题上始终保持坚定立场,从而得到了埃及王朝政权和共和国时期纳赛尔政权的庇护而免受困扰。
萨达特时期,伊斯兰极端分子开始采取冷热暴力手段,大肆攻击科普特人。科普特人因改革与开放政策普遍获得经济实惠,积极参与经济活动,公开支持萨达特政府。相反,伊斯兰极端分子则认为萨达特的开放政策破坏了伊斯兰传统价值观和传统生活方式而公开抨击政府。同时,伊斯兰极端分子将科普特人归为犹太人一类,号召穆斯林打击奉行基督教价值观的科普特人。在整个萨达特执政时期,由于埃及政府执行错误的宗教政策,出现了埃及近现代史上穆斯林和科普特人之间前所未有的剧烈冲突和严重后果,由最初的民间对垒,发展到科普特教会和爱资哈尔清真寺的对峙,之后演变为萨达特总统与科普特人舍努戴教皇之间的对抗,最后以舍努戴大主教身陷囹圄和萨达特被刺身亡的悲剧暂时收场。
穆巴拉克时期,伊斯兰极端分子发布“法特瓦”(即伊斯兰教法判例),视科普特人为革除社会弊病的合法对象,继续暴力攻击科普特人。据统计,在穆巴拉克统治三十年中,科普特人受到伊斯兰极端分子大大小小攻击多达1500余起。其中,1990年的“阿布库尔卡斯事件” 、1998年和2000年发生的“卡什赫村事件”、2006年4月发生的亚历山大科普特人教堂受袭等恶性事件最为典型。
埃及“1.25”革命后到穆尔西执政期间,以萨拉菲极端分子为代表的伊斯兰极端派别和“圣战”组织发动对科普特人的全面攻击。“1.25”革命后,埃及政治乱象丛生,伊斯兰极端主义泛滥成灾。穆尔西执政后,伊斯兰极端分子受到纵容,科普特人失去了政府庇护,萨拉菲极端分子针对科普特人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谋杀、绑架科普特妇女并索要巨额赎金、破坏科普特人财产、迫使科普特人搬离家园以及毁坏科普特教堂的种种事件。据统计,在此期间埃及有数百名科普特人被杀,500多名科普特女孩失踪,100多座教堂和科普特机构遭到纵火毁坏。其中,仅2013年8月14日一天,埃及就有80座科普特教堂和机构遭到毁坏。埃及科普特人称这段时间是“自1798年拿破仑来到埃及以来,科普特人遭受的最大灾难。”
“耶路撒冷支持者”:科普特人新的梦靥
宣称对此次恐怖袭击负责的“耶路撒冷支持者”又称“圣殿支持者”,是埃及本土坐地而起的伊斯兰极端组织,也是当前埃及国内最活跃和最危险的恐怖组织。该组织成立于2011年某个时间,最初在西奈半岛活动。2012年埃及“圣战军舒拉委员会”组织领导人被以色列炸死后,其在埃成员陆续投靠“耶路撒冷支持者”,使该组织得以发展壮大。
2013年7月,穆尔西总统被解职后,“耶路撒冷支持者”公开对埃及军方行为表示不满,扬言将主要攻击目标转向埃及政府、安全机构及相关安全设施。2014年11月,该组织宣布效忠IS组织,接受巴格达迪的领导,并改名为“西奈省”,使其活动地盘西奈半岛名义上成为IS版图的一个省份。
此后,该组织开始袭击国际目标:如在塔巴事件袭击韩国游客、炸弹袭击意大利驻开罗领馆、杀害美国石油工人威廉·亨德森、斩首克罗地亚人托米斯拉夫·萨罗佩克、制造俄航客机坠毁事件等。这些行动具有跨国性,在某种程度上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组织形成呼应,严重破坏了埃及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埃及、美国和英国等国家已先后将“耶路撒冷支持者”列为恐怖主义组织。
据估计,“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原有成员约1000~1500名,经过埃及政府近年来的强力打击,人员数量有所减少。从人员构成来看,其中不少受过良好教育,拥有高学历,从事过体面工作,甚至少数骨干组织成员拥有丰富的从军从警经历或至少接受过军事训练。该组织还拥有数目不清的工程人员,使其能够迅速制造出自制高爆炸弹、远程投射炸弹及发射器。
现实地来看,“耶路撒冷支持者”实施此次自杀性袭击行为有着多重目的,其中两个目的明显,即政治上对科普特人靠拢塞西政权实施打击报复,以期挑拨科普特人与埃及政府之间的脆弱关系;宗教上发动清除异端的“圣战”,妄图为伊拉克和叙利亚陷入颓势的“伊斯兰国”组织鼓劲。
“耶路撒冷支持者”抨击埃及总统塞西为“暴君”、“卖国贼”,反复宣称不仅要攻击军事和警察机构等安全机构,而且将支持政府的境内外团体或个人作为打击目标。众所周知,科普特人在遭受穆尔西执政前后的重创后,逐渐与埃及军方靠拢,并在2013年6月30日的埃及的“二次革命”中公开支持军方废黜穆尔西。
塞西竞选总统期间,科普特人也给予较大支持。塞西就任总统后,对科普特人给予特别政治礼遇。塞西总统对科普特人的友好姿态在相当程度上加剧了“耶路撒冷支持者”等极端组织的仇恨。“耶路撒冷支持者”此次袭击和2016年12月袭击开罗市区大教堂都IS之意。继2016年12月利比亚分支彻底失去地盘和2017年3月在摩苏尔惨败后,IS盘踞之地不断缩小,实力也大为削弱。
总而言之,目前科普特人遭到的恐怖袭击只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对科普特人攻击历史的一幕。可以预判的是,“耶路撒冷支持者”将是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里埃及科普特人安全及其2000多座教堂最致命的威胁,此次袭击绝非终点,很可能只是该组织战略目标转向的起点。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埃及,教堂爆炸,恐怖袭击

继续阅读

评论(9)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