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西“推销者”:一位“65后”官员的担当

安蔚/微信公众号“决策杂志”

2017-04-11 07:30

字号
山西副省长王一新。  山西新闻网 资料图
3月16日,一场“晋商晋才回乡创业创新工程启动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大会云集了全球晋商晋才代表231人,其中晋商代表144人、院士代表41人、晋才代表46人。
在全国两会落幕的第二天,召开如此规格的“群英会”,可见山西呼唤晋商人才之迫切,寻求发展之坚定。
说到晋商,不能不提山西副省长王一新,他心怀重拾晋商之志,立于恰克图山顶,他以挑战之心,直陈弊病、自揭家丑,只为责任二字,轰轰烈烈干一场。
这位“65后”官员,高调、敢干、敢说成为他瞩目的标签,他是怎样让外界对山西的印象一步步改观,又是怎样让晋商再次兴起,走入公众视野的?
恰克图之思
2016年12月12日,当大家都沉浸在“双十二”的疯狂购物中时,乐视创始人兼董事长贾跃亭的一条“特别感谢山西王一新副省长对乐视梦想的大力支持”的微博,让他和王一新上了热搜榜。
王一新这位副省级高官一夜之间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原因是在“2016中国企业领袖年会”论坛上,他对当时正处在资金链断裂漩涡中的贾跃亭说的那句“挺住”。
在王一新眼里,贾跃亭作为山西人,是“当代新晋商的代表性人物”,更是“山西人的骄傲”,山西是晋商的家乡,永远是他们温暖的大后方。王一新对晋商的支持,远远不只这些,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关注贾跃亭。
2016年3月29日深夜,在恰克图一个叫做欧亚酒店的小客栈里,王一新就曾感怀当初晋商之荣耀,思绪今日晋商之未来,更理性的分析“山西是晋商的根和魂,但真正成就晋商的并不是山西的资源和市场”,他用百度李彦宏、海航陈峰,还有新崛起的乐视贾跃亭、暴风科技冯军为例证,称他们为“新晋商”。
恰克图的建筑
如何发展新晋商?王一新认为要“走出去”,在他看来,如果山西不开放,山西商人只待在自己家里,永远只能做个小商人。为了打开山西商人的格局,王一新亲自带着企业,开始“走天涯”。
2016年7月13日,王一新带领山西9家煤炭企业去北京参加“山西煤炭产业发展专题推介会”,进行路演推荐,为山西的“钱景”站台。这次路演全程由王一新亲自主持,本只能容纳500人的大厅爆满,更有近百人站在会场周围。
路演中,王一新高呼:“山西省的企业在交易商协会所辖的债券中,没有发生一次违约”,在他的理念里,为企业站台是政府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他鼓励企业走出去,不能“西口未出”,就“折戟沉沙”。
在分析山西与走出去的关系时,他认为晋商精髓就是“无中生有”,就是不靠资源靠头脑,“在走出去的问题上,总体是放开、鼓励、支持,但具体项目要慎之又慎”。
他曾概括晋商“走出去”之法,“用胡适的一句话,叫‘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鹰眼看全球,落子如有神。单身走天涯的能力还不具备时,不妨先搭搭别人的顺风车。”
在追寻晋商的道路上,王一新是理性的,同时,他也是睿智的,在他心中,真正的企业家精神,是那些为了梦想不畏艰难,不惧压力,承受市场的起伏跌宕,笑对社会的宠辱褒贬,身后留下的是日久弥香的传说和情怀的人。
而山西,真的太需要职业企业家了!王一新畅想着山西的未来,充满着斗志,因为“唯有强大,才不会让后人产生新的酸楚与惆怅。”
背水一战
如果说推动晋商发展是路径,那么王一新推动国资国企改革之举则是动根本。
在2017年2月9日的山西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王一新发表了长达两万字的演讲,从五个方面分析了山西国企改革的现状与问题,并“自揭家丑”:“全省国资国企欠薪约54.6亿元,拖欠社保118亿元。”
他分析指出问题的根本是理念,有两万多亿的国有资产,每年还维持着庞大的投资,为什么投资还有钱,工资社保就可以欠着呢?
一番言论,再一次将他推上风口浪尖,他建议每个单位下个大决心,宁可投资压一点,或者转让部分股权和资产,力争在五一劳动节到来前,把历年拖欠的工资和社保全部还清。
国企艰难的背后则是国资国企改革的落后,正如山西省委书记骆惠宁所描述的那样:山西的国资国企改革零碎性、浅表性、短期性特征明显,补考和赶考的任务都很重。王一新直言,山西的国资国企改革不是落后,而是太落后了!
落后在哪里?山西省第十一次党代会的报告中明确指出了四个方面,包括部分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高,股权高度集中;企业治理不规范,机构臃肿,负担沉重;国资布局不合理,专业化不强;行政色彩突出。
随后,山西省专门成立了十几个调研组,梳理出14个国资国企存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王一新评价说:“这些问题都是深层次的重大问题,解决起来没有一件是容易的。”
如何解决?必须“背水一战”!
2月23日,王一新带着山西省国资委与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签下了“军令状”,分别签署了《2017年度经营目标考核责任书》和《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考核责任书》。
一段“狠话”,表明了王一新立志改革的决心:“首先,李秋喜今天上台签约,表明他接受省国资委制定的这个任期目标责任书。他可以不接受,但会立即失去职务,省国资委会另选贤能,但接受,对他而言意味着巨大压力;其次,年度和任期目标,即使差一分没有完成,也意味着他的任务没完成,他将辞去职务。”
说完“狠话”第二天,2月24日晚,太原汾河畔,王一新又出现在一场名为“创享行”的双创沙龙现场,为创客打气。这场沙龙由山西省政府推动,企业牵头组织,通过市场化方式运作,让创业者向投资者“推销”自己的项目。
之所以如此扶持创客群体,王一新有着自己的理解:“山西之所以给外界留下封闭、保守的印象,主要是因为过去聚焦在煤炭产业上,把主要精力倾注在大型国企身上,对新兴产业、中小微企业关注较少。”
严格要求大型国企,倾力扶持新兴企业,山西的国资国企改革是真刀真枪的。
通过这场沙龙,山西向外界释放了诸多改革红利,拿出国土面积的2%用作开发区,保证来山西的项目能够有地可落;改变营商环境,誓言实现审批最少、流程最优、体制最顺、机制最活、效率最高、服务最好。
就像王一新说的那样,在改革中要善于制造“小动荡”,通过不断的“小动荡”来避免“大动荡”。
改革是需要去触碰的,国资国企改革积累了太多的问题,但只有迎难而上,做好风险防控,才能通过改革化解矛盾,达到更高层次的稳定。
“新山西”之变
无论是路演的摇旗呐喊,还是国资国企改革的大刀阔斧,王一新内心最强烈的情怀或许就像他自己说的:要比纯粹做官的多一点。多的这点,是一种精神的愉悦和价值的实现,不为生计,不为官位,为的是山西经济真正的转型升级和山西的未来。
在他心里,若能“轰轰烈烈、痛痛快快干上一场,成就一番伟业,让未来山西人说起咱们时还有几分佩服”,何尝不是一种酣畅淋漓的快哉之感!
在王一新的印象里,山西是太行山以西、黄河东岸的那个山西,是那个尧舜禹和关公云长家乡的那个山西,是那个创造过500年晋商辉煌的山西,也是那个遭遇了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山西。
王一新毫不讳言那个迷雾茫茫的两年,但他更加清晰地看到,是那个刷新吏治,政治生态发生根本变化的“新山西”。
新山西“新”在哪里?
王一新总结了七个“新”:政治新生态,新领导新理念,新动能新产业,新载体新体制。
他说:“我们新的省委书记骆惠宁,安徽人,基本思想是徽商文化根基;省长楼阳生,浙江人,典型的浙商文化思想。一个徽商、一个浙商,再加上一个晋商。三晋大地,三商合一。这既是历史的一种机缘巧合,对投资者来说也是一次历史性机遇。”
开放性、市场化取向和新山西速度,这三辆马车承载着机遇,引领着新山西飞速发展。
除了国资国企改革,山西更有资源性企业和传统行业的股权投资、大数据产业、装备制造业、新材料、医药产业等十几个“商业机会”,用好这些机会,吸引投资人,才能助力山西发展。
“不求所有,但求所在、但求所用”,王一新承诺说:“凡是来山西的投资者,不论是国资民资,外资内资,都是我资,在省委、省政府眼中一律平等、一视同仁。”
用改革修炼自身,用招商引进外力,山西的发展内外兼修。
王一新曾用“彩虹总在风雨后”形容现在的新山西,他深知现在的山西太需要平台发声,太需要外界支持,也太需要晋商重回荣耀,所以他高调站台,倾力改革。
他对贾跃亭说:“你碰到的困难与当年刀口舔血的晋商前辈们比算不了什么,只要你心中有定力、有底气,脚下能生根,就没有爬不过去的坡,跨不过去的坎。”或许,这也是他对自己的一份坚守与鞭策。(原载于《决策》杂志2017年第4期 )
(原题为《新山西“推销者”:一位“65后”官员的担当》)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山西人事,王一新

继续阅读

评论(94)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