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殷桃:别埋怨观众只看颜值,那是创作者没给出好作品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04-11 16: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过去说起殷桃,观众心中第一时间浮现出的,可能是《幸福像花儿一样》里的大梅,或是《杨贵妃秘史》里的杨玉环,但最近,一说起殷桃,许多观众的第一反应都是:骆玉珠。
《鸡毛飞上天》中,殷桃饰演的骆玉珠。
国产剧《鸡毛飞上天》中聪慧泼辣、刚烈勇敢的“骆玉珠”,在网上成为许多男青年的“理想老婆”形象。一些网友将剧中骆玉珠的片段剪辑成短视频。殷桃看了网友做的视频后,很是感触。她在微博上表示:“相信看你戏的人,如同他们相信演戏给他看的人。”
殷桃微博截图
殷桃解释:“就是感觉他们非常‘懂得’这部戏,这是我的真实感受。我们的编剧申捷之前说,‘每当我用心写戏时,虽然有些冒险,但我发现观众是喜欢的;然而当我开始去迎合他们时,我发现观众是不买账的。’现在大家总是互相埋怨,制作方说观众不爱看现实题材了。其实不是,是我们没给到观众好的作品,他们一直在等待。包括有人说90后只看颜值,其实不是这样的,创作者不要拿这个当借口。大家花时间坐在电视机、电脑前,是想看一些有意义的东西,但我们没给到他们。故事不行,那人家当然愿意去看养眼的。”
说起微博,自认为“技术白痴”的殷桃,本来是不用的。然而为了助力《鸡毛飞上天》的宣传,她开了微博。有意思的是,几年前,她的粉丝担心有人仿冒,为她抢注了“殷桃”这个微博。殷桃得知后,亲自跟粉丝私信,粉丝问她为什么要开微博,她回了三个字:为鸡毛。
殷桃与粉丝的私信截图
“我本来是要打‘为鸡毛飞上天宣传’,但是手滑了就发送了。”
为一部电视剧而开微博,殷桃对《鸡毛飞上天》的重视可见不一般。但最初接到项目时,殷桃并不看好。
“最初看到‘鸡毛飞上天’这个名字,就觉得怪怪的。”殷桃笑道:“一开始吴总(制片人吴家平)跟我讲,这部剧是展现义乌商人的发展历程。他说起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是,地方可能希望用影视剧的形式来宣传这个城市。这种情况很常见,但好像没有看到做得很成功的作品。当时手上有其他的剧本,我就暂时没看这个,先放在一边了。没几天,我的助手跟我说:你应该看看,挺不错的。我的助手年纪很小,85后吧,我奇怪她这个年纪怎么会喜欢这种题材,我就看了。结果一看就放不下来了,它的人物写得很饱满。当然,剧本确实是以义乌这座城市和商人为主体,但它传达的精神不仅仅适合义乌、浙江,挺以小见大的。里面的价值观,一点都不落后。现在的观众是能接受的,甚至是能引领观众的。”
骆玉珠
然而最吸引殷桃的,还是“骆玉珠”这个人物本身。“当她在感情上遇到阻挠被迫放弃时,她没有消沉绝望,没有放弃‘好好活’,没有对生活懈怠,她一直努力想让日子过得更好。这一点很‘大女人’:她不活在过去里。”
殷桃还谈到了她看微博评论的感受:“我也是想知道,这种现实题材的戏,大家很用心地去做,是不是真的没人看了,是不是大家都觉得没劲了。身边都是朋友亲人,他们不会给你最客观的评价,而微博上,也许我能听到最真实的反馈。我希望来确认一下,我所坚持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
【对话】
《温州一家人》中,殷桃饰演的周阿雨。
澎湃新闻:其实这种讲一个城市,讲浙江商人的戏,你之前出演过《温州一家人》。你觉得两部戏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殷桃:故事叙事风格不一样,角色个性也完全不一样。比如说《温州一家人》里的阿雨,十岁就被扔到国外,她其实是没得选择。但骆玉珠是有选择的。而且我从演员的角度来说,我最看重的其实是这个人物在情感线上的呈现。我喜欢骆玉珠的,是她刚中带柔。她表面看上去很强,谁也欺负不了,这和她的成长经历有关。在生活上她特别有智慧,但在感情上她特别纯真。她的这种纯真,会比某些戏里非常“直白”地表现纯真,来得更深刻。
她认定一个人就会义无反顾,而且她很有眼光。我们常说,看一个人有没有品位,要看他(她)身边的伴侣,就能知道他(她)真正的品位是怎样的。而陈江河(张译饰演)是非常优秀的。
虽然前半段,大家把这个戏当成一个年代戏在看,好像离现在的观众很久远。不要说90后,连我可能都不是那么有概念。但是我会发现里面的价值观,一点都不落后。现在的观众是能接受的,甚至是能引领观众的。
年轻时的陈江河和骆玉珠
澎湃新闻:你刚才说骆玉珠“有选择”,但骆玉珠在剧中的经历一直非常坎坷。
殷桃:不管题材是年代、现代还是古装,从人物情感,尤其是爱情方面,能够想到的表现方式和桥段编剧都想完了,从创作角度来讲,很难玩出花了,你看韩国都已经和外星人谈恋爱了,就是穷尽一切可能想让观众觉得:我们这个爱情故事是不一样的。
那陈江河跟骆玉珠的爱情,大家可能觉得,“长辈阻挠”、“阴差阳错”之类的梗不新鲜,那我为什么觉得这个戏好看,是因为骆玉珠面对这些时的态度。谈到那个年代女性在感情上的美德时,大家会想到忍耐、等待之类的字眼,但骆玉珠不是这样的。
吃苦耐劳是那个年代女性的生活常态,确实,骆玉珠的生存环境更恶劣,没人管她,她必须非常“皮实”,求生欲很强才能活下来。当她在感情上遇到阻挠被迫放弃时,她没有消沉绝望,没有因为感情的受挫而放弃“好好活着”。她和王大山的婚姻,也许她对对方没有爱情,但她没有对生活懈怠,她一直努力想让日子过得更好。这一点很“大女人”:她不活在过去里。陈江河在,她尽一切努力好好和他在一起;陈江河不在,她也过好自己的日子。这种对待情感的态度让我非常欣赏,她有现代女性的东西。所以我说,她是有选择的。
中年时的陈江河和骆玉珠
澎湃新闻:这个戏到了中年部分,感情处理的方式大变,陈江河与骆玉珠两口子的感情似乎变得淡漠,生活中基本只谈工作,这让挺多观众不能接受。
殷桃:是的,因为这个戏的年代跨度太大了,编剧选择了这样一种叙事方式,一下子跳到了十年后。其实当时我们也跟申捷聊过,这种处理方式对编剧和演员的挑战都很大:前一集还是个小姑娘,后一集就是几个孩子的妈,你必须在很短的时间里把观众带到另一种状态中去。
拍那个阶段时,我也很纠结。第一场戏在那个大别墅里,我请求导演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进入状态。当时我一直在想我的父母,和我身边能看到的婚姻关系:不管他们曾经多么恩爱,十几二十年后,夫妻之间没有那么多甜言蜜语了,也不需要用这些东西来证明“你在我心中有多重要”,真的是这样。而且在这个阶段,陈江河和骆玉珠的公司遇到了很多问题,他们的经营理念又有很大的不同。在那个时候,骆玉珠甚至很少笑。
我还算拍过一些戏,还是有一些经验,大概知道一个女性角色什么样子能让观众喜欢。但是我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也许这让她在这个阶段不是那么讨人喜欢了,但她是真实的。当时我和张译也聊过,他跟我说:这种表演方式,是有一点点冒险的,尤其是在电视剧里。但我当时就想去冒这个险,因为我后面会有方式让大家明白,陈江河于骆玉珠到底意味着什么。
也许我们不再用语言论证我有多爱你,可如果你面临危险,我随时都在。大家都知道这比年轻时甜蜜的爱情更升华了一步,但这个升华的过程,是很艰难的。我想演出这种艰难。
我希望四五十岁的观众看了会觉得感同身受,年轻观众看了也能懂得:不管你爱得多么热烈,感情的基础多么扎实,我们在婚姻的过程中,必然会有一段路不是那么好走的。要有坚定的信念,才能白头偕老。
骆玉珠
澎湃新闻:那对于这个角色,你最喜欢她的哪个阶段?
殷桃:都喜欢。她缺了哪一块,这个角色都不会那么立体。她有很多招人喜欢的地方,也有很多招人烦的毛病,她没念过多少书,有短板,但她仍然是个有趣的人。所以会有许多网友说“想找一个骆玉珠”这样的女朋友,我觉得潜台词是,他们真的感觉骆玉珠是生活中的人。剧情里其实给了她一些大义凛然的时刻,如果她是个性格完美的人,她去做这些,大家不会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观众把她当成身边的普通人,他们看到这些,就会很触动:连她都做到了,我怎么做不到呢?
澎湃新闻:这部剧在主线剧情之外,还有很多夫妻俩的生活细节,让观众觉得挺有意思的。这些生活化的戏应该有不少二度创作吧?
殷桃:我后来有看到网友说:我喜欢看鸡毛夫妇的日常。坦白说,我们当时确实在这块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演生离死别之类大的情节是好演的,剧情给了你很多空间。恰恰是生活中鸡毛蒜皮的戏,如果你就坐那儿把词说了,这个表演会很无趣。我跟张译花了很多功夫,在现场研究,怎么演这些戏能让观众感觉亲切,觉得真的是一对夫妻在过日子。
编剧在写剧本的时候,无法知道拍摄现场的环境,无法写得非常具体。而我们演员在现场,会去布置这个家:暖壶在哪里,衣服在哪儿晾,吃饭时他坐哪儿我坐哪儿,睡觉时各睡哪边。在一个家庭中,这些东西通常是固定的。你可以去问问你的父母是不是这样。熟悉了之后,你会觉得这真的像一个家。而且日常在家里,如果一个人说“你坐下来我们说点事儿”,那一定是比较重要的事。寻常的话都是边干着活边说了,孩子读书啊生意啊,手里得有活干。
这些都需要演员通过二度创作去丰富。这其实是个非常享受的过程,通过我们的讨论,让一场戏变得更有意思,除了挣钱之外的乐趣就在这儿,要不然挺没劲的。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殷桃,鸡毛飞上天

继续阅读

评论(44)

追问(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