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闻|角膜受捐者拍照致出生4天夭折的捐献者:替你看到春天

澎湃新闻记者 陆玫

2017-04-12 08: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5岁肝脏受捐女童瑶瑶发给捐赠者家属的录音。来源 浙江省红十字会(00:45)
一段心脏跳动的录音、一张显示健康的心电图报告,寄托着杭州67岁“换心人”吴阿姨无以言表的感谢,由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转交给了心脏捐献者家属。
捐献者的母亲听到亲生女儿的心跳,泣不成声。
4月12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获得的数据显示,浙江人体器官捐献累计达671例,他们捐献的器官挽救了近两千人的生命。
和吴阿姨一样,重获新生的受捐者对捐献者满怀感恩,但因器官捐献的“双盲原则”,无法当面向捐献者家属说一声感谢。
一次次爱的传递、生命的接续背后,是失去亲人又奉献大爱的捐献者家属,以及充满感恩又无处言谢的受捐者,器官捐献协调员便成了他们之间沟通的桥梁。从浙江省红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协调员这里,澎湃新闻听到触及心灵的几个故事。
5岁肝脏受捐者致捐献者家属:替你们的小天使喊一声爸妈
5岁肝脏受捐女童瑶瑶一家致捐献者家属的感谢信。  本文图片均来自浙江省红十字会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我快五周岁了,要吃大蛋糕了,在幼儿园交了很多好朋友。我和我身体里的小天使一样爱你们,我会快快乐乐长大,谢谢爸爸妈妈无私的爱。”
一段奶声奶气的录音,来自5岁的小女孩瑶瑶(化名)。
4年前,瑶瑶因先天性胆道闭锁接受肝脏移植手术,捐献者是一名六个月大的婴儿。
“手术前,我每天睁开眼想到的就是孩子还能在我身边多久?那种恐惧,回想起来都太可怕了。”瑶瑶的母亲告诉澎湃新闻,“当医生告诉我们有匹配的肝源可以移植,是个完整的肝脏,我的心情非常复杂——这意味着,有个和瑶瑶同样可爱的小天使离开了爸爸妈妈。”
移植后,瑶瑶恢复得很好,和正常孩子一样蹦蹦跳跳,爬山可以一口气走三千多米。
3月,瑶瑶母亲给浙江省红会发来孩子的这段录音以及一封感谢信,希望转交捐献者家属。
请允许我们的孩子替你们的小天使喊一声爸爸妈妈,也请允许我们把你们视为最亲密的家人。”她在信中用女儿的语气写道,“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虽然我是女孩,但在班上我可是壮壮的大个子……我会背很长很长的三字经,在幼儿园迎春晚会上还扮演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花蝴蝶,是不是很棒呀?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瑶瑶是那么热爱生活、积极向上,我想,这是承载着两个生命的缘故吧。”瑶瑶妈妈告诉澎湃新闻,因为无法见到捐献者家人,所以录了音,委托协调员转交捐献者家属,“请他们放心,孩子很好,真的很感谢他们的奉献。”
肾脏移植者致红十字会:想资助一名器官捐献者家庭的孩子上学
“我是一名器官受捐者,想长期资助一名器官捐献者家庭的孩子上学。受人一命,定要报恩。”
微信截图。肾脏移植受捐者陈女士想资助一名器官捐献者家庭的孩子上学。
2016年底,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协调员收到一名受捐者发来的微信。
二十多岁的陈女士(化名)2015年接受肾脏移植,之前曾因严重肾病做血液透析八年。“父母给了我第一次生命,捐献肾脏的好心人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她告诉协调员,大恩不知如何回报,自己曾去为器官捐献者建造的陵园祭扫,但还想做点更实际的事。
在她的要求下,管理中心为她牵线结对了一名捐献者家庭的孩子。这个孩子的父亲2015年死于车祸,家人作出捐献肝、肾、角膜的决定。
“这并不是为她捐献器官的捐献者,但这个孩子非常困难,父母双亡,由爷爷奶奶抚养。”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协调员曹燕芳告诉澎湃新闻,“今年春节,受捐者给孩子送去了新年礼物,还资助了学费。”
澎湃新闻了解到,浙江的器官捐献者多为中青年男性,往往是家里的顶梁柱,25%捐献者家庭的孩子有助学需求。2015年起,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发起爱心助学活动,至今已资助百余个捐献者家庭孩子的学费、生活费。
募集资金过程中,我们并没有特意向受捐者宣传——因为受捐者在移植后需要服药,经济压力也大,但还是有不少受捐者主动参与,以此向捐献者家庭表达谢意。还有一些经济略微宽裕的捐献者家庭,也为别的捐献者家庭捐了款。”曹燕芳表示。
40岁角膜受捐者致出生4天夭折的捐献者:这是我替你看到的春天
2016年7月,一名出生仅四天的婴儿在身后捐出双眼角膜、双肾。这是一个因宫内窘迫,刚出生就没了心跳、呼吸的孩子,也是浙江年龄最小的器官捐献者。
孩子的生命只有四天,或许他的到来就是为了救人。”经全力抢救仍回天无力后,父母向医生表达了捐出孩子器官的意愿。
孩子出生后,一直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抢救。捐献当天,母亲含着泪,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将孩子抱在怀里,唤着乳名。
几小时后,孩子的双肾移植到一名尿毒症患者体内,一对眼角膜移植给了另两名患者。
接受眼角膜的一名患者是40岁左右的男性,在事故中角膜烧伤致双眼失明。单眼角膜移植后,他重见光明。
眼角膜受捐者站在门口拍摄的春色,称这是他替捐献者看到的春天。
“谢谢捐献者,让我重新看到春天,这是我替他看到的春天。”3月底,他给协调员发来照片,没有调光、没有构图,就是站在家门口向外看到的景象,希望转交捐献者家属。
照片里,油菜花盛开。这是出生仅四天,甚至还来不及睁眼看看这个世界的婴儿不曾见过的春天。
肝脏受捐者致捐献者父母:如有机会想替你们的孩子孝敬你们终老
微信截图。一位肝脏捐献者亲属致信协调员,询问受捐者是否健康。
“新年之际,思儿更甚。不知吾儿当年为社会所尽之微薄之力是否健康延续?代问候,祝他们新年快乐!幸福安康!”
微信截图。肝脏受捐者通过协调员答复捐献者亲属的询问,并致谢。
“叔叔、阿姨,你们的新春祝福收到,我已泪流满面。每逢佳节倍思亲,我能体会到为人父母对孩子的思念,谢谢你们无私的奉献。因为你们的孩子,我得以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感受那么多美好。两年多过去了,夜里,我时常摸着自己的右上腹,默默地对他说,我们一起好好活着,努力创造另一个奇迹!现在,我已经跟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如果有机会,我想替你们的孩子孝敬你们到终老。感谢一直惦记着我,祝愿你们新春快乐,身体健康!”
这是今年春节时,一位肝脏捐赠者父母与受捐者的隔空对话。
抑制不住对逝去儿子的思念,捐赠者的家人字斟句酌地给协调员发来微信。
年轻的受捐者,在收到协调员转来的微信后,用文字叙述感激之情,委托协调员转发捐赠者家人。“希望能让捐献者父母知道,因为他们的奉献,我过得很好,请他们放心。”他告诉协调员。
因为‘双盲原则’,器官捐献者家属无法得知受捐者的信息,但他们渴望知道受捐者过得好不好。所以,我们会把受捐者的手术进展、恢复情况反馈给捐献者家属,让他们安心。”曹燕芳告诉澎湃新闻,曾有捐献者家属在自己失去亲人的同时,还不忘让协调员帮忙看望受捐者,“他们的关心非常纯粹,就是希望受捐者过得好,就像希望亲人过得好一样。”
责任编辑:张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器官,捐献,重生,言谢

继续阅读

评论(420)

追问(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