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涛︱欧洲淘书记

慕尼黑大学印度日耳曼学系 潘涛

2017-04-15 14: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缘起
我对书的喜爱从小就有了。进入复旦物理系后,惊叹于理科图书馆二楼的外国教材中心和文科图书馆一楼的外文阅览室,因为在中学和在复旦的绝大部分课程都还是以中文为载体,所以可以说是发现了另一片广阔的知识海洋。但是当时的这些外文书,除去古希腊和拉丁文本外,几乎都是英文书写的,让我或者让校内的学生会有错误的认识,以为学术世界是英文主导的。本科毕业前有幸认识了我的梵语启蒙老师刘震教授以及 Eberhard Guhe 教授,才知道了德语学术世界的精彩,但是受制于学生的德语水平,老师们并未能向我们讲解很多。2011年来到慕尼黑后,我的主修专业是印度日耳曼语言学,辅修为印度学和古典学,导师为著名的吐火罗语专家和荷马研究者 Olav Hackstein 教授。在硕士阶段,导师谈起学者藏书,认为每一个学者都应该按照自己的知识体系和研究兴趣慢慢构建自己的图书馆,从那以后我便开始留心慕尼黑大学附近的书店。在德国学习期间,我拜访过不少学者,也参观过他们的图书馆,其中包括我的梵语和耆那教俗语老师 Adelheid Mette 教授、吠陀梵语老师後藤敏文教授、于阗语启蒙老师 Mauro Maggi 教授,以及季羡林的同门 Lore Sander 教授。每位学者的图书馆的确都反应了各自的学术重心,通过他们的图书馆,也可以了解他们平常研究和工作的情况。在跟随这些著名学者学习后,除了获悉专业知识和学者的趣闻轶事,我对书籍水平的鉴别能力也提高不少,知道了对于某些主题应该首要参考哪些著作,还知道了哪些书并不值得花钱去购买,也在学习过程中慢慢收集自己所需的书籍,尤其是在其他国家访学时,我会特别留心当地的学术书店和学术书籍,因为有些书的确在此书的出版国更容易寻得。

德国篇

慕尼黑 Kitzinger 旧书店
Kitzinger旧书店(www.antiquariat-kitzinger.de)以已故老店主Kitzinger的名字命名,现任店主为Kitzinger先生的儿子。一直以来Kitzinger书店以其高质量的学术书籍闻名,尤其在印度学、古典学和印度日耳曼学方面。印度日耳曼学的权威杂志Münchener Studien zur Sprachwissenschaft就是在Kitzinger出版社创刊的,并从1952年的第一期至1991年的第五十二期由Kitzinger出版社负责出版,此期刊自1992年起至今由J.H. Röll出版公司负责。
慕尼黑Kitzinger 书店
这家书店位于慕尼黑大学主校区谢林大街(Schellingstraße)二十五号,平日里老师和学生午后闲暇时便会顺路进去浏览一番。大约三年前书店收购了一位曾经供职于德国情报部门的藏书家的图书馆,因为过去在伊朗和印度工作的原因,这位藏书家有一批高质量的印度学和印度日耳曼学的藏书。我就有幸在这批藏书中购得了法国著名印度学家Louis Renou的《梵语语法》(Grammaire Sanscrite)、Sumitra. M. Katre的《波你尼语法字典》(Dictionary of Pāṇini)、Franz Kielhorn编订的《大疏》(Patañjali's Vyākaraṇa-mahābhāṣya)重印本三卷和Śriśa Chandra Vasu所编写《本经月光疏》(Siddhānta Kaumudī)。当时因为未能及时获知消息,使得这批藏书中的一套《吐火罗语初级读本》(Tocharisches Elementarbuch)被别人买走,甚是遗憾。
《伊利亚特》
Kitzinger书店会定期采购德国学者的藏书,我就从中觅得路德维希(Arthur Ludwich)编订的《伊利亚特》(Ilias) 两卷(1902–1907)。目前学者引用的《伊利亚特》现代校勘本主要有三种,即德国的Teubner系列、法国的Budé系列和英国的Oxford Classical Texts(OCT)系列,其中德国Teubner系列最为重要和可靠,尤其是Martin L. West在参考众多纸草后出版了最新的校勘本(上册于 1998 年出版, 下册于 2000 年出版)之后。但是不少德国荷马学者(例如我导师Olav Hackstein教授)还是更推荐路德维希的校勘本,因为他的校勘记在反映手稿读法方面尤其可靠,另外相比其他校勘者,路德维希对疑难处的修订非常谨慎,因此虽然距今已逾百年,他的校勘本依然被Teubner系列重印。其实这种情况在德国古典学界和印度学界并不罕见,比如印度最古老的诗歌集《梨俱吠陀》最权威的校勘本依然是Theodor Aufrecht于 1877 年出版的第二版(Die Hymnen des Rigveda,第二版相较于1861-1863年的第一版在内容并未改变),此版本在随后的百余年内多次被重印。
店里也有不少成套的德国文学作品。初到慕尼黑时,我就买下一套品相极佳的《歌德全集》,虽然只是平常的版本,但是因为与复旦理科图书馆外国教材中心的那一套一样,而本科在图书馆看到时十分眼馋,也算是满足了过去的一个心愿。
歌德全集
柏林
2016年年初我趁着拜访Ernst Waldschmidt的学生、季羡林的同门Lore Sander教授的机会,前往位于柏林弗里德街 五十二号(Friedelstraße 52)的Antiquariat Gothow & Motzke旧书店。在此之前,我通过德国的旧书店联盟网站(www.abebooks.de)多次从此书店购书。店内按照古典学、哲学和伊斯兰研究等分类摆放图书,其中古典学和伊斯兰研究方面收藏颇丰。在一番浏览和挑拣后,我以低廉的价格购得法国 Budé 系列希法对照《奥德赛》(L’Odyssée,编辑者Victor Bérard)三卷、拉法对照李维《建城以来史》(Histoire Romaine)其中五卷,以及Karl Steuerwald所编写由德国Harrassowitz出版社出版的《土耳其语-德语字典》。
海德堡
在海德堡开会的同学恰好在当地一家旧书店发现Wolfgang Krause的《西吐火罗语语法动词》(“西吐火罗语”即库车地区所使用的吐火罗语)。Krause是吐火罗语研究的开山鼻祖Emil Sieg的学生,后者就是季羡林在哥廷根大学留学期间的吐火罗语启蒙老师。此书因为印刷数量很少,并且没有重印,如今在旧书店里也已经非常难见到了,我通过同学果断买下它。此书是研究吐火罗语动词的奠基之作之一,著名吐火罗语学者维也纳大学教授Melanie Malzahn2010年所出版的《吐火罗语动词系统》(The Tocharian Verbal System)一书就是基于此书而进行的研究,Malzahn书中引用Krause的语法多达三百余次。
法国巴黎篇
2016年6月我前往巴黎参加由索邦大学(Université Sorbonne)和高等研究应用学院(É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études)联合举办的第二届国际巴利文研究周(Second International Pali Studies Week)的系列活动,其间向索邦大学Nalini Balbir教授请教学校周边的书店情况,她推荐了包括de Boccard和Adrien Maisonneuve在内的几家书店。
巴黎新屋书店
在新屋书店(Adrien Maisonneuve)里,我幸运地找到并买下了著名印度学家林藜光的成名作《正法念处经研究》(L’Aide-Mémoire de la Vraie Loi (Saddharma-Smṛtyupasthāna-Sūtra))初版共四卷(第二至第四卷是《诸法集要经》(Dharma-Samuccaya)的梵藏汉对勘及法译),这家书店正是此书当年的出版社。 此外我还购得若干印度学和印度日耳曼学书籍,例如由Jean Filliozat编写的《库车语医药和巫术残篇》(Fragments de Textes Koutchéens de Médecine et de Magie)(其子Pierre-Sylvain Filliozat为著名印度学家,曾于2016年12月在复旦大学做过系列讲座),著名印度日耳曼学和伊朗语专家Émile Benveniste的两本重要作品《印欧语的行为者名词和动名词》(Noms d'Agent et Noms d'Action en Indo-Européen)和 《印欧语名词构成起源》(Origines de la Formation des Noms en Indo-Européen)以及一本《波斯语手册》(Guide Pratique de Langue Persane)。
林藜光成名作
在de Boccard书店里,我购得了五册Louis Renou所著《吠陀和波你尼研究》(Études Védiques et Pāṇinéennes),此书一共十七册,代表了法国在《梨俱吠陀》研究方面的杰出贡献,由de Boccard负责出版,但是其余十二册均已不再版,无法购得新书,在旧书店里也非常罕见,只存于欧洲某些大学的图书馆中。
后来我前往出版著名的Budé系列丛书的Les Belles Lettres出版社书店,店内一整面墙被Budé系列丛书所覆盖,黄色为古希腊文学,红色为拉丁文学部分。由于Budé系列新书价格较高,我遗憾地离开,顺着一条小路走回索邦大学。但就在离出版社书店的不远处,有一家名为Epsilon的旧书店,店主是一位希腊人。店内有近百册Budé系列丛书,我以实惠的价格从中购得一批,包括:普劳图斯(Plautus)戏剧六卷,奥维德的《变形记》(Les Métamorphoses)三卷,维吉尔的《埃尼阿斯记》(Énéide)两卷,贺拉斯的《讽刺诗》(Satires)和《书札》(Épîtres),品达的《奥林匹亚颂》(Olympiques)和赫西奥德的《神谱 农作与时日 赫拉克勒斯之盾》(Théogonie - Les Travaux et les Jours - Bouclier)。店主还收藏了不少十七世纪和十八世纪出版的古希腊和拉丁文本,非常自豪地向客人展示。
Les Belles Lettres 出版社书店内部
从 Epsilon 旧书店和 de Boccard 书店购得书籍
从2016年5月开始,由于法兰西公学院(Le Collège de France)整个图书馆区建筑要维护调整,其中的汉学系(L’Institut des Hautes Études Chinoises)图书馆要迁走三到四年,因此图书馆就把一些库存书拿出来出售。在法国同学的帮助下我购得伯希和的《图木舒克》文本卷。
汉学系书籍
汉学系书籍
汉学系书籍
汉学系书籍
布达佩斯
布达佩斯市中心有不少家书店,但专营学术书籍的却不容易找到,在咨询了一家书店老板后,我找到了名为“古抄本”(Kódex Könyváruház)的书店,位于Honvéd街五号,书店有两层,一楼为文学、哲学和社科类,二楼为外语类和教材。我在此处购得一套《裴多菲全集》以及一本《匈牙利语-英语字典》。从书店出来,向多瑙河方向步行五分钟便是著名的匈牙利国会大厦(Országház)。
古抄本书店
布拉格
布拉格在出版学术书籍,尤其是语言类方面一直享有盛名,例如世界上唯一一本涵盖所有字母的焉耆语(即“东吐火罗语”)字典就是于1955年在布拉格的国家教育学出版社(Státní Pedagogické Nakladatelství)出版。在布拉格期间我前往了一家位于瓦茨拉夫广场(Václavské Náměstí)三十四号,名为“学术”的书店(Knihkupectví Academia),在书店内我就发现了《古斯拉夫语词源字典》 (Etymologický Slovník Jazyka Staroslověnského)最新的几个分册。浏览一番后,我购得《捷克语-英语字典》和《捷克语词源学字典》(Český Etymologický Slovník),这些字典在德国法国都无法寻得,即便是在旧书店网站和亚马逊上也几乎没有。
“学术书店”二楼
波兰克拉科夫的三处书店
波兰国家科学出版社(Państwowe Wydawnictwo Naukowe,https://ksiegarnia.pwn.pl )以出版权威的专业书籍、教材和字典著称。我在靠近亚捷隆大学(Uniwersytet Jagielloński,波兰第一所大学,创建于 1364 年,哥白尼曾经就读于此)的国家科学出版社书店内购得《波兰语-俄语字典》和《波兰语-英语字典》两册。
在前往波兰之前,我曾向自己的波兰裔梵语老师求教克拉科夫书店的情况。我在其中一家名为 Skrypt 的旧书店(Antykwariat “Skrypt”,www.skrypt.com.pl,地址为 Jabłonowskich 9)购得Jerzy Kuryłowicz纪念文集一卷。Kuryłowicz是波兰最伟大的语言学家之一,曾在法国拜入Antoine Meillet门下学习印欧比较语言学,他关于印欧语重音(L’Accentuation des Langues Indo-Européennes,1958年)和元音变换(L’Apophonie en Indo-Européen,1956年)的研究是印欧比较语言学的必读书目。由海德堡大学出版的最新一套包含众多分册的《印度日耳曼语语法》(Indogermanische Grammatik)便是Kuryłowicz与Manfred Mayrhofer联合创立的。
Antykwariat “Skrypt” 外部
在克拉科夫老城区的最北端,我在一家名为“字母表”的书店里(Antykwariat “Abecadło”,www.abecadlo.org,地址为 Pijarska 2)购得《波兰语-德语字典》两册和《伊利亚特》的波兰语翻译两种,店内正如店名所暗示一样,收藏有众多语言类和宗教类书籍。
Antykwariat “Abecadło” 外部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淘书,欧洲旧书店,印度学,古典学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