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团队尝试“复活”猛犸象,专家:需要警惕潜在生态影响

马卓敏/中国科学报

2017-04-17 14:47

字号
英国《卫报》日前报道称,哈佛大学一个团队正尝试利用CRISPR基因编辑工具,将从长毛猛犸象残骸上获取的基因拼接到亚洲象的DNA上,培育出一个杂交胚胎。
有人认为,猛犸象的“重生”会提高地球的生物多样性,对人类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当今生物学和医学发展起到一定推动作用。
但近日发表于《自然—生态与演化》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则指出,复活灭绝物种不仅要花费大量资金,还可能会对现有濒危物种的保护“雪上加霜”,在实质上抑制生物多样性。
那么,让灭绝动物重生是否现实呢?对此《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重见天日困难重重
就采访情况来看,似乎短期内人类还无法使猛犸象起死回生。
“要复活猛犸象,首先要得到其受精卵,然后再形成胚胎,但这一步最乐观估计也需要好几年,目前人类连单个猛犸象细胞也没有造出来。”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所(以下简称古脊椎所)研究员邓涛表示。尽管科学家一直试图将猛犸象基因植入现代亚洲象的细胞中,但目前他们仅对亚洲象基因作出了45项接近猛犸象的修改,而在猛犸象与现代亚洲象基因组的对比中发现,它们之间有多达1642个不同的基因。
邓涛解释,现在的尝试也并非复活真正的猛犸象,而是培育带有猛犸象特征的杂交象。“就是这个目标依然困难重重,对这种庞然大物来说,相关的克隆技术尚需发展,整个代孕过程更充满未知数。”
此外,要想复活古生物,“原料”比生物技术更关键。古脊椎所研究员李淳介绍,所谓“原料”,是指从动物化石或其他材料中提取出的生物遗传物质。
李淳解释说,复活灭绝物种的前提是得到的这种生物遗传物质必须“干净”,而这并不容易。
所谓“干净”,李淳指出,就是这种生物遗传物质样本未受过污染,或者说提取的遗传物质十分纯净,没有受过任何扰动。“这种扰动不一定发生在操作者的实验室中,还包括亿万年地质历史的各种环境中。”
“现有基因编辑技术可以做到复活某些基因,但要想复活整个物种,难度非常大。”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研究员胡家志认为,技术上还有很多关键问题未解决,这也是目前人们无法完全复活灭绝物种的原因。
犹如“外来入侵物种”
“人类正在攻克复活灭绝物种的方法,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应该开展这方面的工作”。李淳强调,人类不应该干涉大自然,无论从空间层面还是从时间层面,复活灭绝物种的想法是“狂妄而愚蠢的”。
“猛犸象一旦出现,对于今天的生态环境而言是时间上的外来入侵物种,人类需要耗费巨大资源重建其生活环境。”邓涛认为,相比猛犸象,对晚近时期因人类活动而灭绝的新近物种如渡渡鸟、袋狼、斑驴等,进行复活的尝试有可取之处,因为它们的生存环境与现代环境差别不大。而对于在自然进化过程中消亡的动物,如猛犸象、披毛犀、洞熊等,它们已经不属于今天的生态环境系统,没有必要去进行人为再造工作。
“如果你想知道‘其对生态多样性的意义’,那么不妨先看看已经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世界各地广泛存在的‘外来物种入侵’事件。”李淳说,有害物种对入侵地区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乃至人类健康都会造成危害。
需要警惕潜在影响
在李淳看来,“复活灭绝物种”话题被热议,是因为对于生物从业者、古生物学家、野生动物学者来说,其考虑问题有不同的角度、出发点。
古脊椎所研究员董为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一些科学家对近几个世纪由于人类滥杀造成的物种灭绝表示遗憾,所以他们会对复活这些物种感兴趣。但也有反对者认为,复活已灭绝物种会进一步导致现有物种的灭绝。董为认为,两种意见都可以理解,因为我们处在一个多样化的社会中,对于“复活新近灭绝物种”的态度也一定是多样化的。
关于重新引入新近灭绝物种,董为举了一个例子:麋鹿。这种百年前曾经在中国本土消失的物种,幸有少量存于欧洲并被圈养。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养护,种群得以恢复后,其被科学家“引渡”回国,在我国一些地区放养。
董为也表示,至少在近十年内人类还不可能做到复活已灭绝物种。如果人类掌握的技术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则需要警惕被复活物种对现有生态系统可能造成的各种影响。“我们应该谨慎制定相关的规划以及法律法规,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进行试验,确保不影响现有的生态系统。”
(原题为《复活灭绝物种背后 技术尚不成熟 危害亦须警惕》)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基因编辑 猛犸象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