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导演最喜欢的不是《西游记》,而是《司马迁》

孔鲤

2017-04-17 19: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杨洁导演
杨洁导演去世了。
能影响几代人的作品很少,金庸小说是其一,86版《西游记》也是其一。记得还是孩子的时候,每天就盯着电视机看,那时总觉得《西游记》有好多集,当长大后发现才二十来集时不免有些惊讶。
当我们一个个终于长大,当《西游记》也已经问世三十多年后,杨洁导演去世了。
也许并没有太多人关注杨洁导演,但她就像一个文化符号一般矗立在那里。她的逝世足以让人感慨《西游记》已经诞生三十年了,也戳着心告诉我们,我们的童年一去不复返了。
饶是如此,仍然要说,为86版《西游记》出力最多的,必然是杨洁导演,从立项到最终拍完,为了拍完、拍好,她克服重重困难,得罪过的人不计其数,因为我们必须大书特书一番。
杨洁执导《西游记》工作照
一、西游征途
杨洁导演后来专门出过一本书《敢问路在何方——我的30年西游路》。在那本书里,她披露了当年拍摄《西游记》时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不像我们现如今认为的那样顺风顺水,这部剧从开拍起就荆棘丛生。
央视决定开拍《西游记》是和另一部名著改编同时进行的。1981年,副台长洪民生在文艺部会议上宣布由王扶林和杨洁分别负责《红楼梦》和《西游记》的开拍计划。在此之前,杨洁一直是戏曲导演,还曾为毛主席录制过传统戏曲曲艺中的湘剧。突然这么大的担子落在自己身上,惊喜有,担忧也确实有,因为《西游记》在中国的影响力太大了,稍微拍得不好可能就会引来观众的拍砖。
杨洁凭着一股冲劲,直接就应承下来了:“有钱就敢,为什么不敢!”
话是这么说,但《西游记》毕竟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名著,也不像《红楼梦》有那么多红学家坐镇,如何对这部脍炙人口的作品进行改编,着实令人头疼。原著足有百回,哪些地方该重点表现,哪些地方该删减舍弃,这些都需要慎重,一方面要考虑观众接受度,另一方面也要考虑作品的艺术性。
杨洁执导《西游记》时的旧照
现如今有不少观众总在批评《西游记》没有尊重原著精神,事实上,《西游记》原著本就经过了几百年的流传。这么多年来,百姓们记住的也就是戏曲里经常出现的那些师徒四人形象,原著进行了加工可观众们并不见得会买账,而电视剧版能够在二者之间做好平衡,本身就功德无量。“脱形取神”正是当时的评价。
回到杨洁导演,她抓住《西游记》的“游”字,认为要拍好这部剧,就必须走遍祖国山川。因此,为了取好景,她走遍了南京、扬州、宜兴、黄山、池州、杭州、宁波、绍兴、福州、泉州、厦门、漳州、汕头、广州、肇庆、佛山、长沙、大庸、慈利、成都、乐山、昆明、普洱、景洪、勐海、澜沧、双江、临沧、大理等,几乎遍及全国各地。花果山一处就用了福建东山岛、江西庐山植物园、湖南张家界、海南文昌椰林、贵州黄果树、北京七王坟和戒台寺等多处外景。
在《敢问路在何方》里,杨洁导演清晰地记载了于每一处地方遇到的困难,当时刚改革开放,很多地方经过动乱后还未完全修复,需要花大笔资金来雕饰。同时,特效技术几乎为零,许多时候必须亲自上场,剧组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拍出了《西游记》那些美轮美奂的外景。开头那一幕划着小舟漂泊大海的画面,就是在十分危险的情况下拍摄出来的。
除了这些硬件条件外,选角是否得当也是重中之重。可以说,六小龄童、马德华、闫怀礼及三个唐僧扮演者的电视剧演艺生涯都是因杨洁开始的。大家都清楚,这几个重要角色的选角都是成功的,但是他们也确实给整部剧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孙悟空的扮演者是重中之重,杨洁尤其重视。起先她看中的并非六小龄童,先后找了李小春、董志华、叶少兰等戏曲演员,但都因种种原因而未能合作。再后来发现了南派猴王世家的小六龄童,一眼就相中了,于是立刻开车前往绍兴,谁料却听得噩耗,小六龄童已经去世。这时,小六龄童的父亲六龄童推荐了自己的小儿子章金莱,就是现如今的六小龄童。
至于唐僧的扮演者,则更是风波不断。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唐僧扮演者换了两次:第一任汪粤拍了没多久之后便离开剧组去拍电影;第二任徐少华在拍摄《智激美猴王》时考上了山东艺术学院又得离开;直到第三任迟重瑞进组,才终于完成了全部剧集。
从1982年到1986年,陆续播出了十一集《西游记》,观众大呼过瘾。这时阮若琳副台长说:“没有钱了,你们用完了三百万,台里不给钱了,拍个结尾就结束了吧!”
犹如晴天霹雳,杨洁怎么也没想到,同样是名著,为什么《红楼梦》就没有预算的限制,为什么《红楼梦》拍摄时领导经常探班而《西游记》剧组却从未有过领导亲临,许多委屈让她终于爆发,直接和阮若琳翻了脸。
但翻了脸也不代表就有资金,好在制片副主任李鸿昌老师(即蜈蚣精的扮演者)带来了喜讯,他从铁道部十一工程局处获取了三百万的资金资助。
漫漫西游路,上下求索。纵然杨洁导演费尽心力,也免不了和剧组人员发生矛盾。
比如当时的演员很看重自己的角色,不愿演反派。杨洁认为中国京剧院的杨春霞特别适合白骨精,可对方却一心要演女儿国国王,最后双方谈成说这两个角色都由她来扮演。但据杨洁的书里记载:“但是关于她演女儿国国王的事,我却不得不食言了!不是她不能演,凭她的条件和功力一定能演好女儿国国王,但是我不能让观众误以为女王是白骨精变的呀。我违背了当初的诺言,不知道杨春霞是不是为此还在恨我?”
当然,最严重的还是杨洁和师徒四人的矛盾。在后来的一次访谈中她这么说:“这个戏完了以后,师徒四人出现了一些事情,让我很不舒服,所以我十年不看《西游记》,不说了。不想说了。”
此外,由于在拍摄《西游记》的过程中,杨洁为了剧多次冲撞了领导,领导也便以此为由头踢杨洁出组。这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杨洁都是被排挤在剧组之外的。直到续集即将开拍,大家发现没有杨洁不行,才又把她请了回来,但由于种种原因,这部续集的质量不如86版了。
二、沧海遗珠
有朋友说,杨洁老师的作品好像不多。确实如此。提起杨洁,似乎只有几部剧,不像很多名导那样高产。其实大家是陷入了误区,杨洁导演是老一辈的艺术家,出生于1929年。在她的自传《我的九九八十一难》里,她提到前夫是前段时间刚去世的周传基老师。要知周传基是张艺谋、陈凯歌等人的老师,由此足以想见杨洁的辈分。
杨洁的父亲是革命烈士杨伯恺,当年曾同第一批勤工俭学学生从上海赴法国,与周恩来、赵世炎、蔡和森等人一同参加过留法勤工俭学学生运动。1949年,杨伯恺与同狱的30余位革命战友,被国民党屠杀于成都十二桥。
巧的是,后来在《西游记》剧组要拍摄《偷吃人参果》时,美术师马运洪多方选址,最终竟然就选在了成都的文化公园里,而这里正长眠着杨洁的父亲。
拍完人参果的戏后,杨洁独自一人来到墓地前,她这样记载道:“那墓地虽然还有栅栏围着,但已经破烂不堪,荒草丛生,几乎埋没了本就不高的墓碑,三十几个墓碑有的已经东倒西歪,有的被砸得只剩了半截。好在父亲的墓碑还是完整的,墓碑上的字迹也还清晰,但也几乎被荒草埋没,站在这无人照料的墓冢前,让我倍感凄凉。”
在父亲墓前的自述让她坚定了拍摄《西游记》的决心。终于,《西游记》大获成功,这下她有能力再拍其他电视剧了。
其实,杨洁导演拍摄过的其他几部剧都很有特色,但毕竟不如《西游记》那样火热,这许多年来已被很多人忘记。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杨洁也曾经和游本昌老师合作过电视剧《济公活佛》。该剧拍摄于1990年,本打算拍二十集,却最终因为资金问题只拍摄了四集,同样由杨洁的丈夫、《西游记》的摄影王崇秋担任摄影师。
从目前网络上流传出来的两集版来看,这部剧的整体感受和《西游记》很接近,但由于故事没有完结,导致全剧常年被束之高阁。而从质量来看,这部剧不亚于张戈导演的八集电视剧《济公》。
到了1994年,杨洁导演和蓝天野、徐少华、茹萍一同拍摄了上古时期题材的神话剧《人间仙凡界》。该剧又名《武夷仙凡界》,以武夷山名峰“大王峰”和“玉女峰”为线索而构思了一部爱情神话故事,很多《西游记》中的人员参与拍摄,衣着原始朴素,故事也非常精彩,至今都有不少朋友对它念念不忘。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剧的另一位导演恰恰就是王崇秋。
《人间仙凡界》主演截图
除了这些神话剧外,杨洁导演还拍过不少历史剧,其中《朱元璋》颇为冷门至今未找到片源,而《西施》和《司马迁》均可算作是好作品。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历史剧是陈家林的天下。因为《唐明皇》、《贺兰雪》、《武则天》和《汉武帝》,陈家林成了第一代历史剧的代表人物。从这一系列剧名也能看出,当时的历史剧往往以帝王传记类为主,杨洁导演虽也拍了传记剧,却并非歌颂帝王,而是选择了在帝王权力中被牺牲的那批人。
比如西施。历年来演过西施的人很多,但在这部蒋勤勤早期的作品里,十九岁的她可以说贡献了有史以来最美的一位西施。
杨洁执导的《西施》中,蒋勤勤饰演西施。
而最令杨洁导演遗憾的,就是这部《司马迁》了,目前网上能找到的大都是日语版或西班牙语版。
当年为了拍这部戏她和编剧翻了大量史料,沿着司马迁的壮游路又重走了一遍,从筹集资金到正式开拍,再到最后成片,足足花了八年时间。
这八年里,主演仇永力老师为了表现出司马迁那消瘦且坚韧的形象,体验司马迁的创作情感,每天都住在阴暗潮湿的监狱里,足足瘦了二十斤。拍到最后《史记》中的章节时,他已经能背出大半了。
仇永力饰演的司马迁
在杨洁导演后来的自述里,她曾对这部剧无法得到应有的赞许而表示无奈:“因为现在的观众喜爱的不是这些比较沉重的、比较深刻的东西,而都是一些比较浮躁的、肤浅的甚至庸俗的东西。所以我看到以后,感觉这也是自己不能融入这个圈子的原因。所以现在假如《司马迁》这部戏还能见天日的话,那是我最大的希望。”
从这段话里足见杨洁导演对《司马迁》的用心。她甚至还说过,最喜欢的不是《西游记》而是《司马迁》:“说起我呢,人家都知道我是《西游记》的导演。可是当许多记者问我,你之后还拍过些什么?我对他们说了他们都不知道,只知道《西游记》。完了他们问你最喜欢的作品是哪一部?我说是《司马迁》,不是《西游记》。《司马迁》真正倾注了我的心血,像祥林嫂一样地到处募化,从国内募化到国外,从中国人到外国人,我都到处讲,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知音。可是也怪,司马迁可能命运不济呀,活着那么悲惨,死了以后,想为他做点事吧也那么困难。我上当上得太多了,要搁别人就算了,我费这么大劲干嘛。司马迁大概这样子拍出来也没人看,我认为也许这就像司马迁的《史记》一样,我能为他做些工作,这也是我应尽的责任。不管后人记得记不得,如果他看了这个戏,他会知道有个司马迁的,忍辱负重地写下了这么一个伟大的作品,流传后世,作为后世人的宝库。所以前面紧接着刚拍完的《西游记》,我马上转向《司马迁》,因为《西游记》我认为它的份量虽然妇孺皆知、名扬海外,好像观众是最多的,重播率是最高的,关注率也是最高的,但是我觉得它不如只播了两次的《司马迁》。”
如果哪位朋友有心,不妨去看一看这部剧吧,相信杨洁导演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
结语 大家都记得你
分享一则小趣事,当年拍摄《误入小雷音》是在九华山。1986年,在九华山的拍摄过程中,剧组很是倒霉,先遇到自然灾害,之后又是几家寺庙的老和尚们闭门不纳,最终终于找到了一家合适的寂静场所。
六年后,杨洁为了拍一个小戏《人情风雨》又到九华山去了,这次她特地来到了当年的拍摄场地。在寺庙里,一位和尚认出了她。
他走上前来对杨洁合掌施礼:“施主,你是那年来拍过《西游记》的吧?你是导演?”
杨洁听到这话惊到了,连忙合掌还礼,虽然她始终没能想得起来这位和尚是何人,却仍然让她高兴不已:
“几年过去了,这里的和尚居然还记得我!”
是的,大家都记得你。
【作者孔鲤,微信公众号“书林斋”(微信号:Kongli1996),微博@孔鲤】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杨洁,西游记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