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丘彦明:丈夫是上帝赐予的最好礼物

澎湃新闻记者 饶佳荣 实习生 唐燕飞

2017-05-14 14: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丘彦明女士的新书《人情之美:文学台湾的黄金时代》即将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因缘巧合有这么一个稍显匆忙的访谈——其实叫闲谈更合适。不过幸好受访人丘彦明女士善谈,而且很有条理,所谓“出口成章”大概就是这样子吧。丘彦明曾任台湾《联合文学》执行主编、总编辑,现居荷兰,从事写作、绘画,养花种菜,“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的,读她的《浮生悠悠:荷兰田园散记》《荷兰牧歌:家住圣·安哈塔村》等,无不羡慕她恬淡自在的生活。而这个采访给编者印象最深的就是她从容淡定的人生态度——朱光潜先生曾说,“慢慢走,欣赏啊”,大约就是这种心态。访谈内容较长,分两篇刊出。此为下篇。
大学时代与父母及妹妹、小弟全家福照片。右一为丘彦明。(本文图片均由丘彦明女士提供)
澎湃新闻:您曾写过《一个成都媳妇的龙门阵》,似乎流传很广。能否谈一谈您的先生唐效?
丘彦明:
唐效出生于四川成都。1977中国大陆恢复高考,考上重庆大学,被称77级,是年纪最小的学生之一,15岁。没进入他报考填写的第一志愿机械系,因成绩好被学校分派编进物理系,培养大学物理教师的师资班。
四年后,考上第一批大学毕业的公费留学生,可自由选择国家。他认为去美国的人太多,英国太贵,选择了语言上英文能通而物理研究又强的荷兰科技大学(Technical University of Eindhoven)。
他20岁赴荷兰。一年多,获硕士学位,进Nijmegen 的Radboud University材料应用物理研究所攻读,获博士学位。
完成学位后,唐效进入ASM International工作,做CVD的生长研究。不久即被派往在New Jercey州Murry Hill的AT&T研究总部,参与双方的研究合作项目。
1993年,唐效换到Cuijk的Drukker International公司工作,担任研究部科学家一职。后来公司被e6(钻石公司De Beers的工业部)并购,成为e6的荷兰分公司。
2008年,总公司决定关闭荷兰分公司,只留光学部门;当时唐效是负责Thermal部门的经理,他下决心要收购该部门。主要原因:一是不服气,因e6认为Thermal赔钱,唐效认为是公司结构不对、管理不对才会赔钱。二是不甘心,因为关闭停产,机器将以破铜废铁处理。唐效不愿和团队多年辛苦研发的技术从此消失。三是想做“雷锋”,帮助全组同仁能够继续有工作。所以,我称他“唐锋”。
和英国同事Clive Hall连手收购成功,唐效将公司命名Mintres,取“最小热阻”(minimum thermal resistance)的意思。主要做钻石、陶瓷金属化,散热特质的应用。至今公司迈入第9年,研发生产营运状况很好,不断壮大。
除了经营公司,最近唐效还被聘请为SSRF(上海光源,Shanghai Synchrotron Radiation Facility)的海外专家。
虽为科学与企业人士,唐效业余兴趣广泛。曾多次获四川全省及成都市少年组田径铅球、标枪、手榴弹投掷冠军。大学时代,在重庆获大学生运动会标枪亚军。现以打羽毛球为主要运动。
喜好文艺,曾写诗、散文,以青木笔名发表诗作。能以流利的英中、荷中同步翻译。喜欢读书,古书、现代书、中文、英文、荷兰文都读,看电影、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