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叙利亚大使谈中国作用:将是叙战后重建第一主角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实习生 冯诗豪 李万林 王墨

2017-04-26 09: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叙利亚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中国在叙利亚危机中扮演着非常有建设性的角色。”澎湃新闻记者 张炎良 编辑 廉秀宇(02:37)
眼下,叙利亚局势持续恶化,冲突不断升级。
“对所有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怖组织都要给予有力打击,不应有双重标准。”正在埃及访问的中国叙利亚问题特使解晓岩23日对外表示,为了营造叙利亚和平谈判的良好环境,必须坚决打击恐怖主义。
解晓岩同时表示,叙利亚问题应本着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原则,只能通过政治解决和和平谈判来消除危机,必要时需要做出一定妥协。
在本月初叙利亚发生疑似化武袭击事件后,中国的立场和态度引发外界广泛关注。本月12日,在俄罗斯的反对下,联合国安理会否决了由英美法三国起草的谴责上周叙利亚疑似化武袭击的决议草案。中国等三个国家投了弃权票。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中方认为,安理会表决的草案包含了谴责叙利亚境内发生的疑似使用化武行为,同时也要求对有关事件进行调查等中方支持的内容。但部分其他内容完全可以为达成一致而作出必要的修改。鉴此,中方对这个草案投了弃权票。”
叙利亚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  东方IC 资料图
叙利亚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专访时就中国的作用评价称,过去2年来,中国更深地参与到叙利亚问题中。“从一开始中国就告诉所有人:不要干涉叙利亚内政,不要火上浇油地给反政府武装组织提供金钱和武器让他们互相争斗,而是要帮助叙利亚人解决问题。”他说道。
中国更深地参与叙利亚问题
澎湃新闻:叙利亚战争6年间,您认为中国在不同阶段分别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穆斯塔法:中国在叙利亚危机中扮演着非常有建设性的角色。从一开始中国就告诉所有人:不要干涉叙利亚内政,不要火上浇油地给反政府武装组织提供金钱和武器让他们互相争斗,而是要帮助叙利亚人解决问题。
其次,中国利用在安理会的权利避免任何一个有损于叙利亚长远利益的决议通过。中国看到了在利比亚发生了什么(惨剧),决定不要让任何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叙利亚。
第三,中国过去6年以来持续向叙利亚人民提供大量的人道主义援助。当西方国家花费大笔资金将子弹、武器、导弹送到叙利亚时,中国在向叙利亚输送粮食、毯子、药品、器材等......
澎湃新闻:今年2月,您曾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近年来已更多地介入叙利亚局势,您能就这个问题具体地谈一下吗?
穆斯塔法:过去2年,中国更深地介入到叙利亚,帮助叙利亚寻找解决危机的政治方案。中国首次任命了叙利亚问题特使,正在努力地斡旋各方,此举明确表明中国想要付出更多努力以找寻叙利亚危机的解决方案。
澎湃新闻:在叙利亚的战后重建方面,大使您本人、阿萨德总统,以及叙利亚多名部长都曾提及中国的参与。就目前而言,两国的合作处于什么阶段?是否有具体的项目正在进行中?未来有哪些方向的进一步合作计划?
穆斯塔法:许多中国国有企业正肩负着这种使命,他们表达了想要参与叙利亚战后重建的愿望。我们相信,中国将成为叙利亚舞台上的第一主角。中国有许多我们所需要的,比如中国有产能过剩问题,而叙利亚现在正需要中国大量的钢铁、水泥、原材料等。同时,我们也需要中国的技术、资本、基础设施和良好声誉。总体而言,中叙两国合作的前景非常良好。
同时,中国还提出了国际性的“一带一路”倡议,叙利亚自认能成为这一倡议的重要成员和伙伴,我们希望能积极参与,我们认为这一倡议对所有参与国都是“多赢”的。
澎湃新闻:您提及“一带一路”倡议。历史上,叙利亚也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沿线国家,彼时,这一商道为东西方的文明交流起到了重要作用。如今,您认为当下的“一带一路”倡议可以为叙利亚以及整个西亚北非地区带来什么?
穆斯塔法:古丝绸之路从中国西安开始,到达叙利亚,然后兵分3路,一条通往欧洲,一条通往阿拉伯国家,一条则通过叙利亚的地中海沿岸,经水路抵达罗马。这是一千多年的合作与交流,所以中叙两国的联系是自古就有的,具有历史意义。
“一带一路”倡议也不只关乎商贸、工业和基础设施,它是一条把国家联系起来的纽带,沟通人与人、文化与文化之间的联系,有重要的文化遗产属性。这一倡议的魅力在于,它构想一个广泛的覆盖全地区的路径,不仅考虑“挣钱”,而是一个将文明、文化、国家都联系起来的大工程,一个会让人们滚滚前进的大工程。充满魅力。
反对派若想修正宪法,可以谈
澎湃新闻:到今年3月,叙利亚的战争已正式迈入第7个年头。您是如何定义这场战争的?是“革命”?“内战”?“侵略战争”?抑或是“代理人战争”?
穆斯塔法:这些都对,但并不足以概括其全貌。这是一场包含了多个维度的战争。
在叙利亚,(除了政府)有三类“玩家”:地区国家攫取他们的利益,西方世界想要一个“听话”的叙利亚政府,但在战场上拼杀的武装分子则希望建立起他们的“伊斯兰圣域”。这三类“玩家”都希望叙利亚政府倒台,但他们各自的议程和目的不尽相同。
叙利亚战场上有二十七八个不同的“恐怖组织”(包括反对派——编者注),他们不仅与政府军对抗,还极具破坏性地互相争斗、厮杀。他们就像中国历史上的“地主”,在建立起一个稳定、统一、强大的国家之前,每个“地主”就是他们所在村庄的“皇帝”,掌握着金钱和武装力量。
澎湃新闻:如今,日内瓦和谈已过5轮,但仍无显著进展,由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联合发起的致力于实现叙利亚停火的阿斯塔纳会谈近年来也已举行3轮,但成果也远不如预期。您如何看待这两方会谈?叙利亚政府对此有何期待?
穆斯塔法:日内瓦和谈与阿斯塔纳会谈应分开看。叙利亚的“恐怖组织”(包括反对派——编者注)没有统一组织和领导,无法视作一个整体。他们中有的已与政府军停火,有的不愿停火,还有的“对半开”,时而停火时而打。其中有一个反政府组织,他们中的一派人参加了阿斯塔纳会谈,而另一派则认为“不会停止战争,要一直打下去”。随后,前者的处境变得非常糟糕,他们被后者指责为叛徒,并开始遭到杀戮。如今,没有一个能代表所有反对派共识的停火协议,这就是敌对行为时断时续,但无法完全停止的原因。
而日内瓦和谈的主要问题在于,那些与我们在日内瓦谈判的人,在叙利亚的土地上却没有丝毫影响力。真正在战场上的那些组织完全不在意他们(签署的条约),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我们呼吁停火5年了,但是没有人愿意听,我们邀请他们来叙利亚,他们可以不来政府控制下的地区,可以在二十多个反对派割据地中挑选一个,(但反对派)会立刻杀了他们,砍下他们的头。他们从伦敦、巴黎等地飞往日内瓦,谈判结束后又飞回英法。
但是,我们不得不与这些组织谈判,不是因为他们是谁,而在于是谁派他们来的。所以,当我们和他们谈判时,我们是在和他们背后的“主人”谈判,像是美、英、法、沙特、卡塔尔、土耳其这些国家。
澎湃新闻:面对上述和谈困局,叙利亚政府有怎样的应对计划?
穆斯塔法:我们有非常积极的、建设性的计划。我们并非一个垄断政权,任何党派都被欢迎加入一个扩大化的、统一的国民政府。我们已经启动了重大的基础性政治改革,叙利亚允许反政府的在野党存在。如果反对派想要与政府谈宪法修正,我们也欢迎。
澎湃新闻:过去6年多来,首都大马士革都被视为叙利亚国内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但过去几个月内,大马士革也陆续遭受了袭击,对此叙利亚政府采取了怎样的措施?
穆斯塔法:2个月前大马士革遭受了大规模袭击,这是个不幸的、令人悲痛的事实。我们身处21世纪,我们应当迈向未来,建设国家,而不只是保卫我们的首都免受恐袭。但这一直在发生,我们别无选择,也无法坐视不管,我们必须要和他们战斗到底直到完全消灭他们。同时,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会提供这些危机的政治解决方案。因此,一方面,我们的军队要持续打击叙利亚境内的“恐怖组织”,另一方面,我们要不断重申我们的政治立场——你可以在叙利亚参与政治生活,无论支持或反对政府,但是你不能是武装恐怖分子,你不能成为有政治立场的反对派政党却又同时烧杀抢掠。
不会等到全面“解放”才开始重建
澎湃新闻:就目前局势而言,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叙利亚已进入到可以展望战后政治体制格局及战后重建的阶段?
穆斯塔法:如今,叙利亚政府控制区内生活着叙利亚最多的人口,一切都如常进行,他们大多过着正常的生活,但叙利亚其他地区则很不幸地被“恐怖组织”所破坏。
我们不会等到某一天叙利亚全面“解放”了才开始重建进程。三、四年前,霍姆斯市的一部分区域被恐怖组织控制着,而当政府军“解放”该地区的那刻起,人们立即开始重建家园,阿勒颇的情况也是如此。政府控制的地区,人们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尽管“恐怖分子”会不时地侵扰他们,但并不意味着生活就此停止。叙利亚人民向前走的决心是坚定的,不会游移或变弱,这是我们做出的选择,即使暴力还在蔓延,我们也要继续重建进程。
澎湃新闻:您提到阿勒颇,据统计,有数百万阿勒颇人在战乱期间背井离乡。如今叙利亚政府已重新收复阿勒颇,这些流落在外的难民是否已开始返乡?是否有迫切的人道主义救援需求吗?
穆斯塔法:过去4年间,阿勒颇被分隔成两部分。在“恐怖分子”控制的东部区域,人们无法过上正常生活,没有公共服务、没有学校、没有医院,什么都没有。他们只会制造恐怖。所以很大一部分居民搬到了政府控制下的阿勒颇西部区域,尽管生活非常困难,但他们有坚持生活下去的美好意志,阿勒颇的大学还正常运转,医院,甚至美术馆(都还在运转),尽管困难重重。如今,阿勒颇全境都“解放”了,成为了一个安全的城市,人们生活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人们开始回到他们的家里去,没人愿意离开自己的城市。
4年来,“恐怖组织”践踏阿勒颇时,西方都保持沉默,而当政府想要解放这座城市,让居民回到自己的家园,他们开始大喊人道主义危机,西方对阿勒颇人民流下了“鳄鱼的眼泪”。这些人道主义疾呼都是做戏,是假的,是谎言和噪音,他们并未提供帮助,唯一帮助阿勒颇人民的是政府军、俄罗斯、中国。
澎湃新闻:过去2年,有不少声音在探讨叙利亚政治体制的转变,以及“联邦制”的可能性,其中尤以库尔德人的意愿最为突出。叙利亚政府未来会接受“联邦制”这一选项吗?
穆斯塔法:这个问题有太多方面需要考虑。首先,叙利亚的政治体制应当被改善,但需要叙利亚人民的同意,而不是某一方拍板决定。政治体制的改善理应被讨论出来,而非被强加,这是首要原则。
其二,我们看到了这场“游戏”是如何在伊拉克进行的,名义上是“联邦”、“自治政府”,但这实际上是一个可能导致国家分裂的方案,真正了解叙利亚情况的人明白,这只是一种想要撕裂叙利亚的伪装。如果库尔德人拥有了联邦政府,别的族群也会想要,叙利亚境内还二十多个有政治诉求的群体。而更为丑恶的细节在于,美国及西方势力支持下割据一方的所谓“库尔德武装”组织中,甚至连一个库尔德人都没有,所以这并非如他们所声称的是“叙利亚人民的一个组成部分”,这只是一个政治把戏,服务于大国力量。
叙利亚并没有所谓的“库尔德人问题”、“阿美尼亚人问题”、“阿塞拜疆人问题”,这些都是西方设定的政治把戏。包括像“逊尼-什叶派问题”,伊拉克历史上生活的逊尼派、什叶派、库尔德人从未分裂过,现在美国的国会议员们说伊拉克向前发展的唯一办法是分裂成“三个国家”,身处华盛顿的人却在决定伊拉克的未来、讨论叙利亚的未来。叙利亚的未来建立在叙利亚人民的自由选择平等的权利和尊严之上,不由某一个外部把控的组织或群体将政治理念强加给其他族群。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叙利亚

相关推荐

评论(49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