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窃百万财物为何定罪免刑,法官判词引经据典解释缘由

孙莹/北京晚报

2017-04-25 18:44

字号
北京晚报4月25日,实现公平正义是法院裁判的重要目的之一。对于刑事法官而言,每一起案件都相当于一道考题,他们要严格秉持法律尺度,替国家惩治罪恶,替被害人讨回公道,而考题的标准答案就是罪刑相当。
朝阳区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长刘砺兵却拿到了这样一个考题:被告人因经济纠纷,盗窃了他人价值107万余元的财物,在妻子的严厉劝说下,又主动将财物归还。惩治犯罪是给社会正义一个交代,但对于这样一个犯了罪的人,怎么判才算公平?
107万元狐狸毛领被盗
2013年1月8日傍晚,一辆厢式小货车停在朝阳区一家服装设计中心的库房门前,车上下来3个人,走在前面的男子掏出钥匙,打开库房大门,招呼着同伴,从库房里搬出30个箱子放到车上,之后扬长而去。
过了两个小时,库房管理员老赵从外面吃饭回来,发现仓库的门锁没了。他急匆匆推开仓库大门,之前还码放整齐的几十个箱子不知去向。那里面,装着四千多条狐狸皮毛衣领,价值107万元。
老赵立即给公司经理打电话,经理迅速报案。
经过清点,工作人员发现,库房里其他的衣物、毛领并没有丢失,偏偏是这批最贵重的货没了。这说明盗窃者很了解公司库房的情况。警方调查之后,曾经在该服装设计中心工作的男子陈海涛(化名)成为重大嫌疑人。
陈海涛曾经是设计中心的执行董事,事发半年前,他已不在公司工作。工作人员说,因为陈海涛是老板的朋友,做生意赔了钱无处可去,老板便让他住在公司。
就在警方调查的同时,陈海涛已经把几十箱毛领拉到物流公司,发回老家。
妻子力劝下把货还回去
几天后,陈海涛打电话通知在老家的妻子王秀华(化名)去货运站提一批货。之前丈夫做生意经常往老家寄货加工,王秀华也没在意,把十几个大包原封不动堆在家里。
第二天,陈海涛就赶回了家。王秀华问起这些货,陈海涛说:“这是公司的货,都是毛领子。”“你拿公司的货干吗?”王秀华追问。陈海涛有点赌气地说:“我也不想拿公司的货,可他们欠我的钱啊,我把货拉回来算是抵押,等他们给了钱,我再把货还回去。”
王秀华一听,气得把丈夫狠狠骂了一顿,“这样哪行啊,你这是盗窃!公司欠我们的钱,我们想别的办法,你怎么能干犯法的事啊!”王秀华不容分说命令丈夫:“你赶紧把货还回去。”
陈海涛本来就是一时冲动,被妻子这一骂,也知道是自己不对,第二天乖乖地把货寄回北京。
1月16日中午,服装设计中心经理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到亦庄开发区科创一路北京羊海路口,毛领已到速取”。经理开车赶过去,远远地就发现,装毛领的箱子还真堆在路边。
陈海涛开着车一直在毛领箱子周边转,直到看见经理的车来了,才放心地走了。
虽然陈海涛还回了货物,但案件的侦办却并未因此终结。半个月后,陈海涛被抓获归案。
没有法定从轻情节 又如何做到罪刑相当
2013年7月,陈海涛因涉嫌盗窃罪被公诉。从始至终,陈海涛对于盗窃的事实都是认可的,也真心悔罪。只是在说起盗窃的原因时,他解释说,他与公司有经济纠纷,再加上自己做生意欠了20多万元,债主老催着还钱,他才拿了些货。服装设计公司对陈海涛表示谅解,不想追究其刑事责任。
不过,盗窃价值高达百万元的财物,依法要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陈海涛是被抓获的,没有自首情节;虽然他将货物返还,但盗窃已成事实,算不上未遂。可以说,陈海涛没有任何法定从轻的情节。可他又确实是在妻子的规劝下,主动退还,没有给被害单位造成损失,他也已经被羁押了两年多,教训也足够了。
该如何给出一个兼顾公平与正义,既对得起法律,又罚当其罪的判决?这无疑给此案主审法官、朝阳法院刑二庭副庭长刘砺兵出了一道难题。
通过谈话和开庭的接触,刘法官看出,陈海涛只是一时冲动犯了错。而且,陈海涛妻子的深明大义,以及在是非抉择上的坚定态度,也着实触动了刘砺兵。
“我当时就在想,要不要拿出一个更具突破性的意见?”刘砺兵法官说。
他把定罪免刑的意见以及自己的分析报告呈送审委会,审委会的肯定与支持让他有了足够的魄力和决心。接着,他又陷入了纠结,“我应该写一个怎样的判决?”从公信力的角度来说,他觉得应该写得尽量充分,把案件的特殊性体现出来。
没有生涩的法言法语,经典判词让人叹服
2016年11月29日,此案公开宣判。
判决书中这样写道:刑罚是惩罚犯罪的利器,但并非不归之路,亦有必要给走上犯罪道路的人架起一道回归的金桥。古语云:“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俗话说:“妻贤夫祸少”。被告人陈海涛在犯罪之后能接受妻子规劝,幡然悔悟,及时、主动归还赃物,未造成被害单位实际损失,从而赢得被害单位谅解,其罪行虽然严重,但其行动体现出认罪、认罚的态度;其亲属支持司法机关工作,促使被告人认罪、悔罪,所发挥的作用在具体量刑时应予充分评价。因此,对被告人陈海涛应当从宽处罚,以罚当其罪。
惩罚犯罪固然系刑罚的固有属性,但刑罚的根本目的应在于犯罪预防。就一般预防而言,在社会平和、生活秩序井然的时代,遵守规范是个人生活的一部分,盗窃罪作为传统型的自然犯,其可谴责性不言而喻,对被告人陈海涛定罪完全可以保障国民对刑罚适用有效性的信赖,实现一般预防的目的。
就特殊预防而言,被告人陈海涛亲历了刑罚带来的痛苦,体会了刑罚的威慑和教育,深刻认罪、悔罪,悔改表现真实,可以认为其主观恶性不深、人身危险性较小、不致再危害社会,没有必要对其判处重刑以实现特殊预防。
综上,本院对认罪、悔罪、认罚的被告人陈海涛从宽处理,判决其犯盗窃罪,免予刑事处罚。说理部分,没有生涩难懂的法言法语,“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妻贤夫祸少”这一句古语,一句俗语让判词一下子接了地气儿。
这篇判词,不仅是判罚的尺度有了极大突破,在行文表达上更不同寻常。
“我不喜欢只是冷冰冰地陈述事实,然后直接通过三段论得出结论,让判决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刘砺兵法官说,平时,他喜欢读一些古代的判词,有的既把事情说明白了,同时又显得非常有文采,最后还能起到教化的功能,“这是我们应该努力的一个方向”。
刘砺兵法官说,现在裁判文书都上网公开,判决所承载的教化功能更大了。因此在追求规范性的同时,可以更灵活一些,更能让受众接受。不能直接给个结论就完了,还要以理服人,通过字里行间体现出来的想法、素养、逻辑说服受众去接受。
【延伸阅读
得益于多年警法采访报道的工作,记者有幸见到过不少优秀的裁判文书,出众的判词不仅展现着法官的素养,更是在向社会展示公平正义、传递规则意识。司法公信力的提升,也正是要从一篇篇令人信服的判决去积累。
姐弟争遗产,判词劝和解
家住顺义的刘丽、刘健(均为化名)姐弟在母亲去世后到法院诉讼分割遗产。其中,母亲名下的85000元存款引起争议。弟弟刘健表示,他一直和母亲共同生活,工资收入全交给母亲打理,母亲名下存款绝大部分都是他的。
顺义法院民一庭庭长涂长江主审此案,经详细询问,得知老太太没有大额收入,日常生活还得依靠子女赡养和亲戚接济。“一个平时入不敷出的人,怎么会有几万元存款?”涂法官基于生活常识做出判断,采信了刘健的说法,将老太太存款大部分判给了他。
在判决书最后,涂法官特别写下了一段充满感情的劝告,希望弥合破碎的亲情:“对簿公堂且相互指责并非解决家庭矛盾的最佳方法。再多的财产分配、再精准的法律规则适用也不足以弥补亲人反目成仇给人生留下的遗憾与凄凉!本院望原、被告均能够对此进行认真反思,念及骨肉亲情,换位思考,互让互谅,弥合分歧,抛弃言语之争带来的不愉快,让各自的生活均能够回归安宁,以此抚平创伤,更以此告慰逝者!”
死者至亲替凶手求情感动法官,判词写褒赞
因讨要200元工资发生争执,22岁的宋晓明将雇佣自己的保安经理马刚扎死。马刚的母亲梁建红念及宋晓明命运多舛、仍有善念,不顾家人的反对,为杀儿凶手求情,请法院轻判。
如此宽容的胸怀,让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审判员郑文伟感动不已。她在判决书中特别予以褒赞:“对于梁建红在法庭审理中不念丧子之痛,且在未获任何利益补偿的情况下,请求对宋晓明从轻处罚的义举应予褒扬。为弘扬高尚道德情操,促进社会和谐,本院对被害人之母粱建红的行为予以肯定,对其意见予以采纳。”
让郑文伟没有想到的是,几年后,替凶手求情的一幕竟然重演。延庆村民尤洪湧因酒后拌嘴将同村村民郑某和劝架的朋友郑建强扎死。郑建强的父亲郑德富承受着失去独子的悲痛,却在庭上替尤洪湧求情,希望法庭留他一命,今后让尤洪湧还能养他的父母。
郑文伟特意写下一份判后寄语,希望这种大爱精神能被永远记载,弘扬广播。“这是一位多么令人尊重的伟大父亲啊,从他简单、淳朴的语言中,我们感受到了他那宽广的胸襟和博爱的人性。郑德富的善行和义举正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体现,其身上散发的真、善、美的人性光辉值得我们尊重和大力弘扬,法庭感谢这位慈爱的父亲传达出的道德正能量”。
(原题为《法官经典判词令人叹服》)
责任编辑:孔德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官,判词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