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力︱畅游陶渊明纪念馆、顺利找到李白墓、进校寻访杜甫墓

韦力

2017-04-28 10: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上海书评》将持续发布藏书家韦力对中国古代文人遗迹的实地寻访笔记,本文为“觅诗记”系列,旅途照片由作者提供。
(一)寻访陶渊明墓:没有看到自己想找的那块古碑
早在我寻访陶渊明故居和陶渊明墓的千年以前,白居易就来这里做过寻访,访完之后他还写了一首《访陶公旧宅》:
我生君之后,相去五百年。每读五柳传,目想心拳拳。
昔常咏遗风,著为十六篇。今来访故宅,森若君在前。
不慕尊有酒,不慕琴无弦。慕君遗荣利,老死此丘园。
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不见篱下菊,但余墟中烟。
子孙虽无闻,族氏犹未迁。每逢姓陶人,使我心依然。

这是该诗的下半部分。白居易来寻访的时间距陶渊明去世已经有了四五百年,而那时这处旧宅里竟然还住着陶渊明的子孙,虽然已经没再出过什么名人,但好在仍在这里居住。白居易来这里寻访可不像我,我是千里迢迢跑到这里专门来朝拜陶渊明,而白居易却是因为来这里任职,他的名篇《琵琶行》序言中的第一句话是“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此诗中还有“江州司马青衫湿”,都说明了他在本地任职,这期间他就抽空来寻访陶渊明的故居。而今我步他的后尘,也来到了这里,今日陶渊明的故居已经改名为纪念馆,地址在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县沙河街东北隅。
传陶公乃浔阳柴桑人,今属江西九江。一大早,我收拾停当,便与酒店前的出租车司机商谈包车之事。谈妥之后,今日的第一站,便是赴九江访陶渊明墓。
车行在前往九江市的路上,九江素有“九派浔阳郡,分明似画图”的美誉,风景自是怡人。陶公生长于此,“性本爱丘山”也不足为奇了。忽而想起早些时候向人问起周敦颐墓的方位时,有市民指往南山公园方向,看来该公园的名称应是来自陶公诗句“采菊东篱下,幽然见南山”。
据资料所言,陶渊明之墓应在九江县马回岭镇,然而进入九江县境,不久即见到道旁路牌“渊明路”。此处既有“渊明路”,我猜想这应当是去其墓的主要之路。然而我对自己的这个猜测却没有把握,于是让司机在道旁停下车,向行人打听一番。果然资料记载又有误,其墓并不在马回岭镇,就在县城里面,于是上车沿渊明路向县城内驶去。我得到的信息是:其祠与墓皆在一处,现开放为陶渊明纪念馆。
陶渊明纪念馆
进入渊明路,并未费多少工夫就寻到了纪念馆。纪念馆依山临水,建筑颇具江南民居风格,青砖黛瓦,清雅整洁。大门上有一匾“晋代一人”,两侧有一联“文章超群,辞采精拔,吟咏田园称诗祖;品操逾众,意趣旷真,躬耕垅亩仰羲皇”,颇得陶公真趣。馆内免费参观,且提供免费咨询和包裹寄存等服务。门前并无人看管,我便自行推门入内。
归来亭
入门即见清幽,群翠环拥间一座六角凉亭盈盈玉立,仿古建制,略有斑驳。清风徐来,叶声簌簌,心中暗自猜度亭名是否为“归来”,迎面看到匾额,果是如我所猜。楹柱上乃是陶公《归去来兮辞》中的佳句“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与亭名相呼应,自成一趣。小径旁有工作人员在修剪植物,时不时传来一声花枝的脆响,惊破馆内宁静修然的气氛。过亭后不远,眼前现出一湖。湖面水气氤氲,对岸遥遥立有一石制牌坊,遥望却有些“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归园田居》其一)之朦胧,于是感觉墓园应当在那个方向。
山水之间
我沿着小径继续前行,不想却先到了陶靖节祠。既如此,我便先入祠堂拜访一番。“靖节”乃是陶渊明文坛知己颜延之所赠私谥,渊明殁后,颜延之为其撰《陶徵士诔》,称“故询诸友好,宜谥曰靖节徵士”,故而此处称为“陶靖节祠”。祠堂不大,却古朴清雅,从砖瓦石阶到镂空花窗,皆可看出是用心之作。但千年前之物断无可能保存如此完好,估计应该也是现今依样复原之物。抬头即见祠门上石墙中嵌有“陶靖节祠”四字石匾,两侧有陶公后裔所书对联“弃彭泽微官,松翠菊黄,琴书而外醉三斗;开田园诗派,韵真辞朴,千百年来第一人”。
祠堂
进得祠内,廊上悬有一匾曰“清风高洁”,隔着天井,可见祠堂内有立像一座,堂前廊柱上所悬“无丝竹之乱耳,乐琴书以消忧”,半是出自刘梦得《陋室铭》,半出渊明《归去来兮辞》,用于此处,应情应景,深得我心。
祠堂内部
陶公立像两米余高,宽袍缓带,负手远眺,似乘风,衣袂翻飞,飘然出尘,深得陶公风姿。祠有两耳门,分别通往菊圃、柳巷。此二物倒是应景,门前植柳,园后培菊,却是陶公所有之妙趣。
出祠堂,再沿小径前行,便来到陶墓牌坊前。青荫流水,不由忆起“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归去来兮辞》)一句。千年间沧海桑田,草木溪泉也有不复之时,其人虽去,其思其文却流传百代,若当年陶渊明知其影响之巨,“行休”之慨便不会再发了吧。不过人生匆匆百年,己志不得竟,确实令人心有不甘。抬头见牌坊上云“清风高节”,方才在祠堂所观匾额却是“清风高洁”。“洁”与“节”,两字均可讲得通,说不定这也是而今的建造者有意写成的。
牌坊
行至坡道半腰,左右各一凉亭,一对中年男女坐于亭中,我本想入亭内细看,但立觉自己成了电灯泡,于是匆匆继续前行。终于走到了陶渊明的墓前,墓碑样式很奇特,顶部如同三叉戟一般,有三个尖端。碑上有许多文字,顶上依旧是千篇一律的“清风高节”。墓碑正中一行大字为“晋徵士陶公靖节先生之墓”,细看两旁小字,左侧略志陶公生前事及此墓重修缘起,右侧录《归去来兮辞》。
陶渊明墓
我站在墓前向陶渊明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以此来表达我对这位大诗人的敬意。吉川幸次郎在《中国诗史》中记载有近代日本汉学家诸桥辙次前来寻访陶墓的过程:“离开栗里去寻访陶渊明墓,可是,村人几乎全都不知道。我翻开携带的《庐山志》一看,墓在离栗里不远处的面阳山,就到山间小路上到处探求,终于认出来了,墓没在茂密的草丛中,极其粗陋,高约二尺许,和天然石头差不多。碑文也半已风化,不大易读,写着‘晋代徵士陶靖节先生之墓’,接近它的时候,我感到难以言语的喜悦。”(昭和二十九年十一月《汉文教室》)按其所说,到了民国年间,本村人已经不知道陶渊明墓在哪里,是这位诸桥先生在草丛中找到了墓碑,而今我眼前所见的肯定不是他当年所见,只是不知道这块碑而今到了哪里。
从陶渊明墓中原道返回,到陈列室一看。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有看到自己想找的那块古碑。
(二)比较顺利地找到了李白墓所在
李白墓位于安徽马鞍山市当涂县李白墓园。本趟寻访,我先在南京住了几天。某天,府军和顾正坤两位先生陪我一同寻访。我们先到牛头山上参观了南唐二陵,出来后,直奔当涂去寻找李白墓。从山上驶下,直上绕城高速,再从东善桥站上站往南京三桥方向,行驶约十公里到达西善桥,由此拐上宁芜高速,向南奔安徽方向驶去。
按地图标识,李白墓所在的当涂县有太白出口,从这个出口的名称就能猜测到李白墓离高速出口很近。这等便利对常年在外奔跑的我来说,当然是件幸运事。然在上高速时,向工作人员打听,对方却告诉我,太白出口早已关闭,只能从当涂县再转205国道前行。那也只能如此,而实际情况比这还倒霉,刚前行五十公里,还未到达马鞍山市,公路即断头,标牌显示全封闭修路,所有车下道,这么多年来见识太多的国内高速公路修路,然而都是修一半,至少留一车道让车通行,之后再修另一半,像这样全部封闭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跟着车流驶入马鞍山市。因为高速截流的原因,使得所有的车都绕道于此,这一段路已经被大车压得坑洼不平,待高速修完,这一段也一定会重修,好在行驶不足十公里穿过马鞍山后又重新驶回高速路。没走出十几公里,又从当涂口下道,转上205国道,路边墙上的房地产广告有个楼盘名字叫“山水诗都”,看来当地人还是以太白葬此为标榜。沿途的标牌还算清楚,比较顺利地找到了李白墓所在。
墓园前的石牌坊(上面写着“诗仙圣境”)
陵园门前的停车场空荡无一辆车,旁边竖着标牌,上写“免费停车”,这对司机来说是极稀见的喜出望外。北京停车费不停地上涨,这里却能明示免费,司机不停地唠叨着“今天运气好”,然而这个高兴却没能延续十秒钟:入口处旁边有个老大爷向我们招手示意把车停过去,按其指引将车停在一棵法国梧桐下,老大爷一伸手说五元。我说前面的标牌不是说明免费吗?他叽哩哇啦地说了一大通当地话,我一句也没听懂,他看出我听不懂,或者说他压根儿就没想让我听懂,而后他用手向天指了指。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天,看到是法国梧桐的树枝,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原来掏的这五元钱是车的荫凉费。我觉得老大爷收的有道理,于是奉上五元,到前面的售票处买票入内,门票每人二十元。
太白祠
整个园区看上去很大,售票处的介绍牌称占地六万平方米,按参观路线在内曲折寻找,里面是庭院相连,到处是水系池塘,首先进入的是太白祠,祠堂的建筑方式很像明清的土地庙,祠堂的四周悬挂着各种指示牌,说明太白的事迹及游踪所在。在祠堂的后面,几个玻璃柜内横放着几块青砖,说明牌写着“唐代李白墓砖”,可能是李白墓重修时从原坟上拆下来的,然青砖的制式和规格却与寻常所见的唐代建筑材料不甚相同。
太白墓
穿过祠堂,进入了后院,里面即是李白墓。墓丘以荆石条砌四围,上面露着封土,长满了野草,墓前的石碑上刻着“唐名贤李太白之墓”,我在墓前恭敬地向李白墓鞠一躬,以表对这位伟大诗仙的敬意。
李白在中国可称得上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前几天在朱家角镇寻找王昶故居时,有一店铺门口一字排开挂着三个鸟笼,每个笼子里面养着一只八哥,我瞥了一眼就匆匆走过,还没迈出两步,听到后面有人背诵李白的诗句:“床前明月光……”回头一望,却不见人影,接下来的声音竟是出自八哥之口,这让我大为惊异,少见多怪地掉头走到笼前。人能背这种烂熟的句子没什么稀奇,鸟能背则太过稀罕,又有三四个游客围了上去,也一定是受这只鸟的吸引,然而这只聪明的鸟背到“举头望明月”一句时,包括我在内及其他的游客同时在心里头背出了第四句,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八哥背出的第四句竟是“床前明月光”,又回到了开头,所有人都觉得好笑又失望,坚持不懈地一句句告诉八哥“低头思故乡”,然而此鸟不为所动,每背到第三句都转到第一句。不知是主人这样教的,还是它自己忘了,总之,以三句为一首的背诗方式,其吸引人的效果远超能够背完整诗者。太白的诗连鸟都会背,兽犹如此,人何以堪!
转身出李白祠,见祠堂后门口的门楣涂掉了原有的字,不知道这是不是“文革”期间红卫兵的杰作。我努力辨认一番,始终未能看清涂掉的字原本写的是什么。再看李白墓砖,却猛然发现砖的侧面都刻着字,基本都有“李墓”二字,看来的确是原墓所出。
青莲书院
出祠堂右转,前行百十余米即是青莲书院,书院很小,仅一进院落,里面挂着一圈儿彩绘画,绘着李白不同时期的生平事迹,余外空无一物。
(三)位于学校内的杜甫、杜审言、杜预墓
杜甫在中国诗史上的地位极其崇高,被称为“诗圣”。如果追溯历史的话,杜甫也是名人之后,他的十三世祖杜预是西晋的名臣,在灭吴战争中,也曾立过大功。杜预的学问也很好,在经学方面,他专研《左传》,写过一部《春秋左氏经传集解》,这部书极受后世看重,被收入《十三经注疏》,成为正经正史的一种。
唐大历五年,湖南兵马使臧玠在潭州造反,本来刚刚在此安家的杜甫,只好带上家人又踏上了逃难之路,当时他的舅舅崔玮任郴州刺史,杜甫想投奔而去。走到耒阳时,因为江水大涨,只能找地方暂避,竟然有五天时间全家人没吃没喝,当时的耒阳县令听到后便送来了食物,其中有牛肉、白酒。可能是太过饥饿了,杜甫吃喝之后,当天晚上就去世了,此事记载于唐郑处诲的《明皇杂录》,《新唐书》和《旧唐书》均采此说。一代诗圣竟然被一顿酒肉撑死了,显然让喜欢读诗的人不能接受。
城关三中
杜预和杜甫墓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县城关三中院内,前杜楼村。接着前往寻找杜预和杜甫墓,资料记载此两墓在偃师县杜楼村北,但实际上现在位于偃师城关三中院内,找到此学校时已是中午十二点多,学校已静园,大门上锁,只好连续敲击不止,看门老先生可能不胜其烦,没好气地走到大门口说:“你肯定是来看杜甫墓的。平时上课期间来看也就算了,现在已经静园了,不能进。”我向他解释自己远道而来,还要接着赶路,请其通融。好话连连,老先生很不情愿地打开了门,我径直奔学校深处跑去,听到他在后面唠叨,这又不是旅游景点,想看就看。
杜甫墓
在校园的最北头是一片杂树林,从树木看应该是近十几年所栽种者,在树林中有三座墓庐,呈阶梯状依次排列,排在最前面的是杜甫墓,其次是杜审言,最后是杜预。
杜审言墓
当然,从名气而言,肯定是杜甫,而我的寻访重点却是杜预,其毕竟是著名的经学大家,但论社会名气,若问一百个人,恐怕九十九个都会知道杜甫而未闻杜预之名,所以从坟丘的规模上讲也是依次靠后,越来越小,暗合了人们对他们的认定。
杜预墓
在树林的左角立着一块碑,前往观之,乃是前书协主席张海所书杜甫诗。
张海所书杜甫诗
延伸阅读: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陶渊明纪念馆,陶渊明墓,李白墓,杜甫墓,杜审言墓,杜预墓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