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一医生送葬父亲后连做3台手术:不想让病人等待太久

澎湃新闻记者 周宽玮 实习生 王葳

2017-05-06 10: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月27日,江西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简称“南昌大学二附院”)泌尿外科医生吴勇在殡仪馆为父亲整理仪容,送父亲最后一程后,立马赶回医院,连续做了3台手术,直到晚上8点半才结束工作回家。父亲去世后第二天,还有提前预约的6台手术等着他。
4月17日,吴勇的父亲因为心功能衰竭住院治疗,病情好转后从器官移植ICU转入南昌大学二附院综合ICU。4月26日,吴勇父亲被告病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吴勇仍然按原有安排连轴做完7台手术,直到晚上9点工作结束再去探望父亲。
5月5日,吴勇告诉澎湃新闻,其父已经87岁高龄,入住医院一段时间,远在国外的姐姐也回来看望陪护。由于其父年纪大,入住医院后做过三次抢救,经常心脏骤停和血压下降,抢救回来后还能勉强用药物维持,但也进入多器官衰竭,属于不可逆转的情况。同时,医院的ICU医疗资源特别紧张。最终,家人达成一致的意愿:如果情况不可逆转,就不再坚持让父亲继续痛苦的治疗。
4月27日上午9时,吴勇正在查房安排手术,ICU医护人员打电话给吴勇告诉他父亲病危。吴勇交代完手术事宜后立马赶到ICU,但父亲已经没有了意识。提起父亲离世的瞬间没有陪伴在身边,吴勇沉默良久,长叹一口气说:“没有见上最后一面,自己心底多少还是会感到遗憾。”
南昌大学二附院泌尿外科的一位林姓护士长与吴勇共事,当天吴勇父亲病危后科室的一些同事也赶往ICU病房送别。林护士长目睹了吴勇与其父亲告别的一幕。她告诉澎湃新闻,吴勇当时站在父亲病床前,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随后吴勇便给父亲刮胡子、理头发、洗脸擦脸,穿上他生前喜欢的衣服,再和家人护送去殡仪馆。
4月27日下午2点,吴勇准时到达医院手术室准备手术。吴勇告诉澎湃新闻,当天是星期四,是自己的手术日,之前早已预约好了3台手术。由于从入院诊治、与家属沟通和安排手术都是自己全程在跟的,不便调换其他医生代替自己手术,且泌尿外科的手术安排十分紧凑,一旦时间推后不仅使手术的病人住院时间拖延,治疗费用增高,还会让更多前来就诊的患者及家属等待时间更长。
林护士长表示,南昌大学二附院的泌尿科在省内发展相对成熟,吴勇是泌尿外科老教授葛主任的关门弟子。很多患者是从省内各地甚至外省慕名而来的。而医院的床位十分紧张,病人远程赶来就诊,就为尽快能入住医院进行手术,有些还得住在宾馆等待床位空出来。
公开报道和资料显示,吴勇已经从医27年,是江西省内完成超声引导下EMS经皮肾镜取石术病例最多的医生;2016年,吴勇所在科室里每个医生为患者做手术平均不到200台,吴勇则做了400多台。
对于吴勇与父亲的关系,林护士长告诉澎湃新闻,吴勇不善表达,但对父亲感情很深,在父亲患病住院期间,他除了完成自己的坐诊,和病人沟通,查房安排和手术之外的空隙都待在父亲的病床前;老父亲十分体谅从医的儿子,来医院之初就告诉儿子不必为自己多操心,专心工作就好。当天下午,吴勇回医院手术室准备手术,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后,便转身投入手术里了。
林护士长回忆,吴勇在平常与同事聊天时表示,他认为救助更多患者的父母,也算是对自己父亲的另一种关爱。
对话
澎湃新闻:4月26日ICU就通知您父亲随时会病危,为什么不请一天假陪护呢?
吴勇:一方面,ICU是隔离的,家人没法在里面陪护,只能通过可视电话看。ICU的同事在尽职尽责地治疗,进了ICU后我在治疗方面能出力的就更少了。我们非常信任同事,如果连他们都没法逆转病情的话,恐怕是无力回天了。另一方面,我们科室的床位是很紧张的,医生有坐诊日,也有手术日,一个礼拜是一个周期,尽快诊疗安排手术,能让更多的病人尽早手术。排得很紧凑,当天我的患者也十分多,挪不开时间去全天陪着。
澎湃新闻:4月27日,ICU通知你父亲病危的时候,他还有意识吗?
吴勇:通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意识了,我从工作的病房赶到病房,也没能见上他最后一面。我父亲在4月17日就入住医院,做过三次抢救,经常心脏骤停和血压下降,抢救回来还能勉强用药物维持,ICU其实已经通知我们病危很多次了。再后来他转入综合ICU,已经插了呼吸管,也不能和我们进行对话。在父亲过世之前,我们没有和他进行过语言交流,在平常我给他打招呼时,他会点点头和眨眨眼。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医生,父亲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