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安徽“巨贪村官”:18年私吞1.5亿,被抓时村民放炮

周健/安徽商报

2017-05-08 14:09

字号
最近,《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持续热播,观众们对剧中反腐倡廉的情节津津乐道。尤其是在前两集中,一名处长在短短4年里贪污受贿2亿多元,这让观众们感到震撼。虽说电视剧的情节大多是虚拟的,但在淮北市烈山村,就曾有过一名“巨贪村官”。据检方起诉,18年里,他将村集体资产通过各种渠道转移、侵吞,变为私有,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曾经远近闻名的富裕村,现在一片萧条。村党委书记,这个职位并不高。刘大伟是如何一手遮天,一步一步“挖空”集体资产的?这名村书记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老百姓对他评价如何?日前,安徽商报记者赶赴淮北市烈山村,起底这名“巨贪村官”。
矿厂里的车子已经生了锈
【“发家”历史】
特会来事的外来女婿

淮北市烈山区烈山村,位于淮北市南郊。村里人告诉安徽商报记者,烈山村西边姓况的多,况姓是一个大家族。而在东边,有许多姓邓的。那位打破村子平静的“巨贪村官”刘大伟,妻子正是姓况。
村里的一些老人告诉记者,刘大伟原本不是烈山村人。他的妻子是本村人,而且在烈山村是一大户,人数众多,在当地颇有威望。和妻子结婚后,刘大伟来到烈山镇生活。当年的那个年轻女婿,可能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会在当地掀起那么大的风浪。
这位外来女婿在老一辈的人印象里,是个特别“会来事”的人。“一开始,他是在俺们村的水泥厂上班,当业务员。因为他能说会道的,能力又强,受到了领导的重视。”老人们说,“后来他一步步往上爬,当上了友谊二矿的矿长。后来又当上了村委委员、村党委副书记、村党委书记。”
煤炭黄金期当上矿长
烈山村友谊二矿,是上世纪80年代烈山村的村办集体煤矿。在国家整顿关停小煤矿之前,像这样的矿厂有很多。在煤炭发展的黄金期,友谊二矿每年产生的纯利润高达几千万元。而在这个黄金期,正是刘大伟当的矿长。
日前,记者也来到了友谊二矿门口。矿厂的大门紧锁着,透过门缝,记者看到厂子里面停着一辆农用车,但早已爬满了锈斑。厂区里荒草丛生,谁曾想到这里曾是村子里的支柱产业。
据了解,刘大伟是1998年当上的友谊二矿矿长。按理来说,当年煤炭利润大,当地老百姓应该过的很富足。而让村民们敢怒不敢言的是,友谊二矿挖的煤是卖出去了,但老百姓没分到任何好处。“刘大伟妻子的家族势力大,他当上矿长后,把矿厂好多岗位都安排自己家人管理,别人根本没法插手。”一名曾经在友谊二矿工作过的村民说,“当年一吨煤能卖一千多,但每次开会的时候,他都说友谊二矿不赚钱,没倒闭就算不错了,并以此为理由不向村集体交钱。”
为了牢牢把握住煤矿这棵“摇钱树”,刘大伟把矿厂几个关键的岗位,都安排了自己人管理,如会计、采购、销售等。每年,刘大伟只给村里上缴很少一部分资金,而剩下的资金怎么处理,可以说全都由他说了算。刘大伟的资金积累,主要就是通过这个友谊二矿。
强硬拆迁获领导重用
“刘大伟个子不高,胖胖的,嗓门特别大,几十米远以外都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村民说,“他把矿装进自己的口袋,我们老百姓满肚子怨恨,但没有人敢说,就是因为他手段硬,谁不听话就治谁,甚至还指使社会人员打人。”
刘大伟从矿长升到村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在两次拆迁过程中的表现“优异”。在上级领导眼中,他能按照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拆迁工作。而在老百姓眼中,却是另一种模样,按照村民们的说法,当年他是“暴力拆迁”。
刘大伟曾经负责过两次拆迁工作,一次是宿丁路拆迁,一个是南湖拆迁。当年,南湖公园的建设开发牵涉到周边的不少村落,烈山村也是其中之一。因为部分村民不满意拆迁补偿条件,拒绝搬迁。村民刘某某当时在南湖边经营一家饭店,当时拆迁的情形,至今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2013年11月20日晚上12点多,3辆挖掘机开到我家门口,没有任何人通知,直接就挖我们家房子。要不是我们跑的快,估计就被砸死了。”刘某某回忆,当晚来了60多人,身穿迷彩服,有的还佩带了盾牌和棍子,“我母亲当年90多岁了,被几个人往外拖,吓得老人当时都走不动路了,后来送去了医院。”
因为手段强硬,不少干部不敢接手的拆迁工作,刘大伟却能用自己的方式完成。正是如此,刘大伟成了上级领导眼中的“能人”,对他继续委以重任。然而,成也拆迁败也拆迁。 2014年,南湖拆迁后不久,安徽省委巡视组进驻淮北。当时一些被暴力拆迁的村民举报刘大伟的问题,引起省委巡视组的重视。
最终,刘大伟被揭发。据检方指控,刘大伟将村集体资产通过各种渠道转移、侵吞,变为私有,涉案金额高达1.5亿元。
【落网经过】
烧毁账本后出逃美国

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涉嫌贪腐的丁义珍副市长为了躲避侦查,出逃美国,从此走上了逃亡之路。而刘大伟和丁义珍一样,在得知自己被举报后,他也闻风而逃,逃往美国。
2014年5月,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进驻淮北。听闻这个消息后,烈山社区数百名群众集体举报刘大伟的贪腐问题。接到举报之后,巡视组将刘大伟涉嫌违法违纪的线索移交淮北市纪委、烈山区纪委立案调查。正是听说自己被调查了,刘大伟出逃美国。在出逃之前,刘大伟为了销毁证据,安排身边的人将村集体和企业的账本全部烧毁。
其实在这之前,刘大伟似乎就已经预知自己会有“出事”的一天。早在2003年,刘大伟和妻子通过法院调解离婚。离婚前后,刘大伟将大部分资产转移到妻子名下,并安排妻子前往海外生活。据检察院侦查,刘大伟家族有房产十几套,包括在南京、上海、美国等地都购置了多套房产。他的儿子、儿媳以及其他亲戚名下,都有多套房产。而蹊跷的是,在刘大伟名下,却一套房子都没有。
村民放炮庆祝其被抓
2014年8月,放不下国内资产的刘大伟偷偷回国,想探一探风声。让他没想到的是,警方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刚下飞机,刘大伟在机场被警方当场抓获。烈山村的几位村民告诉记者:“听说刘大伟被抓了,好多村民自己掏腰包买炮放了庆祝。”“还有村民在村子里拉起横幅,庆祝刘大伟被抓。”
村民们说,在刘大伟当友谊二矿的矿长之前,煤矿干得红红火火,烈山村是附近有名的富裕村。而自从刘大伟掌握了友谊二矿后,眼看着其他几个村发展越来越好,而原本的富裕村变成了贫困村,老百姓一肚子怨言。
【手段揭秘】
行贿借口:同姓有亲近感

记者在烈山村采访时,除了听到村民们回忆刘大伟打人之外,听到最多的就是他和领导的“关系”好。当检察机关开始侦办刘大伟案件时,果然牵连出了一串干部。烈山区原区委副书记陈某某、原常务副区长董某某、烈山镇原党委书记任某某等人都与刘大伟关系密切,存在包庇袒护、收受贿赂的情节。
据检察机关侦查,受刘大伟贿赂最多的是烈山区原区委书记刘某。每逢过年过节,刘大伟就会以看望刘某父亲的名义送钱,前后共行贿38万元。而可笑的是,当被问到为何要给刘某父亲送钱时,刘大伟说是因为他俩都姓刘,第一次见到刘某父亲的时候,就有一种老人和孩子亲近的感觉,所以过节的时候,才会带着现金去看望他。
拉帮结派:自己人占位子
有了上面的“保护伞”,刘大伟干事情的时候似乎就有了底气。同时,他在担任村里职务的时候拉帮结派,在重要的岗位上安排自己的人,烈山村内部的监督实际上完全被架空。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刘大伟孩子的舅妈苗某某。
苗某某对会计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从没做过账,也不知道怎么做账。而刘大伟就是安排了这样一个人,担任村民理财小组成员。在苗某某看来,在理财小组里工作,就是刘大伟通知她要转账的时候,她和其他人一起签个字。
按道理来说,每个村子里都有两委会,村集体资产应由两委会管。而实际情况是,由于家族势力的垄断,村集体资产实际上被刘大伟个人掌握。
私吞资产:四百账户转账
刘大伟在任职期间,成立了多家公司。2006年,刘大伟成立了一家惠尔普建筑陶瓷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由友谊二矿作为主要出资方注册成立的,收益也应该属于村集体。然而在2012年,刘大伟擅自将惠尔普公司中友谊二矿出资额为1490万元的74.5%的股权侵吞,并无偿转让给由他个人实际控制的安徽金和美陶瓷有限公司。
除了侵吞股权,刘大伟还涉嫌挪用惠尔普公司的资金4700万元,注册成立或增资淮北市大伟房地产、绿意农业等多个企业。这些企业有的以他个人名义成立,有的用别人的名字成立,但实际控制人都是刘大伟。十多年来,刘大伟用尽各种方法转移挪用集体资产,并利用自己的亲信,将这些钱在几十家公司间不停地转账,试图模糊外界的视线。检察机关调查发现,刘大伟早已做好各种布局企图逃避查处,用几十家公司、400多个账户之间进行转账。
【法院审理】
犯七宗罪一审获刑二十年

在网上搜索发现,刘大伟之前有不少光环加持,如“全国煤矿优秀矿长”、“安徽省优秀青年企业家”、淮北市“中国好人”等多个头衔,甚至还当上了省人大代表。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日前,淮北市烈山区人民法院对刘大伟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经审理查明,刘大伟利用负责拆迁工作的职务便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伙同他人骗取拆迁补偿款共计317万余元,以及面积800余平方米拆迁安置房中的土地补偿款部分(未遂);在担任友谊二矿矿长期间,为该矿谋取不当利益向烈山区委原副书记陈某某等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59.7万余元;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淮北市惠尔普建筑陶瓷有限公司中友谊二矿出资额为1490万元的74.5%股权侵吞;违反国家规定,使用销售点终端机(POS机),以虚构交易的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支付现金833万余元;挪用淮北市惠尔普建筑陶瓷有限公司资金4700万元进行营利活动;指使他人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
法院判决被告人刘大伟犯贪污罪、单位行贿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非法经营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630万元,没收个人财产500万元。
与此同时,刘大伟其亲属和有关公职人员共计十几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记者从淮北市中院获悉,刘大伟不服一审判决,已提出上诉。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贪腐恶果】
富裕村变成了落后村

在地图上看,烈山区毗邻南湖湿地公园。 2005年,淮北市南湖湿地公园被国家建设部批准命名为国家级湿地公园。按道理来说,这个村庄紧挨着南湖湿地公园,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应该发展得很不错。而记者前往采访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村子是一片破败景象。
烈山村在南湖湿地公园的东侧,沿着大路往东走,拐个弯就到了村子的西边。村子的西头有一条铁路,村民们说,当年村子富裕的时候,每天都有好多趟火车来往运煤,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而如今,铁路旁的指示牌早已锈迹斑斑,一些村民抄近路,直接在铁轨上行走,似乎不再担心有火车经过。
沿着乡村道路往里走,路两边不少房屋已经拆掉了。而没拆掉的房子,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都是老式的砖瓦房。一眼望去,村子里都是一层的平房,很少能看到盖到两层的房屋。
村口,况大妈正在和邻居们闲聊。况大妈有3个子女,现在都在外地打工。 “以前我们每户都有庄稼地,后来因为挖煤塌陷了,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村子里留下的都是老人小孩。”况大妈说,“我们买粮食吃已经有二三十年了,没有地种庄稼,只能买粮食吃。 ”
“别看我们村现在情况差,在几十年前我们村可是非常有钱的,是有名的富裕村。 ”况大妈说,“以前烈山村小孩上学不要钱,甚至村民吃水、用电都不要钱,让周边的几个村都非常眼红。 ”
(原题为《村书记18年内私吞1.5亿元》)
责任编辑:王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村书记巨贪 1.5亿元

相关推荐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