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日记为什么天天写“雪耻”

陈红民

2017-05-10 14:23 来源:浙大蒋研中心

字号
【编者按】2017年是全面抗战爆发80周年。在陈红民教授的策划下,“浙大蒋研中心”公众号(zhedajiangyan)自年初开始,新设一栏目,名叫“走向抗战︱蒋介石日记周周读”,每周推出一篇解读蒋介石日记的文章。这个栏目以音频与文字相结合的形式,逐日解读蒋介石1937年的部分内容(参阅《事略稿本》、《蒋中正先生年谱长编》等史料)。经授权,澎湃新闻转载。本篇转载时略有删节。
蒋介石日记手稿(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天天写“雪耻”?
 
1928年国民革命军进行二次北伐,收复济南后,日本以保护侨民为由出兵占领济南,并杀害大量中国军民,是为济南惨案。
济南惨案对蒋介石影响很大,因蒋是从日本返国复职后进行二次北伐的,在日期间曾与日本某些人达成了协议。蒋对日本出兵实为意外,一度十分失落,想放弃北伐,经与国民党其他国民党军政要人的协商,决定绕开济南北上,避免与日本直接冲突,完成北伐。
蒋介石此举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之举,他内心对日本的仇恨油然而生,不仅将济南惨案视为自己平生的奇耻大辱,而且视为是“国耻”、“军耻”与“民耻”。以后,国民政府也将五月三日定为“国耻日”。
日记中的“雪耻”
世人均知蒋介石自济南惨案之后,日记均以“雪耻”二字开头,终生如此,以示自己卧薪尝胆、报仇雪恨之决心。但蒋日记必写“雪耻”,其实是有个小的过程:
1928年5月3日-8日,蒋的日记中对日军行径充满愤怒,但未出现现“耻”与“雪耻”的字样。5月9日,蒋介石首次在开头写:
“国耻”、“军耻”、“民耻”,今日加重二耻矣,何以雪之?
日记中又写:“如有一毫人心,其能忘此耻辱乎?忘乎何以雪之,在自强而已。”
10日,蒋写:“以后每日看书十页,每日六时起床,纪念国耻。”
12日,蒋写:“耻辱雪乎?”
14日,蒋在日记写:“每日必记灭倭方法一条”。并接着写:“教育、严禁、用贤、任能,是灭倭之道。”
可见,蒋介石最初是想在日记中写“灭倭办法”,强迫自己每日想出一条。
15日,蒋的方式再变,开头写:
“雪耻之道二:教育编制:经理、军械,军医,炮工、理化、航空、宪警、经理、军医、参谋、交通各科学校。”
这时,蒋介石开始把“雪耻”与日常工作结合。5月16日记为“雪耻之道之三”。持续到8月1日,蒋又在日记开头将“雪耻”简化为“雪”,当天记:“雪六九”,至10月24日,蒋记:“雪耻152。人定胜天,立志养气,立品修行。”这里仍有序号,但又从“雪”恢复到“雪耻”。
由于手边的日记有限,不知道蒋是何时去掉“雪耻”之后的序号的。
不仅每日写“雪耻”二字,且在每年5月3日必写励志感慨。
1937年5月3日,时逢济南惨案九周年纪念,蒋介石在本日的日记中感叹:“雪耻,济南耻辱至今已足九年,身受其耻之中正,将何以自解也。”
然而,九年后蒋介石不仅未能雪耻,反而耻上加耻。日本变本加厉地,先是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建立“满洲国”,进一步南下华北,1933年占领热河,并开始谋划分离华北地区,推动所谓“华北自治运动”,企图使河北、山东、绥远等五省脱离国民政府。
与此同时,日本还计划在内蒙古建立一个以德王为首领的傀儡政权。1936年2月,由日本人扶植的伪蒙古军总司令部成立,德王出任总司令,随后改组为伪蒙古军政府,并在7月建立起军队。10月初,关东军决定以李守信、王英麾下的“大汉义军”以及蒙古军进攻绥远,但最终为晋绥军傅作义部击败,是为绥远抗战。
此后,蒋介石和傅作义始终保持对伪蒙古军的警惕。1937年4月后,伪蒙古军李守信部在绥远东部连续增兵,傅作义下令沿边国军各部增强戒备。蒋介石闻讯后,在日记中记下自己对此事的判断:
倭寇进攻绥东之消息,其原因何在?甲、倭故意造谣,摇惑人心,且使绥东部队不能安息, 此或由上月复员令之对象也;乙、试探性质,乘我不备夺取绥东;丙、蒙伪军整顿已妥,移驻绥边,一面威胁绥远,一面清肃其内部;丁、须知倭寇对绥远之野心,终不能停止也。
最终,伪蒙古军未敢进攻绥远,蒋介石在日记中评论:
冀察问题之研究。此次倭伪对察北之增兵,乃为增强其察北防务,而决非为侵略缓远,可知关东军对冀东伪组织或有放弃之意,而其对察北以有外蒙问题,决不能放弃,此早在意料之中也。
傅作义
其实,在军事方面密切关注日本、伪蒙古军政府动态的同时,蒋介石更担心日本在华北的进一步策动,驻守河北的第二十九军宋哲元,系西北军旧部,蒋对其不敢信任。蒋希望通过外交途径,向日本表明严正态度,这在日记中也有连续显示。
5月2日 冀东问题对倭应表明,如欲谈中倭国交,应以冀东问题为讨论之起点,倭对冀东究竟之态度。
5月5日 倭寇急递交涉之对策,今已立于主动地位,非取消冀东伪组织与平等原则之外,不能再谈也。

两天之后,蒋介石又在日记中记下对此问题进一步的思考:
对倭之策略,可否声明政府决守条约与法律义务,亦决不放弃用正当交涉之手段,如友邦能放弃其非法所得之权利,完整中国之行政主权,则其他依法与正式条约所得之权利,亦本依法之手段交涉,决不取非法举动,以免得寸进尺之讥。
蒋介石并非仅是在日记中夸夸其谈,当时孔祥熙正在英国从事外交活动。蒋介石在给孔的电稿中再次提出:“只要日能放弃其无条约所夺取之权利,及其非法行动,如彼能取消冀东察北伪组织与彻底停止走私等事,不妨碍中国在华北行驶主权之完整,勿使华北特殊化,则其他一切,我政府必经合法手续与正当外交途径进行,绝不有非分之要求。”蒋介石将华北问题看做是中日关系的出发点,以此向日方表明中方决不放弃华北的理念与决心。
华北是抗日的最前线,蒋要预防日本制造“冀察独立”,还有一手就是要加紧国内的统一进程,尤其是对地方实力派,他要“消除各省军阀与杂军之野心,使之诚心服从之方略”。如此,日本则无隙可钻。

【说明】
1、虽经核对,恐仍有辨识原文与标点等方面错误,引用务必核对原文。
2、有些蒋介石因立场所致而出现的错误文字,保存史料原貌。敬请读者鉴别。
责任编辑:饶佳荣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蒋介石日记,民国史,中日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