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仁肾宝一年销售8亿片:单片成本不到两毛,广告费超6亿

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远

2017-05-11 08: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片成本不足两毛钱,这是江西汇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汇仁药业”)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其知名产品汇仁肾宝片的成本,而其市场售价则在2.55元/片左右。在5月5日证监会披露的首发企业基本情况表中,汇仁药业处于已反馈状态。
澎湃新闻记者分析汇仁药业招股说明书发现,汇仁肾宝(包括汇仁肾宝片和汇仁肾宝合剂)几乎是这家公司的“命根子”,左右公司的生死。招股说明书显示,汇仁肾宝片的销售额已经占据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近九成的比例。
对于汇仁肾宝片的走红,汇仁药业的广告投入功不可没,仅2015年的广告投入就高达6.66亿元。这几乎是当年净利润的两倍。对于电视观众来说,“感觉身体被掏空,想把肾透支的补起来”、“他好我也好””的广告语已是家喻户晓。
不过,汇仁药业在药品质量管控上的短板也值得担忧。在2013年至2016年间,汇仁药业生产的包括龟甲胶、鹿角胶、阿胶当归合剂、银杏叶片、牛黄解毒片在内的多个药品出现质量问题,被监管部门认定为“劣药”而屡屡遭到处罚。
售价两块多,一片成本不足两毛钱
汇仁肾宝片单片成本不足0.2元/片,而市场售价则是2.55元/片。
招股说明书显示,汇仁药业近几年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的势头。2013年至2016年1—6月,汇仁药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是4.52亿、9.03亿、14.82亿和7.58亿元。
这其中,公司“明星产品”汇仁肾宝贡献了绝大部分的业绩。招股说明书显示,2013年度,汇仁肾宝的销售收入仅9648.58万元,占比仅21.33%,而2014年,汇仁肾宝的销售收入一跃增长至6.19亿元,占整个公司销售收入的比例也增加至68.49%。到了2015年,汇仁肾宝贡献的营收高达12.76亿,占据了公司总营收的86.12%。
在天猫汇仁药业官方专卖店,一瓶126片的汇仁肾宝片正常售价在322元,平均下来每片的价格在2.55元左右。
而根据汇仁药业披露的数据显示,2013年-2016年1-6月,汇仁肾宝片的平均单位成本分别是0.2元/片、0.18元/片、0.17元/片、0.18元/片。也就是说每片售价2.55元的汇仁肾宝片,每片的成本不足2毛钱。
汇仁药业2013年至2016年1-6月间汇仁肾宝片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是1.06元、1.37元、1.44元和1.3元。
毛利率惊人。汇仁肾宝片的毛利率由2013 年度的81.24%增至 2015年度的88.33% 。
一年广告费是净利润的两倍
汇仁药业销售费用的七成之多是广告与业务宣传费
如今, “感觉身体被掏空,想把肾透支的补起来”、“他好我也好””的广告语已是众人皆知。这也得益于汇仁药业针对汇仁肾宝片在广告投放上的“狂轰滥炸”。
招股说明书显示,汇仁肾宝片可谓是拿着真金白银砸出来的产品。数据显示,2013至2015年度及2016年1-6 月,汇仁药业的广告与业务宣传费分别为 3865.82 万元、3.07亿元、6.66亿元、3.32亿元。
上述广告费用几乎占到了公司销售费用的七成之多。而在上述时间内,汇仁药业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分别是8000万元、1.69亿元、3.43亿元和7777万元。不难看出,在2014年、2015年,汇仁药业的广告费用几乎是当年净利润的两倍。而2016年1-6月份的数据显示,汇仁药业支出的广告费已是净利润的4.3倍。
广告的狂轰乱炸带来的品牌效应也非常明显。数据显示,2013年,广告费只有3865万元,对应的汇仁肾宝片的销售4701万片,2014年,广告费提高到 了3.07亿元,而汇仁肾宝片的销量翻了近十倍,销量达到4 亿片,2015年汇仁肾宝片的销量是8.75亿片,对应的广告费是6.66亿元,2016-1-6月份,汇仁肾宝片的销售量是5.06亿片,而对应的广告费是3.32亿元。
除了销量的大幅度增长外, 随着顾客认可度以及品牌忠诚度的提高,汇仁肾宝片的价格也在逐年提高,这也是汇仁肾宝片毛利率以及业绩不断提高的主要原因。
陈氏家族几乎持有全部股份
汇仁肾宝片的销量连年增加,市场供不应求。
招股说明书显示,汇仁药业公司控股股东为贝威思投资,成立于2008年1月3日,本次发行前直接持有汇仁药业 2.72亿股,占公司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 60.51%。
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陈年代,直接持有汇仁药业 5.56%股份,通过贝威思投资间接控制发行人 60.51%的股份,通过舒普仁贸易中心间接控制发行人 22.22%的股份,其合计控制发行人88.29%股份。
除了陈年代持有汇仁药业近九成股份外,陈年代的家族成员几乎持有余下不多的股份。其中,陈年代的三个妹妹陈苏兰、陈芬兰、陈菁兰分别持有1215万股、1215万股和429万股,占比分别是2.7%、2.7%和0.95%。
陈年代之子陈鑫与陈年代通过舒普仁贸易中心间接持有汇仁药业22.22%的股份,陈年代之弟陈克峰分别通过海睿博硕和美诗格贸易中心间接持有汇仁药业3.6%的股份,此外,陈克峰与陈菁兰还通过佳普赢贸易中心间接持有汇仁药业1.75%的股份。
其中,陈克峰与陈鑫还是汇仁药业的董事,陈鑫还兼任陈年代的助理。
公开披露显示,陈鑫生于1987年,现年30岁,硕士研究生学历。2013年11月至2014年11月担任海通证券投资银行部项目经理;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担任友医健康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6年4月至2016年6月担任汇仁有限董事,2016年6月至今担任发行人董事兼总经理助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汇仁药业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正是陈鑫曾任职项目经理的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
质量管控风险短板
报告期内,汇仁药业受到的最大一笔处罚。
与汇仁肾宝卖的热火朝天相比,汇仁药业其他化学药以及中成药的营收贡献几乎可以忽略。虽然其他药品销量较少,反而屡屡出现质量问题,并遭到监管部门的处罚。这也暴露出汇仁药业在产品质量控制方面存在较大问题。
汇仁药业最近一次遭到行政处罚是在2016 年 11 月,公开披露称,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补充检验标准的“银杏叶片”, 违反了《药品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江西省食药监局依据《药品管理办法》相关规定,没收库存的不合格“银杏叶片”2883 盒,没收违法所得 18.97 万元,并处以罚款 9.85 万元,罚没款项合计 28.82 万元 。
这也是汇仁医药受到的最大的一笔处罚。2014 年 8 月 18 日,汇仁有限生产的批号为 1405063、规格为 10mg/片的多潘立酮分散片,由广西平南县药监局检验,检出[检查]类“溶出度”项不符合规定。2016 年 5 月,南昌市食药监局决定没收汇仁有限销售违法所得2.07 万元,并处生产销售劣药货价值金额一倍的罚款 2.07 万元,罚没款合 计 4.14 万元。
在2015年间,汇仁药业更是接连三次遭到当地食药监部门的处罚。处罚分别是因为公司生产的牛黄解毒片“重量差异” 项不符合规定、违法经营劣药鹿角胶龟甲胶、以及生产不合格的阿胶当归合剂等原因。
从此次汇仁药业的披露情况看,2013年-2016年,汇仁药业因为产品质量问题共计八次遭到当地市药监部门的处罚,平均算下来,一年就要被罚两次。
除此之外,在2017年1月11日,汇仁药业还曾被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爆出,其在中药饮片等制作过程中存在一般缺陷项目13项,并责令整改。
幸运的是,公司的“明星产品”汇仁肾宝片尚未发生质量问题。
“随着产量进一步扩大,质量控制问题仍然是公司未来重点关注的问题,由于发行人产品关系到使用者的健康与安全,如果发生质量事故将导致公司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并引起产品撤市或召回等情况,将对公司信誉造成损害,并对公司业 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汇仁药业在招股说明书中提示到。
招股书显示,汇仁药业预计募集资金19.83亿元,其中9.86亿元将用于中成药生产线及仓储建设项目,4.46亿元用于品牌营销及渠道网络建设项目,4亿元用于医药研发项目,1.5亿元用于信息化建设技改项目。据悉,目前在A股市场上有64家中药企业,但仅以一款补肾产品支撑一家企业尚未有先例。若汇仁药业成功上市,那么它将有望成为“补肾第一股”。
责任编辑:李继远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