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全运会里的业余冠军:跑了20年,终于有人和我一起哭

梁璇/中国青年报

2017-05-15 12:50

字号
冲过终点后,唐辉下意识地甩开了志愿者准备搀扶她的手,“我就想找个角落跪着哭一会儿,怕他们拉住我,我忍不住当着很多人大哭,很难看,本来人又瘦。”
但她没忍住,眼泪和着汗水啪嗒啪嗒掉成了镜头里喜极而泣的画面,连同她“会让志愿者尴尬但发自本能”的那个动作,被2小时55分51秒夺得全运会首枚群众组女子金牌的成绩,鲜活地载入了中国体育的史册。
上个月,第十三届全运会马拉松赛暨2017年天津(武清)国际马拉松赛开跑,终点那条线,对4096名“群众组”的业余跑者甚至中国更广大的体育爱好者而言,全运会的金牌首次对他们开放。
终点那条蓝色的绸带,像是把时空撕开了一道口子,撞破它,也就撞进了历史。从事赛事运营的运艳桥和小学体育老师唐辉,先后闯了进去。
运艳桥挂着轻松的笑容跑到终点。本文图片均来自 东方IC
他们是群众的“缩影”
唐辉还在尽量设法弱化高温带来的不适,运艳桥已挂着轻松的笑容跑到终点,他看见自己出现在终点旁的巨型屏幕上,也听见观众在呼喊他的名字,广播里主持人高分贝地吼着:“2小时32分45秒,运艳桥成为全运会58年历史上第一枚群众金牌获得者。”
人群沸腾,运艳桥觉得自己像他们的缩影,“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专业运动员一样专心训练,还有工作和生活需要平衡,我能做到,大家也能做到。”
今年年初,运艳桥刚在公认的世界顶级越野跑赛事之一Vibram香港100中夺冠,成为港百两次加冕的第一人,但要求速度的马拉松非他所长。
“毕竟是全运会史上第一块金牌,大众跑友对此都很慎重,这次比赛几乎国内民间高手都来了,竞争挺激烈的。”他在赛前定了目标,“跑进前六”。
赛时30多摄氏度的高温间接“帮”了运艳桥,相对高于40摄氏度的沙漠赛经历,这样的天气于他“不算特别恶劣”。
但对唐辉而言,高温似乎是唯一的对手,“心肝脾肺肾全滚锅了”,汗水浸透后,她身上结出“像沙子一样”薄薄的盐。
为了防止意志力随水分一起流失,唐辉开始用回忆给自己“灌鸡汤”,她想起从淄博出发时,一个跑友对她说了电影《星球大战》的台词:“原力与你同在”。
对唐辉而言,这种电影里的“神秘力量”在自己的长跑经历中十分具象。
尽管,接触马拉松后的第二年就在烟台国际马拉松比赛获得冠军,让她在业余跑圈中有了知名度,但一个女人形单影只地四处参赛,仍存在不少困难。
加上“业余跑者拿好成绩不容易”,唐辉得到了很多跑友的帮助,从提供装备到分享经验,从技术指导到搬运行李,“原力”积少成多,让她站在武清的赛道上感觉“不再是比赛兼观光的个人经历,我代表的是身边的业余跑者。”
从回到淄博第二天开始,被表彰、参加分享会、为跑友答疑,“基本没停下”,唐辉反复感受着这枚金牌的与众不同。
一次收快递,快递员看着瘦高的唐辉问:“你是全运会冠军吗?名字和报纸上的一样。”
唐辉坦言,“以前我们觉得全运会和自己关系不大,很少关注,但这次的马拉松,我身边的朋友、学生都在看,很多人都跟我一起哭了。”
获群众组女子冠军的唐辉(中)领奖。
在奔跑中体味执著
为及时见证唐辉夺冠,她的爱人连夜赶到天津,拼命挤到前排,手中挥舞的军官证透露了两人聚少离多的日子。
“军嫂”的身份让跑步于她“身不由己又不肯放弃”,“我对象常年不在家,家里琐事、照顾孩子都要我自己解决,只能在夹缝中找时间训练。”
每天早晨5点左右,连接淄博周村区与张店区的马路上,唐辉会穿着跑鞋准时出现在那里,这条来回18公里的“跑道”,她断断续续跑了将近20年,只是当锻炼的习惯升级为参赛前的训练时,她很难再有多余的时间。
每天上午7点50分到校前,唐辉要完成训练、备课、送孩子上幼儿园,还有为提升成绩周跑量200公里的目标。
“现在勉强凑100公里吧,很多还是垃圾跑量,没用。”唐辉觉得自己在吃过去因喜欢跑步而攒下的“老本儿”。
“坚持总能动人。”不听劝的唐辉成了早起的人们神秘的“谈资”。
环卫工人或农民工偶尔来搭话,“你身材真好,真健康。”早起卖菜的小贩向顾客打听,“你们学校有个又瘦又高特爱跑步的姑娘吗?”出租车司机看到她觉得眼熟,“你是不是早上跑步那人?”
夸赞声逐渐代替了质疑,加上在正式马拉松比赛中屡创佳绩,妈妈也懂了唐辉跑步的执念,即便成绩不佳,也会安慰她:“你还是佼佼者,我们很自豪,只是千万别跑猛了伤了身体。”
运艳桥同样把闹钟调到了5点,尤其刮风下雪的冬天,“大家还没醒,我已经训练完了,这段时间是我赚到的。”
从高中时爱上跑步,至今能阻止他一天两练的只有到达200以上的PH值,“一个月得完成700多公里”。
在跑步面前,运艳桥省去了很多作决定时的纠结,其中一个就是该不该在国企继续待下去。
2011年,毕业生运艳桥通过参赛报名的变化观察到跑步市场“有动静”,“从没人报名到几天就满额了”,一开始他认定报名的火爆是公关公司造势,但渐渐发现,马拉松参赛名额已经一票难求。
在国企“倒班”的经历让运艳桥“生物钟全乱了”,2012年,他放弃了“不利于健康的铁饭碗”,瞒着父母独自坐上了从山东到北京的火车,他记得当时是春天,正如他想推广的路跑及越野赛事一样。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里跑步的人让他看到希望,“2008年在这儿还能肆意奔跑,现在根本没法儿全速跑,哪儿都是跑步的人。”
运艳桥(中)领奖。
跑步不是生活的全部
在参赛前,为慎重起见,运艳桥近一个月不敢吃肉,感冒了也不敢随便吃药,“害怕药里有违禁成分。”
这是他感觉离“专业”两个字最近的一次,毕竟,在他的选择标准里,一条充满辉煌、能站上各种领奖台却只能拼10年的路,和一条没有任何比赛、不求成绩却能跑到80岁的路,“我一定选后者。”
全运会前,唐辉也面临了这样的选择,某省队邀请她参加专业组女子团体赛,但她最终婉拒,“我可以把跑步当作终身运动,生命中绝不可以缺少的部分,但我不想让它成为生活的全部,一旦急功近利,心态可能就不一样了,我未必能再享受跑步的乐趣。”
但她并不拒绝以业余跑者的身份登上更大的赛场,今年年初,中国田协宣布将为大众跑者敞开通向世锦赛及东京奥运会的大门,按往年的奥运会选拔的成绩标准提出男子2小时19分、女子2小时45分这个成绩门槛。
拿到冠军后,唐辉有了新的目标,“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我还算年轻的时候,不妨继续挑战。”
想起冲过终点泪崩的一刻,唐辉笑着说:“比结婚还激动。”

更多专业跑步健身内容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号:sijiabenpao或搜索公众号:私家奔跑。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运会,马拉松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