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让医生成为论文的主人

白剑峰/人民日报

2017-05-19 07:46

字号
医生评价制度不合理,不能成为论文造假的理由。医学论文造假比制造假冒伪劣商品更可怕,后者只是图财,前者可能害命
医生有两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医匠”,第二个境界是“医帅”。科研是一名医生从“医匠”迈向“医帅”的基石
最近,知名学术出版商施普格林·自然旗下杂志《肿瘤生物学》撤销107篇中国作者的文章,称这些文章涉嫌伪造同行评审。此事沸沸扬扬,令中国医生颜面尽失。
如此大规模的论文造假,凸显了我国医生评价制度的缺陷。虽然医院声称对医生的考核是临床与科研并重,但实际上演变成“唯论文”,只问发表与否,不问质量如何。一名医生要想晋升职称,如果拿不出几篇像样的国际期刊论文,连参评的资格都没有。有的医生临床水平很高,但由于论文数量不足,头发熬白了还是个主治医师;而有的医生既不会看病也不会手术,却凭大量的论文获得各种头衔。难怪有人说:“做1000台手术,不如发一篇SCI(科学引文索引)论文。”在畸形的评价体系中,很多医生被逼无奈,走上了论文造假的邪路。
但是,医生评价制度不合理,不能成为论文造假的理由。一名医生为了评职称,写不出论文就去造假,如同饿了就去偷面包、没钱就去抢银行,被警察抓住了还觉得委屈。其实,医学论文造假比制造假冒伪劣商品更可怕,后者只是图财,前者可能害命。因为医学研究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一旦形成论文,其数据和结论就会被广泛引用。如果医生写论文的动机不纯,弄虚造假,不仅败坏学风,而且误人性命。
还有人认为,医生只要会看病就行,不应该搞科研,也不应该写论文。这种观点也值得商榷。试想,假如医生都不写论文,评职称也不看论文,自然人人轻松,皆大欢喜,但医学能进步吗?事实上,临床和科研并不矛盾,彼此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如果说临床是摘葡萄,科研就是酿葡萄酒,后者是前者的提炼和升华。中国的疑难病例很多,医生练手的机会也不少,但为什么诊疗水平比不上欧美?根源就在于临床与科研脱节。事实上,临床与科研的本质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寻求最好的诊治方案。离开科研的支撑,临床只能在低水平上重复。
医生有两个境界:第一个境界是“医匠”,这样的人有一定的临床经验积累,会看病能手术,但永远在做简单的重复劳动;第二个境界是“医帅”,这样的人兼具临床和科研能力,可以在病例积累中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并用创新思维和方法解决问题,因而成为医学创新的引领者。做好一台手术,只能救治一个病人;做好一项科研,却可以带领一群医生进步。因此,科研是一名医生从“医匠”迈向“医帅”的基石,科研能力决定医生的境界。一名好医生,首先必须会看病,其次还要搞科研。既能看病又能搞科研,才是医生中的“战斗机”。会看病是基本要求,搞科研是更高要求,二者缺一不可。一个国家既需要专心看病的“医匠”,更需要具有科研创新能力的“医帅”!这正如一名好厨师,会做菜是基本要求,会写菜谱是更高要求。如果既会做菜又能写菜谱,那肯定是令人膜拜的“厨神”。
当然,医生搞科研,必须以临床为中心,立足临床而不能脱离临床。凡是对临床有用的,就去研究;凡是对临床无用的,就不去研究。医生搞科研、写论文,一定要出于对科学的探索、对临床的热爱,其目的是让更多病人受益,而非为自己捞取名利。如果写论文的动机不纯,怀着一颗功利心去做人命关天的事,怎么可能结出“善果”?
国际医学期刊论文撤稿事件,揭开了中国医生学术造假的冰山一角,暴露了中国医生评价制度的弊端。为了避免类似事件重演,有关部门必须纠正“以论文论英雄”的导向,改革医生评价制度,降低论文在职称晋升中的比重。同时,建立论文造假惩罚机制,让学术不端者付出应有代价。惟其如此,医生才能成为论文的主人,而非论文的奴隶。(原题为《让医生成为论文的主人》)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论文,医生,评价制度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