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剪发副教授当年叛逆弃读高中,如今成为别人眼中的传奇

慢新闻-重庆晚报/路易、任君

2017-05-20 12:08

字号
这个小妹看起来一点不像专家。本文图片均来自 重庆晚报 图
说起美发师,你会先想到什么?
朋友圈小调查,答案有洗剪吹、杀马特、发色堪比金刚鹦鹉花哨的洗发小弟小妹,好不容易有人答出个时尚业,还是像雾像雨又像风,看不懂那种。完全没人把这个词与24岁小妹、副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连在一起。
这还是在聂凤登上中央电视台《中国大能手·匠心筑梦》晚会,再度引发媒体新一轮报道热潮之后,好些新闻圈内人的答案。还有人质疑剪发妹与副教授的合体,“假新闻吧?” 
指导选手进行练习
还真不是假的。5月18日下午,我们在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见到这位江湖传闻中剪发剪成副教授的妹妹,24岁未满,副高职称、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爽朗、大方、假小子似的,完全颠覆了常人印象中对于高职称人士的认知。
“非主流”造型,专家像个学生妹
世界美发设计大赛冠军,会将自己设计成什么样?
跟同龄人没什么两样。老派点的人看来,顶着一头棕黄色短发的聂凤造型有点非主流,看上去就是街头那些时髦年轻女孩的一员,平底鞋,哈伦裤。乍一看,绝对不会把这个形象与专家、教授划等号。说是学生娃,也毫不违和。不过,坐立行走间,腰背挺得笔直,看得出,仪态方面经过专业训练。 
“这个造型还过得去,认真收拾过的,”聂凤的老师何先泽私底下点评,之前聂凤的发型一直很随意,跟小子似的,她的发型,很多时候,就是学生拿来练手的,整成啥样都可以。有时候,甚至会顶着一头紫色头发上街,接受路人围观。
除了担任学校美发与形象设计专业的实习指导老师,聂凤如今担任了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美发项目中国国家队教练。每天的生活,就像上紧发条的钟。
每天早上7:00,与集训选手一道体能训练,跑步2000米,跳绳500个,外加拉伸运动。剪发不仅是技术活,每天一站就是10多个小时,得跟运动员似的,拼体力。
指导选手进行练习
白天,指导选手进行模块练习,就是在用羊毛、人发混编的头模上进行修剪、染色等操作,一会是女士商业日妆发型,一会又得切换成晚宴设计、新娘长发造型,彩色喷雾、啫哩、亮片、摩斯,一样都不能少;女士发型做完了,还得继续在男头模上进行烫发与胡须设计……没看错,设计胡须也是美发师必备技能,这行业,不是简单洗剪吹可以概括的。
修剪胡须是必修课
晚饭后,总结白天修剪的头模,还要进行英语培训,完全是国家运动队冲击奥运会的架势。实际上,他们要冲击的就是今年10月,在阿布扎比举行的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号称技能界的奥运会。
这个比赛,聂凤从第41届到第43届共参加了3次,最后一次,她获得了美发项目金牌。
非典型“别人家的娃”,当不成学霸当赛霸
24岁,你在忙什么?
为论文、学分焦头烂额?跳槽换工作?稍微重了个三五斤忙着减肥?还是听老妈念叨“从前隔壁的张三当上公务员,李四又留洋考取博士……”之类的八卦?
每天都要培训
如今的聂凤,绝对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娃”,足以成为任何老妈口中的励志典范。
24岁未满,副高职称,在市级、国家级、国际级技能大赛中获奖10余次,包括市级冠军1个、国家冠军1个、国际冠军2个,业内有“赛霸”之称;这还不算,她还获得过“重庆五一劳动奖章”、“十大巴渝工匠”、“全国技术能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等9个市级、国家级荣誉称号。到过法国、意大利、新西兰、巴西、韩国等10多个国家参赛交流。接下来,还要到澳大利亚留学半年,到北岸职业技术学院跟全世界最牛的发型师多娜学习,公派的……人生简直开了外挂。
不过,聂凤一点不像家长口中以学霸为主的“别人家的娃”那般让人喜欢不起来。她的少年时代跟大多数人一样,也是听着那些完全不接地气的“别人家的娃”的传奇,长大的。
聂凤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家住渝中区,学生时代,没当过学霸,也不是学渣,父母为她请过家教,但成绩一直在中游徘徊。
跟那时很多同龄小姑娘一样,聂凤喜欢看些诸如《美丽俏佳人》之类的时尚造型节目,然后,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臭美一番。
初中毕业,她正式向父母表态,不读高中了,想学美发。
父母不出所料投了反对票。他们对美发的印象还停留在洗头小妹这个阶段,觉得这个工作不那么靠谱。女娃娃,还是找个稳定职业合适些。
在父母的反对声中,聂凤开始了自己的美发生涯。最初的确是从洗头妹开始的,当时只是想跟着学点手艺,完全没想到,会有今天。
聂凤脾气有点拧,父母越是反对,她越想做出点样子给他们看。年少轻狂时,甚至决定不要家里的经济支持,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一时半会没挣到钱,天冷了,她就把T恤一层层往身上套,大T恤套小T恤,顶多外面再加个外套,以至于她的入门导师何先泽第一眼看到她时,还以为是个男孩。那时,想学美发的她压根没工夫打理自己,留了个近似板寸的发型。
何先泽是当时重庆美发行业的领军人物,在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任教,也是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为拜名师,聂凤重回校园,进入五一技校学习,成为何先泽的弟子。
入门才晓得,美发完全不止是顶上技艺那么简单,剪发知识、发型设计、素描、美学、皮肤护理、甚至服装设计、形体梳理……都得学。
美发师的工具
非常规苦训, 6年剪3000个头模
没有什么事是轻而易举的。就剪发这项掺杂审美与设计,还有超高体能要求的技术活儿来说,最根本的一点,不过是锤炼。
在何先泽眼里,聂凤并不是同期学生中资质最好的,但她懂事早、肯吃苦,15岁那会,就与同龄孩子不一样。
学艺初期,拿发模练手。长发先盘,然后不停剪短,变换各种造型,最终建成板寸,剃成光头。根据何先泽的估算,那时聂凤每月剪的刀数,相当于一个执业美发师每天剪10个脑壳,整整一年的工作量。
剪发过程中得不断屈膝,甚至跪地,腰酸背痛、走路困难是常见的,岁数大点的,一个月下来,手都是肿的,抬不起来。
采访当天,聂凤习惯性地不停搓揉右手,老毛病腱鞘炎发作,剪刀挥舞太多的后遗症。
过了这关,还得面临各种诱惑。初出茅庐,手艺又不错的新人,很受市场青睐,挖角跳槽就成了家常便饭。好些耐不住清苦的,不等出师,就跑出去挣钱了。
坚持下来的如聂凤,这些年,备战技能奥运会期间,每天早上7点起床训练,晚上10点才结束,加上春节假期在内,全年休假时间不超过10天。剪了至少3000多个头模,光是头模的花费就有100多万。
业余时间还得看书,美学、摄影、构图什么都看,因为那些色彩和线条对发型设计很有帮助。她的外语现在日常交流无碍,而且还在学习心理学。
比赛是自由发挥
工作之余,聂凤还要接地气,在师傅何先泽的工作室接受预约,剪个头收费200多元。因为比赛造型和日常造型是不同的。比赛是美发师自由发挥,色彩造型更舞台化,想象空间更大。而日常发型,得以顾客为中心,要让发型衬托人的形象气质,而不是喧宾夺主,只见发型不见人。
除了时间不够用,其他,聂凤倒是无牵无挂无烦恼。不过,她那思想传统的师傅有点着急,24岁了,该找个男朋友了哦。不过,时间呢?
男朋友暂时空缺,不过标准还是有:文静,书读得多的。
(原标题:剪发剪成副教授的重庆小妹,当年叛逆弃读高中,如今成为别人眼中的传奇)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重庆 剪发 副教授 叛逆

继续阅读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