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调查职业“黑粉”:平台和“喷法”有不同标价,按日结钱

孔令晗、张聪/北京青年报

2017-05-21 06:37

字号
北京青年报5月21日报道,近年来,随着网红文化的不断发展,黑粉这一群体也越来越被大家所熟悉,甚至还出现了专门以此盈利的团队。这些人被称为职业黑粉,也被普通粉丝简称为黑子或职黑。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职业黑粉头会拉一些下线,接单后先由粉头编好文案,再通过微信群分发到各个下线手中,双方根据工作量按日结算工资。
粉丝与黑粉的网上较量
“目标是某平台的主播,下载该平台软件,然后进这个号,骂了的截图给我看。”今年4月,一群人受命去辱骂某网络主播,但受到攻击的主播或许还不知道,攻击自己的并不是普通的观众,而是以收钱骂人为生的职业黑粉。
熟悉网络的人,对黑粉都不会太陌生。虽然被外界统称为黑粉,但在粉丝界,对自己的对手有着更加细致的划分。
2014年2月末加入某当红男星粉丝群的团团(化名)介绍说,在粉丝之间,一般把黑粉分为路人黑、跟风黑和职业黑几种。其中路人黑和跟风黑都有可能是普通观众,而职业黑则是指被有偿雇佣的专业黑粉。相比前者,职业黑也是粉丝们“作战”的主要敌人。针对这些对手,团团所在的粉丝团组织了专门的“反黑组”,一旦发现有人造谣自己偶像的“黑料”就直接举报。由于各个社交网站都有关于用户不当言论的投诉机制,每次有粉丝举报说发现黑粉后,粉丝团就会组织粉丝频繁举报该用户,直到对方言论被删除或者彻底禁言。目前,粉丝基数较大的明星粉丝团几乎都设立了专门的“反黑组”、“挂黑站”,安排有经验的粉丝带领大家与职业黑粉展开“斗争”。
专门QQ群直接发活接单
虽然已经与职业黑粉进行了多年较量,但团团自己也说不清这些职业黑粉的来源,只能大致猜测称:“他只要是黑了,肯定就有自己的正主,为了自己的目的去诋毁另一个人。”
事实上,虽然每每有明星曝出负面消息时,都会有粉丝认为是“职黑带节奏”,但却很少有人真的找到黑粉职业化的确凿证据。最近北京青年报记者加入了一个以黑某直播平台主播为主的QQ群,发现职业黑粉的江湖有其不为人知的规则。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该群的管理员曾于4月发布公告称:“9:00-10:00开始喷,客户要求不让对面看出来是故意喷他的,喷完老大就开始分钱,来的向我报到。”在之后的公告中,群主展示了任务完成后大家在微信群内领红包的聊天截图,按照图片显示,每人获得了4元。根据公告内容,完成任务的群成员需要向管理员发送自己在直播平台攻击该主播的截图,凭截图可获得当前任务的工资。
5月11日下午,一位群成员在QQ群中发布消息说,晚上8点左右会有一次“单”,要求大家用手机下载某直播软件,然后去黑主播。至于具体怎样黑主播,他介绍:“人家叫你怎么喷你就怎么喷”。
当天晚上9点50分,该成员在群内发布了一个直播链接,随后发出了“开始攻击”的消息。但群内少有人响应,北青报记者私聊该成员后,他表示群里人太少,今晚先不黑了。
北青报记者随后向群中的一名等级较高的成员询问,为什么11日当天晚上没有参与黑主播的任务。对方回答说:“没去,那些都是洒洒水的。”北青报记者询问如何才能接到大单时,她表示“你在群里多混,还很嫩了,和群主混熟。”
北青报记者在群公告中看到,群主最新发布了“群主正式开始收徒”的公告。据了解,该QQ群的群主将通过召集并培养一批忠实可信任的“徒弟”拿钱干活,平时大家在QQ平台上进行“业务”交流,分钱时再转移到微信。
50人“黑”网络主播给200元
如今,职业黑人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在这条产业链上,既有负责拿钱喷人的黑子们,也有负责联系黑子、给他们发单的“群主”,以及位于链条最开始一端的需求方客户。
北青报记者询问一位新入群的客户,为什么要花钱专门去黑一个直播主播时,他介绍称,是因为被这名主播骗去了4000元广告费,“说要帮我做直播,结果收了钱就不回复了。”一时怨气难消,他才到群里找人去骂该主播。
类似的个人恩怨是这些“低端”职业黑粉客户的主要来源之一。而针对知名娱乐明星的职业黑粉,则更多是出于对利益的考虑。据粉丝们分析,愿意花钱为自己偶像买黑粉的除了竞争对手,可能还有偶像所在的经纪公司。毕竟被黑有时候也能造成话题,增加曝光量。
为了查清楚请职黑究竟需要花费多少钱才能达到喷人的目的,北青报记者以另外一个QQ号加入了该群,并以有一个直播竞争对手想黑一黑他为由向该群的群主了解价格。群主表示,平台、喷法不同价格不同,在一些不是非常很热门的直播平台上,骂到主播下台价格为200元,大概会有50人去喷主播,直到骂到主播下台。如果决定下单,需要先交50元的押金,押金交上后他才能开始招人。而在一些热门网站上,价格就会相对较高。北青报记者提出会不会被主播发现是有人故意骂他时,群主回答说:“他(主播)看不出来,就单独地骂他,给他找事。”
职业黑粉按照工作量日结钱
如今,购买各大社交平台上的水军已经不是秘密,甚至在电商平台上就可以直接购买。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购买微博的粉丝数、转发数乃至上头条上热搜算是水军领域最热门的消息。而各商家提供的点赞、转发、评论等服务,也因粉丝质量的不同而收费不等。据某“微博推广”商家介绍,使用有头像、资料、名字、粉丝的账号进行评论,5毛钱一条,会邀请专业写手围绕客户的主题来写最少10条原创评论;使用达人账号,评论30条以上,并且进行转发,8毛钱一条,达人评论自带粉丝几十到几百;真人账号评论2元一条,起步5条。
但与职业黑粉不同,这些商家提供的水军只能根据微博的内容进行评论,“评论一般都是夸奖的,好文章,转发,加油等等”。当北青报记者明确说明就想要负面评论时,卖家回复称“负面的评论不敢保证,有的怕会被屏蔽。”据商家介绍,他做的这种算水军,平时做负面评论的比较少。
另一个卖家则表示,负面评论那种要直接支付宝付款,不能通过购物网站进行交易。而且,职业黑粉的价格会高于普通水军,评论7毛一条,转发7元100条,点赞5元100个。买家可以将负面评价内容的大致方向先发给卖家,卖家会安排人员去写具体的文字内容,再通过后台进行评价操作。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一旦业务达到一定数量,一些职业黑粉头就会开始拉一些下线,往往以在校学生为主。先由粉头编好文案,再通过微信群分发到各个下线手中,双方根据工作量按日结算工资。但据该卖家证实,这种发展下线式的人工转发评论已经完全可以由后台技术代替。
法律人士:损害他人名誉应担责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介绍说,网上黑粉散布他人的不利的行为,涉及损害他人的名誉,轻则侵犯公民或法人等的个体权利,重则危害社会管理秩序,参与者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据韩律师介绍,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尚不构成犯罪的,要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等规定给予拘留、罚款等行政处罚。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职业黑粉诽谤他人的行为,可能被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行为较为严重还有可能触犯刑法,构成诽谤罪。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的规定,捏造虚假信息,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行为人可能被判处三年之下有期徒刑。
另外,从民事责任角度,散布谣言侵犯了公民个人的名誉权或者侵犯了法人的商誉的,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行为人要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及赔偿损失的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规定,雇佣、组织、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发布、转发网络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权益,被侵权人可请求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
韩律师表示,散播谣言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即使是在以网络为平台的新传播媒介上,发表言论所需承担的法律责任同现实生活中也是一致的。
(原题为《起底职业“黑粉”江湖》)
责任编辑:苏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黑粉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