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巨浪席卷大英博物馆,葛饰北斋最后30年创造的永恒图像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2017-05-22 1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大英博物馆“葛饰北斋:巨浪之上”展览预告视频。 视频来源 大英博物馆(00:48)
 “90岁时,我不再将情感隐藏起来。百岁之际也许能达到神妙的境界。”——葛饰北斋(1760-1849)在1834年出版的《富岳百景·初编》后记中写了以上文字。5月25日起,大英博物馆举行“葛饰北斋:巨浪之上”展将带观众走进葛饰北斋最后的30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带你了解这位“因为活的太久什么都能见到,所以什么都能画到”的浮世绘天才。
富岳三十六景之神奈川冲浪里,葛饰北斋,木版画,1831年(展出时间:5月25日-8月13日)
如果葛饰北斋仅活了50岁,那么日本浮世绘的历史上只会多一个流行商业画家的名字,他不可能被誉为浮世绘的天才,那张作为日本艺术标志性作品的《神奈川冲浪里》也不会诞生。
大英博物馆即将在5月25日开幕的“葛饰北斋:巨浪之上”(Hokusai: Beyond the Great Wave)展示了葛饰北斋生命后半页的壮阔成就——在他70多岁时(1830年)才开始在江户永寿堂出版社发行这位艺术家最负盛名的作品《富岳三十六景》,其中《凯风快晴》里赤色的富士山、《神奈川冲浪里》的不动声色的大浪成为了遍布世界的图像。
“富岳三十六景”释放葛饰北斋积聚的才华
所有人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完成《富岳三十六景》之前,1812年50多岁的葛饰北斋(笔名戴斗)在学生的建议下开始了被日本国内和西方艺评家公认的最著名的一部作品——《北斋漫画》,这部共15册(第一册发表于1814年,最后两册完成于1848年)、跨域了近30年的作品几乎涵盖了所有可以想象的主题,他查阅了大量书籍,考证了真实或是虚构的人物和动物,植物和自然景观,建筑、科技、诗歌、神学等领域,并将他们编织在一起,造就了一个现实之上的北斋世界。这部《北斋漫画》造就了西方世界将葛饰北斋与伦勃朗、梵高进行比较,也为他们均拥有的惊人想象力折服。其中1817年出版的第四册中《波浪的研究》的波涛卷席,依稀透露了《神奈川冲浪里》中波涛的勾勒方式;第八册中的《无理讲》也多次被证明葛饰北斋对德加等19世纪晚期欧洲艺术家的影响。
《北斋漫画》初编,葛饰北斋,木版画,1814年
北斋漫画七编之波浪的研究,葛饰北斋,木版画,1817年
如果说《北斋漫画》让葛饰北斋的名字被更多的知晓,那么《富岳三十六景》(后被追加至46幅)则奠定其艺术地位,北斋对富士山的痴迷源自于他晚年对佛教的研究(1834年开始,他以“卍”签名,佛教信仰也伴他度过余生),在日本“富士”被认为蕴藏着不朽的秘密,其读音“Fu-shi”谐音“不死”。如果有机会能看到这座山,想必能体会葛饰北斋笔下平静而不安的富士山氛围。
富岳三十六景之凯风快晴,葛饰北斋,木版画,1831年(展出时间:5月25日-8月13日)
其中观众熟知的《凯风快晴》,在大英博物馆展览的版本中,可以看到早期的出版品显示了日出时分,微妙的大气变化。这种微妙的变化在后来大量印刷品中几乎难以看到。
富岳三十六景之凯风快晴,葛饰北斋,木版画,1831年(展出时间:7月7日-8月13日)
在《富岳三十六景》中,葛饰北斋以独有的组织能力,变幻着不同的视角,有时富士山占据画面主导位置(如《凯风快晴》、《山下白雪》等),而有时却只是画面一角,成了主人公眼中的风景(如《五百罗汉寺》《隐田水车》等),虽然富士山在每幅画中的比重不同,但都照亮了周围的景物,将人与自然的距离缩小。而其中《甲州三坂水面》一幅,因为湖面倒影非镜像且角度偏移,不合物理常识而闻名。
富岳三十六景之砾川雪旦,葛饰北斋,木版画,1831年(展出时间:7月7日-8月13日)
在前五幅的创作中,葛饰北斋用传统靛蓝和来自欧洲的普鲁士蓝的组合,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