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观察|鲁哈尼为什么能赢得伊朗大选

雾星腾

2017-05-22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5月19日,四年一度的伊朗大选第一轮投票正式进行。据悉,外界广泛称之为温和派的现任总统鲁哈尼以57%的得票率赢得大选。根据伊朗宪法,伊朗每4年举行一次总统大选,试图参选者需到内政部注册,注册后还需经宪法监督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审核通过方能正式角逐总统大选。就总统选举本身而言,伊朗采用两轮简单多数投票制度:即如果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得票超过简单多数(50%)即赢得大选;如果没有候选人能够在首轮投票中得票过半则遴选得票前两名的候选人进行第二轮投票对决,得票多者即当选总统。这次选举中,鲁哈尼在首轮投票中便直接达到57%的得票率,这意味着另一位候选人易卜拉欣·莱西已经彻底无望问鼎总统宝座。
2017年总统大选结果。作者制图。
备受关注的一次大选
此次大选受到伊朗国内外的广泛关注。除了会选出下一任伊朗总统之外,由于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年事已高,相关消息称其身体状况已经逐渐恶化,可见其在未来数年内不无去世之可能。一旦最高领袖缺失,总统、司法长官以及一名宪法监督委员会成员所组成的三人委员会将共同临时充任最高领袖的职权,直至推选出新的最高领袖。因此,成功当选下一届总统的人很有可能暂时部分充当最高领袖的职责。有鉴于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便是在其总统任内被推举为继霍梅尼逝世后的第二任最高领袖,当选下一届总统的人甚至有可能被进一步推举为最高领袖。
温和派鲁哈尼成功连任无疑让不少西方人士长舒一口气。其最大竞争对手易卜拉欣·莱西素来以极端保守著称。相比之下,鲁哈尼胜选无疑是更好的结局。大选前夕,西方主流媒体不断渲染莱西年富力强,颇受最高领袖栽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鲁哈尼上一任期内因过度偏向西方且国内经济起色不大等因素与最高领袖貌合神离。在不少分析人士看来,伊朗并非真正的民主国家,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个人好恶显然可以直接左右大选的结果。前任总统内贾德不顾哈梅内伊警告执意宣布注册竞选而不出意外地未能获得宪法监督委员会通过提名的案例似乎再度验证了西方的猜测。在这种不断地自我验证循环下,西方媒体几乎出现了某种“莱西胜选恐慌”。在他们看来,鲁哈尼成功连任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携最高领袖权威参选的莱西为何首轮对决便败下阵来。
要分析鲁哈尼胜选的原因,当然首先要摘下西方媒体惯有意识形态有色眼镜——即在较大程度上将伊朗视为民主国家,客观地从候选人的政治背景、竞选政策纲领以及公众曝光度等因素来分析大选结果。
拉票与电视辩论
超过1600名伊朗公民注册总统大选,但最终通过宪法监护委员会审查的仅以下六人:现任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伊朗目前最重要的神职人员之一易卜拉欣·莱西,现任德黑兰市市长莫哈迈德·巴佳尔·加利巴夫,现任副总统伊斯哈格·吉航季里·科哈夏希,极端保守派政客赛义德·莫斯塔法·米尔萨利姆,曾经担任伊朗工业与矿业部长、副总统、伊朗奥委会主席等职位的莫斯塔法·哈谢米塔巴。
与不少西方国家类似,伊朗的总统大选也有常见的拉票和电视辩论。早在大选候选人名单最终确定前,各个候选人的公关造势就早已拉开架势。最终名单公布以后,各个候选人更是使出浑身解数来增加自身的曝光率。
4月28日,成功获得获选人提名的6位候选人举行第一次总统选举电视辩论。5月5日,全部候选人再次进行了第二次总统选举辩论。在第一次电视辩论中,六位候选人就城市贫民窟、社会正义、住房、青年婚姻、政府改革、环境问题激烈交锋。在第二次辩论中,候选人则就科学发展、核政策、外交政策、国防及国家安全、伊朗-伊斯兰的生活方式等核心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值得一提的是,在电视辩论环节,现任副总统科哈夏希多次“神助攻”鲁哈尼,不断为鲁哈尼救场并尖锐抨击莱西和加利巴夫等鲁哈尼的劲敌。根据伊朗的政治传统,一个参选人如果不能完全确定自身能否通过宪法监督委员会审查或者赢得大选便会寻求同一阵营的政客同时参选以助选。可以说,其对“助攻”角色极其入戏。
PressTV.ir关于第一次电视辩论的直播。图片来源:http://www.presstv.ir/Detail/2017/04/28/519772/Iran-presidential-election-debate. 
除电视辩论外,候选人们也充分利用Instagram等新媒体进行造势。不出意外,主要候选人均有自己官方的Instagram账号,并不断地通过这一平台发布拉票广告、竞选活动照片、视频直播等方式来自我推广。仅从粉丝数量来看,鲁哈尼显然一枝独秀,其粉丝量高达120万人。此外,莱西、加利巴夫和科哈夏希的粉丝量则相差不远,分别为15万、10万以及17万人。
鲁哈尼、莱西、加利巴夫及科哈夏希的官方Instagram账号主页。
除通过自己的官方Instagram账号来造势之外,候选人也通过拉取知名人士作为自己的支持者来为自己助势。比如前总统卡塔米的个人Instagram官方账号就专门发帖为鲁哈尼站台,并号召选民支持鲁哈尼。
卡塔米个人Instagram账号号召选民支持鲁哈尼的截图。卡塔米头像下部分紫色背景白字的标语为“再次选择伊朗,再次选择鲁哈尼!”。
主要候选人综合分析
一般而言,分析家往往将伊朗的政治势力大致分为两大阵营:改革派(reformist)和保守派(conservative),或者说温和派(softliner)与强硬派(hardliner)。此外,在改革派和保守派这一分析框架下,神职人员、军方以及技术官僚三大集团亦是分析1979年以来伊朗政治的较好视角。正是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互相博弈以及神职人员、军方和技术官僚三大集团之间的分化组合构成了伊朗政治的主线。因此,本文将分别借助这两大分析框架对主要候选人进行综合分析。在六名候选人中,除了为了策应鲁哈尼而参选的科哈夏希,米尔萨利姆与哈谢米塔巴均得票率极低,再度上演“友情客串”戏码。
(1)鲁哈尼
哈桑·鲁哈尼曾留学英国并获得格拉斯哥卡利多尼安大学法学博士学位,2013年赢得大选成为继内贾德之后的现任总统。目前同时兼任专家议会及确定国家利益委员会成员。由于其海外留学经历等原因,鲁哈尼对外形象更为亲和,亦以各种身份接受查理·罗斯(Charlie Rose)等海外知名媒体人士的采访。简言之,其国际国内的曝光率和知名度都极高。
鲁哈尼先后两次于2013年和2014年接受CBS著名主持人查理·罗斯采访。
从改革派-保守派的分析框架来看,外界普遍认为鲁哈尼是一个务实的改革派。由于其留学英国的个人经历,西方国家更是强化了这一方面的认知。当然,其第一任内的外交政策也部分证实了这一点。就神职人员——技术官僚——军方/警察这三大政治集团的分析框架而言,鲁哈尼曾长期担任神职人员,亦曾长期担任行政职务。因此,鲁哈尼具有神职人员和技术官僚的双重背景。其神职人员的背景使得他在任内与最高领袖保持了相对的协调性。而其技术官僚属性则使得其获得了来自前总统卡塔米等一批极富影响力的改革派的强力支持。
此外,作为现任总统,鲁哈尼第一任期的政绩也可圈可点。就外交形势而言,鲁哈尼上台之前,伊朗的国际环境已经因为内贾德的两届任期内的强硬言论和外交政策而急转直下。鲁哈尼上台后,在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及德国(P5+1)的调停努力下,具有实质性意义的伊朗核协定(JCPOA)最终达成。此外,就经济形势而言,该国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为3%;2015伊朗核协定达成后经济反弹,增长率上扬至5%;2016年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更高达7.2%。 另外,自1981年以来,伊朗四位前总统均实现了成功连任。
当然,鲁哈尼的劣势也显而易见。根据民调公司伊朗民调(Iranpoll)一份最近的调查报告显示,受访者表示他们最关心的大选议题分别是“失业率”(42%)、“青年失业率”(13)、“其他经济问题”(11%)、“高生活成本”(8%)等。 不难发现,受访者最关心的议题基本上均是经济议题。鲁哈尼虽然在其任内改善了伊朗的国际环境,且令伊朗经济在实现了抢眼的GDP增长率。但这种增长率较大程度上得益于国际油气贸易的贡献。国内普通民众并未感觉到经济增长所带来的直接好处。
此外,就国际问题而言,鲁哈尼亦面临新的挑战。今年三月份以来,叙利亚化武问题空前发酵并导致了美国第一次直接攻击叙利亚政府军军事目标。叙利亚问题的恶化导致美伊就此问题而产生的暗中角力有增无减。
(2)莱西
易卜拉欣·莱西自2016年开始被任命为位于马什哈德、伊朗最大及最重要的什叶派宗教圣地——礼萨伊玛目陵寝的“礼萨伊玛目陵寝基金”(波斯语:آستان قدس رضوی‎,英语:Astan Quds Razavi)的负责人。外界广泛认为,该组织约拥有150亿美元甚至更高的资产,是极其重要的什叶派宗教福利机构。 此外,莱西早期曾长期在伊朗司法系统任职,并曾参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后最重要的一次政治犯审判案件。在担任现职之前,莱西曾先后于2004年至2014年间、2014年至2016年间担任副司法部长以及大法官两职。 
易卜拉欣·莱西个人官方主页的介绍照片。
外界及伊朗国内媒体均认为莱西是鲁哈尼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从改革派——保守派的分析框架来看,莱西当属典型的保守派/强硬派。首先,莱西由伊斯兰革命力量人民阵线(Popular Front of Islamic Revolution Forces)提名。该组织于2016年末成立,其主要成员皆为伊朗保守派/教旨主义者(Principalist)重要成员。莱西脱颖而出获得该组织成员的支持,其保守属性明显无疑。此外,就经济政策而言,莱西也当被归为保守派之列。比如,与鲁哈尼重视国际投资和开拓国际市场不同,莱西在最近一次竞选演讲中表示“我们应该重振制造业······因此,我们显然不能寄希望于外国人”。此外,从神职人员—技术官僚—军队/警察的分析框架来看,莱西则当属神职人员之列。
不少权威报告认为莱西年富力强,行事作风保守,并多次得到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赞赏,因此极有可能被哈梅内伊栽培为自己的接班人。但莱西长期从事司法工作,缺乏日常行政事务的锻炼,亦缺乏大规模公共曝光。因此,借助竞选总统以实现政治历练并最终过渡为最高领袖是极好的可行方案。 此外,在伊朗历史上,凡有情报部门经历的总统候选人均极难获得选民支持。莱西1988年所参与的政治犯审查案件也是其政治生涯的污点之一。
(3)加利巴夫
莫哈迈德·巴佳尔·加利巴夫此前曾参加过两伊战争,并相继担任革命卫队空军司令(1997-2000)、伊朗纪律部队(即伊朗警察部队)司令(2000-2005)。加利巴夫曾参加2005年(得票率第四)和2013年(惜败于鲁哈尼)两次总统大选,但均无缘问鼎总统一职。加利巴夫金发碧眼、军人背景、时尚年轻的着装风格在伊朗年轻人中颇有号召力。
加利巴夫个人官方主页资料照片。
根据改革派——保守派的分析框架来看,加利巴夫和莱西一样同属典型的保守派政客。而按照神职人员、技术官僚和军方/警察的分析框架来看,加利巴夫具有两伊战争以及先后担任革命卫队空军司令和伊朗警察部队司令的特殊经历。因此,加利巴夫无疑是此次6位总统候选人中最能代表军方/警察这一利益集团的候选人。
同样是根据民调公司伊朗民调(Iranpoll)的调查显示,“非常支持”(23%)和“部分支持”(39%)现任总统鲁哈尼的受访者总计约62%;“非常支持”(19%)和“部分支持”(48%)加利巴夫的受访者总计约67%;而“非常支持”(9%)和“部分支持”(23%)莱西的受访者总计约32%。 由此可知,鲁哈尼和加利巴夫在普通民众中的知名度均远超莱西。同样是根据这份调研报告,由于鲁哈尼是现任总统,加利巴夫是总统大选角逐的常客。因此,仅仅分别有3%和8%的受访者表示不认识鲁哈尼和加利巴夫。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46%的受访者表示不认识莱西。
加利巴夫虽然个人外表光鲜靓丽,但在电视辩论中频频被曝贪腐,最终不得不主动宣布放弃大选。这与其个人不够“洁身自好”有关。但副总统科哈夏希的“助攻”也是主要原因之一。作为和鲁哈尼较为异质化的一个强有力竞争对手,加利巴夫退选为鲁哈尼减轻了不少压力。
最高领袖倾向
鉴于伊朗特殊的政治体制,最高领袖的权力实际上在所谓的“总统”之上。而作为一个终身制的职位,最高领袖显然能部分左右总统选举以及在任的总统的行为。因此,最高领袖自身的倾向也有必要加以分析。
最高领袖最关心的议题有哪些呢?首先,作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监护者”,哈梅内伊有义务维持共和国的“伊斯兰”属性。如果可能,哈梅内伊显然有必要开始培养自己的接班人以继续这一使命。就前者而言,三个主要候选人显然都并不与这一目标抵触。就后者而言,鲁哈尼和莱西均是不错的选择。鲁哈尼早年就曾追随霍梅尼参与伊斯兰革命,并且拥有极佳的政治背景。与鲁哈尼相比,莱西年富力强、长期从事与宗教事务和伊斯兰法律相关的事务、并担任伊朗最大宗教公益组织的负责人一职,而且也是阿拉木阿霍达阿亚图拉的女婿。若仅以“伊斯兰教”属性来看,莱西相对于鲁哈尼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若综合考虑宗教和政治的双重背景,鲁哈尼政治历练更多,更接近哈梅内伊自身的发展路径。
其次,作为实际上的伊朗国家元首,哈梅内伊势必需要维持国家政局稳定和经济发展。就前者而言,2009年的“绿色运动”(Green movement)之后,哈梅内伊对类似的政治动荡的警觉已经提高。 因此,哈梅内伊更倾向于相对温和的候选人。前总统内贾德最终无缘通过专家议会审核也可以窥见哈梅内伊的这一态度。 内贾德的两届任期令伊朗国内国际政策不断“极化”。哈梅内伊在公开反对内贾德继续参加2017年度总统选举的理由便是“(内贾德)将极化(我们的)国家,这对(我们的)国家是不利的。” 显然,哈梅内伊不会再希望看到一位极端强硬派总统的产生。就这一点而言,对外务实温和,对内强调个人权利、提高妇女和少数群体权利的鲁哈尼显然是不错的选择。莱西和加利巴夫作为较典型的保守派,二者在这一点上可能不如鲁哈尼受欢迎。
就经济问题而言,哈梅内伊则更青睐在相对的保护主义之下维持经济稳定繁荣的总统候选人。在内政部公布六位总统候选人名单后(4月25日),哈梅内伊也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候选人应该通过注重国家自身能力建设而非求诸国际来解决经济问题。” 如上所述,莱西也曾亦步亦趋地表达类似的观点,不少观察者因此将哈梅内伊的这些举动解释为批评现任总统鲁哈尼并力挺莱西的行为。但需要注意的是,哈梅内伊不可能不明白伊朗国内经济所面临的这些问题由来已久。如果鲁哈尼短短的4年任期未能完美解决,那么也显然很难指望别的候选人能够在短期内解决这一难题。 鉴于鲁哈尼任期内的部分经济进步,鲁哈尼显然是这方面最具竞争力的候选人。
就外交政策而言,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虽然可能很难寻求与美国的实质性彻底关系正常化,但再度恶化与美国的关系也显然是其所不愿看到的。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伊政策的不明朗虽然可能一方面削弱鲁哈尼的支持率。但另一方面,鲁哈尼政府同美国良好的谈判关系和谈判经验对继续缓和双边关系以防止其急转直下极为有利。如果贸然支持保守派总统上台,哈梅内伊可能得不偿失,并最终导致双边关系的再度恶化。在今年的伊朗新年(3月21日)讲话中,哈梅内伊一改过去在这一场合抨击美国的做法并将其主要演讲内容集中在了国内经济建设和即将进行的总统大选上。 这也似乎验证了其不愿美伊关系在稍缓的局势下再度恶化的倾向。就这一点而言,鲁哈尼同样更受青睐。
第四,作为伊朗政治权力的顶层个人,最高领袖显然有必要保证其对总统的影响力。就经验而言,伊朗自1981年以来的总统均成功实现了连任,且成功实现连任的总统的权力在第二任期内均大幅削弱。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即便是鲁哈尼继续执政,哈梅内伊的意志仍将得到很好地贯彻。反言之,哈梅内伊没有必要强力支持一位新的总统来确保其权威。莱西作为神职人员可能同样不会抵触哈梅内伊的个人权威,但其保守派的属性却可能使伊朗进一步“极化”,而“极化”则极有可能演化成难以控制的政治动荡。这是哈梅内伊所不愿意看到的。
综上所述,尽管外界普遍猜测哈梅内伊更加青睐莱西,但其本身可能是其同时青睐鲁哈尼和莱西甚于加利巴夫、内贾德等其他人。为了确保其青睐的人选成功当选,哈梅内伊有必要在鲁哈尼之外支持莱西以对冲鲁哈尼再选失败的可能性。对相对年轻的莱西而言,参与此次大选使其在司法系统之外得到了大量的公众曝光机会,并部分地实现了政治历练。此次参选虽然失败,但仍能为其参与下一届选举提供坚实的基础。

(作者邮箱:longlin-wang@pku.edu.cn 。)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2017伊朗大选,鲁哈尼,莱西,哈梅内伊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