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一大学生赴澳门豪赌欠下巨债后失联,曾是校学生会主席

郑林/北京青年报“深一度”

2017-05-22 19:34

字号
穆晓光失联了。
这位云南大学滇池学院的学生曾经很风光,开着让人艳羡的豪车、担任着风光无限的学生会主席。只有身边那些成为他“债主”的同学才知道,穆晓光还有着沉溺于赌博的另一面。
日前,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了解到,作为云南大学滇池学院2012级的学生,嗜赌的穆晓光,多次前往澳门等境外赌场,欠下巨额债务。他于2016年5月休学,无论家人还是同学,都已与他失去了联系。
“他现在就是破罐子破摔了。”穆晓光风光不再,他为筹措赌资所撒下的谎言被逐一拆穿,昔日的同学好友反目,甚至不得不将他诉至法院。
自从休学以后,父亲穆安宁也有一年多没联系上他了。谈及自己的儿子,他有些恨铁不成钢,“我估计不会办复学了,就算了吧,这小子是不是还活着我都不太清楚。”
另有知情的同学反映称,和穆晓光关系要好的辅导员也曾一同前往澳门,但无法确定是否也参与了赌博。
在校期间,穆晓光曾经出手阔绰,并担任过学生会主席。  本文图均为 微信公众号:深一度 图
大学生的巨额赌债
没有人知道,穆晓光到底输了多少钱。有人说几十万,有人说上百万,有人说几百万。
同为滇池学院学生的赵风,一直在寻找穆晓光下落。基于此前的朋友关系,他并没有多想,于2016年6月14日借给穆晓光13万元。
赵风以为,穆晓光赖谁的钱也不会少他的,但事实证明他错了,在答应的还款日期超出以后,赵风再也联系不上穆晓光。
因为迟迟找不到穆晓光,赵风只能将昔日的朋友告上法院。
昆明西山区人民法院的判决如下:由被告穆晓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赵风借款本金130000元。同时承担该款自2016年6月14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利息。
“两个星期我就还你了,放心吧,我写借条给你,我的宝马车抵押在你这里。”赵风回忆当时穆晓光向他借钱的情景说,他当时通过支付宝汇款人民币80000元、借贷宝转账40000元,并以现金的方式支付给穆晓光1万元。
“借条”显示,穆晓光须于2016年6月30日前归还借款,并按月利息1分计算。
“穆晓光还欠着我一千块钱呢,我现在也联系不上他,”陆海是另一位借钱给穆晓光的学生,两人同样曾经私交甚好。
不止如此,陆海还透露,自己的另一个朋友用信用卡套现借给穆晓光7万元。“他一分钱没有,全部套现的信用卡,而且刷了不止一张卡”。
“当时穆晓光说让帮忙挑个头,刷卡套现的钱会很快周转还上。”然而,穆晓光却没有帮陆海的这位朋友还钱。两人之后因为这事打了一架,陆海的朋友扬言要用这七万元买穆晓光的“一条腿。”
知道穆晓光赌博的事情并不在少数。在滇池学院穆晓光曾参与创业的咖啡馆里,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以学生身份询问穆晓光的下落,一位冷姓老师谈及此事说:“巨额,他是去澳门赌博,专业赌场,他没有钱了,现在一贫如洗。欠特别多,上百万都有可能,我知道的就有几十万。”
为了筹措赌资,穆晓光曾向身边的同学借钱,最终被告上了法庭 。
屡次流连境外赌场
多位知情人向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反映,穆晓光迷上赌博以后,先后多次去往澳门、菲律宾、缅甸等境外的赌场。
穆晓光失联以后,一位身边人称曾查找过穆的出入境记录。“他没有入境的记录,护照显示他还在澳门,我看到的他是不在国内。”
早在赵风等人借钱给穆晓光之前,他就已经流连于境外赌场。一位知情学生说,2016年5月左右,穆晓光在缅甸赌钱被抓了。因为借了赌场里面的钱还不上,被扣在了那里,打电话让同学帮忙报警。事后,他和朋友透露,说是自己逃出来的,那次大约输了四十万左右。
缅甸的遇险没有阻止住赌瘾缠身的穆晓光。
从缅甸“脱险”以后,穆晓光找赵风等人借钱,理由是去深圳做网红经纪人,并称“这生意回本很快”。赵风回忆说,穆晓光当时定下的是两周内还钱。
已有顾虑的赵风还劝穆晓光不要再拿去赌了,但事后赵风得知,自己的这位朋友并没有什么在深圳的生意,那些借款还是散尽在赌局中。
除了去澳门,穆晓光还直接通过手机赌博。赵风说“我看过他的手机,有一个微信群,挂靠澳门的赌场、在里面就可以买庄闲大小。”
据赵风所说,穆晓光也曾多次劝说他同去澳门玩,说“输20万没事,跑了就行”。
陆海回忆说,他们好几个朋友都被穆晓光拉入到一个微信群,就是线上的赌场。”我退出过一次,说我不进了,他又把我拉进去一次。”陆海听说,里面的很多人倾家荡产,一位老板输了两千多万。
他还见识过穆晓光赌博的“魄力”。在一次赌局中,穆晓光一把就输了三千块。随后赌博的数额也越来越大,七万块钱分为两次就输掉了。
出手阔绰的学生会主席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了解到,穆晓光曾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在休学之前,是滇池学院建工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在学校里面,负责帮助学生申请大学生创业贷款,组织社团活动。
在学校的创业园,穆晓光等学生曾经联合经营咖啡馆,承办各种活动。“我们把店面盘过来做经营,五万块钱一年,晓光和另外一个同学投资的比较多。”一位参与投资的学生说。
目前在咖啡馆工作的冷老师介绍说:“当时是建工学院的一位老师介绍他来,带领做大学生创业,一开始做的很好,后来他就沉迷于赌博嘛 ,就亏了很多钱进去,然后就消失了。”
至少从表面上看,穆晓光是个阔绰的有钱人。有学生看见,穆晓光在学校里面开着法拉利的一款跑车。
陆海相信穆晓光的家境殷实,他曾亲眼见过穆晓光支付宝的余额。“当时支付宝就给我了看60万,我数过的,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别人支付宝上面有这么多钱。”
作为一名在校大学生,还有件事同样让陆海感到吃惊。陆海曾帮穆晓光垫付了几百块钱,然后突然收到穆晓光转来十万元。陆海瞬间蒙了。“我赶快通过支付宝转回给他了。支付宝一次转一万,转了九次,还有一万我取出来,拿了我的几百,剩下我就给他了,然后他就带我一起出去蒸桑拿。”
“晓光就是喜欢吹牛,不过他脑子好用。”陆海和穆晓光认识也是在一次活动中,当时陆海在学校兼职做推广活动,穆晓光找到他,说保证单量,“一天一两千单,当时我就高兴坏了。后来实际上一天也就六十多单。”
一位学校辅导员也曾和穆晓光一同前望澳门,但他否认自己参与了赌博。
同去澳门的辅导员
深陷赌博泥潭的穆晓光失联后,有学生反映说,滇池学院辅导员周某曾和穆晓光一起前往澳门,并被怀疑参与了赌博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了解到,周某是2012年毕业以后,应聘到云南大学滇池学院担任辅导员,后来任建筑学院党支部书记、团总支书记等职务。周某和穆晓光的两人关系很好,平日里称兄道弟,而且周某曾经确实和穆晓光一起去过澳门。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针对此事采访了云南大学滇池学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周某主动向学校承认去年2月左右曾和穆晓光一起去澳门,想去澳门买一些婚礼的东西。因为穆晓光是学院的学生干部,在澳门那边有朋友,可以提供生活的方便。周某向学校明确表示,这是自己唯一一次去澳门,没有参与赌博。
同时,周某向学校反映说,自己也曾是穆晓光的“债主”之一。在即将离开澳门时,他接到穆晓光的电话,穆说自己的母亲住院需要急钱,当时周打了6000元左右给他。
但在周某与其他学生谈及穆晓光的事情时,则描述了另一番情景:在澳门时有人跟着穆晓光回到宾馆,向他讨要欠款。 “这种情况我又不傻,他就说赌钱欠人钱了,我这里有几万块,就给他还了。”另外周某听说,穆晓光在澳门欠下的赌债有数百万之多。
“我也想看一下这小子是不是还活着”
滇池学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学校此前对此事并不知情,得知以后立即找到辅导员周某和知情学生了解情况。针对辅导员周某反映的信息不一致情况,学校将积极联系穆晓光本人,开展进一步调查。针对这一事件,学校将全面加强学生的教育和管理。
在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看来,穆晓光有大学生的身份,但同时也是一名成年人,学校在此事上的责任比较轻微。而周某作为辅导员,如果知道穆晓光赌博的情况,应该及时向学校通报,以便学校能够进行正确的引导。“虽然是成年人,但毕竟是在校学生,周某作为辅导员,对于学生出现的违法和涉嫌违法的问题,肯定负有一定的责任。”
“我知道他在赌了,我也不知道大概什么时间开始赌的,他打电话问我要钱,我就没给,没给就没联系了。”穆晓光的父亲回忆说,去年5月,在辅导员周某的办公室,他为穆晓光办理了休学手续。
“我就希望他好好上个学,然后回来找个工作,稳稳当当有生活。”那天晚上,父子俩的促膝长谈没有使穆晓光迷途知返。“我们爷俩聊了一夜,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我也希望它能回来复学,现在就是我也找不到他,你们联系上也和我说一下,我也想看一下这小子是不是还活着。”穆父说。
(原标题为《失联的赌徒大学生:赴澳门豪赌欠下巨债 曾是校学生会主席》)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豪赌

继续阅读

评论(98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