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剧团的芭蕾《白毛女》何以感动中国观众

澎湃新闻记者 杨宝宝

2017-05-25 09: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5月23日,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版《白毛女》在上海大剧院上演。 本文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5月23日晚,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在上海大剧院上演《白毛女》。演出结束后掌声雷动,观众久久不愿离场。
演了60多年、最早创排的芭蕾版《白毛女》,68岁高龄仍坚持跳满全场的“喜儿”森下洋子,第15次访华、曾受到周恩来接见的日本剧团……这些因素让这场《白毛女》与众不同。
森下洋子把喜儿这一角色演到了炉火纯青。 
日本版《白毛女》获中国观众好评
“没想到一个日本剧团能把白毛女演得这么细致。”演出谢幕后,观众许先生对澎湃新闻记者感慨。
上海是中国版芭蕾舞《白毛女》诞生的地方,在这里演出《白毛女》可以说是一次回归,也更容易被比较。
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版的《白毛女》剧照。
“我是抗战期间出生的一代,是伴随《白毛女》的故事长大的,田华的第一代白毛女,上海排的芭蕾版《白毛女》,我都知道。” 许先生说,了解《白毛女》的演出脉络之后,再看松山芭蕾舞团版《白毛女》尤为感慨,“他们毕竟是日本人,演得中国乡村的味道很浓,情感把握也很到位,看了很感动。”
昨晚上海大剧院观众席上,有年幼的孩子也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有精心打扮优雅进场的剧场常客,也有不少来看演出的普通人。
被改编为芭蕾的故事中,《白毛女》大概是中国人最为熟知的一个。不论男女老少,或多或少都听过“北风吹,雪花飘”的唱段,知道杨白劳被地主黄世仁逼死,喜儿逃入深山的情节。
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版的《白毛女》剧照。
松山芭蕾舞团版《白毛女》成功还原了这个中国故事。音乐完全采用上芭的版本,服装道具妆容也十分“中国”,演大春的日方演员高大挺拔,长了一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穿上军装就像从1950年代的宣传海报上走下来的一般。
现任松山芭蕾舞团团长、首席芭蕾舞演员森下洋子是松山芭蕾舞团第二代喜儿,她是因为喜欢《白毛女》才进入松山芭蕾舞团。40多年的舞台经验,让森下洋子把喜儿这一角色演到炉火纯青。从小女儿态的纯真到被逼入深山一心报仇的苦难,都把握得丝丝入扣。
演出这样一个中国故事,“同理心”尤为重要。森下洋子和丈夫清水哲太郎一直致力于让年轻的团员了解当年的日本侵略史,从而理解中国革命,理解《白毛女》。
今年68岁的“喜儿”森下洋子坚持跳满全场。
松山芭蕾舞团与中国渊源已久
在前两天北京场的演出中,森下洋子穿的是自己1971年首次来到中国出演《白毛女》时,周恩来总理送她的演出服。演出结束后,在到访淮安周恩来纪念馆时,她捐出了这套衣服。
松山芭蕾舞团和中国的渊源则更为久远。
1952年,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机缘巧合看到了中国电影《白毛女》,他十分同情喜儿的命运,认为《白毛女》的故事特别适合改编成芭蕾。
清水正夫拉着妻子松山树子看了多遍这部电影,但手头没有关于《白毛女》的资料,改编始终难以着手。他们只好求助于中国戏剧家协会,请求提供有关《白毛女》的资料。
1953年底,清水正夫收到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田汉先生的信,信中附有歌剧版《白毛女》的剧本、乐谱以及舞台剧照,这才逐步开始了芭蕾《白毛女》的创作历程。
经过2年多的努力,1955年2月12日,芭蕾舞剧《白毛女》在东京日比谷公会堂首演,松山树子作为第一代白毛女登台,观众人山人海。
1955年5月,松山树子在赫尔辛基世界和平大会上遇上了郭沫若,郭沫若邀请松山树子所在的日本代表团访问中国。1958年3月,松山芭蕾舞团作为日中文化交流协会成立以后第一个访华使节赴京。
此后,松山芭蕾舞团几度赴中国演出。多年“芭蕾外交”,松山芭蕾舞团与中国积攒下深厚情谊。
第一代“喜儿”松山树子1955年在天安门城楼观看阅兵时,自始至终激动得泪流满面。她后来回忆,“大家都在庆祝国庆节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泪流满面……我想,这一定是由于我演了《白毛女》的缘故。”
森下洋子演出剧照。 
“从很多个喜儿的苦难中,诞生了人类的历史”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松山芭蕾舞团的这第15次访华也有了特别的意义。为了这次纪念演出,日方特意对原有版本进行了改编。
演出前的剧透说,新版编舞不仅有一个“喜儿”,而是有很多个“喜儿”。在昨晚的正式演出中,在森下洋子的领舞之外,“喜儿们”的群舞也占据了很大篇幅。
“从很多个喜儿的苦难中,诞生了人类的历史。又从很多个喜儿的梦想中,诞生了人类的后代。” 新的编舞和森下洋子对“喜儿”的理解有关,在她看来,《白毛女》的故事中,最动人的部分是其中蕴含的一个民族在苦难中的反抗和挣扎,而这一点不仅仅在中国适用。
2011年,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在北京天桥剧院演出了《白毛女》。东方IC 资料
“我会继续跳下去,不会停止。” 68岁的森下洋子表示,自己如今仍然每天练舞五六个小时,以后仍会在芭蕾的舞台上,把喜儿的角色跳下去。
但她也表示,在她之后,松山芭蕾舞团的《白毛女》依然会延续下去,“现在团里已经有三四个年轻演员可以跳喜儿,她们在日本也有过演出。”
本次巡演,松山芭蕾舞团版《白毛女》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演出。在北京,1950年电影版《白毛女》中白毛女的扮演者田华观看了演出,而在上海,谢幕时,中国第一代芭蕾白毛女的扮演者石钟琴和第一代大春的扮演者凌桂明上台向森下洋子献花。
“这两个地方有不同的意义。”清水哲太郎说,“北京场在人民大会堂,在人民英雄纪念碑旁边演出,我们仿佛听到了历史上无数像喜儿这样的百姓为求得解放而发出的呐喊。而上海是中国版芭蕾《白毛女》诞生的地方,在这里演出会更多地被比较,也更有压力。但两个地方的观众都非常热情。”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