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蔡康永:做主持才是换了身份,拍电影是回到本行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05-27 08: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播了12年的台湾王牌综艺节目《康熙来了》宣布停播时,蔡康永给出的理由是,他要去拍电影了。5月27日,蔡康永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吃吃”的爱》上映。
在电影上映前,蔡康永跑了一圈路演,面对关于跨界做导演的观众提问,他说,我不是换了身份做导演,我本来就是学电影的,去做主持才是换了身份,现在是回到本行。
做了电视那么多年,我们都快要忘记蔡康永其实是正统电影科班出身。他有一本书叫《LA流浪记》,说的就是他在UCLA读书第一年的事情。UCLA(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是美国的电影名校,很多大导演都出自该校,比如,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就是该校的电影硕士。而蔡康永当时去UCLA的推荐信,还是胡金铨写的。
这本书里,讲了不少美国电影的教学。他提到编剧课上,老师一开始就说“世界上没有人是快乐的”,要学生们,一定要注重情节性,只有人物不快乐,才有情节。
老师要大家拍一个五分钟的短片交作业,学生们交了一份偷拍女子浴室的作业。老师气冲冲地要他们解释这个纪录片传达什么讯息。蔡康永说:“所有动物只有人类穿衣服,穿了又脱,脱了又穿,在东方哲学的角度看起来,实在叫庸人自扰。”
蔡康永其实是和电影圈打过交道的,他最早参与的电影,有白先勇小说《谪仙记》改编的《最后的贵族》。后来他也给许鞍华的《客途秋恨》做了制片经理和策划,带着这部电影跑电影节,干了很多苦力活。他作为编剧最重要的代表作,是邱刚健执导、王祖贤主演的《阿婴》。
另一部明确挂有蔡康永编剧的就是李连杰主演的《方世玉》,不过蔡康永称这部电影实在太苦了,所以他最后逃离了电影圈。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年过半百”的年纪,却是个始终和年轻人混在一起的“老灵魂”。“康熙”主持人成了他人生的重要成就和可以倚仗的重要“卖点”,于是他的第一部电影裹挟了作为主持人的不少“私活”。
小S饰演的女主是“丑角”
女主角是他最熟悉的搭档小S徐熙娣,电影中她的名字叫“上官娣娣”,娣娣的人生和小S充满了关联性,一个想要在演艺圈证明自己,很拼很搞笑却是无数苦水往肚子里吞的“丑角”形象。
当然小S也是给足了面子很拼的去演这个女主角,除了毫无怨言地承受导演蔡康永给她安排的各种“凌辱”戏份,还自觉地偷偷把片中的“花生酱拌面”偷偷换成“芥末拌面”,好让自己吃面的时候哭得更真实。
《康熙来了》中曾经结下“梁子”的各路艺人纷纷助阵,如果是“康熙”粉,大概能分分钟在电影里挖掘出一个又一个的彩蛋。蔡康永说,拍这部电影,“弥补康熙12年来对许多嘉宾的歉疚”,其中最大的“弥补”机会,给了林志玲。
电影里上演了小S和林志玲相爱相杀的姐妹互撕大戏,蔡康永幕后爆料说,《康熙来了》从林志玲第一次到最后一次上节目,小S都没有放过她。所以当电影里林志玲可以名正言顺煽小S耳光的时候,她欣然答应。
小S和林志玲
这样的“爆料”,看起来娱乐性十足,也成了电影台前幕后融会贯通的看点。放在蔡康永和小S这样一对综艺咖身上,你很难说这是这一对熟到完全不需要给对方面子的活宝心直口快的“揭短”,还是他们太懂得娱乐圈博人眼球的炒作规则。
蔡康永是个喜欢分享观点和人生感悟的人,所以他写书、主持、辩论。他没有否认电影的商业诉求以及把“康熙”粉丝作为电影最重要的潜在观影群体,但他还是借由电影中林志玲的口吻对他的观众说出他想说的话。
片中林志玲在结尾的部分有一段独白,说“我跟娣娣的人生都只是你做的梦而已,只有你的人生是真的,你要好好过下去。”
蔡康永说,“很多人为我们在节目里一哭一笑而感动而担心,但我们只是他们做的梦而已,等他们梦醒来,他们看了几年‘康熙‘然后不看了,我会跟他们说‘恭喜你,长大了’。”
【对话】
如果一毕业就一直做电影,我会是另一个人
澎湃新闻
:年轻的时候学电影的专业,到真的拍电影中间隔了这么多年,真的做导演的时候,发现实际情况和自己当年理想的样子有差别吗?
蔡康永:其实几乎一样,不管电影技术进步到什么样,拍电影的人在做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就是你有没有本事跟别人一起,把看不到的东西挖出来的那一个过程。我这次拍片的时候,学生时代很多回忆都回来,以前当编剧的时候被导演欺负的一些感觉,这次自己到导演,也更能从导演的角度去照顾到导演的需求。可是自己当导演,会比较心狠手辣,本来片子内容是两小时的,我就自己狠心剪到90分钟,因为我真的很不想别人在看我片子的时候去上厕所。
《“吃吃”的爱》全国巡回首映礼的第一站是上海。
澎湃新闻:你年轻的时候想拍的电影是什么样子?
蔡康永:我小时候很阴暗,想拍很阴暗的艺术片。后来看了很多艺术片之后,觉得看艺术片的过程太辛苦了。我这部电影杀青的时候,还逼自己把以前漏掉的艺术片补了一些。好多部我是用32倍速看完的。好多片都没有看完。我现在看艺术片真的已经看不动了。我自己在节目中体会到,现在二十多岁人的生活,其实很忙乱也很累,如果还要用艺术片去折腾他们的话,他们可能冲着对我们的感情走进电影院看了也不好意思拉朋友。我自己做的节目也是哭哭笑笑的节目,我很怕让大家难以进入的那种冷场。所以我的确就是想拍这种情感很强烈,最后加一个小小的讯息,这样就是我理想的电影故事了。
澎湃新闻:所以如果一开始就去做电影,肯定不会做现在这样的电影了吧?
蔡康永:我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我身边所有做导演的人看起来都很不快乐,他们看起来都精疲力尽,然后都永远露出“一切都不如算了”的神色,我就会想,哇,我当初没有选导演这条路,不然我是不是也会这样很难开心。
把“康熙”粉丝当作电影的秘密会员
澎湃新闻
:这次电影里有戏中戏、还有梦中戏,风格相差都很大,所以其实你对电影的野心也是挺大的?
蔡康永:这次拍的时候有故意把古装和科幻放进去,就是私心想尝试一下。虽然我在拍很通俗的通俗剧,可是我还是想先摸一下古装和科幻这两个我其实都很感兴趣的电影类型。摸一下就体会到这两个东西都很贵啊,太空窗外的一个背景就好贵,古装一件衣服也好贵。先摸一下,但是会不会有下一部要决定于这部电影的成绩单。过几天才见分晓,如果有机会再让我做下一部的话,我想要往更魔幻的方面走。我应该不会再找女生来演互撕的戏了。
电影里的古装元素
澎湃新闻:目前来看,戏里戏外这部电影都跟《康熙来了》脱不了干系,对观众的期待是怎样的?
蔡康永:我会把康熙12年的粉丝想成是“秘密会员”,那些笑话他们懂得的时候,他们会会心一笑,可是其他观众不懂的,也依然可以很顺畅的把故事看下去就好了。里面埋了很多梗,也许错过某一集《康熙》你就不知道我在讲什么,但是你依然可以看这个故事感动。可是如果秘密会员看得笑出来,我就觉得他们应该不会为节目停播那么生气了。所以我这个导演是有夹带主持人的私货和私心在里面,希望回馈爱《康熙》的人十二年的陪伴。
《康熙来了》的常客小钟
澎湃新闻:作为导演怎么评价小S作为演员的表现?
蔡康永:你看她的时候,你会觉得她是角色而不是她自己吗?还是会有点像,因为像《小丑》那一段,她逃不掉,她自己会想到自己出道以来的种种经历和心酸。但是电影史上很多案例都有这样的事,演的人自身的经历和角色叠在一起。所以我把餐厅开到外太空,就是希望可以努力拉远这个距离,让化妆和头发都可以跟现实没有任何关系。从这个角度出发,如果观众有感受到S是她的角色,不是她本人,那我觉得她就应该很开心。
澎湃新闻:《康熙来了》和《奇葩说》都有很好的收视率,放到电影票房上,信心如何?压力大吗?
蔡康永:这个压力会大很多,因为电影是要观众付出一张电影票钱,还要人家花精神离开家,走进电影院,看完还要回家。真的要对得起别人。我也跟小S说,我会压榨出你所有的力气。我希望看康熙的人来看这部电影,可以得到一个感觉是值得的。不是在家打开电视电脑,而是值得他们走出家门进电影院。
康熙的长期粉丝,他们有在网络上开一个账号,我说要拍这个电影一段时间后,他们把账号名改成“蔡康永电影剧本写完没”,之后依次改成“蔡康永开拍了没”“蔡康永拍完了没”“蔡康永电影上映了没”,他们一直很担心我不能完成。
我希望大家看到,我付出的努力的种类是完全不一样的。电影是用90分钟把大家包在一个泡泡里面,让大家吸足了这个泡泡里面特殊的空气,然后回到现实世界,这个是别的东西都做不到,《康熙》也做不到。我希望他们能感受到。
澎湃新闻:还有档期跟《加勒比海盗》对撞呢?
蔡康永:《加勒比海盗》那么大的电影,就像航空母舰边上开着一艘小船,跟它一起乘风破浪就好,一起航行,一点都没想对撞。
娱乐圈给观众制造了一个梦,重要的是过好自己的生活
澎湃新闻
:电影里小S有两段经历互相照应,这个“人格分裂”的设定,跟你自己是一个“分裂”的人有关系吗?
蔡康永:整个电影中最像我的角色其实是林志玲,是一个偏执又阴暗的人,这一面很少被看见。直到《奇葩说》逼我上战场,我才偶尔会说出我心里真正想说的话,要不然在“康熙”,我基本是什么都不讲的。光是把“康熙”的我和“奇葩”的我放在一起,我这个人就已经挺分裂的。平常我写东西的时候,很多人说我其实很悲观。对我来说,你只有很悲观之后,你才可能乐观起来。如果一开始就乐观,很容易就被人家击败了。这也是我拍这个电影把死亡放进去的原因,如果你不拒绝“人都会死”,大不了就是死的时候,做很多决定就会爽快很多。我很乐在其中,就是这种被另外一个我督促着,勤劳的我督促懒惰的我,聪明的我监督愚蠢的我。
平行宇宙、分裂人格、互相照应设计的初衷是,我替你死,你替我活。拍这个电影的时候,我在想说,分裂的人格是很迷人的事情,因为另外一个“你”最知道这个“你”缺了什么,所以他如果要补充你或者支持你的时候,他最知道从哪里下手。在两个平行的世界,这个女生挫折感强的时候,那个女生好一点,这个女生失恋的时候,那个女生过的甜蜜一点,互相补充,所以《“吃吃”的爱》的故事里面会出现两个世界,互相照应。
澎湃新闻:有很多人觉得,你在讲人生道理时,有时候会有些“鸡汤”,电影也是熬一锅鸡汤吗?
蔡康永:很多人因为我在网络上写的文字,以为我对很多事情都很有想法跟信心,遇到困难会问我问题。他们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我写给我自己做心理建设用的,因为我是一个常常很懦弱的人,我不会假装是另外一个人写下一篇文字来鼓励我自己。所以我写下那些故事或者短信的时候,常常是我自己遭遇到重大的挫折感,我自己把那些伪装拿出来催眠自己说,你做得到、你可以,像神经病一样分裂人格,另外就是自己鼓励自己往前走。
澎湃新闻:所以作为一个很爱表达和分享感悟的人,这部电影你最想分享的观点是什么?
蔡康永:结局是我自己在娱乐行业的感受,就是我觉得每一次演艺圈有情侣分手,就会有人说“再也不相信爱情了”之类的话,但其实我们的人生只是你做的梦而已,你的人生才是你自己的。何必为了我们这些其实只是你梦境中的人,耽误你自己的人生。所以就想做这个结构,让我有机会讲出这些讯息。
很多人为我们在节目里一哭一笑而感动而担心,但我们只是他们做的梦而已,等他们梦醒来,他们看了几年《康熙》然后不看了,我会跟他们说“恭喜你,长大了”。你不再需要每天笑一个小时就可以获得开心了,你有更重要的人要陪伴了,这都没什么问题,然后新的观众又加入。就像有人听周杰伦的歌,听了几年毕业了,她去听她男朋友讲话,而不用在歌里找感动了,我觉得每一个偶像都会欣慰他的粉丝有这样的成长,而不会觉得是被抛弃。演艺圈有一群人在工作,虽然工作很认真,在为大家制造美好,但这也是制造的。如果我们真的尽到我们的责任,那大家应该把这里汲取的能量,带到他们真实的生活里去。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蔡康永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