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金控获批首单48亿债转股专项债,标的公司多次欠款被诉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胡志挺

2017-05-25 21: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以来,债转股一直都在推进,不过首单债转股专项债花落陕西金控,而且从上报到获批,陕西金控仅用了不到两个月。
据新华社报道,5月17日,国家发改委批准陕西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陕西金控)债转股专项债发行。此次发行的债转股专项债为48亿元(公开发行20亿元,非公开发行28亿元),债项信用评级为AAA,期限为不超过7年。募集资金将用于替换彩虹集团公司(彩虹集团)与咸阳中电彩虹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中电彩虹)下属标的公司的银行贷款,并通过“债转股”方式获得标的公司的部分股权。
根据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发行指引》,发行人可利用不超过发债规模 40%的债券资金补充营运资金。换句话说,陕西金控作为债券发行人可以获得此次募集资金中不超过40%(19.2亿元)的资金用于自身营运资金的补充。彩虹集团宣传部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募集资金中的28.8亿元将用于替换彩虹集团与中电彩虹下属标的公司的银行贷款,以此获得标的公司的部分股权。
一名彩虹集团负责债务融资工具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参与此次债转股的具体标的公司需要等到发债结束才能最终确定,“目前已确定的是彩虹集团下属的合肥蓝光(合肥彩虹蓝光科技有限公司),具体数额还没有完全确定。”
合肥彩虹蓝光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大楼 来源:合肥蓝光官网
资料显示,彩虹集团公司成立于1977年,现隶属于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是我国第一只彩色显像管诞生地。彩虹集团旗下有彩虹股份(600707.SH)和彩虹新能源(0438.HK)两家上市公司。
陕西金控成立于2011年11月3日,是经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国有大型骨干企业,注册资本34.5亿元。2016年6月,陕西金控获得省国资委批准,成为陕西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单位,主要从事资本运作及资产管理,股权投资及管理,受托管理专项资金,信用担保和再担保,实业经营,投融资及金融研究,企业重组、并购咨询等经营业务。陕西金控董事长潘洁曾挂职任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
彩虹集团资产负债率83.50%,合肥蓝光因欠款涉多起诉讼
彩虹集团的财务状况不容乐观。
4月28日,彩虹集团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的官方网站上公告了2016年度报告。其中审计报告特别强调,彩虹集团连续三年度出现重大亏损,截至2016年12月31日,彩虹集团合并财务报表累计亏损62.39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83.5%。
5月8日,彩虹集团发布的《关于彩虹集团公司2016年度发生过净资产10%以上重大亏损事项的公告》显示,2016年净利润为亏损12.15亿元,亏损额达到净资产33.62亿元的36.13%,亏损主要原因是计提了较大金额的资产减值准备。虽然公告中指出,2016年实际经营亏损大幅减少,经营情况逐渐改善,但与2015年的经营数据相比,亏损情况还是在扩大的。2015年,彩虹集团净利润-11.60亿元,净资产45.63亿元,亏损额达到净资产的25.42%。
目前已确定的标的公司合肥蓝光成立于2010年,由彩虹集团控股的上海蓝光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蓝光)与合肥鑫城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合肥鑫城国资)共同出资19.36亿元设立,两者分别占股比例54.54%和45.45%。合肥蓝光是国内首家从事氮化镓基LED外延片、芯片产业化生产的企业,同时也是国家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
2016年1月,合肥蓝光注册资本有过一次变更。变更后,彩虹集团直接持有35.95%,上海蓝光降为18.59%,合肥鑫城国资持股比例不变。
不过,在2014年初,因资金支撑不足、市场营销滞后、技术发展缓慢、产业链不完整等多种因素影响,合肥蓝光进入停产、半停产状态。直至新一届董事会成立,经过一系列结构调整后,合肥蓝光于2014年12月全面复产。
据彩虹集团2016年报披露,截至报告日,合肥蓝光被多家公司起诉,事由均为未支付相应款项及利息,合计2241.2万元。此外,合肥蓝光的土地和厂房也多被用作向银行借款的抵押物,其中包括6起一年内到期的抵押借款。
为降杠杆,多次与发改委洽谈汇报“债转股”
正如彩虹集团在重大亏损事项公告中所说,2016年公司紧紧围绕扭亏脱困这一中心任务,加快和深化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彩虹集团在企业降杠杆的道路上紧跟政策脚步。
2016年11月10日,彩虹集团制定债转股初步方案并成立债转股工作领导小组,推进“市场化债转股”工作。而在一个月前,2016年10月10日,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对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通过有序开展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等降低企业杠杆率提出要求,进一步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推国有企业改革深化。
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孙学工调研陕西金控 来源:陕西金控官网
2017年3月,彩虹集团与陕西金控签署合作协议,并经陕西省发改委上报国家发改委审批。4月6日和7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孙学工一行先后调研了彩虹集团和陕西金控。陕西金控官网显示,在座谈会上,董事长潘洁就集团公司业务发展情况和近期债转股等重点业务开展情况作了简要汇报。
5月17日,陕西金控发行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成为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发行指引》后国内首单债转股专项债券。
陕西金控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彩虹集团方面资产负债率较高,这次就是围绕政策做的一个项目。”对于参与债转股的具体标的公司、退出问题等,该人士称,现在不方便透露,“等发改委批文公告后都会有的。”
彩虹集团负责债务融资工具的人士则表示,财务杠杆的下降情况需要执行完才能具体测算出来。在退出方式上,“无非就是国家发改委要求的那些方式。”
作为拥有两家上市子公司的大型集团,是否会通过注入上市公司的方式实现退出备受关注。不过上述负责债务融资工具的人士直言,这个没法说,“我只能说现在不涉及。”
债转股之后,企业没有好转怎么办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大树认为,国内首单债转股专项债券实际上是金融创新的一种方式,国内做的还比较晚,在国外很早就推出了。“从企业角度,如果对自己企业经营状况心里有数,一般都希望通过再融资保障自己的所有权,如果说利益绑定或者对投资心理没数,可以采取股权融资的形式。”
但是,王大树还指出,要警惕金融资本过多干预实业,“不要干预企业的正常生产,实体经济很脆弱,出资方需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给各地开一个比较好的先例。”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讲师钟辉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大的方向来讲,这次的专项债券是根据发改委《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发行指引》来操作的,是债转股的具体推进。从表面来看,如果债转股实施顺利,债券也顺利融资,对银行和企业,以及现在新出现的具体实施机构陕西金控而言,都是好事。但这个模式的问题是,债转股之后,如果企业没有好转怎么办?
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的背景下,一些企业经营困难加剧,债转股虽说不失为一剂良药,但药效究竟如何,目前还并没有答案。“希望能好吧,这也是一种方法。”王大树说。
责任编辑:胡志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