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方要在连云港放飞2万只萤火虫,专家:这是一场死亡狂欢

澎湃新闻记者 陈卓

2017-05-26 10: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你微小,然而你并不渺小,因为宇宙间一切光芒,都是你的亲人。”泰戈尔笔下灵动的小精灵——萤火虫,如今在城市已难觅踪影。
除了环境污染,近年来,为获取商业利益的人为捕捉也在加速萤火虫的陨灭。各地陆续上演、号称“放飞浪漫”的各种萤火虫放飞活动更是屡见不绝。
被誉为“中国萤火虫保护和研究第一人”的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付新华介绍,萤火虫发出光亮本身是求偶的信号,是这个物种延续下一代的方式。如果人为地更换环境,除了影响了繁殖、减少第二年后代的数量,久而久之,还会影响当地的生物链。
尽管遭遇“呛声”一片,但“放飞即放死”的萤火虫展,近期仍将在江苏连云港上演。
“放飞即放死”的萤火虫展
城市没有适合萤火虫生存的环境,所谓“浪漫的放飞”其实造成了大量萤火虫的非正常死亡。视觉中国 资料
每年6月至9月,是萤火虫繁衍的季节。一到这个时候,全国各地开始推出以“萤火虫”为主题的展览或主题公园。
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快速推进,水源、农药、光污染等日益加重,萤火虫的生存环境每况愈下,数量也在大量锐减。不过,对长期生活在水泥森林里的都市人来说,萤火虫的“魅力”反而在增强。
5月上旬,江苏连云港,一条名为“萤火虫之约”的消息传遍了朋友圈——5月27日到30日,数万只萤火虫将在连云港体育中心放飞,“吻亮港城夜空”。
活动主办方、深圳侣程文化科技公司法人代表胡熙政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此次展览将放飞2万只萤火虫,均以12.5元/只的价格由国内某知名养殖场购得。
该公司强调,这次放飞的“绝非野生萤火虫”,等活动结束后,会将它们“全部放回养殖场,供应方退回相应补贴金额。”
消息一出,引起了中国绿发会环保志愿者的公开抵制。
长期关注、保护萤火虫的环保志愿者范博表示,城市没有适合萤火虫生存的环境,所谓“浪漫的放飞”其实造成了大量萤火虫的非正常死亡。
他解释说,萤火虫对生态环境要求苛刻,这使得人工培育成本高昂、耗时长、成活率低,自然生长周期需要1年,培育下来一只虫子的成本在20元左右。而捕捉的野生萤火虫,按照行情,仅为1元—4元不等。
他认为,人工养殖几乎是不可能的,商家之所以宣称为人工养殖,他质疑是为了应对外界的批评。
近年来,除了环境污染等因素,全国范围内为了获取商业利益的大量捕捉,引起过不少争议。
据相关专家和环保志愿者介绍,萤火虫发出光亮本身是求偶的信号,是这个物种延续下一代的方式。如果人为地更换环境,带来的打击可能是毁灭性的——影响了繁殖,就会减少第二年后代的数量,久而久之,就会影响当地这个生物链。
“可以说,‘浪漫放飞’是一种建立在萤火虫死亡上的狂欢。”付新华对这种商业模式十分不满,“这只会加快萤火虫的灭亡,因为萤火虫一旦离开栖息地,生存时间很短,几天之内便会全部死掉。”
警方:活动期间会有民警维持秩序
也有专家担忧,从外地引进不同品种的生物,可能对引进地的生态造成负面影响。
5月24日,因“可能影响当地生态”,环保志愿者范博向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连云港高新区社会事业局联合当地农林部门展开调查。
连云港高新区社会事业局副局长王定胜表示,虽然商家说是“人工养殖”,但他们目前尚未看到“养殖许可证”等相关证件,也不知道萤火虫的来源地。
当地野生动植物与湿地保护管理站相关负责人表示,萤火虫既非野生动物,也不危害植物,是一种益虫,因此“还不知道由谁来进行监管”,“目前法律上也没有明确规定。”
范博说,他在萤火虫展工作人员处拿到了一份“动物检疫合格证明”。不过,奇怪的是,这份合格证明与他们去年从别处拿到的一份证明几乎“一模一样”。
“货主、数量、启运地点(江西)等都是一样的,字迹也完全一样,只不过一个是2016年签发,目的地是深圳,而这次这个是2017年签发,目的地为连云港。”
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5月,海南海口市的萤火虫展,曾因“未办理检疫等相关手续”被当地林业部门叫停。
连云港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表示,主办方称此次活动的人数在1000人以下,因此并未向公安机关报批,但活动期间,将会有民警前去维持秩序。
澎湃新闻记者从该微信公众号的购票通道看到,此次萤火虫展的限报名人数为2110名。
值得注意的是,5月24日,淘宝网在淘宝论坛向卖家发布公告,将野生活体萤火虫纳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畴,“若卖家声称其为人工养殖产物,淘宝网不予认可,视为野生产物处置”。该公告还称,过度捕捉萤火虫行为会对其种群构成生存危机。
在此之前,志愿者团体“萤火虫生态线”向淘宝递交公开信,希望它们能禁售萤火虫。
观赏“暗夜精灵”的“正确姿势”
观赏这些“暗夜里的精灵”,难道没有其他的商业模式?
据经济日报《绿周刊》报道,事实上,在日本和中国台湾等地,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模式,就是建立自然保护区,引导游客前来观赏
在付新华教授看来,游客喜爱观赏萤火虫反映出了人们对原生态环境的向往,“因为大家去赏萤的时候,其实不光是看萤火虫,更是欣赏它所在的很纯美的自然生态。”
“如果说我们带着保护萤火虫、保护环境的意识来做这个事情的话,萤火虫就会越来越多。再吸引游客来赏萤,这是一件有意义的好事情”。付新华说。
付新华开始进行类似的探索。2014年,他带领湖北省守望萤火虫研究中心与咸宁通山县厦铺镇政府、桥口村一起打造了中国首个萤火虫保护地——大耒山生态保育园。大耒山生态保育园内保存着较好的森林生态系统,有17种萤火虫栖息。
“我们希望可以把萤火虫保护和乡村旅游模式相结合,打造一个以保护萤火虫、保护环境以及社区共赢的模式,进而在全国进行复制。”付新华接受《新周刊》采访时表示,目前他们已与江苏常熟市虞山镇中泾村达成合作协议,为当地复育萤火虫,这也是将“大耒山模式”进行复制推广的一次尝试。
焦点
我是萤火虫研究和保护专家付新华,关于如何保护萤火虫的问题,问我吧!
付新华 2015-06-16 85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连云港,萤火虫放飞活动,养殖许可证,争议

继续阅读

评论(4.9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