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传统手工艺: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7-05-26 14: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7年3月24日,《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的出台标志着振兴传统工艺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传统工艺的保护与振兴获得传统工艺传承人与保护单位、学术部门、政府部门、工商业部门等各界人士的关注。
5月25日,传统工艺保护与振兴上海论坛暨《2018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报告》选题会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召开。《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报告》是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主编的一本全面显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保护发展情况的年度报告。今年的《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报告(2017)》是第一本,据悉2018年的报告将于2017年10月底定稿、2018年1月出版。
在会上,各位学者就传统工艺保护与振兴畅所欲言。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田兆元称,不少工艺美术与一带一路都有着紧密的联系,比如琉璃手工技艺起源于一带一路的发端地波斯,不少民族乐器也是从西域传来。
“我们应当对上海传统工艺进行历史文化上的梳理,理出一批与一带一路关联的传统工艺美术,增进我们与一带一路国家相互间的文化认同,为国家战略的发展出力。”
振兴传统手工艺有哪些难点?
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蔡丰明多年从事民俗与非遗保护研究。他表示这么多年来我国对传统文化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我们正迎来振兴传统手工艺的重要契机。
“但在传统工艺保护和振兴上,我们依然有很多问题需要探索。”蔡丰明称,首先是传统手工艺在当代社会如何进行传承和发展。“传统手工艺往往在老艺人手里,他们年纪大、辈分高、资历深,但是怎么把这些手艺传到新一代人手上?怎么让现在的80后、90后能接受?这是需要我们思考的。”
其次是在当代市场环境下,传统手工艺振兴还面临着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我们传统手工艺在当代社会一旦具有市场活力,就会马上面临知识产权的问题。”蔡丰明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知识产权保护是一个难点,因为从本质上来说这是一个公权性权益,在我们现有知识产权立法体系中几乎还没有和非遗相适应的法律体系。
接着,蔡丰明指出非遗传承保护还面临“重申报、轻保护”的情况,甚至有的项目一旦获得申报就疏于保护。“若有项目不合标准,就应该还有退出机制。”
最后,蔡丰明提及新出现的非遗社会化保护现象。“我们非遗保护原则是‘政府主导、社会参与’。但实际上我们现在非遗工作主要还是政府在做,还没充分发动广大的社会力量,还没形成 ‘全民自觉’,这一点我们和日本、韩国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让传统手艺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马家面塑是海派面塑的一支,历史源远流长。传统的面塑作品有孙悟空、猪八戒、黑猫警长等。
“但这些面塑形象已经过时,没多少人喜欢了。”马家面塑传承人戚依平一直在思考,如何让面塑手艺在今天重获生机。
戚依平毕业于上海大学机械系,曾是一名女工程师,之后在全球五百强外企工作。她和面塑的结缘要从公公马金城说起。
马金城是上海滩“面人赵”赵阔明的关门弟子。马老最初在家里手把手地教小孙女这门手艺,戚依平就在一旁跟着女儿“偷听”“偷学”。渐渐地,平凡的面团也能在戚依平手中演绎为各种栩栩如生的形象。
“有一次我按照公公和婆婆的原型,捏了一对卡通小人,我发现他们非常喜欢。”从那时开始,戚依平意识到面塑完全可以和时尚结合一起,做“卡通真人像面塑”。她还在淘宝上开了小店,白天在外企上班,晚上接单做面塑,“这些真人像订制作品受到了很大欢迎。”
到了2014年底,戚依平发现自己精力有限,所幸辞掉外企工作,一心投入面塑的传承与发扬。她开了沪上首家实体面塑店、教小朋友捏面人、编撰《面塑技艺》和视频教程、举办了个人面塑展,还被上海市杨浦区文化局授予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江湾面花代表性传承人”。
“我想说面塑不是小众,不是过时的手工艺,它其实可以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乐趣 。如果大家觉得做面塑的过程很开心,这就够了。”戚依平说,“这个过程我最抓的是我的技艺和材料。我会教徒弟技艺,并对他们进行匠人考核和讲师考核。而我们的材料都是面粉,有的面粉还可以吃,让食品有更多造型,提高大家的生活品质。”
“总之,我希望让更多人来玩,来享受玩面塑的过程,来享受面塑带来的生活方式。”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手工艺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