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企业家|唐锐:汽车车库自主停,你叫它就来,今年解决这事

澎湃新闻记者 柴宗盛

2017-05-26 13: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背靠优质高校资源,且拥有雄厚的半导体产业基础,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面部识别等领域有深厚积淀,因此也拥有一批相关企业,值得期待的是,这些企业有望形成上下游产业链,成为全国的人工智能与计算机视觉的产业高地。5月11日,由上海张江发布主办,集合上海本土的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面部识别的创新企业,在张江高科技园区创智空间举办“机器的眼睛”的研讨会。
视觉技术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创造了无限可能,尤其对汽车驾驶技术产生革命性的改变,虽然自动驾驶非常值得期待,但由于技术还未成熟,一切尚在路上。不过辅助司机更好驾驶的汽车驾驶辅助系统(ADAS)已经出现量产,而更加智能、自主的ADAS也正在出现,譬如汽车的自助泊车系统。这是一种可以让汽车长距离自主泊车的辅助系统,在进入车库后,不靠人力,汽车自己找到空位停好;在司机用车时,汽车自动从车库驶出。纵目科技是一家从事ADAS系统制造的企业,为整车企业提供ADAS系统,目前挂牌新三板,纵目科技CEO唐锐在该会议上接受澎湃新闻采访,介绍了目前自主泊车等即将走进生活的汽车自动技术的进展。
澎湃新闻:汽车配件前装有很高要求,车企有很多顾忌,你们是家年轻企业,如何让整车厂把你们纳入供应链?
唐锐:这是从内到外都需要推动的,市场中的所有企业都有紧迫感,像特斯拉以及美国、德国的企业,他们推新技术非常快,因此国内这些主机厂,他们有非常紧迫的压力。必须要尽快找到好的技术商,新的供应商引进来,否则汽车就是一个封闭的产业,所以大环境对新技术是比较饥渴的。如果车企没有非常好的技术以及好的供应方式,那必须要引进新技术来服务自己。所以整车商对外来技术有很强的市场需求,这就产生了更多的机会,不过有的主机厂确实也进不去。其实每个企业真的把自己的东西扎扎实实做到位,而且还要在技术之外,要在很多地方想办法证明自己,譬如质量各方面体系要跟上。
澎湃新闻:中国市场是不是有些特殊的应用条件或者使用习惯,大家在泊车的时候和海外市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唐锐:毫无疑问有不一样,但不是说美国就没有泊车的痛点了,相对来讲美国泊车的痛点偏弱一点。在美国,泊车的时候,基本都是车头扎进去,在中国基本上不是车头扎进去,而是车屁股扎进去。相反美国人花在高速公路上的时间比泊车的时间要长,那也造成了供应链体系里对高速行业更倾斜,而中国人更多在城市里拥堵的时间更多。当然,不是说我们解决方案在美国没有办法用,或者美国的高速技术中国就不需要。但是对我们这家企业,我们在思考怎么在正确的方向上进行突破,而不是简单的跟随策略。在中国解决泊车的痛点,远远比解决高速公路的痛点要来得更多。就像我们公司的女员工,开高速一点问题都没有,上了高速没有什么好怕的,开高速不痛苦。但是在小区里停车,如果后面有人催马上就慌了,所以这是一个很直接的问题。在中国的泊车,尤其是现在一二线城市的泊车,是很痛苦的。
澎湃新闻:自主泊车进展如何,500米、1000米、200米,现在到了几百米了?
唐锐:我们希望今年年底能够把100米的场景能够做好。进了车库之后自己去停车,这个能解决好我觉得就非常有价值了。以长泰广场的停车库为例(二号线金科路站边上的长泰广场),我开车进了长泰广场地下车库了,直接告诉我下车乘电梯上去吃饭,车自己就去停好。吃完饭我再下到这一层,把车再叫回来,我希望今年年底解决这件事。
澎湃新闻:你前面提到国内互联网的竞争也有,包括上面提BAT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有没有差不多的竞争对手出现,他们做差不多东西出来。
唐锐:这样的技术应用可能存在了很多年,但关键是如何在正确的时间,用合适的成本,产生良好的用户体验。像刚说的泊车场景,两个月前奥迪就有一个类似的自动泊车小样在网上流传,但关键是解决这个问题,用什么传感器,要不要依赖停车场,跟停车场有什么样的交互,用什么方式推给消费者。我们希望把这个产品用在主流的车型上,能够把它做到极致,更多的消费者从其中得到便利。
澎湃新闻:这个系统加在车上价格上涨幅度会很大吗?
唐锐:消费者可能感觉不是很明显,简单环视的系统已经很便宜了,自动泊车系统未来可能一万块以内的成本。
澎湃新闻:消费者可能有不习惯,不放心,如何让这个新产品适应市场?
唐锐:必须要教育消费者,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出现。因为这个技术今年做出来,但真进量产恐怕需要三年时间。
澎湃新闻:无人驾驶无论是城市的环境还是道路都是需要跟着它一起进化的。
唐锐:我觉得可能一个是消费者的心理,然后包括整个验证的周期,包括一些法律法规的适配,保险行业的一些情况,出了事到底谁来处理,这都是需要去适配的,没有那么快。汽车相关的新产品相对来讲是蛮长的过程。
澎湃新闻:我之前接触过一个做后装硬件的,他们那个肯定没有那么准,就停一个动作就能做到了,但是我觉得他的模式也是把数据的价值看得很重要,我觉得这个逻辑还是对的;但是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的?
唐锐:我们可能跟保险行业发生关系还是比较少的,但未来,我们做自动泊车的时候,说不定数据就要提供给保险公司,甚至为了这个事情发明一个新险种都是有可能的。
澎湃新闻:那发明新保险就可以后装自动泊车系统了?
唐锐:你要想控制车的话就很难做后装。
澎湃新闻:所以就是说类似ADAS这样的一个东西还是前装效果会更好。
唐锐:对。我原来是做芯片的,我出来创业之前,90%的导航娱乐产品用的芯片就是我们做的,那时候2012年中国后装汽车电子就是导航娱乐这块有10个命令,其中可能前装大概只有1个命令,基本都是后装的。后装市场我是非常熟的,后装那些汽车电子的厂家原来都是我们的客户,后来发现没有什么好做的了。因为都已经被前装做掉了,大家觉得汽车前装的东西在不断挤压后装的空间,后来后装就做一些简单的ADAS集成或者做一个智能后视镜,或者做一个电动之类的,但是现在没有什么好做的,因为汽车自己变得越来越智能了。车联网本身前装是需要的,我是说做后装我觉得越来越难。
澎湃新闻:但是后装也有优势,就是它的技术迭代很快,车迭代肯定很慢,后装还是有周期性的。
唐锐:但你带来车上的东西跟原车的耦合越来越紧,他会越来越让你难以去拆。第二就是你拆了他之后做什么东西,你要想控制车做自动驾驶太难了。
澎湃新闻:主机厂感觉整体的进化,更新迭代速度还是太慢了。
唐锐:对,相对来讲当然是最慢的,但是有它的道理,因为质量品质要求非常高。
澎湃新闻:不过从主机厂,从前端市场入手还是对的,因为这个市场毕竟是主力军。
唐锐:新车研发周期一般都是至少三个礼拜,一个全新的品牌开发做好恐怕需要三到五年。
澎湃新闻:百度他们推了开源的阿波罗计划,对你们这样做自动驾驶的企业有什么影响?
唐锐:我们跟百度解决不一样的问题。百度是瞄准更高精的无人驾驶,构建全自动无人驾驶,然后构建生态,可能不会去做硬件,希望别人用这个系统。在我们看来这是好事,我们非常非常欢迎。当然有部分企业遭受打击很大,譬如从百度出来的一些人,很快做一个自动驾驶方案希望被主机厂收购,这样的企业就很受影响。我们不是这样的企业,我们跟百度甚至有合作的可能性。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能盈利?
唐锐:在我看来一个正常的投资,能带来实际收益,需要五年左右。如果不投入研发可能很快会盈利,但是如果要持续带来有价值的技术,就要持续投入。那就不能很快赢利。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自动驾驶,汽车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