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行业再迎抢装潮:组件一片难求,落后产能趁机死灰复燃

陈其珏/上海证券报

2017-05-27 09:12

字号
天合光能集团负责全球销售的副总裁印荣方已连续很多天没有正常下班了。
最近这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在位于常州总部的办公室接待十几拨来访客户。来人都抱着同一个目的,就是能尽量多地向天合采购一些组件。而后者尽管已满产且超负荷运转,订单仍来不及交付。
“过去客户还会打电话,现在根本不打,直接登门。有些客户只为见到销售领导心里可以踏实点;也有些客户是真急了,因为拿不到组件,项目只能在那里停工;还有些客户是跟着起哄——看到市场上组件这么抢手就跟风抢货。”印荣方苦笑着对上证报记者说。
这样的场景并非天合独有。记者上周调研国内多家光伏龙头企业了解到,在并网补贴政策节点6月30日(即行业俗称的“6•30”)即将到来之际,光伏抢装潮再度来袭,各大厂家纷纷满产,组件已一片难求。
火爆行情突如其来
5月17日,在位于常州市天合路的天合光能工厂大门口,原本笔直宽阔的大道因最外侧两条车道上首尾相连地停满了各色车辆而显得略见狭窄。这两条已成露天停车场的车道上停放的都是天合员工和客户的车辆,一眼望不到头——当下市场之火爆可见一斑。
走进厂区内一座组件装配车间,眼前的场景更印证了上述猜想:只见从焊接、叠层、层压到装框、测试、包装的各条流水线都异常忙碌,隆隆的机器轰鸣此起彼伏,巨型机械手在空中腾挪挥舞。在一些尚未完全实现自动化的工序如叠层焊接和接线盒焊接流水线上,组装工人双手翻飞,速度之迅捷、动作之娴熟,丝毫不亚于机器。
据了解,这座车间一天可装配5600片组件,目前已满负荷在运行。
“今年的‘6•30’比去年更严峻,供需矛盾非常突出。”印荣方告诉记者,由于今年很多项目都是去年8月份的指标,时间短,具备条件的不多,导致进度非常赶,即使到了4月份都没有形成大规模发货。而各个组件厂家由于前阶段硅料涨价、成本高位,也都不愿备库存。
但从4月底、5月初开始,市场突然井喷,“因政策明确有些项目必须要在‘6•30’前完成才能拿到补贴,从5月初到6月15日这段时间市场陷入严重的供不应求。目前,市场整体供应量只有7、8个吉瓦,而希望并网的量高达15个吉瓦。”
他透露,目前公司在中国市场已不再接单,因二季度已没有产能,三、四季度还有些长单在手,总体订单饱满。
国内火爆的市况加上海外多变的剧情,都令印荣方应接不暇——他本人每天的工作时长高达16个小时。
位于江阴的另一家老牌光伏大厂海润光伏最近同样满产。公司副总裁邱新向上证报记者表示,公司订单已排到8、9月份,价格基本都锁定。
近年来异军突起的组件新锐——协鑫集成执行总裁董曙光则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该公司最近也同样满产,整个二季度产销两旺,市场火爆已超预期。
“今年‘6•30’比往年来得晚了点。原本以为元宵节过后就开始备货,因去年很多企业准备不足以为今年抢装会提前,但直到3月底市场才逐步热起来,到现在则是组件一片难求。每天都有一大群人来问我们能否多给点货,有些是在别家拿不到单子过来碰碰运气,还有些则是对市场预期发生转变。”董曙光说。
他表示,毕竟之前整个市场格局未发生变化,产能大于需求,因此业内普遍认为今年“6•30”不会供需失衡,但没想到火爆如斯,整个“6•30”前不仅供需紧张,价格也非常坚挺。
“去年‘6•30’后领跌的电池今年率先领涨,环比已涨了7%至8%,而且供不应求。”董曙光说。
据悉,今年4月初低的时候,电池价格维持在1.55至1.57元/瓦,目前已涨至1.7元/瓦。
断崖式暴跌未必再现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30”行情后紧随而至的就是需求、价格的断崖式暴跌,行业一度险象环生,以至于年底官方又推出增补指标施以援手。
但在上述光伏企业高管眼中,这样的暴跌今年未必会再现。
“预计价格的下滑和量的调整都会相对平缓,不太会出现去年的断崖式暴跌。去年三季度几乎没什么订单,大家恐慌式抛货,但今年水分已挤了很多,加上印度市场起来以及新一批‘领跑者’计划公布,这些因素的后续拉动都有助于产销平衡。”邱新说,“今年‘领跑者’计划受产能、成本等因素限制,推进得不够快,要到‘9•30’或更晚才能实施,因此下半年淡季不会像去年那样淡,成本整体下降也有个过程。这也符合新技术投入、硅料到原辅材料成本下降的趋势。”
他认为,过去几年光伏行业成本也一直在下降,符合光伏走向平价上网的方向,降价也是必然。但前两年,降价是为了降而降,是被动下降,而这两年,更多是创新型驱动带来的成本下降,属于主动下调。
“降价本身并不可怕,每一个‘6•30’之后都会诞生与新电价对应的生态链,用另一个模型来测算投资收益。降价不代表企业盈利能力降低。如果技术提升、运营效率改善、原辅材料成本优化,降价可能更多带来市场份额的扩大及盈利能力的加强。”邱新说。
印荣方同样不看淡三季度需求。“从产能结构看,原来以为领跑者会在‘6•30’,但现在明确了大部分到‘9•30’。从这个角度看,下半年有些项目二季度完成不了,导致三季度不淡,比原来预期要好很多。至于四季度目前还看不清,取决于今年的政策。整体上,今年不会像去年三季度那样出现低谷。从全球看,中国和海外市场正好错峰,对一些纯粹依赖中国市场的企业可能影响较大,而全球化企业则可实现产能的全球平衡。”
董曙光则告诉上证报记者,后“6•30”时代应该不会出现去年那一幕。而“9•30”这个时点则需要重点关注,因“领跑者”和扶贫计划的一部分都要求在这个时点并网。
不过,董曙光对行业前景持谨慎态度:“个人认为,今年二季度可能是未来两年的需求高点,明年到后年上半年都可能没有这么好的需求。因全球各大主要市场今年都有所萎缩,只有印度在增长,预计将成为全球第三大市场。未来,市场个位数增长是常态,应用形式则会更加丰富。”
落后产能死灰复燃
随着市场超预期火爆,行业里一些沉寂已久的僵尸产能、落后产能也开始蠢蠢欲动。
“浙江一些一两百兆瓦的低端产能,包括有些合作方已停产很多年的静默产能,最近都在找我们,说希望帮我们代做组件。这些产能我们不会用,因生产条件无法满足我们的产品要求。但最近这波供不应求的市况出现后,二类企业的低质产品还是会持续进入市场。”印荣方向上证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在他看来,很多年都没有更新的产能,复活后的结果怎样可想而知。如果这种复活出现在相对利润空间丰厚之时,则对整个行业更加不利;而落后产能无法完全出清,是政策不连续导致的。通常,“6•30”释放的指标都有很长的拿地周期和漫长的建设过程,如果政策时间节点没有一定缓冲的话,就会导致抢装。而抢装一旦出现,因生产过程是持续的,难免会引发一些僵尸产能的复活。
“国外也有抢装,但不像中国这么严重,一是因为中国规模庞大,存在巨大的产能压力;二是国外后来也做了调整,期限放宽,如德国就给18到24个月,让企业有足够空间。当然,如果未来‘6•30’固定下来,加上执行层面也保持一致的话,则政策环境仍可期待。但有些项目虽不具备条件,还是希望侥幸在‘6•30’前完成,这就给了落后产能以可乘之机。”印荣方说。
董曙光进一步向记者解释,目前国内电池端的僵尸产能已基本不存在,但组件端的僵尸产能则很多,“因投资轻、折旧少,平时停了也就停了,一旦有机会就春风吹又生。”
在他看来,当下抢“6•30”的多数是大型地面电站,业主多是国企、央企,他们对质量有诉求,不太会买三线厂商的货,因此未来三线厂商的日子未必会好国。
不过,印荣方认为,随着抢装潮过后,一类企业应该会保持快速健康发展,但没有在全球组织起销售网络的企业,则将面临巨大挑战。
“从供应端看,这个市场是个波动市场,一类企业的人才结构、供应链和长期供应商锁定能力,使之能有效洞察市场,通过市场原材料变化来制定销售端业务市场的规划,来平衡市场规模与利润的关系。这是大企业的空间,而小企业一旦抢装期过后就会面临严峻挑战,不排除有些企业会亏损。”印荣方表示,未来随着一类企业的效率上了新的台阶后,落后产能无论价格多低都没有竞争力。
(原标题:光伏行业再迎抢装潮 组件一片难求)
责任编辑:贺梨萍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光伏,组片,行情火爆,澎湃,澎湃新闻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