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中英追忆布热津斯基:他的“从政”只是职业生涯的中间部分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庞中英

2017-05-27 18: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997年8月,刚入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我听说宋以敏教授从美国带回来刚出版的布热津斯基著作《大棋局》。宋老师与我们首先分享了这部后来成为热销书的主要观点。我复印了该书认真研读,后来为《战略与管理》写了一篇述评《欧亚大陆:21世纪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评介布热津斯基新著<大棋局>》。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观点是: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超级强权”。
2007-2008年,我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担任访问研究员,有机会在一些研讨会上见到发言的布热津斯基或者读到他的文章。
2009年7月1日,我终于“约上”了布热津斯基。他同意在位于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办公室接待我。布热津斯基是CSIS的顾问。他非常友好,又非常严肃。我问他的问题之一是当时热烈争论的中美两国集团(G2)。访谈持续了不足40分钟,言犹未尽。他的秘书告诉我,布热津斯基接待访客的时间是25分钟,不超过30分钟。要告别时,他送了我《大棋局》一书的中文版和英文原著《美国与世界》,都签了他的名字。
布热津斯基告诉我,他与刚就职的奥巴马总统有交谈。当时,美国仍然处在金融危机中,中美关系的一个新发展是两国合作应对金融危机。一时间,美国有人,主要是一些国际经济学家,主张中美组成两国集团(G2)应对全球经济挑战。一般认为,布热津斯基是中美两国集团的最早提出者之一。他在奥巴马当选后的2008年11月以后就产生了这一概念。后来,在奥巴马宣誓就职前的2009年1月13日,他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建立非正式的美中两国集团(G2)以推动美中合作》的文章。
据说他的朋友一般称呼他为兹比格(Zbig)。但在中国,一般只知道他的姓。布热津斯基的著述被翻译为中文的远不如基辛格的著述。有人以为布热津斯基的思想成就不如基辛格。实际上,与基辛格完全一样,布热津斯基也是世界级的大战略家。他非常勤奋,尤其是在冷战结束后的20多年,著述很多。
与其他美国学者和前政要一样,最近几年,他的一些文章几乎都与世界秩序有关,他十分忧心世界失序。
布热津斯基学成后在哈佛大学担任政治学教授,后来又转到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晚年的布热津斯基又回到大学或者智库。他也是美国政治人物。但从人生的角度看,他的“从政”——顾问于从肯尼迪到卡特的美国政府,不过是他的职业生涯的中间部分。他最重要的不仅是外交实践,而且是外交思想。
中国国内关于布热津斯基的研究非常不足,有关论文和专著很少。布热津斯基的去世,可能提醒中国研究相关问题的学者和学生,有必要对这位大战略家的职业生涯、外交实践和外交思想进行严肃的学术研究了。
(作者现任中国海洋大学国际关系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
责任编辑:吴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布热津斯基去世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