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热津斯基中国缘:推动并亲历中美建交,曾沿长征路“朝圣”

胡若愚/新华社

2017-05-27 19: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 视觉中国 资料图
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26日在弗吉尼亚州一家医院去世,享年89岁。他的女儿米卡说:“我的父亲今晚平静地离开了。”
布热津斯基是美国著名国际战略学家、外交家,也是中美建交的亲历者和推动者之一。他生前多次访华,长期关注中国的发展,致力于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与邓小平“约定”
1978年5月20日,晚春时节,受命于民主党籍总统吉米·卡特,布热津斯基乘坐美国副总统专机抵达北京,磋商中美关系正常化。这是他首次访华。
布热津斯基的助手米歇尔·奥森博格告诉他:“赶紧看看谁来接我们,如果是外交部长,就说明中国人把这次访问升级为更为重要级别了。”
布热津斯基透过舷窗向外看,见是时任中国外交部长黄华,不禁暗自高兴,推断自己这次访华应该不会像前一年访华的国务卿赛勒斯·万斯那样空手而归。
多年后,他依然提起,中美围绕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磋商当时似乎难题成堆,其中台湾问题最为“敏感”,“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僵持了一些时间”。
由于两国领导人的决心,尤其是邓小平关键时刻一锤定音,难题迎刃而解。
30多年后,布热津斯基对当时与邓小平的会谈依然记忆犹新。“那是一次很长的会谈,我们进行了非常严肃的对话。”邓小平在会谈结束之际邀请他前往北海公园一家餐厅共进晚餐,这样的礼遇出乎他的意料,因为这并不在日程安排之中。
布热津斯基告诉新华社记者,晚餐时,邓小平表示了访美愿望。自己高兴地对邓小平说:“当您访问美国时可来我家用餐,这样我便有机会来回报您的这顿晚餐,而您也将有机会在一个美国家庭中享用一顿正宗的美式晚餐……他说‘我肯定去’。”
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交。同月,邓小平访问美国,并如约来到布热津斯基家中赴宴。
险被玩笑“吓晕”
按照卡特的记述,布热津斯基身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在中美磋商建交过程中所起作用似乎超过国务卿万斯。
卡特在1978年8月一篇日记中写道:“国务卿万斯起誓保守秘密。我决定不让国务院知道谈判细节,免得国会和公众知道后会强烈反对……大部分发给邓小平的建议和答复由我和布热津斯基亲自起草,从白宫直接发给他。”
此后一篇日记中,卡特写道:“我与副国务卿沃伦·克里斯托弗、布热津斯基一直讨论到深夜。我们决定让(1977年5月出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的伦纳德·)伍德科克与中方加快进度,尽快敲定建交公报文本措辞,尽早宣布建交决定……”
在日记中,卡特记录一段插曲:“我告诉布热津斯基,中方取消了建交决定,他差点当场晕倒。我赶紧告诉他,我是在开玩笑。”
对于美中两国结束30年的敌对和隔绝最终实现关系正常化,布热津斯基认为,美中建交对日后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产生的影响远远超出对两国关系本身的影响。
他2009年7月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美中关系总体而言是“良好、智慧和友好的”,并且“持续改善”,尽管在一些问题上双方不可避免地还存在分歧,但这些分歧并未对两国关系的稳定发展构成严重危害。
沿长征路“朝圣”
自首次访问中国以来,布热津斯基一直关注着中国的发展。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接受新华社专访时,他说,60年多来、特别是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发生了“举世瞩目甚至可以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化。
回忆起第一次到北京时的情景,布热津斯基说,尽管那时的北京同样令人印象深刻,但无法同今天的北京相比。1978年,北京街道上的中国人无论男女着装都很单一,人们大多是步行或骑自行车,道路上轿车很少。今天,北京街道上的中国人衣着鲜亮,大量私家轿车挤满了宽阔的马路,“北京真正成为一个大国现代化的首都”。
布热津斯基说,中美建交后,他和家人在邓小平建议下重走长征路的经历令他持久难忘。1981年7月,布热津斯基应邀访华,携全家一起赴贵州、四川,沿着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线走访了遵义、娄山关、大渡河渡口和泸定桥等地。回到北京后,邓小平详细询问了他们的观感,并深情地回顾了自己的长征经历。
回国后,布热津斯基在美国《生活》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沿着红军长征路朝圣记》,写道:“在我们走近大渡河时,曾经一度怀疑它是否真的像长征战士在回忆录中描述的那样水流湍急,险象环生”,“及至亲眼目击,才知并非言过其实。这条河水深莫测,奔腾不驯,加之汹涌翻腾的旋涡,时时显露出河底参差狰狞的礁石,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他写道,长征是伟大的史诗,又“绝不只是一部无可匹敌的英雄主义的史诗,它的意义要深刻得多。它是国家统一精神的提示,也是克服落后东西的必要因素。”
为中美关系“建言”
离开政治舞台后,布热津斯基仍是活跃在华盛顿的战略智囊人物,并继续为美中两国发展双边关系提供真知灼见。
2009年1月,中美建交30周年纪念日前夕,布热津斯基说,中美在金融危机挑战面前各自承受国内压力,必须努力寻求只有以合作方式才能找到的共同解决方案。中美“富有建设性的相互依赖本就是全球政治和经济稳定的关键源泉之一”。
2012年2月,理查德·尼克松总统访华40周年纪念日前夕,布热津斯基强调,对于中美关系,“我们必须培育它,我们必须促进它,我们必须扩展它”。
2013年5月,中美元首安纳伯格庄园会晤前夕,布热津斯基说:“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全球经济稳定和全球安全非常依赖于美中之间有一个健康、友好、合作和相互妥协的关系。”
2016年12月,美国总统选举结束后,布热津斯基表示,与中国对抗不符合美国利益,与中国密切合作更符合美利益。美国或中国均无法独自领导当今世界,与中国合作才能使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最大化。
“我不是预言家,”中美建交30周年时,布热津斯基谈及中美关系今后发展前景时说,“但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中美关系)会更加精彩。”
(原文标题:《布热津斯基的中国情缘》)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布热津斯基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