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16年的伦理困局:不恨养父拐养,为养父求情遭生父拒绝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2017-05-29 12: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小辉与亲生父母相认。 广州市公安局花都区分局 图
19岁的“黑户”小辉未曾想过,自己不是亲生的,而是被“父亲”拐来的。民警跟他说时,小辉还不相信,直到看守所里的“父亲”张明跟他说“对不起”。
据广州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平安广州”5月9日通报,2001年10月,广州花都区新华镇新街西路,3岁的小辉在自家经营的士多店门口玩耍,被附近的租客张明拐走,张明将小辉改名换姓,当作自己的儿子养大,直到16年后张明被警方抓获。
“不恨他,毕竟也养育过我。”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的小辉表示,他曾向生父周军求情,希望他能原谅养父,写谅解书,但遭周军拒绝。
听到小辉的求情,周军的心中隐隐作痛,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恨张明,考虑到小辉的情况,他最多不提民事诉讼赔偿,绝不可能写谅解书。
周军担心假如张明很快刑满出来,小辉可能会回到张明身边,“儿子白找回来了”。
周军的妻子王丽说,周辉已经回来一个月了,他们对小辉很关心,但小辉反应冷淡,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问一句答一句,有时连续问几句都不会答”。
面对这个失而复得、沉默冷淡的儿子,周军不知道如何和他相处,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气沟通。周军想带小辉去看心理医生,又怕周辉心理抵触;周军想把小辉留在身边培养感情,但张明的亲戚一次次找来,他怕儿子无法和过去了断,又想让儿子离开“躲起来”。
寻回被拐16年的儿子,周军夫妻本应高兴,但又十分苦恼:16年的亲情隔阂,他们不知道何时消融。
烫伤疤
4月27日晚上十点半,40岁的周军在家中接到广州花都警方的电话,说他的儿子找到了。
这个期盼了16年的消息,周军夫妻开始不相信。周军心中迷惑,怎么这么晚民警还没下班。他的妻子王丽当时已睡下,被周军叫醒后,不停地反问:是不是真的?
“DNA结果刚出来几分钟,就给你打了电话。”在公安局,周军夫妻见到了小辉,王丽记得孩子肚脐右边有一个烫伤疤,看到小辉身上有,她就相信儿子找回来了。夫妻俩紧紧地把小辉搂在一起,泣不成声。
和周军夫妻一样,小辉最开始也不相信。
当天下午,小辉如约来到花都区公安分局。来之前,民警只跟小辉说,他的父亲张明犯事被抓,让他从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广东中山过来签字。
DNA的结果在比对中,小辉不相信民警口中的真相—他是被“父亲”拐来的,直到在看守所见到张明,张明跟他说“对不起”,让他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幼年时的小辉。广州市公安局花都区公安局 图
当晚,周军夫妻把小辉领回家,王丽在朋友圈写道,“终于回来了,失去复得的心情很激动”,配图是一张小女孩像胎儿一样卷缩在地的照片。17天前,王丽在朋友圈用过这张照片,配文说“一对父母离婚了,一个没有妈妈的小孩,在水泥地上,画了一个妈妈……”
夫妻俩和小辉谈心,一直谈到凌晨2点多。他们迫切地想知道,孩子过去16年过得怎么样,小辉的回答只有只言片语。
由于小辉的内向、沉默,周军至今只知道儿子的大概成长史:前几年,张明在广东四处打工,小辉跟着,在不同的学校流转,读了1-2年幼儿园,度过了一年级、二年级;读三、四年级时,张明回了湖南,在镇上租房,小辉成为留守儿童,自己上学、自己煮饭,张明外出打工;进入初中,小辉由一个姑奶奶照顾,但读到初二就辍学了,从此跟着张明在各地做工地;2016年年底,小辉来到广东中山,在一个洗车行做事,每月800元。
身高约170cm,清瘦,双手满是老茧、手指甲、脚指甲都是灰的……小辉的模样,让周军夫妻心痛不已。
小辉向澎湃新闻透露,张明没有虐待他,他也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世。周军也问过小辉类似的问题,小辉的回答是“打有打过,但那是正当的教育”。
小辉是黑户,没有身份证,他的手机卡是别人代办的。小辉说,他也曾问过张明,张明说“在广州有案子”。
士多店
小辉当年被拐的地方。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花都新华镇新街西路,附近工厂林立,街面破旧而空荡。当年,小辉在这里被张明拐走,自此音讯全无。
来自湖北大冶的周军,初二辍学外出打工,后与同镇女孩王丽相识结婚。16年前,周军是新街西路附近的工厂做模具,王丽照看孩子,在街上开了一个四平方米的士多店,卖些烟酒、零食等商品。
同在附近租房的张明时常光顾士多店,渐渐与周军夫妻相识。周军说,张明是湖南人,身高165cm,性格外向,爱喝酒、下象棋,大家以老乡相处,经常一起聊聊天。
在周军的记忆中,那时的小辉有些调皮,有时会跑到张明的出租房玩。
2001年10月16日上午,小辉照常在士多店门口玩耍。傍晚时分,周军发现小辉不见了,多方寻找了解到儿子被拐,而且极有可能是被张明拐走的,周军报警。
周军说,民警查张明的出租房,发现已人去楼空,但在旧报纸上,看到一个张明随手写的地址,位于湖南新化白溪镇;找张明的女友,发现她人不见了,工资、行李都没拿。
一个星期后,周军和民警去湖南新化,找到了张明的老家。当地村民说,1968年出生的张明一直未婚,已多年未回家,还以为他死在外面了。
周军表示,张明的老家只有几间泥巴房,父母早已过世,一个哥哥也去世了,一个姐姐嫁到隔壁村,线索自此断了。
孩子丢了,周军和王丽的婚姻面临危机。周军说,他埋怨妻子没有照看好孩子,妻子埋怨他警惕性不高,小辉去找张明玩时没有在意。在相互埋怨中,他们争吵、打架,准备婚姻。
所幸,在“冷战”中,王丽怀孕了,在双方父母、家人的劝说下,王丽回到了周军的身边。夫妻俩选择在花都落户,继续寻找小辉。
他们没有注销小辉的户口,把寻人信息发布到宝贝回家网,在公安录了DNA,并在张明的老家报了案。
周军说,他至少去了湖南几十次,选过年过节的时候去,看张明有无回去,有无办理第二代身份证,但每次失望而归。经常有人称知道小辉的下落,周军给钱让其带路,但最后发现都是假线索。
“为了找儿子,至少了花了二三十万。”周军说,他曾遇到很多骗子。
希望越来越渺茫,周军去湖南寻人的次数也在减少,但他坚信,只要抓到张明,小辉有望找到。
据“平安广州”通报称,由于当年的侦查条件局限,案件一时未能取得进展,但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嫌疑人的追查。2017年3月,广州市公安局打拐办在梳理往年积案,将小辉被拐卖案定为今年的攻坚目标案件。
上述通报称,4月19日,民警前往张明的户籍地开展追逃工作,经过6天的调查,逐步掌握张明近期有可能会在老家出现的线索。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4月25日晚上20时许,民警在新化县白溪镇抓获潜逃16年的张明。
周军表示,事后有民警透露,张明最近几年都在湖南生活。
伦理困局
周军至今想不明白,张明为什么要拐走他的孩子。他说,大家都是打工的,没有任何恩怨。
周军原以为,张明拐走小辉卖了,或者弄残弄来乞讨,从未想过他会把小辉当作自己的儿子养大。
据“平安广州”通报,归案后,张明谎称当年将小辉拐走后,以1200元卖给佛山里水一个路人;谎言被民警识破后,张明最终才供认,他将小辉改名换姓,当成自己的儿子养大。
在小辉的新名字中,张明保留了一个“辉”字。
周军透露说,张明归案后称,他到士多店买东西,老板没有找钱,从而拐走小辉报复。周军不相信这个回答,认为是张明的“借口”,“他东西都收拾好了,是早有预谋的”。
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周军夫妻发现,小辉对他们的态度冷淡,仍和湖南那边的亲戚较为亲近。
王丽说,他们对小辉很关心,但小辉反应冷淡,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问一句答一句,有时连续问几句都不会答”。
在与澎湃新闻记者对话时,小辉的回答很简单,多以“嗯”、“是的”等作答。小辉说,他不恨养父,“毕竟也养育过我”,他以后也会去看养父。
听到小辉的回答,周军心中隐隐作痛。周军说,发生这样的事,他和张明是“死对头”,他恨张明,“捅他一刀的想法都有,不可能原谅他”。
周军最近很烦躁,一方面忧心小辉的未来,另一方面担心再一次失去儿子。
王丽在调养小辉的身体,周军在想法治好小辉的灰指甲。周军想让小辉读职业学校,经过长时间劝说,小辉愿意重新上学,学一门技术,但他没有学籍、不是应届生,如果没有“绿色通道”,根本无法入学。
周军夫妻月收入约7000元,有两个孩子在上学,经济压力大。周军说,如今寻回了小辉,一家人挤在70多方的小三房里,生活不便,他想换房,但面对周边均价两万多的房价,他无能为力。
5月22日,小辉准备下楼,王丽问他什么事,他说“后娘来了”。这是周军夫妻第一次知道,小辉还有一个后妈。
周军表示,张明那边的亲戚一次次找来,找小辉,想他们写谅解书,遭他拒绝。小辉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他曾向周军为养父求过情,问能不能撤诉。
对此,周军表示,考虑到小辉的情况,他最多不提出民事诉讼赔偿,绝不可能写谅解书。周军说,他曾咨询过律师,像张明这种情况,可能会判四五年,如果再减刑,他担心小辉可能会再次回到张明身边。
湖北老家的亲人得知小辉已寻回,多次催促周军赶紧带小辉回去,小辉不经意中说,他要回湖南过年。
周军想把小辉留在身边培养感情,但张明的亲戚一次次找来,他怕儿子无法和过去了断,又想让儿子离开“躲起来”。
小辉的朋友圈。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周军不知道如何和小辉相处,用什么样的语气沟通。小辉喜欢玩手机游戏,有一晚玩到十二点还在玩,周军强行没收了他的手机,他不知道这种处理方式是否妥当。
周军想带小辉去看心理医生,又怕小辉心理抵触。
多年来,弄丢小辉,周军一直很自责,认为当年太年轻,疏忽大意。他说,“如果没有这事,小辉应该在读大学,这事改变了几个人的人生”。
在过去的16年里,周军一直认为自己在承受某种歧视:走在路上,都有人在背后说,他家的孩子就是被拐走的。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周军、王丽、小辉、张明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拐骗 伦理 求情

继续阅读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