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干部截留侵占扶贫资金被立案审查:私扣村民34本存折

邬振冲 赵勤英/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7-05-30 10:13

字号
“我的银行账户里明明有两笔水柜补助款进账,总共1.2万元,怎么到我手里只有4000块?难道国家又收回去了8000块?”2016年12月7日一大早,家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天等县向都镇民族村的村民黄某来到该县纪委信访室,向接访的工作人员反映了存于心中几年的疑惑:2010年,他自己修建了一个家用水柜,并得到国家扶贫项目补助款1.2万元,但是资金下拨后,村干部以水柜容积不达标为由,只给了他4000元补助,其他资金不知去向。
接到举报后,该县纪委立即成立2个工作小组,分别进驻涉及部门和民族村开展调查。经过3天的调查核实,一起涉及村干部虚报套取、截留侵占扶贫项目资金的腐败问题浮出水面。
私自扣留村民34本存折
2010年3月,民族村获得45个“大石山区家庭水柜”建设指标,每个指标补助1.2万元。验收合格后,补助资金被拨付到各指标户的信用社账户。
然而,在农户拿到钱之前,村党总支副书记、村委会副主任农丕强早已经打开了存放这些资金的“钱袋子”。
原来,项目验收前,农丕强收集了34个农户的信用社存折,加上自己的那本存折,总共35本交到县扶贫办统一进行信息登记(其中有10户群众由于没有信用社账户,就委托农丕强先将补助款打到农丕强个人账户后再转给他们)。然而,从扶贫办回来后,农丕强并没有将34本存折还给农户,而是悄悄地存放在自己的床头柜。
2010年11月24日,第一批补助款拨付到各指标户的银行账户上,每个指标0.8万元,其中拨付到农丕强账户上为11个指标的补助款共8.8万元,其余34户27.2万元。第二天,农丕强拿着农户的存折到当地银行柜台取出现金5万元,其余22.2万元通过转账的方式转到自己信用社账户上。
2011年1月28日,第二批补助款拨付到各指标户的银行账户上,每个指标0.4万元。这一次,农丕强转账到其个人信用社账户上7.9万,其余的5.7万分次提取现金。
“吸血”吸得“名正言顺”
这些钱,农丕强看起来拿得名正言顺。
“只有承包工程,付出点劳动,才能合理地得到那些补助款。”项目没开展之前,农丕强就已经和儿子农基伟商量好了,要承包一些水柜指标来建设,然后从农户的补助款当中扣除工程款。
“农某冠3000元、黄某珍4500元、林某红1000元、农某奇3000元……”水柜验收后,农丕强自己制定了分钱方案:对于农户自己购买材料并自己建设水柜的,农丕强给全额补助款;对于自建水柜但是没有钱购买材料的,农丕强父子俩用自家的农用运输车专门运输水泥、石料等建材到户,这部分农户,农丕强直接扣除材料费、运输费用,再相应给他们800元至2400元不等的工钱补助。
“自家建水柜,白得建材不说,还得到工钱补助,政府真是太好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村民林某说,得到资金补助,群众无不赞扬党的政策好。然而谁也没想到,农丕强父子俩就在群众的赞扬声中,将他们每户4000至8000元不等的补助余款纳入囊中。此外,农丕强父子还采用包工包料的方式为11户群众建家庭水柜,这些农户的补助款全部转移到农丕强个人账户中。
无中生有空手套“白银”
为套取扶贫资金,农丕强真是绞尽了脑汁,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2010年7月的一天,刚刚吃过午饭的农丕强在村子里闲逛时,偶然看见本村农户林某红和农某奇家各有一个已经建成多年的地头水柜,水柜的项目牌显示是2000年和2002年建设的。看到这两个几乎要废弃的地头水柜,农丕强心里乐滋滋的。
不久,农丕强将林某红、农某奇2户作为新建水柜户虚报2个指标。而补助款下拨后,农丕强将补助款分给林某红1000元,分给农某奇3000元,其余2万元截留。此外,他用同样的手段以民族村登仇屯一李姓农户的名义虚报套取1个指标1.2万元补助。
就这样,农丕强在组织开展“大石山区家庭水柜”扶贫项目建设工作中共虚报套取、截留扶贫项目资金16万多元。
原本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不会被发现,原本以为事情过去很久查无实据了。然而,无论蛰伏多久,法纪的制裁终会来临。2016年12月,天等县纪委监察局对农丕强立案审查。这只隐藏在水柜里6年之久的“吸血虫”终被揪出。
(原题为《揪出水柜中隐藏的“吸血虫”》)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扶贫资金,广西,村干部

继续阅读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