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胡歌也爱不释手,超薄腕表到底好在哪儿

澎湃新闻记者 钟天阳

2017-06-01 10: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夏天戴表讲究的是一个舒适,不仅要贴合手腕,表壳最好再纤薄轻巧一些,这样才好毫不费力地挥洒属于夏日的时光。胡歌想必也是纤薄腕表的拥趸,哪儿哪儿都能见到他与超薄腕表的身影。近期“趁着暑假”好不容易回国一趟的胡歌,终于与久违的国内小伙伴们见面了。近日,胡歌以伯爵品牌推广大使的身份现身Altiplano 60周年庆典,一袭简单的黑色西装佩戴伯爵Altiplano腕表,倒是轻松自如得很。
笑称自己是低调归国的“暑期打工生”,在美国求学的胡歌终于与久违的国内小伙伴们见面了。从“整个状态一直在赶,这场结束接下一场”的演员,到“每天只是学习、运动、做饭、休息”的学生,胡歌很享受这样规律的生活状态,也好久没有可以让自己静下心来的时候。相比去年出现在媒体前,休整了一段时间的胡歌看起来洋溢着一种轻松的儒雅气息,愈发展现了男人的优雅。
对于未来,胡歌坦言还是有很多可能,“在舞台上,舞台是这么大,下了舞台是更大的舞台。”也许会尝试做导演,因为自己对于幕后的工作也很感兴趣。但是一直以来用灵魂在演戏的他,真的离开了舞台一阵子还是会有演员瘾,息影的这段时间,有时看到银幕中别人的表演都会动心。这次前往摩洛哥为伯爵拍摄广告大片,也算是过了一下戏瘾。

伯爵为庆祝Altiplano系列腕表诞生60周年而推出的纪念款超薄腕表。
Altiplano系列超薄腕表的机芯
这次广告大片的另外一重要主角Altiplano系列超薄腕表,今年迎来了60周年。从1957年发布伯爵的第一款超薄机芯9P,不仅为品牌,也为整个制表界开启了一段关于超薄腕表的历史。

越纤薄越复杂
超薄机芯(Ultra Thin)到底是什么概念?需要做到多薄才算“超薄”?曾有国内资深收藏家定过这样的标准:手动上链机芯2毫米以内,自动上链机芯在3毫米之内,方可称为超薄。这个标准较为严苛,也有人习惯将标准提高1毫米来谈超薄机芯,也未尝不可。
到底要多薄才算超薄?
在制表界,超薄是被归纳在复杂功能之中的。因为机芯要做得纤细,难度丝毫不亚于装载一副万年历系统,不仅从整枚机芯的设计开始就需全盘考量,如发条盒及发条的宽度,更需要重新设计齿轮、擒纵结构,再到上链系统,还有与面盘、指针的配合等。既然是超薄型机芯,当然表壳也属于超薄型设计,抗震性防水性又不能有退让。综合看下来,可以说,超薄腕表是表坛制作难度最高的派系之一。
纤薄的丰碑
早在上世纪中叶,瑞士机械机芯的超薄竞赛就已经打响。1946年,爱彼表首次运用Cal.2003机芯,厚度仅1.64毫米。虽然是近70年前的设计,却一举成名,成为目前为止尚在使用中的最薄手动上链型机种。其实不论爱彼的2003或江诗丹顿的1003机芯,早期都由积家设计生产。到1953年,爱彼在多年酝酿之后,才推出了有足够底气的产品——Cal.2003镂空超薄机芯,其技术难度在于镂空加工工艺——要在超薄的机芯部件上进行镂空制作,这对计时精准和耐用性又提出了更高的挑战。
手动上链的9P超薄机芯
自动上链的超薄机芯12P,以双向上链的四分之一微型自动摆陀为上链机制,摆陀更小,机芯自然更薄。
在超薄竞赛的初级阶段,众多品牌都选择手动上链机芯作为突破口,显然是看中手动机芯不需像自动机芯一样设置摆陀装置更显纤薄之故。正当自动机芯无人问津的空当,伯爵的超薄自动机芯12P在1960年登上了舞台。上世纪50年代的自动表厚度大都在5至6毫米,从这一点来看,厚仅2.35毫米的12P确实是一件充满诚意的作品。12P以双向上链的四分之一微型自动摆陀(俗称珍珠陀)为上链机制,消除了传统摆陀带来的厚度影响;为了快速及顺畅达到上链效能,珍珠陀以比重较大的24K金为材质制作,同时顾全了里子和面子。
纤薄到疯狂
上世纪70年代后,随着石英机芯加入,超薄竞赛愈演愈烈,并且大有逐渐走向失控的倾向。最为传奇的当属君皇(Concord)的Delirium系列。1979年发售的Delirium One,整枚腕表的厚度只有1.98毫米,运用无底板技术制作。Frederic Piguet机芯厂也在这个时期推出了FP 21机芯,它的厚度仅为1.75毫米,振频21600,属于高档机芯,到目前为止都仅配用在少数两针表款中,也曾被宝珀、昆仑用于早期的金币表当中(以挖空的金币作表壳,其纤薄程度可想而知)。

超薄浪潮使得机芯纤薄到可以装到金币当中,图为昆仑产的金币表。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在Lemania表厂的带领下,超薄表款步入了 “最后的疯狂”。手动上链款的Cal.1210,厚度只有1.2毫米,而自动上链的Cal. 2010,厚度只有2.08毫米,这两个数字至今尚无其他品牌突破。这项极超薄的纪录表面上极为荣耀,但实际使用中故障频频,维修不易,最终只能走入钟表历史。两枚机芯的寿终正寝宣告了当时超薄的极限,也浇熄了时代对于超薄的狂热,而面对石英机芯的来势汹汹,超薄机械机芯也进入了沉寂期。
后超薄时代
当功能相对简单的自动机芯和手动机芯都已臻极致之时,近年来制表师开始将目光投向复杂功能的超薄化。比如将超薄与万年历、陀飞轮、计时码表以及镂空等等工艺结合起来,让超薄的方式多种多样,也让“世界最薄”这件事变得五花八门。
最薄的计时码表:伯爵Altiplano飞返计时码表

伯爵Altiplano飞返计时码表手表本身8.24毫米厚,而机芯只有4.65毫米厚。
伯爵用最薄的计时码表来重返这个超薄纪录之争。这的确是世界上最薄的计时码表,并设有世界上最薄的计时码表机芯。手表本身8.24毫米厚,而机芯只有4.65毫米厚。最重要的是,还设有飞返机制、垂直离合和双追针计时功能,以及拥有50小时的动力储备。
最薄的手动上链机械表:积家Master超薄Squelette腕表

积家Master超薄Squelette腕表腕表的厚度仅有3.6毫米。
积家Master超薄Squelette腕表是一个纯粹的技术成就。它的腕表厚度只有3.6毫米,以0.05毫米的优势打破了此前的世界最薄机械腕表纪录——这仅是一根头发丝厚度。腕表在结构相当独特,用蓝宝石底盖作为机芯的主机板,通过这样的解决方案,可以腾出更多空间。
最薄的三问腕表与机芯:宝格丽Octo Finissimo Minute Repeater三问表
宝格丽的这枚腕表,同时打破了最薄三问腕表和最薄三问机芯的纪录。
这枚三问报时腕表不仅腕表打破了超薄记录,机芯也是前所未有的薄。钛合金表壳测量整体6.85毫米,并配有手动上链自产机芯BVL 362,厚度仅为3.12毫米。这款腕表的另一个特殊性是坐落在表盘上的开孔,用于扩增箱内谐振,从而优化音效。
责任编辑:叶佳雯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