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文批家长反对学刘胡兰:崇尚英雄是人性天然的光芒

周人杰/人民日报

2017-06-01 07:29

字号
前些天,一段视频和一封回信刷爆了“朋友圈”。视频是课堂上一名小学生声情并茂朗读课文《刘胡兰》,读到动情处竟情不自禁哽咽落泪了,可能是表情略显夸张,令身边童心未泯的同学们大笑。那封“家长来信”里,有家长明确反对孩子学习刘胡兰,认为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学校不该在下一代心里埋下“血腥、残忍和仇恨种子”。视频和来信的关系不得而知,但引发的议论却值得思考:英雄主义教育真的“违背人性”吗?现在的少年儿童到底该不该学习刘胡兰?又该怎么学?
对此,网上一封“老师的回信”赢得了无数点赞。回信鲜明地指出,刘胡兰和王二小等少年英雄诞生于特定年代,没有“天真烂漫的追逐嬉戏”,只有山河破碎、血雨腥风,是被迫、无奈地卷入残酷的战争,想躲也躲不了,只能依靠抵挡的勇气去义无反顾地迎击。今天我们教育孩子明辨是非曲直,不仅是为了祭奠英灵,更是为了传承精神,告诉他们童话与温室外边还有疾雷闪电、冰雹台风。这封义正辞严的回信告诉我们,不仅应该让少年儿童学习革命历史,并且要学好、学透,对当时的血腥、残忍也不应简单回避。
从根本上说,崇尚英雄是人性中天然的光芒。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给人间带来光明,却遭受老鹰啄食肝脏的无尽痛苦,被马克思称为“最高尚的圣者和殉道者”。大破匈奴封狼居胥的霍去病,“悲歌慷慨千秋血”的夏完淳,搏击暴风雪的草原小姐妹,在烈火中奋战献身的赖宁……一个个少年英雄的名字,从未远去。说到底,敬仰英雄既因为英雄的言行、品格超越常人,更是人们追随效仿、挣脱“小我”的愿景,这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与人心向善并行不悖。
有人认为,和平年代有和平年代的偶像,孩子们的选择亦应更多元、更自主。事实上,志存高远、无私忘我、敢于牺牲等英雄的优秀品质穿越千载而历久弥新,无论何时、何地、何境,都是下一代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当下的孩子们可以有更多元的追求、更丰富的精神生活,但拳拳爱国心、悠悠中华魂,必须要代代承继,不畏强暴、不怕牺牲,为捍卫正义而英勇斗争的品格永远不会过时。
那些辩称今天的孩子不应接触血腥和暴力的人可能已经忘记了,正是当年刘胡兰、王二小们的斗争、流血与牺牲,才让今天的孩子们远离了血腥、残忍和仇恨。“老师的回信”里有一张照片,一个中国婴孩被日本兵用刺刀高高挑起。另一张照片记录的是美军观察组成员在晋察冀边区地道躲避日军,同在地道里的八路军司令员爱人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哭声暴露地道,堵嘴时抱得太紧,孩子不幸窒息。没有敌人的暴行,何来先烈的壮举?把历史的真相原原本本告诉孩子,教育他们勿忘国耻、振兴中华,乃是对英灵最好的告慰、对和平最好的捍卫。
正如那封“老师的回信”中所言:“让孩子远离自己民族的英雄,这是可耻的!”每一年的国际儿童节,庆祝的不止是童年的祝福与礼物、游戏与欢乐,还要纪念那千千万万舍弃自身幸福快乐的少年英雄们,要让孩子们在纪念碑前知晓“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寄语去努力学习英雄人物、先进典型。当在家中讲述英烈风范时,孩子会坐下来昂首倾听,当“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却不知哪儿去了”歌曲唱起时,仍令人心潮澎湃、热泪盈眶,孩子们的星空定会更纯净,国家的未来定会更开阔。
(原题为《让英雄之光照亮孩子们的星空》)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雄之光

相关推荐

评论(22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