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山区小县的校园“战术板”:走出大山,足球实现大学梦

郑昕/新华社

2017-06-01 17:07

字号
从古城西安出发,无论先向西还是先向南,车行3小时下高速后还要在秦岭山间走2个多小时蜿蜒的国道,才能到达秦岭南麓的汉中市留坝县。
然而正是在这看似与足球并没有太多过往渊源的山区小县,却由于近年来当地学校足球队成绩的异军突起,并且连续培养出了两名国字号足球队选手而引人注目。
“北有志丹,南有留坝”,两座小县在校园足球根基较薄弱的陕西花开并蒂,已成为青少年足球圈里公认的说法。
相比早已名声鹊起的志丹县,2009年前后才开始发展校园足球的留坝县却像当地云雾笼罩的紫柏山一样,不为外人所知。
这座总人口不足5万人的小县,究竟靠着怎样的“战术”,令校园足球健康地发展了起来?
“1352”——举县一体的“梯队”建设
5月的最后一周,在被群山环抱的留坝县城,满脸稚气、晒得黝黑的小学生正在留坝县中学的绿茵场上飞驰。抢球、盘带、射门,尽管艳阳高照,但场上球员却踢得尽兴。这是当地一年两届全县学生足球联赛小学组比赛的场景。
“全县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留坝县中学,都是校园足球的梯队。”留坝县中学校长陈军向记者介绍了“1352”的方略。
“‘1’是全县唯一的高中留坝县中学,也就是留坝校园足球的最高水平球队;‘3’是当地3所足球运动开展比较好的小学,要打造成省级校园足球示范校;‘5’是表示50%的意思,是指其余中小学可选择两个项目作为特色项目来发展,足球作为两个项目之一;‘2’则是从两所幼儿园进行学前足球探索,让孩子们接触足球文化理念的幼儿园。”
这样的布局并不是简单地“撒胡椒面”,而是系统的人才培养。陈军说,留坝县中学的足球教练除了承担本校教学任务,每周还要固定去县里的这几所小学,利用大课间教授足球。
每到周末和暑假,这些孩子还会统一来到留坝县中学进行训练比赛,有时男女混编,有时不同年龄段混编,就是为了整合出从小到大一致的风格。
在距县城26公里的火烧店镇中心小学,全校100多名学生都是留坝县中学的选材目标。在这里,小学校长张素春正给孩子们讲解带球的要领。
而在一旁的火烧店镇中心幼儿园里,足球的海报贴在教室,小娃娃在沙坑里玩耍,也不忘把足球滚来滚去。
“留坝县的高中只有一所,由于县上无障碍读高中的措施,除了少数流到外县的学生,全县所有的孩子都会进入留坝县中学就读。既然下面的小学生都可能成为留坝校园足球队的队员,为什么我们不能从一开始就训练他们呢?”张素春说。
师晓敏和廖阳,一男一女两名入选“国字号”梯队的孩子,都是留坝县中学的骄傲,他们也都同样来自火烧店镇中心小学。“这里的孩子都是发自内心去踢球的。”廖阳父亲、如今在小学当保安的廖春华说。
“镇子上没什么娱乐活动,很多孩子都是把踢球作为快乐的源泉,从小学接受基础训练到中学的技战术培养,循序渐进地成长。就像廖阳当时说要走这条路时,我告诉他农家人走这条路会很艰辛,但只要坚持下去,在每个阶段都会有收获。这就够了!”
“343”——素质教育的“突破”效应
“2009年学校成立了县上首支女足队,当时连汉中市都打不出去;2016年,我们女队蝉联了陕西省青少年足球锦标赛冠军。”
陈军的电脑上还保存着两张不舍得删去的照片,一张是将近10年前学校正式开展校园足球时师生的合照,另一张是孩子们首次夺得全省冠军时的欢庆照。
“很多孩子都是我从小看到大,从屡败屡战到成为胜利之师。看着他们坐着火车、坐上飞机到省内乃至全国比赛,交朋友、长见识,我也由衷替他们高兴。”陈军说,对偏远山区的不少孩子来说,体育成了读书之外,让他们看看“世界那么大”的又一个途径。
对于教育资源在汉中市都排不上号的留坝县,应试教育存在着“天花板”。
留坝县中学接受了几乎全县的适龄高中生,高考上线率虽然从2009年前后的不足20%提升到如今的30%,但陈军坦言,以现有生源质量,升学率很难再有明显提升。那么,剩下学生该怎么办?也像他们的父辈一样,结束高中生涯,就困守在秦岭的重山环抱之中?
如何在应试教育之外为提升素质教育开辟一条路,留坝县把体育特长摆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以体育课程作为突破口,突出足球而又不局限于足球,设置“343”的体育教学模式,一学期总体育课时的30%要用于足球教学,40%用于各项基础技能的教学,30%为教师自选体育项目的教学。
于是,每天下午两节课后的4点半钟,在学校足球队开始训练的同时,田径队等体育特长生也开始了训练,本来安静的操场一下子变得喧嚣起来。
即将参加中考的九年级学生凃代江来自火烧店镇中心小学,在今年新学期开始时,他很可能出现在留坝县中学高中部的足球班里。
该校从2014年开设的足球班,所培养出的学生除了代表学校甚至陕西省多次出战校园足球比赛,通过日常文化课教学与课余时间训练的方式,学生们有了一技之长,也即将到来收获的季节。
“现在我们就有五分之四的学生成为了高考的对象。”陈军说,“我们每年300多名应届毕业生,以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只有100名左右的学生是奔着考上大学去的。现在以及不远的未来,通过足球队、田径队等成员的体育特长路线,我们又多出100多个通过单招或体育特长实现大学梦的学生。体育成为孩子们走出大山的一个平台,这就是向素质教育要质量的一个实践。”
“全攻全守”——“无名英雄”的全情投入
一名教了20年数学课的老师,一名曾效力于陕西国力队的职业球员,一名来自长安大学的准研究生,这3个本来在人生际遇上并没有什么交集的人,因为足球走到了一起,而他们也是数不清为发展留坝校园足球而不懈努力的老师们的缩影。
“我觉得从小就给孩子们灌输足球等运动的理念,并不是让他们真的靠这吃饭,而是培养出开朗的性格和强健的体魄。”
去年9月来到留坝县火烧店镇中心小学支教的大学毕业生、内蒙古小伙白国华坦言,自己以前不怎么踢球。但是给孩子们教球——或是说跟孩子们一起玩球——还是让他获益匪浅。
由于共青团“西部计划”而与留坝的足球小将们结缘的白国华,将在服务期满一年后回到母校长安大学攻读道路与铁道工程的硕士学位。
虽然与学生们、老师们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他深深感受到了这里浓郁的足球氛围。
“其实我也教不了太多技战术方面的内容,但是孩子们现在是培养‘球感’的阶段,我尽量让他们喜欢上这项运动,对他们今后的发展都是有好处的。”
图为火烧店镇小学支教的大学生白国华
与白国华想法相同的还有前职业球员李旦。每月只回一次位于西安的家,拿着比在省城低很多的收入,李旦如今已经把留坝当做自己的又一个故乡。除了在留坝县中学的教学之外,还经常自驾车翻山越岭去各个小学给孩子们普及足球知识。
“这个年龄的孩子们,玩好就学好了,不只是说学好足球,还是学好文化。”李旦说,他来到留坝的这几年,也开始关注到,不少单亲家庭孩子和留守儿童,因为参与体育而变得守纪律、懂规矩。
“他们中绝大多数都不可能靠足球谋生,但是在学龄阶段经历了这样独特的培养,孩子们不会走歪路。”
图为李旦正在给小球员授课
作为留坝县校园足球的总教头以及“战术”执行人,留坝县中学足球教练、同时也是数学老师的张素洋承担着更大压力。坦言自己“找不到起初踢足球时的单纯”,他在与记者交谈时既关注着师晓敏、廖阳等已“出师”的爱徒的近况,也操心着学校足球班和踢足球孩子们的未来。
“现在说服家长真心实意让孩子们练球真的很不容易,更不能把他们耽误在我们手上。”张素洋说。
“正是有这些甘于奉献的老师们,以及更多为了孩子们有更大一片绿茵场而全力做好保障的人,他们的全情投入,才让留坝县的校园足球蒸蒸日上。”陈军说。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校园足球,足球青训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