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维也纳迎接席勒百年:纠缠扭曲的身体,难掩生命的孤寂

澎湃新闻记者 朱洁树 发自维也纳

2017-06-02 07: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2018年是奥地利表现主义艺术家埃贡·席勒(Egon Schiele)逝世百年。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和利奥波德博物馆分别呈现展览迎接其百年纪念。“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将两个展览交叉对比,完整了解席勒的28年的人生和艺术——以生命孤寂为核心,创作了惊世骇俗的作品。
利奥波德博物馆“埃贡·席勒:自我厌弃与自我指涉”展览现场
2018年是奥地利表现主义艺术家埃贡·席勒(Egon Schiele)逝世百年。和梵高一样,席勒在生命最后十年疯狂地燃烧自己,创作出一批惊世骇俗的艺术作品,他去世的时候,仅有28岁。
裸体自画像,1910,阿尔贝蒂娜博物馆藏
为了迎接席勒的百年纪念,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Albertina)正在举办埃贡·席勒的大型展览。席勒的创作诞生于传统与现代分裂、社会急剧变化的时代,展览中的160幅水彩画和素描,展现了他以生命孤寂为核心的艺术创作,以及与装腔作势的社会观念的冲突。尽管席勒常被视为世纪之交维也纳知识和艺术精英的一员,但占据墙面的大型照片提供了社会的真实时代背景,清晰表现了艺术家与其生存环境的隔阂与差异。
悬浮(盲人II),1915,利奥波德博物馆藏
与阿尔贝蒂娜博物馆仅隔着两个街区的利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也于不久前刚刚更新了展陈,“埃贡·席勒:自我厌弃与自我指涉”通过时间线索呈现了席勒的艺术历程。
利奥波德博物馆拥有最完整的席勒油画收藏,而阿尔贝蒂娜博物馆所拥有的席勒水彩与版画作品,也居世界之最。两个展览交叉对比,更能完整了解席勒的人生和艺术。
传道者(穿蓝绿衬衫的裸体自画像),1913,利奥波德博物馆藏
埃贡·席勒于1890年出生于奥地利的图灵,他的父亲是一位火车站站长,但在他14岁那年去世了。席勒在早年就展现出了绘画天赋,16岁以优异成绩考入维也纳艺术学院。在席勒求学期间,阿道夫·希特勒连续两年被维也纳艺术学院拒之门外,这个来自林茨的青年从此断了画家梦想,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穿条纹衬衫的自画像,1910,利奥波德博物馆藏
席勒在学院的经历也并不顺畅,他的才华未能被眼光陈旧的老师所欣赏。不久之后,席勒结识了古斯塔夫·克林姆特,后者扮演了他的父亲和导师角色。早期的席勒也受其影响,在绘画中借鉴了东方风格和分离派的影子。1909年,席勒离开学院,与志同道合的年轻画家创立了新艺术小组(neukunstgruppe)。
席勒受到艺术家Osen与女友跳舞的样子启发,发展出独特的人物手势与姿态。他也画了大量裸体的自画像,在《坐着的男性裸像(自画像)》中,席勒在方形画框里构造了一个枯槁的男性身体,极端扭曲的姿态,不自然的枯黄肤色,乳头、肚脐,乃至眼睛,都是红色的,仿佛是魔鬼附体。这幅画面让人感觉不寒而栗,却又仿佛撕开了某种真相。席勒也经常将无生命的对象拟人化,并赋予世间万物以图像隐喻,例如,一座老屋代表居于世界边缘的孤寂灵魂。
房屋II(岛屿之镇),1915,利奥波德博物馆藏
1911年,席勒离开维也纳,居住于他母亲的家乡捷克小镇克伦洛夫。身为火车站长的儿子,席勒自小便享有一项特权:可以免费坐火车漫游欧洲。捷克小镇是他钟爱的旅行目的地,这个古老的波西米亚小镇此后也成为他记忆中的景象经常被付诸笔端。
自我发现(死神与男人),1911,利奥波德博物馆藏,图片系翻拍
在捷克居住了不久,他与女友、模特瓦利(Wally)的同居关系曝光,无法继续留在这个相对保守的小镇,他们搬到奥地利小镇纽伦巴赫。在纽伦巴赫,他的创作激情而丰沛,却于1912年4月突然停滞。
赭石布下的裸体女孩,1911,阿尔贝蒂娜博物馆藏
当时的席勒热衷于使用乡间孩童作为模特,他像描绘成熟妇女那样呈现年幼女孩,突出她们的性吸引力。这些图像在警方一次偶然的调查中被发现。尽管警察最终没有找到证据表明席勒对于女孩有侵犯行为,但为期20多天的调查拘留已让艺术家身心受挫。
隐士,1912,利奥波德博物馆藏
埃贡·席勒站在1913年作品《相遇》旁,这件作品已散失
从席勒当时的创作中,我们能清晰感受到性感的描绘。一方面,可以想见,这类作品在收藏家中受到欢迎,另一方面,对于席勒而言,描绘出这类触动他的画面,更类似于一种坦诚的忏悔。“即便是情色的作品也拥有神圣的特质。”他曾如是解释自己对于情欲的开放态度。
坐着的情侣,1915,阿尔贝蒂娜博物馆藏
事实上,席勒对于宗教确实有自己的思考。就在他被捕前后,席勒描绘了一系列关于阿西西的圣方济的作品,圣方济除却衣衫、散尽钱财,在贫穷和艰苦中找到了救赎。席勒也曾描绘教士和修女的不伦之恋,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超越世俗障碍的爱的颂歌。
爱抚(红衣主教),1912,利奥波德博物馆收藏
饱受牢狱之灾后,席勒回到维也纳,结识了锁匠的女儿伊迪丝·哈姆斯(Edith Harms),并与其结婚。这期间,席勒描绘了一系列纠缠在一起的身体,然而,身体的距离越相近,却越是显出灵魂的孤寂。或许,这是艺术家席勒的人生宿命。
席勒(后排左二)和监狱同僚,1916
不久之后,一战打响,席勒从军入伍,担任监狱看守。在此期间,他创作了大量人物习作。1917年一战接近结束,他再次全身心投入绘画创作。
这时候,他一改早期笔下那种表现主义、变形的人体,开始描绘圆滑鲜活的肉体。1918年3月,新艺术小组在分离派展厅举办展览。主展厅呈现的就是席勒的作品,这是艺术家人生中真正的成功。同时,席勒成功售出了5幅油画,他的经济情况也大为好转。
两名蹲坐的女子,1918(未完成),利奥波德博物馆藏
与此同时,席勒夫妇开始期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的降临。然而,肆虐欧洲的西班牙流感来到了维也纳。1918年10月28日,伊迪丝感染西班牙流感去世,当时,她正怀有6个月身孕。席勒画下了妻子去世前的形象,这也成为他最后的作品。3天之后,席勒因为同样的病症去世,享年28岁。在他最后的作品中,还有一幅,描绘的是他们一家三口甜蜜拥抱在一起。
一家人,1918(未完成),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黄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席勒,维也纳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