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这一波升值,目前可能是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最强的时候

澎湃新闻记者 郑戈

2017-06-02 09: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正如股市三根阳线就能燃起人们对牛市的憧憬,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端午节后两个交易日的大幅度升值,使得很多人修正了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
据彭博社5月31日至6月1日期间对15位分析师和交易员的调查,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预测中值为6.9350,但在这一波上涨前的调查结果是7。一时之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年底“破7”的预期迅速褪去。
不过,市场对这一波人民币升值的原因,主要还是从博弈的角度分析,即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变化,主要是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策略性行为的结果,而不是基本面预期出现了根本性变化。而这种策略性行为的目的被认为是为了应对穆迪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在美联储本月即将加息之前先发制人维护人民币汇率等。
央行的策略性行为“被认为”有两个,一个是收紧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另一个则是在人民币中间价定价公式中加入“逆周期因子”。
这一波人民币升值的一个特点,就是先从离岸人民币市场开始急升,然后“传导”到在岸人民币市场,进而两个市场同时走高。就目前而言,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还是要比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高出近400点。这也反映了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的紧张。为了应对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紧张问题,6月1日晚间,香港金管局已向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援,并表示将会继续密切监察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情况。
央行将调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定价公式的消息在5月26日得到证实,这个时间点也正好与离岸人民币汇率快速走高的时间基本符合。而所谓在定价公式中加入“逆周期因子”,简单地理解,就是在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定价过程中,减少市场情绪的权重,增加央行意志的权重。当然,中间价一直被认为反映了央行的意志,但调整前后,差别在于程度的深浅。
近年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贬值,2015年“8•11”汇改是一个重要节点。“8•11”汇改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变为“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形成了“双锚机制”,即锚定美元和一篮子货币,与之前相比,“8·11”汇改后,市场对中间价的影响权重大大增加了。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认为,这种“双锚”机制形成了“非对称贬值”格局,当美元自身贬值时,由“收盘价+一篮子”决定的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不会相应显著升值;而当美元自身升值时,由“收盘价+一篮子”决定的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却会显著贬值。这会鼓励做空人民币做多美元的投机行为。而在“收盘价+一篮子+逆周期调节因子”的新机制下,预计短期内会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走强,人民币对篮子货币汇率可能更加稳定。
对中国央行来说,稳汇率是近年来的一项头等大事。一般认为有三个手段:一个是通过资本管制,限制资本流出;二是通过市场干预,维稳人民币汇率;三是通过调节定价机制。
三个手段各有优劣。资本管制效果好但拿捏不好会与改革承诺或愿景相冲突,市场干预则需要消耗外汇储备(与2014年2季度末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相比,到现在已经消耗了1万亿美元)。这回定价机制的调节,某种程度上是向“8•11”汇改之前的机制“回归”。
虽然此次中间价定价公式调整对人民币外汇市场“维稳”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对于它是否能够逆转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近年来的贬值趋势仍存疑。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郑超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升贬背后,是市场对中美两国经济前景预期的差异。而现在美国经济正进入一种“良性状态”,即无论是美联储加息还是不加息,市场都往积极方向解读:不加息,说明货币继续宽松,将刺激经济,是利好;加息,说明经济已经正常化,也是利好。而市场对今年中国经济的预期,前高后低的判断是主流。因此,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不会因为此次定价公式的调整而出现逆转。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预测,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6.85-6.95。这也意味着,相对于现在人民币对美元6.8左右的汇率,下半年会处于一个稳中略降的态势。
目前市场主流预测美联储将在下半年加息两次,虽然加息的边际效应或在减小,但其对人民币汇率的“负面”影响仍是市场共识。因此,经历了这一波快速升值后,目前可能是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最强的时候。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