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普京和俄罗斯何去何从

冯玉军/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2017-06-04 12: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俄罗斯是一个神奇的国家,总能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影响世界,吸引世人的目光。正像俄罗斯19世纪的著名诗人和外交家丘特切夫(Fedor Ivanovich Tyutchev,1803—1873)所说:“理智理解不了俄罗斯,对俄罗斯,你只有相信它。”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发生了很多事情:多个城市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圣彼得堡再次发生地铁爆炸案,俄美关系在改善和恶化之间波折起伏。这些事情都吸引了世人的目光。中国是和俄罗斯有着4300公里共同边界的邻国,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俄罗斯都对中国有着巨大影响。中国人非常关注俄罗斯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未来俄罗斯又会走向何方?
看待俄罗斯的认知框架
2000年5月7日中午,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大克里姆林宫,普京宣誓就职俄罗斯总统。图为就职典礼上,普京与叶利钦(右)在一起。
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尽管中国人对俄罗斯充满了兴趣,但对俄罗斯的看法却是非常撕裂的。有人认为,俄罗斯仍然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超级大国,仍然能对世界事务发挥决定性影响。也有人认为,俄罗斯已经衰落,而且未来仍将延续这一趋势,并最终沦落为一个地区性国家。有人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是天然盟友,中国在面临美国强大压力的情况之下,当然应该与俄罗斯结盟以共同对抗美国。但也有人认为,自中俄接触以来,俄罗斯就对中国造成过无数伤害,对中国的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构成巨大威胁。俄罗斯是一个恶邻,我们和它应该离得越远越好。
这些意见分歧显示出,国人在观察国际事务方面存在巨大的认识论差异。那么,我们究竟应当在一个什么样的分析框架之下,客观、公正、全面地看待俄罗斯,包括看待其他国际事务呢?
中国古人有不少有关错误认识论的说法,如“一叶障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刻舟求剑”等等。也就是说,同一件事物,假如你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看到的可能就是不一样的东西。这需要我们以全面客观的视角、科学的分析框架来观察纷繁复杂的世界。
在我看来,无论是对俄罗斯,还是对其他国际问题,都应该把它们放在一个由三个坐标轴所构成的立体空间中全面考察。
第一条坐标轴是横轴,就是这个国家本身历史的变化,它的政治文化、经济结构、管理方式、民族性格等,究竟在历史长河中发生了怎样的变迁。第二条是纵轴,就是要把我们的研究对象放在整个世界体系里加以考察,把它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加以比较,来分析它的优势和劣势,并确定它在整个国际体系里的位置。第三条坐标轴更为重要,无论针对任何国际问题,我们都需要把中国的国家利益作为一条重要的轴线,思考我们所观察的事物究竟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意味着什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只有在由这三条坐标构成的立体空间里,我们才能看清问题的本质。
但由于受到传统教育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多半是二元化的,非黑即白、非好即坏。我们不太擅于在一个灰色的世界里来把握对象的不同“灰度”和丰富层次。而且,我们很多人看一个事物,都喜欢先下价值判断,先断定这个东西是好是坏,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往往当你下了价值判断的时候,你就忽略了对象的很多其他方面。
所以我建议,大家在观察和思考国际问题的时候,要用一个多棱镜,让它透析出观察对象的七色光谱,而不是用老花镜、近视镜或者望远镜,只看到对象的一点一滴。
普京前两个总统任期的成就与不足
言归正传。俄罗斯现在究竟在发生什么?未来它会向什么样的方向发展?这是我们今天要和大家一起探讨的主题。大家都知道,普京是1999年12月31日从叶利钦手中接过俄罗斯权杖的,至今已过了17年时间。在这17年里,他先是担任了两届总统,随后转任总理,接着在2012年又重新回到克里姆林宫担任总统。依据修订后的俄罗斯联邦宪法,俄罗斯的 总统任期由四年延长为六年,这意味着普京有可能执政到2024年,也就是说领导俄罗斯近四分之一世纪。
在普京领导俄罗斯这17年时间里面,俄罗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来看一看,究竟有哪些变化。在前两个总统任期,普京做了很多事情,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叶利钦总统执政时期俄罗斯政治混乱、经济凋敝的局面
在政治上,他采取强力措施,通过建立联邦区、派驻总统联邦代表等一系列手段,重塑了垂直权力体系,打击了寡头干政,让一些寡头如古辛斯基(Vladimir Gusinsky)、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等,不是流亡海外就是被投入大牢,对政治的影响大大下降。在经济上,他以国家资本主义重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并借助国际市场上的高油价让俄罗斯经济在2000年至2008年实现了比较快速的恢复性增长。在安全领域,通过铁腕打击恐怖主义,包括发动第二次车臣战争,使国内安全形势从混乱无序走向了安全有序。在国际上,他采取“强硬而灵活”的务实主义政策,遏制住了俄罗斯国际地位不断下跌的势头,俄罗斯的 国际影响力一度有所恢复。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难看到,普京的治理方式也给俄罗斯带来了一些新问题。
在政治上,打掉了一批老寡头,但又出现了一批新寡头,包括罗西亚银行(Rossiya Bank)总裁科瓦尔丘克(Yuri Kovalquk)、罗滕伯格兄弟(Arkady Rotenberg与Boris Rotenberg,这兄弟俩也是承建2014年索契冬奥会基础场馆建设的寡头)、曾经在瑞士注册贡渥(Gunvor)石油公司的季姆钦科(Gennady Timchenko)等。这些新寡头掌握着俄罗斯的政治资源和经济命脉,可以说普京所倡导的国家资本主义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演变成了寡头资本主义。在这种缺乏竞争的体制下,裙带关系要远重于创新创业,企业与社会的活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在俄罗斯占据主导地位的是国有公司,是大型国企,它们拥有国家政策的扶持,凭借自然垄断地位赚取财富,却没有给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充足的动力。
外交上,随着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战争和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的到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跌入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谷,其国际环境迅速恶化。
2012年,普京重新回到克里姆林宫,开始了其第三个总统任期。这次回归,其实并不容易。因为从2011年底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开始,俄罗斯全国范围内就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反普京的示威游行。可以说,从那个时候,笼罩在普京头上的光环,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褪色了。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普京的支持率是63.6%,而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这两个最重要的政治中心,他的支持率没有过半,这说明当时的俄罗斯民众对他的看法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第三个总统任期的发展蓝图及其落空
2012年5月7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大克里姆林宫,普京第三次就任俄罗斯总统,其身后是总理梅德韦杰夫。东方IC 资料
第三次当选总统之前,普京为俄罗斯的未来发展描绘了一幅璀璨的蓝图。经济上,到2020年,要让俄罗斯经济总量进入世界前五强,人均GDP达到3.5万美元,创造200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让俄罗斯高科技产业产值占到GDP的50%以上。政治上,要弥合2012年大选所带来的社会分裂,实现政治上的稳定。外交上,要改善和西方的关系,同时通过建立关税联盟、欧亚经济联盟等举措,实现“后苏联空间”在俄罗斯领导下的“再一体化”。
在具体经济政策方面,普京提出了经济发展的五大支柱。第一是油气工业的现代化。油气是上天赐予俄罗斯的宝贵财富,普京不仅要让俄罗斯油气实现出口,而且要提高俄罗斯油气产品的附加值。第二,通过总值7500亿美元的十年军备振兴计划引领俄罗斯的再工业化。第三,通过一系列科技园区的培育引领俄罗斯的创新发展。第四,大力开发远东,让远东成为第二个新加坡。第五,发挥俄罗斯土地资源丰富的优势,发展现代化农业,让俄罗斯成为世界上重要的粮食出口国。
到目前,普京的第三个总统任期即将过去。回顾俄罗斯近几年的发展,可以说普京规划的俄罗斯蓝图很大程度上没有实现,而且到2020年也不可能实现。
经济方面,尽管2012年国际油价仍维持在100多美元的高位,但那时俄罗斯经济的增速就已经明显下降。2012年只有3.4%,2013年跌到1.3%。2014年乌克兰危机引发的西方对俄制裁以及随之而来的油价下跌,使当年的俄罗斯经济增长率只有0.5%。2015年和2016年,俄罗斯经济陷入衰退,经济增长率分别为-3.7%和-1.7%。
尽管俄罗斯官方表示,2017年俄罗斯有可能实现零增长或微弱正增长,但无论是根据俄罗斯官方机构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机构的预测,到2020年,俄罗斯经济增长率按最好情形估算也只有2%到3%。这是一个低速的增长,低于世界经济增长的平均水平(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7年为3.5%,2018年为3.6%)。这也就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俄罗斯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地位会进一步下降
刚才我们讲到,普京提出到2020年俄罗斯要进入世界经济前五强。按照这个目标,从2012年到2020年这8年间,俄罗斯的经济增长率必须达到年均7.5%以上。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目标已经完全无法实现。
普京曾想以军备振兴带动俄罗斯的“再工业化”。为什么要再工业化?因为在苏联解体后的二十年间,由于设备老化、投资不足、人才流失等原因,苏联时期留下来的重工业体系基本上已经没落,但新的工业体系并没有建立起来。可以说,在苏联解体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俄罗斯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去工业化”过程。俄罗斯有很多经济学家期盼“后工业化社会”的降临,但实际上,俄罗斯的知识经济和高科技产业不仅没有得到充分发展,就连昔日的工业体系也在持续衰败。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俄罗斯进口商品的60%到70%都是工业制成品。而它出口的仍主要是石油、天然气、木材、金属、煤炭等原材料,也就是上天赋予给俄罗斯的自然资源。在这种情况下,特别是在新能源革命和新工业革命加速到来之际,俄罗斯以怎样的姿态参与世界经济竞争,将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占据怎样的地位,如何才能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这是俄罗斯执政精英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
俄罗斯当下的外交困境
在外交方面,普京在第三次担任总统之前,也提出了很多设想,但也没有完全实现。
欧亚经济联盟确实建立起来了,而且从最初的三个成员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发展到现在把吉尔吉斯、亚美尼亚等吸收到其中。但这个联盟并没有充分实现投资、商品、服务、人员的自由流动。某种程度上,这个经济联盟更多照顾的是俄罗斯的利益,而不是所有成员国的利益。所以其他成员国尽管加入了欧亚经济联盟,但对俄罗斯的不满仍然在潜滋暗长。
在与西方的关系方面,尽管从2008年奥巴马执政开始,美国就提出了重启俄美关系的计划,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又让很多俄罗斯人对俄美关系的迅速改善寄予厚望,但短短几个月下来,我们看到,俄美关系恶化的趋势并没有得到切实改善。俄美之间不仅缺乏强大的经济纽带,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的立场也难以调和。更重要的是,随着“通俄门”在美国国内不断发酵以及俄罗斯2018年总统大选的到来,俄美两国的国内政治因素将进一步制约双边关系的改善。
在俄欧关系方面也是这样,随着克里米亚危机的发生和乌克兰东部地区战事的绵延,欧洲明显感觉到了来自俄罗斯的压力。在绝大多数欧盟国家看来,俄罗斯的强势行动对欧洲安全是一个威胁。普京曾经提出,要和欧盟一道建立起一个“大欧洲”,在经济、法律、安全、人文四大领域与欧盟共建“统一空间”。但这些目标,基本上已化为泡影。
俄罗斯在转向亚太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特别是和中国、日本的关系在改善,和印度的关系也在调整,俄罗斯和东盟试图建立自由贸易区。但是说实话,俄罗斯在亚太经济合作格局中仍然处于一个相对边缘的位势。
国际战略观方面的误区
为什么普京勾画的蓝图多半没有实现?我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俄罗斯的思维方式还停留在过去的时代,没有跟上新的时代发展。特别是在国际战略方面,我觉得俄罗斯有一些问题。
第一,到目前为止,俄罗斯仍把大国之间的竞争,看作单纯的地缘政治竞争,而不是综合国力的竞争。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之下,它更看重地盘,所以非要拿下克里米亚。它没有看到,你一个国家想在当今世界立足的话,综合国力必须得到全面、充分的发展。
可以用木桶原理来解释。如果我们把俄罗斯看作一个木桶,那么在这个木桶中,只有军事这一块木板是相对比较长的,而经济、社会、人文、科技,包括软实力方面,都有很大的漏洞。你有其他那么多的短板,那么你这个木桶究竟能存多少水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俄罗斯的自身实力并不客观。很多俄罗斯人仍然认为,俄罗斯是个世界大国,应该而且必须影响国际所有重大事务的解决。但如果用各种数据、指数来衡量的话,我们会发现,不论在经济还是军事方面,俄罗斯今天的影响力都在退缩。当然,俄罗斯还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看到,在安理会涉及重大国际和地区安全事务的投票中,俄罗斯投出的更多是反对票,这引发了很多国家的质疑。
第三,俄罗斯认为自己是现存国际秩序的受害者。普京曾经说:“苏联解体是一个重大的地缘政治灾难。”很多俄罗斯人认为,苏联解体是西方通过各种各样的阴谋推动的结果。在这种情况之下,俄罗斯要恢复大国地位,就必须挑战现行的国际秩序。所以最近几年里,我们看到俄罗斯动作不断,接连对格鲁吉亚发动战争,在克里米亚挑起危机,甚至驻兵叙利亚。在很多俄罗斯人看来,我就是要成为西方主导下的国际秩序的挑战者,美国人说什么,我偏不去做什么。
第四,俄罗斯对整个世界科技革命、能源革命的理解相对不那么到位。当美国的页岩革命蓬勃开展,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已影响到世界的能源格局的时候,很多俄罗斯人仍然认为,这是美国和沙特搞的一个骗局,目的就是要通过打击油价来遏制俄罗斯。但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美国已成为超越沙特的第一大石油生产国,成为超越俄罗斯的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而且它的页岩气经过液化以后已经开始向亚太出口,未来会向欧洲出口。这种变化是历史性的,将对美国的未来形成历史性影响,对国际能源市场带来重大影响,也会对俄罗斯的能源地位带来相当大的冲击。
第五,在对待原苏联加盟共和国方面,俄罗斯尽管表面上将那些国家看成是独立主权国家,但在内心深处仍然把它们当作小兄弟:我是老大哥,你是小兄弟;在涉及我的利益的重大问题上,你应该听我的,应该支持、维护我的利益,而不是你的利益。说到底,俄罗斯对那些国家仍然没有一种平等的态度。我们刚才讲到,欧亚经济联盟存在很多内部矛盾。为什么呢?有一部分原因在这里。
第六,俄罗斯对世界经济一体化抱有相对悲观的态度。为什么?因为它在当代世界经济分工体系中处在边缘地位。它更多是在出口原材料,而没有通过高科技来支撑它的经济发展。所以它认为自己是被剥削的,对欧洲的能源出口是被剥削的,对中国和亚太其他国家的能源出口也是被剥削的。它不希望更多融入到世界经济的一体化过程当中。
尽管俄罗斯已经加入WTO,但它仍然更希望通过建立欧亚经济联盟的方式,把原苏联的自留地保留下来。它在这个自留地周围扎满了篱笆,希望别的人不要进它的自留地。这种思维方式,也导致它的经济发展,其实和世界经济发展的大潮越来越脱节。
出兵叙利亚收效如何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15日,俄军K-300P型“堡垒-P”岸基反舰导弹系统向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的弹药库发射“棱堡”导弹。 视觉中国 资料
尽管存在以上国内国际失误,但俄罗斯仍不甘沉沦。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还是有着强大的动力,它希望自己成为让世人尊敬的一个民族。所以我们可以看到,2015年10月,俄罗斯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强行出兵叙利亚,展开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
这场行动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之下开展的?是在俄罗斯正和西方的关系非常紧张、乌克兰危机尚未结束、西方正对俄罗斯施加严厉制裁,同时俄罗斯经济正遭受重创的背景下展开的。在如此困难的背景下,俄罗斯为什么要出兵叙利亚,它想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时间过去快两年之后,它的那些目标是不是实现了?
在我看来,俄罗斯出兵叙利亚有六大目标。
一是打击恐怖主义。它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为什么?因为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深受恐怖主义危害。大家知道,上世纪九十年代俄罗斯发动了两次车臣战争,起因之一正是车臣内部分离势力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危害。新世纪以来,接连不断的恐怖袭击让俄罗斯社会和民众受尽苦难。
而且根据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数据,现在有两千多名俄罗斯公民在伊拉克北部、叙利亚北部参加了“伊斯兰国”。如果这些人再回到俄罗斯本土,会对俄罗斯的国内安全构成严峻挑战。所以说,跨越国界打击恐怖主义,是俄罗斯维护国家安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
二是保住俄罗斯在地中海地区的重要军事基地。我们都知道,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在海外的军事基地大量收缩,到目前为止只在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港(Tartous)保留了一个海军基地。对俄罗斯的黑海舰队来讲,只有保住这个军事基地,黑海舰队未来才有可能出地中海,出大西洋,出印度洋,发挥俄罗斯的战略威慑作用。
历史上,俄罗斯为了争夺黑海的出海口,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打了十几仗,延续一百多年。特别是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后,由于北约国家对俄罗斯更加警惕,双方关系日益紧张。那么俄罗斯在黑海、地中海那里就面临更重大压力。在这种情况之下,它必须保住叙利亚这个军事基地。一年多时间过去以后,我们看到,俄罗斯不仅保住了塔尔图斯海军基地,而且在叙利亚西北部的拉塔吉亚(Latakia)等地区,又获得了新的军事基地。这对它维护在黑海、地中海的地缘政治利益,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三是力挺叙利亚现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为什么?因为俄罗斯在今天的中东只有两个比较可靠的盟友,一个是叙利亚的阿萨德当局,第二个就是以什叶派为主的伊朗。逊尼派为主的沙拉特、卡塔尔、阿联酋等国家以及其他海湾国家和俄罗斯的关系是非常差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力挺阿萨德政权就能维护俄罗斯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利益,并撬动中东的地缘政治格局。
第四个目标是,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俄罗斯的大国自豪感。尽管苏联已经解体四分之一世纪,尽管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已严重下降,但它显然不甘心于这种下降,甚至想方设法展示它作为大国的存在。它要告诉全世界,它仍是一个对国际事务有重大影响的一个国家。
第五个目标是,转移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承受的压力。俄罗斯外交有丰富的战略内涵和悠久的历史传统。我们中国人的思维往往是以合求和,以合作求安全,以合作求共赢。但俄罗斯往往是以斗求和:我只有迫使你坐到谈判桌前,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恰恰是在乌克兰危机的时候,俄罗斯要开辟第二战场,它要减弱美欧在乌克兰问题上对它的压力,而且迫使美国和俄罗斯开展相应的合作。这就是所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第六个目标是,打掉东地中海地区的天然气开发。媒体和学界大都没有关注到这个目标。最近几年,东地中海地区特别是以色列、约旦、黎巴嫩、埃及,以及叙利亚的近地中海大陆架地区,发现了大量天然气储藏。这个地区离欧洲市场非常近,如果这些地中海的天然气得以有效开发并且向欧洲出口,那么俄罗斯赖以生存的对欧洲天然气出口就面临非常大的损失和激烈竞争。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俄罗斯出其不意地出兵叙利亚,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所以说,尽管俄罗斯的实力在下降,影响在下降,但它仍能做出惊人之举。未来,我们还有可能看到这种惊爆眼球的事件。
俄美关系短期内不可能实现好转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在参选总统期间对俄罗斯表达了强烈的好感,对普京本人也表达了由衷的赞赏。所以,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国际和国内媒体,都曾一度惊呼俄美关系要实现实质性改善了。
但我认为,俄美关系短期内不可能实现大的反转。为什么?关键在于,俄美的合作空间是非常小的。我们可以一一罗列。
在经济层面,俄美之间的贸易额只有两三百亿美元,这对两个世界级大国来讲是一个非常可笑的数字,特别是对美国来讲,可以忽略不计。两个国家之间没有非常紧密的利益关切,关系恶化与否是无所谓的,对对方和自己的经济发展和国内经济稳定都不会构成太大威胁。
在军事层面,很多人讲,俄美有很多共同的国际利益。但如果我们看今天正在发生的新的军事革命,就可以看到,俄美无论是在核武器的现代化、全球导弹防御系统、全球即时打击系统还是在网络站领域,都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在这次美国总统大选过程中,我们也看到,美国的情报机构指责俄罗斯通过网络黑客攻击的方式干预美国政治。所以双方在军事领域其实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剑拔弩张。
在欧洲安全层面,乌克兰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乌克兰东部地区战事尽管有所降温,但没有完全结束。乌克兰问题大家不要小看,那是关系到1975年签订的《赫尔辛基最后文件》(Helsinki Final Act),关系到整个欧洲安全的一块试金石。如果美国人在欧洲安全上放水,那它的北约盟国就会对美国在跨大西洋安全体系中的领导地位产生强烈质疑。所以我们实际上看到,尽管俄罗斯天天指责北约在东欧部署新的军事力量,但从北约的角度来讲,它的很多行动是为防范俄罗斯挑起新的乌克兰危机、新的克里米亚事件。
在叙利亚问题上,很多人讲,俄美可以在反恐方面展开合作。但如果回望叙利亚战争接近七年以来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尽管俄美双方都打着在叙利亚打击恐怖主义的旗号,但对究竟谁是恐怖主义、怎么样打击恐怖主义,双方的认知却有天壤之别。未来在叙利亚问题上,我看俄美之间合作的余地也非常有限。
今年4月6号,美国用59枚战斧巡航导弹攻击了叙利亚政府军。大家注意,这是美国军队第一次正面打击叙利亚政府军。原来没有过,原来都是通过支持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通过支持沙特、土耳其等这些美国在中东的盟友来干涉叙利亚内部事务。但这次确实是要给叙利亚政府一点颜色看看,同时也敲山震虎,让俄罗斯认识到,尽管你通过强行出兵叙利亚取得了很大战果,但美国要求叙利亚各方不能使用化学武器的底线同样不可动摇。
从两国相互认知的层面来看,美国战略界更多地倾向于把俄罗斯定位为二流国家,奥巴马曾言之凿凿地说,俄罗斯已经不是一个全球性大国。但俄罗斯不这样认为,它仍自视为一个世界大国,仍然要同美国平起平坐地共同解决国际问题。这种反差不仅让俄美相互认知存在巨大落差,也导致双方在具体政策领域产生巨大矛盾。
从国内政治角度看,俄罗斯和美国内部都有非常强大的利益集团不希望两国关系迅速改善,两个国家的军工综合体和强力部门的利益都有可能因俄美关系的改善而受损。更何况,两国在相互干涉内政方面结下了不小的“梁子”:2011到2012年俄罗斯国内的反政府流行被普京视为是美国策划、操纵的“颜色革命”,其目的就是要阻止普京重返克宫;而美国人认定俄罗斯通过网络攻击和信息战深度卷入了2016年美国大选,这在美国人看来是不可接受的。美国人什么时候让别的国家干涉到了自己的国内政治,并且发挥了巨大作用?!
俄美之间现在的相互认知是非常差的,都把对方看成是对手甚至是敌人。在两个国家内部,促使双方关系好转的力量非常非常有限。所以我说,未来也不要对俄美关系迅速好转寄予太大的希望。
以内生性动力推动中俄关系健康发展
最后我们来谈一点中俄关系。中俄是有着4300公里长共同边界的邻国,在历史上,俄罗斯深刻影响到了中国的安全、发展,乃至于整个社会体制。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苏关系恶化,两国在边境线上陈兵百万,所导致的结果不仅是大量资源浪费,更重要的是两国都丧失了重要的发展机遇。
我个人坚决认为,中俄关系只能搞好不能搞坏。我们必须有一个睦邻友好、相互合作的关系,才能让两个国家都有良好的周边环境,让两国都把主要精力放到经济建设上,放到改善两国人民的生活上。
今天的中俄关系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我们的官方这样讲,我个人也是这么认为的。所谓的历史最好时期,不是说中俄要结成所谓军事同盟来对抗美国,不是的。最重要的是,经过四百年,特别是近几十年来的艰苦探索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中俄关系的真正历史定位,那就是:睦邻友好、永不为敌;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这是根本性的原则。
这些词尽管看上去比较虚,但恰恰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任何脱离这些词句的行为,任何要把中俄关系搞坏或者是让中俄结成同盟的设想,都不符合中俄两国的利益。
现在很多人在讲中美俄三角关系,有的人担心特朗普上台以后联俄治华,有的人强调中俄两国必须结成同盟抗衡美国。但是我要强调,这种二对一的传统模式是冷战的产物,已经与今天国际关系的发展格格不入。
为什么?首先,这种二对一模式仅仅关注地缘政治,但今天国际关系的议程是非常丰富的,包括经济合作、气候变化、全球治理、科技创新等等在内,绝不仅是领土、地盘、你和我好来对付谁。用简单的方式来解决复杂的问题,不可能达到良好的效果。其次,从实践上看,我们也并没有发现,如果中俄关系走得更近或者结成同盟,就能减轻对方所面临的来自美国的压力。比如说,最近几年中俄之间搞过包括军事演习在内的合作,但我们没有看到美国因此而放松在南海的战略巡航,没有看到美国因此放弃了它在东欧进一步的军事部署。
更重要的一点是,对中国和俄罗斯各自来讲,一个良好的俄美关系和一个良好的中美关系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今天我想特别强调,今天的中美俄关系不应是冷战时期中美苏关系的翻版,不应是二对一的抗衡,而应发展相互协作、三边互利共盈的新型三角关系。中美、中俄、俄美三对双边关系,各有各的价值,各有各的逻辑,各有各的作用。
我希望,在国际热点不断出现的今天,在世界经济发展仍然没有走出困境的当下,中美俄三个国家真正通过良性互动来促进世界经济的发展,保障地区和世界和平。
(本文据作者近期于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节目中的讲稿整理而成,由作者本人改定。该期节目已于2017年6月3日播出。)
责任编辑:李旭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普京,俄罗斯,俄美关系,中俄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