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通人员赵汝恒追逃纪实:外逃前意气风发,缉捕时满头白发

李鹃/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2017-06-03 10:01

字号
去时满头青丝,归来已是华发。三年东奔西走的逃亡生涯对于赵汝恒而言,异常煎熬。
2015年11月1日,在上海浦东机场,赵汝恒被押解回国。 新华网 资料图
2015年11月1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统筹指挥下,中国、加纳两国司法执法和外交部门密切配合,将外逃至加纳的“百名红通人员”赵汝恒成功缉捕并押解回国。
涉案资金1900万,纺织厂负责人外逃加纳匿行踪
2012年国庆节,正是举国欢庆、共祝佳节的日子,山东省惠民县100多位老百姓的心里,却蒙上了一层阴霾。此前,一则“鲁洁纺织厂负责人赵汝恒外逃”的消息在当地传开,迅速引起了轩然大波。
“负责人跑了,自己的存款可怎么办?”惠民县退休教师陈洪福听到这则消息,心下一惊。
2010年前后,听说鲁洁纺织厂可以存款,一年能拿到10%的利息,陈洪福就把大半辈子的储蓄都存到了鲁洁纺织厂。在当地,和陈洪福情况相同的,有一两百人。在向公安机关报案后,山东省惠民县公安局迅速介入。
据警方调查,2012年9月23日,鲁洁纺织厂负责人赵汝恒持旅游签证去了非洲加纳共和国,随后就失去了联系。
伴随着警方调查步步深入,赵汝恒涉嫌犯罪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经查,赵汝恒任鲁洁纺织厂董事长期间,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1900余万。此外,侦查员在调查纺织厂账目时,还发现赵汝恒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近3000万的违法事实。
2014年1月,赵汝恒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批准逮捕。7月,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布红色通报。
外逃嫌疑人远在万里之遥,如何实现对他的缉捕?面对各种困难,滨州市公安局没有气馁,在公安部、省公安厅的指挥和协调下,调集精干力量,成立专班,全力查找赵汝恒在加纳的行踪。但是赵汝恒为逃避侦查,抵达加纳后便切断与外界的联络,完全失去了踪影。
“整个追逃过程中,最难的就是寻找赵汝恒的行踪。”找不到赵汝恒的具体位置,追逃就无从谈起,专案组的行动陷入僵局。
顺藤摸瓜寻找线索,茫茫非洲显行踪
一筹莫展之际,侦查人员发现了一个重要情况,就在赵汝恒逃往加纳后不久,惠民县不少村民前往加纳种棉花。赵汝恒早年是惠民县农业部门的一名高级农艺师、棉花种植的行家里手,他前脚刚走,村民后脚便奔赴加纳,侦查人员推测,这两者之间或许有着密切的关联。
顺藤摸瓜,围绕前往加纳的村民展开调查,结果显示赵汝恒确实在加纳从事农业生产方面的工作,可是具体藏匿在哪个位置呢?
侦查人员通过大量的走访调查,发现加纳一中资企业与其有来往,正巧这家企业在加纳埃朱拉地区有农业基地,赵汝恒会不会到哪里去工作了呢?经多方努力,侦查人员终于确定赵正是在这里从事棉花种植工作。得到了这些基础情况后,侦查人员对下步的境外缉捕工作充满了信心。
掌握了赵汝恒的藏匿线索后,山东省惠民县公安局迅速通过省、市两级公安机关,将相关信息层报至公安部,公安部快速反应,提请加纳方面配合抓捕赵汝恒。2014年12月,加纳警方同意对赵汝恒实施抓捕。
狡兔三窟,先后多次逃脱缉捕
2014年12月,对赵汝恒的第一次抓捕行动在加纳埃朱拉农业基地拉开序幕。经过一段时间的摸排、寻找线索,在赵汝恒外逃两年以后,终于能够对其实施抓捕,远在山东的侦查人员焦灼地等待着前方的好消息,前往加纳押解外逃人员的准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着。
几天以后,加纳警方传来消息,称当天的抓捕行动失败了,赵汝恒在警方抵达的半个小时前恰巧离开,去向不明。伴随着第一次抓捕行动的失败,赵汝恒也如惊弓之鸟一般受到惊吓,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消失在加纳广袤的土地上。
2015年3月,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启动“天网行动”,4月,集中曝光“百名红通人员”名单,赵汝恒位列其中。2015年5月,山东省追逃办挂牌督办赵汝恒案,山东省公安厅靠前指挥。
“赵汝恒的通讯方式、居住地点全部更换了,我们只能从零做起。”第一次行动宣告失败、“百名红通人员”集中公布,办案人员顶着无形的压力继续开展工作。
2015年5月,根据中方提供的位置线索,加纳警方对赵汝恒实施了第二次抓捕。据加纳警方回忆,他们曾与赵汝恒打过照面,但是由于赵汝恒外貌变化太大,加之加纳警方对亚洲人的面貌并不敏感,让他从眼皮底下溜走了。
中方成立工作组远赴加纳,追逃行动捷报传来
缉捕行动接连失利,赵汝恒不知所踪,专案组认为有必要去趟加纳,与加纳警方加强信息沟通。
2015年6月初,工作组抵达加纳,与加纳警方进行沟通交流。在争取到加纳警方的全力支持后,专案组加大对赵汝恒的寻找力度,围绕赵汝恒所在的中资企业开展工作,掌握了大量的一手资料。
在加纳境内多处找寻无果后,专案组将寻找的目光,转向了加纳的周边,很快就发现赵汝恒已经逃离加纳,去往邻国布基纳法索。由于中国和布基纳法索之间尚未建立外交关系,难以通过国际司法执法合作开展缉捕行动,这无疑给工作组增加了新的难题。
2015年10月,侦查人员发现赵汝恒悄悄地从布基纳法索潜藏回加纳了。相关线索迅速被反馈至加纳警方,10月19日,加纳警方收网出击,成功缉捕赵汝恒。2015年11月1日下午4时许,在中加两国的协作下,押解赵汝恒的飞机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此时的他,满头华发,与外逃前的意气风发相比,判若两人。
赵汝恒归案后,鲁洁纺织厂的钱款去向也有了说法。据赵汝恒交代,2012年以前,纺织厂连年盈利,一直形势不错。但是2012年棉花价格大幅下跌,买入时成本高,纺织成纱后售价低,导致大幅亏本,出逃加纳前,纺织厂已经不再盈利了。
2016年9月30日,惠民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赵汝恒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10万元。2017年1月9日,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而陈洪福等人的存款也有了着落,县里专门成立了工作组,由其他企业接管鲁洁纺织厂,对群众的损失分期偿还。
“警方抓住就抓住,没抓住就侥幸,抓不住就继续在那儿干,抓住就回来……太没意思了,后来反正我也想了这个事,早晚得回来处理。”逃亡路上的东奔西走、逢年过节的萧索冷清,3年多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涯对赵汝恒而言不堪回首,当最终落入“天网”时,他反而感到安心和踏实。
(原题为《三年逃亡路 青丝变白发》)
责任编辑:伍智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百名红通人员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