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赌徒侵占公款96万后逃脱,十年后警方靠人像比对破案

李鹏/“长安剑”微信公众号

2017-06-04 14:44

字号
一个从未去过新疆的人,却在新疆频繁出现!如此奇怪的事情恰好被专案警方注意到,经过多方查证,一起十年前的案件终于浮出水面。2017年5月4日,随着伍平在新疆落网,这场跨越10年的追逃画上了句号。
而面对辗转潜逃数地、长期隐姓埋名的他,警方是如何实现“火眼金睛”“精准识别”的?今天,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就为大家解开谜团——
赌博欠债歹意生
伍平(化名),重庆万州人,1965年出生,案发前系万州某银行ATM机加钞员。
“伍平平常十分好赌,发工资后的那一周在单位基本上是找不到他人的,欠下了一屁股赌债。”伍平当年银行的同事李重(化名)回忆说。
“伍平当时根本一分钱积蓄都没,还三天两头利用自己银行工作人员的身份找人借钱。我当年因为自己老公做点生意,怕有时候会通过他找银行贷款,又都是老乡,所以也借了2万块给他,可到现在我的钱也没着落啊!”当年伍平的朋友罗女士说。
2007年初,因为赌博欠很多外债,生活彻底揭不开锅的伍平琢磨如何能够让自己“咸鱼翻身”。
“当时借的外债将近20万,我还债的压力越来越大,我思来想去,何不利用自己银行加钞员身份把为取款机加钞的钱挪用一下呢?去“大干一场”,等到自己“翻本”了再将钱还回去就行了。”到案后的伍平说。
钱到手后人消失
2007年2月17日,当时正值春节,银行安排伍平和另一名加钞员一起值班,为辖区2台ATM机加钞。伍平跟同事说,他老婆孩子回老家了,一个人没什么事儿,他可以来顶岗,让同事回家过年,等以后他有事儿了同事再替他顶班……
不明就里的同事高兴地接受了伍平的“好意”。
2月18日,伍平从银行柜台领走50万元现金,准备为辖区某高校的ATM机加钞。此时,学校早已放假,学生和教职员工基本都已离校回家过年,几乎没什么人取钱。
伍平也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于是想办法把钱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他当时就想,这下有钱了,心理占优势,肯定能赢。结果手气还是那么背,当天晚上就输掉了20多万……
这让准备借用公款“翻身”,再将钱还回去的想法彻底落空,加之之前欠下的大额赌债,让伍平萌生了“自行了断”的念头,但在“了断”前,要再拿一笔钱,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走一走。
所以没多久,伍平从柜台取走50万元为辖区另一ATM机加钞,为掩人耳目,这次他加钞4万元,将其余46万元占为己有。
2月24日,有客户打电话向银行反映,取款时ATM机提示现金已被取完。银行随即联系伍平,发现电话关机,多方联系也未找到,于是银行报警。
万州警方在接报后立即立案侦查,并迅速对伍平实施追逃。但从那天起,伍平就再也没出现过。
漂白身份速逃离
伍平到案后供述,“我把银行的公款弄到手后就乘出租车逃跑了。我知道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所以每到一地换车时就把印有我名字的证件损毁并丢进垃圾桶,并在心里默念说‘再见,伍平!’因为我知道,伍平这个名字以后绝对不能再出现了,我要改名换姓,和原来的自己永远说再见。”
“当时我情绪很低落,知道自己犯了滔天大罪,已无法回头,干脆再去曾经去过的地方走一趟,哪怕被抓了或者选择自杀,也不留太多遗憾。”伍平说。
当年参与办案的骆警官说,接报后警方对辖区车站码头等地进行了布控,还发了协查通告,请求周边区县公安机关协助查找拦截。但遗憾的是,早在警方大规模布控前,伍平就已逃离了重庆,前往四川达州、万源等地。
轻生未遂再北上
伍平逃出重庆后来到四川达州,由于此前他曾和老婆孩子到离达州不远的万源旅游过,印象不错,便决定去那里了结此生。
“‘你在干什么?千万别干傻事儿,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我们大家可以帮你,现在的社会这么好,有什么想不开的,好死不如赖活着啊!’在万源八台山景区我准备从栈道纵身跳下万丈深渊,但一名游客的一席话,又让我失去了自杀的勇气。”到案后的伍平回忆说。
“我干嘛这么傻?我现在已经不是伍平啦,我有新的身份啊,我是伍军(化名)啊!”伍平内心极力地为自己寻找着不死的借口。
“继续北上,去甘肃兰州,去那个自己奉献过青春和热血的地方再看一看。”伍平曾在兰州当兵,他的一部分青春时光是在那里度过的。
依旧是一路乘坐出租车,一路翻山越岭经过十多天的“兜风”日子,到了兰州,那个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地方。
踏破铁鞋无影踪
“伍平”从此销声匿迹,人间蒸发,但警方侦办的脚步却没有停下。
专案组民警对伍平逃跑前的通话清单进行分析,然后又对与伍平有关的近40个重点关系人进行调查和实地走访,伍平的住所、老家、单位都已查了个遍,但始终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当时专案组有两个意见,一个是认为伍平会继续去赌博,如果钱输完了会再次作侵财类的案件。另一个是认为伍平已经外逃,而且认为他有可能逃到曾经有过生活经历的地方。”骆警官回忆说。
民警兵分两路,一路重点对各赌博场所进行布控,一路开始调查伍平曾经有过生活经历的地方。农村老家、学校、部队……民警们一一摸排走访。一晃几个月过去,还是没能寻找到伍平的一丝踪迹。
伍平真的就这样人间蒸发啦?他是否还活着?无数疑问聚集到了办案人员面前。
逃往新疆性难改
到案后伍平说,他在兰州呆了一段时间就厌倦了,有天在餐馆吃饭遇到一群重庆老乡,喝了点酒聊得很投缘,得知他们准备前往新疆打工时就想一起去,于是他就去了新疆。
到新疆后,起初伍平在工地打小工,工友们都住条件简陋的工棚,他为方便出去打牌,也防止人多说错话暴露自己,就在外面租房。很快,钱输得差不多了,干活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伍平跟老乡们分道扬镳,之后搬到了新地方租房落脚,先是四处打零工,后来在一家粮油企业干起了炼油工。
从此,伍平开始了在新疆隐姓埋名、惶惶不安的十年,但对于赌博,依旧“死性不改”。
而与此同时,民警的侦办并未放松。两个线索曾让办案民警看到一丝希望:2014年伍平儿子到河北某大学就读,伍平妻子也到河北打工生活;2015年伍平妻儿办理港澳通行证准备到香港旅游。但调查后都未发现伍平的任何踪迹。
大数据锁定行踪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人像技术的运用给案件侦破带来了突破口,追捕伍平又重现曙光。
2017年初,办案民警通过人像比对发现伍平的照片和新疆一个名叫“伍军”的人相似度很高,详查发现“伍军”是伍平的同村亲戚。
“这让我们很纳闷,于是再次前往伍平老家进行实地走访,了解得知‘伍军’一家早在案发多年前已经搬离老家到外省生活,但到底搬到哪里定居,村里人都一无所知,只是‘伍军’的户口依旧留在了当地。”骆警官说。
通过调查发现:在新疆,只有“伍军”本人的活动轨迹,其家人没有任何信息,并且多年来“伍军”和重庆的亲戚朋友没有任何联系。警方判断,身在新疆的“伍军”很可能就是潜逃的伍平。
为精确锁定嫌疑人,办案民警历经2个多月,在近10个省份的数据海洋里,对“伍军”及家人下落展开了深度查找,最终在湖南查询到了从重庆外迁的“伍军”的下落,“伍军”现已改名,安家到了湖北某地。民警还发现在新疆的“伍军”所使用的二代身份证号码并非原来一代身份证号。
通过多方核实,民警确定“伍军”就是定居湖北的这家人,还了解到“伍军”并未去过新疆。当民警把新疆“伍军”的二代证照片找伍平当年的同事和当地老家村民辨认时,大家都说是伍平。这让民警更加确信,新疆“伍军”就是伍平!
2017年5月4日,在新疆警方配合下,专案民警在乌鲁木齐将冒用“伍军”身份的伍平成功抓捕归案。
前往新疆实施抓捕的邓警官说:“我们抓住他的那一刻,他很淡定,并没有开口讲话,似乎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
“这一晃就是10年,10年里我经历了多少个不眠夜,我知道该来的迟早会来的。此刻,压在我心中的那块‘巨石’仿佛才得以消除。”伍平接受讯问时说。
到案后的伍平很快交代,当年因为赌博怕还不了债随时准备“跑路”,就在老家代办身份证的照相馆冒用亲戚伍军的身份信息,代办了假二代证,案发后就一直冒用这个身份证,直到被抓获。
(原文题为《重庆赌徒侵占公款96万“人间蒸发”,10年后警方竟靠这招锁定他!》)
责任编辑:温潇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重庆 赌徒 人像技术 破案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