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资溪一深山内有人偷焚数十吨电子垃圾,村民在家被熏晕

北京时间/尹志艳

2017-06-06 10:19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江西省资溪县的一座大山深处,有人拉上数十吨电子垃圾,藏匿焚烧多日,毒烟弥漫在附近村庄。2017年5月29日,十多名村民一度出现呕吐、头晕等症状。 来源:北京时间(01:24)
在江西省资溪县的一座大山深处,有人拉上数十吨电子垃圾,藏匿焚烧多日,毒烟弥漫在附近村庄。
2017年5月29日,距离焚烧窝点几百米远的高阜镇孔坑村胡家陂村小组,十多名村民一度出现呕吐、头晕等症状,被送进医院治疗。其中最严重的一名村民在家里直接熏晕,醒来时已在医院抢救室。
事发8天之后,6月5日,被毒烟熏倒的村民们在医院治疗后部分已经返回家中,目前有7名村民仍在住院治疗。
当地有关部门向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表示,藏匿深山的电子垃圾焚烧窝点没有任何审批手续,是一个黑窝点,目前已清理焚烧现场,以污染环境罪对3名嫌疑人进行立案调查,其中孔坑村村支书涉案。 
蒋富兰躺在病床上,鼻子插着氧气。 尹志艳 图
村民在家熏晕入院
胡家陂村坐落在大山脚下,山清水秀。250人左右的村子,年轻人平常在外打工,留下年老或年幼的人留守家中。
2017年5月29日,6点左右,68岁的钱有娇早早地起床,打开家门就闻到一股说不上来的刺鼻气味,“好难闻,我说不来,像是臭味”。
钱有娇说,她呼吸很困难,喉咙很痒,作呕。
“我上了个厕所,就去做饭,吃了两个粽子,两碗稀饭。”钱有娇说,“本来还想出门去干活,但一下就吐了,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掉了,再后来我就直接在家晕倒了,不省人事”。
64岁的洪友莲,同样是早上起床开门就闻到了刺鼻气味,“那是好难受啊,好臭,接着就吐,吐的好厉害啊,饭也吃不下,真是吃苦头啊,后来水都吐出来了,心里很难受,我也晕倒了”。
同样,48岁的蒋富兰早上5点多起来洗衣服看到,“‘雾’一下就盖过来了,气味很重,令人恶心,脚都站不稳,后来我就往家里走,衣服都没晒好,人走不动,吐得人发狂”。
蒋富兰后来看到,村子里很多人都在呕吐,后来有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蒋富兰坐上救护车之后,随同的村民拍下的一段视频显示,蒋富兰躺在担架上大吼大叫,反复呕吐,表情痛苦。
蒋富兰在资溪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了3天后,转院至距离县城一百公里以外的抚州市第一医院继续治疗。
“当时手脚都是麻痹的,眼睛也看不见,在资溪第一医院治疗的没有好转,就转市第一医院了。”蒋富兰6月4日躺在抚州第一医院的病床上对北京时间“暴风眼”称,“现在还是头晕,没有力气,鼻子都是插着氧气的,吃东西喉咙有点难受”。
洪友莲后来也因治疗需要从县医院转进了市医院。
钱有娇则是最严重的一个,她的老伴事后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称,“因为她(钱有娇)在家就晕倒了,送到县医院时,医生说不行,就赶紧送到市医院,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下午1点多才醒过来”。
6月4日,北京时间“暴风眼”探访钱有娇时,她仍躺在急诊科的“抢5”病床上,说起事发情景时称,“当时村子里全是‘雾’,(刺鼻气味)好厉害啊”。
此次焚烧现场的遗留的电子垃圾。村民供图
深山焚烧电子垃圾
北京时间“暴风眼”探访胡家陂村发现,此地深山环绕,一条水泥路从山间蜿蜒进村。
多名村民称,这次村里的“雾”有毒,来自村庄几百米外的大山深处,有人偷偷地建起了电池、线路板等电子垃圾的焚烧窝点。
村民们称,中毒事件发生前,村民对此已有举报。
“大概一两个月之前,有人躲在深山里建起来工棚,后来用货车拉麻布袋装着的东西进山。”洪友莲称,“山上的人还说是养羊,要养400只羊,所以建很大的棚,还说货车拉上去的麻布袋装的是饲料。”
“当时哪知道是烧电子垃圾啊,直到5月25日晚上,山上开始焚烧,烟雾就飘到我们村子里,好难闻,我们村里有人就找到山上,山上的人说只烧3天,我们说一天也不能烧。”洪友莲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
钱有娇透露:“5月27日晚上,我们村里有人报警,当时去了3个警察,说不让他们烧了,明天一定清理掉。”
但村民们表示,27日晚上报警之后,村民还向高阜镇政府和资溪县环保局举报,但没有效果。
“结果28日晚上又烧了一个晚上,到29日早上还在烧,臭味相当厉害,导致十多个人住进医院。”钱有娇称。
当地村民向北京时间“暴风眼”提供的几段电子垃圾焚烧现场的视频显示,现场浓烟滚滚,简易大棚里堆放着上百麻布袋的电子垃圾,现场发出像爆竹噼里啪啦的声响,也有焚烧的明火。
当地村民举报称,是孔坑村的村支书黄金生在深山建厂焚烧电子垃圾,“我们了解到的是村支书(黄金生)从外地拉了3大集装箱车的电子垃圾来,一个集装箱有50吨以上,这次一共有超过150吨的电子垃圾,躲在深山焚烧”。
村民称,“黄金生在外面以处理的名义收集这些电子垃圾,本身收过来处理就要收费,但他不是真正的处理,目的是通过焚烧来提取电子垃圾中的铅等重金属。据说焚烧一天的利润就有5万元左右,他烧一次可以赚几十万元”。
当地环保局有关负责人在查处这次电子垃圾焚烧现场窝点时,曾对媒体证实称焚烧电子垃圾可能是“提取重金属”。当地一名官员也向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称,焚烧电子垃圾“可能利润很高”。
此前也曾发生类似事件,2015年9月焚烧电子垃圾后,至今留下的现场。 尹志艳 图
村支书涉案被调查
6月4日,孔坑村支书黄金生本人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他弟弟回应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称:“刑拘了几个人,我哥哥(黄金生)现在也见不到人。焚烧现场全部处理了,医药费我们全部垫付了。电子垃圾全部拉到环保局去了。”
村民介绍,这不是第一次焚烧电子垃圾,此前还有两次,“也是村支书搞的”。他们带领北京时间“暴风眼”探访了此前两次同样焚烧电子垃圾的残留现场。
村民称,2015年9月左右,同样在胡家陂村一所学校的后山上,曾经焚烧了两夜电子垃圾,后被举报清理。现场至今可以看到留下的两个简易工棚以及一堆残渣材料,一条山路连接大山脚下的村庄。
2016年10月份左右,同样在胡家陂村附近的一座大山,经过一条石子路往大山深处,走一公里左右,就是一个焚烧电子垃圾的残留现场。至今可以看到简易工棚,还有一些砖混建筑,旁边是山谷小溪。村民称当时烧了两夜,被环保部门查处,后来发现附近有十多只鸭子死亡。
但黄金生的弟弟向北京时间“暴风眼”表示:“前两次没烧起来,也不是我哥哥(黄金生)搞的,跟我哥哥没关系,是别人搞的。”
资溪县环保局有关负责人称,这些电子垃圾焚烧窝点都是没有经过任何审批手续的黑窝点,专门躲在大山深处,隐蔽性极强。
北京时间“暴风眼”进山探访焚烧电子垃圾现场时,经过大山脚下,看到一块赫然醒目的“孔坑村坪山组封山育林禁牌”,称“禁止一切野外用火”。而藏匿深山焚烧电子垃圾的人,对此禁牌显然视若无睹。
资溪县官方针对此次事件对外通报称:高阜镇藏匿深山电子垃圾非法焚烧事件发生后,通过调查取证,公安机关以污染环境罪对3名嫌疑人进行立案调查,犯罪嫌疑人时某、黄某已被依法实施刑事拘留,嫌疑人黄某某(当地村党支部书记)已停职接受调查。
该通报称,截至6月1日,环保部门已对电子垃圾焚烧残留物和遗留的电子垃圾全部清运至指定地点封存,已邀请具备环保处理资质的金属科技公司进行科学处置。
对于村支书黄金生是否在前两次焚烧电子垃圾时涉案,当地环保局和县委宣传部都予以否认。
此外,当地有关部门在全县域开展环境安全大排查专项行动。
仍有7名村民住院治疗
6月4日,资溪县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向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表示,“这次查处的电子垃圾有30多吨,相对沿海来说是个很小的窝点。”
资溪县环保局监察大队负责人否认村民关于超过150吨电子垃圾的说法,他对北京时间“暴风眼”称,“没有那么多,只有几十吨”。
资溪官方此前对外称,此次事件在29日造成当地村民16人入院治疗,部分村民检查治疗后便出院。
6月5日,当地村民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在资溪县住院的两名村民由于病情恶化,正在转往抚州市医院。
资溪县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对北京时间“暴风眼”透露,截至6月5日,一共还有7名村民在住院治疗,“病情稳定”。
村民担忧,电子垃圾焚烧过后,是否污染当地水源以及土地,“我们种的包菜,现在村里没有人敢吃了,也不知道家里的水还能不能喝。”
对于污染,资溪县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向北京时间“暴风眼”表示:“我们邀请有资质的专家,到现场看,如果有污染,将拿出具体治理方案。”
“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5个工作组,包括纪检调查组,将从重从快处理此事,依法处理,绝不手软。”该负责人称。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资溪 焚烧 电子垃圾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