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丨国乒女粉丝在德国:买断看台门票,只为挂张继科的旗帜

王子江 张寒/新华社

2017-06-07 14:55

字号
张继科在世乒赛后为球迷签名。新华社记者陶希夷摄
【编者按】
国乒女粉丝,她们还有一个称呼——迷妹。
从里约奥运会走来的这近一年,无论是乒超联赛还是国家队内直通赛,迷妹们都能占据大半个看台。她们激动叫喊、忘情流泪,她们手举标语矗立场边,她们也能为偶像生日一掷千金。
她们的存在,让国球无比年轻化,让国球选手尝到了一把当偶像的滋味。
在杜塞尔多夫,中国女粉丝们的呼喊依旧高亢,她们的生活因为小小的乒乓流转,生活的轨迹也随着乒乓的弧圈改变。
她们是新时代的体育粉丝,体育文化和体育经济的亲历者。
张继科的球迷们自称为“科迷”。新华社记者陶希夷摄
熊老师离开上海前,特意花一千多元买了一只张继科代言的球拍,准备在世界锦标赛期间他赢了比赛后,能在球拍上签个名。但没想到张继科在32强赛中,输给了韩国的李尚洙。
“拍子算是白拿过来了。”熊老师摇头,“就算是信仰充值了。”
“信仰充值”是乒乓球粉丝圈非常流行的词汇,简单来说,就是为自己喜欢的明星或球队花钱。
“熊老师”是这位22岁的成都姑娘的“艺名”,“艺名”这一称呼也是她们自己形容的。熊老师的真实身份是上海一所名牌大学会计专业的大四学生,其他同学正在抓紧毕业找工作,她一个人溜到德国观看世乒赛。
尽管带着张继科的球拍,但熊老师并不是张的铁粉,她并不喜欢张继科输了比赛之后,一堆“科迷”在赛场外抱头痛哭的场景,而显得比较理智。但是因为“科迷”数量众多,让她这种散户,也有些说不出的羡慕。
“他们竟然连续两天买断了一面看台上所有的门票,为的是挂起带有张继科名字的旗子,两天就要花4、5万人民币。”熊老师直喊过分。
张继科在比赛中示意球迷安静。新华社记者陶希夷摄
熊老师与其他10名中国队女球迷挤在一套三居室里,厨房的柜子里塞了很多方便面。至少三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条件的确差了点,但住宿费平摊下来每天只有大约200元人民币,这样让大家心里平衡了很多。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是在网上认识的,大家也并不全知道对方真实的姓名和身份。“我们都用艺名。”来自广州的茶茶说。茶茶已经工作了几年,这次也是利用假期出来的。
所有人都是提前大约半年从国际乒联的官网上买了比赛的通票,可以观看全程所有的比赛,票价大约两千块人民币。5月底6月初并不是旅游旺季,机票也不是太贵,这让她们都很庆幸。
里面最幸运的应该是井井,她这次来的身份是一家时尚媒体的记者,她申请到了记者证,每天背着一个大相机在场地里边拍照边看球。
她提前大约一个星期就来到了德国,比赛开始前她去附近几个城市玩了玩,这一趟世乒赛之旅非常充实。
张继科赛后为球迷签名。新华社记者陶希夷摄
十几个人中最不像球迷的是一位来自香港的女大学生,看上去文静内向,其他人都叫她香港妹。香港妹与熊老师一样,都是学的会计专业。
她告诉父母这次出来是到德国看朋友,住宿和球票的花费都是平时做家教挣的,父母支援了机票钱,从香港到杜塞尔多夫往返只有三千多元人民币,让其他内地球迷非常羡慕。
香港妹以前并不懂乒乓球,去年里约奥运会时,一家人边吃饭边看电视,正好电视直播乒乓球比赛,从此她就成了中国队的球迷。
香港妹更让人羡慕的还是来德国不用签证,不过熊老师也欣慰地说,这次有了德国的签证,以后去日本看比赛签证就容易多了。
这些女孩子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出国,以前都是在国内看比赛,熊老师自称这几年甚至到过一些非常奇葩的赛场,去年一个比赛在东北某城市举行,由于赛场过于偏僻,她在手机上点了外卖,最后却被强制退单,她饿着肚子看完了比赛。
女球迷们每天早出晚归,看完比赛回来有时候近半夜,回来之后还要互相交流当天的看球感想,十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吵得楼上一个德国老太太下来敲门,让她们保持安静,但她们聊着聊着仍然不自觉嗓门就大起来。
世乒赛闭幕那天晚上,她们在餐馆里吃了顿散伙饭。中国队拿了4个冠军,但每个人的心情不一样,因为她们支持的偶像并不完全相同。好几人支持刘诗雯,但她在女单半决赛就输了。“
小伙伴们一起丧了很久。”井井在朋友圈里说。
告别的那天,大家不约而同在朋友圈里晒了聚餐的照片,伤感地告别。
“走了,杜塞尔多夫。”井井说。
“在这待了一个星期,要走了还是有点不舍得,都还没好好看看这个城市,再见啦,杜塞。”茶茶说。
熊老师最后一条朋友圈发的是丁宁和刘诗雯赢得女双冠军的照片。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她写道。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乒

继续阅读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