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下跌不能怪IPO,基本面政策面资金面对市场影响更大

唐建伟(交行金研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

2017-06-06 19:31

字号
近期股市持续下跌,市场有关IPO要不要暂停的争论此起彼伏。笔者认为,将股市下跌归因为IPO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且从大的宏观背景来看,IPO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去杠杆的重要内容,不可能暂停。中国股市之所以与世界脱轨,主要原因还是基本的制度缺失,即使暂停IPO也无益于事,因此监管部门应该做的是在继续IPO发新股的同时也加大制度的供给和完善,打牢中国股票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法律和制度基础。
股市下跌不能怪IPO
近期,在欧美及亚太多数股票市场持续上涨,频创新高的同时,中国股市却特立独行,跌跌不休!股民怨声载道的同时,各路专家及股评人士也纷纷出声,指出IPO加速是中国股市持续下跌的“元凶”。笔者却认为,股市下跌这个“黑锅”IPO不能背,因为当前股市的基本面、政策面和资金面对市场的影响要远大于IPO。
从基本面来看,虽然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加快,但进入4月份以来,随着PPI同比的快速下滑,系列宏观数据开始呈现疲态,市场比较一致的预期是一季度的GDP增速可能就是全年的高点,年内GDP增速将逐季回落。从政策面及资金面来看,近期金融监管部门同步密集出台了系列政策措施以强化金融去杠杆。受监管政策收紧的影响,银行间市场利率持续抬升,货币供应增速也呈现不断下行的走势,导致市场资金面持续紧张。最后,从估值角度分析,估值仍高是市场难以上涨的根本原因。虽然目前上证A股平均市盈率只有16倍,但如果将深圳主板、中小板及创业板股票加在一起,全部A股平均市盈率仍有35倍,并不便宜。而且在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市盈率高于50倍的股票有2000只以上,占比超过三分之二,且目前所有A股的中位数市盈率仍在70倍以上的高位。综上所述,IPO加速并不是市场持续下跌的主因。
暂停IPO有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标
股民可能只关心市场涨跌,但监管者更应该从更高层次、更加全面、整体的经济金融改革的视角来看待IPO问题。中国经济转型及目前持续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一个健康的具有完善融资功能的股票市场:
一是IPO是资金“脱虚入实”的重要渠道。银行主导的间接融资体系一直不能很好的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而股票市场天生就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企业通过IPO上市融资不但可以让资金直接流入实体经济,而且因为股权融资不用还本付息,融资成本低于债务融资渠道。从这个意义上说,推进IPO的常态化和市场化,是发挥市场资源配置基本功能不可或缺的一环;
二是IPO可以促进经济结构调整。IPO加速可以鼓励更多新兴产业和创业型企业上市融资,促进经济结构改善。同时通过资本市场的兼并收购也有助于去产能任务平稳推进,实现企业的优胜劣汰;
三是IPO是去杠杆的最佳手段。IPO加快可以提高直接融资占比,降低间接融资比例,可以降低整个经济的杠杆率,防止债务风险。
IPO不应暂停,制度的供给更不能停
要想让股票市场长期健康向上,暂停IPO是没有用的,关键是要靠完善股票市场的基本制度。监管层更应该将工作重心放在夯实证券市场公开、公平、公正的制度基础方面。
一是要完善退市制度,健全资本市场优胜劣汰的资源配置功能。就像一个健康的人不能只吸收不排泄一样,一个健康的股票市场也绝对不能是只有IPO发行上市而没有退市淘汰机制。比如美国资本市场经历了上百年的发展,目前也只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而我国A股市场只有不到三十年的历史,上市公司数量已经超过3200家。美国上市公司数量如此少并不是IPO数量少,最主要的原因是退市数量多。在美国资本市场发展历程中,已有超过3万家上市公司退市。统计显示,1985-2008年间,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有11820家企业IPO,但同期退市数达到12965家;同样,在英国的伦敦证券交易所,2001-2013年间IPO的数量为965家,期间退市公司高达2004家。
二是要加强法律制度建设,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目前中国证券市场乱象丛生的关键原因是法律制度不健全,对违法行为处罚过轻导致违法成本很低。乱世应该用重典,要加大对证券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让相关从业人员对法律产生敬畏之心,就必须进一步完善证券市场相关法律制度。这方面可以借鉴美国的经验。在2001年美国安然公司造假丑闻被曝光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立刻介入调查,事实确认后,安然公司及其相关的投行和会计师事务所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安然公司被罚款五亿美元,股票被停止交易,公司宣布破产;美国司法部刑事调查结束后,安然公司CEO被判刑24年并罚款4500万美元;帮助安然公司造假的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被判处妨碍司法公正后宣告破产,从此全球五大会计师事务所变成“四大”;花旗集团、摩根大通和美洲银行这三大投行因涉嫌财务欺诈被判有罪,受到重罚,分别向安然公司的破产受害者支付了20亿、22亿和6900万美元的巨额赔偿罚款。受安然事件推动,美国于2002年颁布了“萨班斯法案”,该法案的另一个名称是“公众公司会计改革与投资者保护法案”。法案的第一句话就是“遵守证券法律以提高公司披露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从而保护投资者及其他目的。”该法案的通过直接在法律层面提高了财务欺诈的违法成本,让美国证券市场的投资者保护措施达到新的高度。
三是要完善上市公司分红制度,培育股票市场价值投资的基石。股票市场不同于期货及其他证券市场的根本是股票市场可以通过上市公司的盈利分红实现持续的正收益。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是回报投资者的基本方式,是股份公司制度的应有之义,也是股票内在价值的源泉。同时在我国现阶段,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是也是培养投资者价值投资的一个重要基石。我国投资者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的理念之所以很难形成,就是因为现金分红回报投资的制度不健全,造成市场各方力量更关注价格炒作而忽视价值发现。
责任编辑:王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