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港姐”朱玲玲再陷豪门恩怨,香港鹰君罗氏家族相煎太急

澎湃新闻记者 陶宁宁

2017-06-08 07: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美港姐”朱玲玲的新婆家,市值超过600亿港元的香港鹰君集团背后的罗氏家族正上演着一场格外激烈的豪门“宫斗剧”,母子反目、兄弟相煎,再次证明了现实远比电视剧更精彩。
根据香港经济通等媒体6月7日报道,这场“宫斗剧”的主角之一,罗家老二罗旭瑞在旗下上市公司的股东会后表示,其个人和母亲不太愿意在媒体公开争吵,正在安排召开家庭会议,希望家族成员可以心平气和地商谈近日纷争。
不过,很难想象这场豪门争斗“大戏”真的能随着罗家的家庭会议走向大团圆结局,毕竟罗氏兄弟的恩怨已经持续了数十年。
鹰君创办人罗鹰石﹙中﹚,次子罗旭瑞﹙左三﹚、三子罗嘉瑞﹙左﹚及四子罗康瑞。右一、右二及左二分别为长子 罗孔瑞、幼子罗启瑞及长女罗慧瑞。
罗鹰石曾几次在家族产业接班人问题上摇摆
鹰君集团背后的罗氏家族是2017年胡润香港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20位的富豪家族。该家族掌握了10家香港上市公司,包括鹰君(00041.HK)、冠君产业信托(02778.HK)、朗廷-SS(01270.HK)、世纪城市国际(00355.HK)、富豪酒店(00078.HK)、百利保控股(00617.HK)、富豪产业信托(01881.HK)、瑞安建业(00983.HK)和瑞安房地产(00272.HK),涉及股份总市值近1000亿港元。
不过,对于不少对商业新闻并不感兴趣的人来说,罗氏家族更为出名的新闻在于:罗家四子罗康瑞娶了有着“最美港姐”之称的朱玲玲,就是香港富豪霍震霆的前妻、奥运冠军郭晶晶的婆婆。
罗康瑞与朱玲玲
正是朱玲玲再嫁的豪门世家卷入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家族争斗中。
虽然,罗家的纷争在近期走向白热化,但细究之下不难发现,其实早在许多年前便早已埋下伏笔。
鹰君集团的创始人罗鹰石在1962年创办鹰君置业公司,1972年公司上市,此后罗鹰石迅速成为了香港的超级富豪。
在罗鹰石创立鹰君之后,他曾数次在选6个儿子中的哪一个接班的问题上有过摇摆,而这种摇摆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罗鹰石过世之后罗家兄弟之间的争执。
罗鹰石夫妇育有六子三女,6个儿子分别为:长子罗孔瑞、次子罗旭瑞、三子罗嘉瑞、四子罗康瑞、五子罗鹰瑞、幼子罗启瑞。
其中,娶了朱玲玲的四子罗康瑞早在1971年便另立门户,靠父亲罗鹰石赞助的10万港元本钱创立瑞安集团并任董事会主席;五子罗鹰瑞则是无意从商,一心做起医生。
但即便如此,包括罗康瑞和罗鹰瑞在内的所有罗家兄弟却都没有在如今的家族纷争中置身事外。
鹰君蒙难之际,长子却陷官非,失去接班希望
先来说说早年罗家兄弟们争夺家族产业接班大权的故事。
罗孔瑞虽然是罗家长子,但他在商业方面的运气似乎并不怎么样。大学毕业后罗孔瑞曾自己创业,但发展并不顺利,1967年他加入了鹰君,成为鹰君董事,开始协助父亲打理家族生意。
本来罗孔瑞在鹰君的发展还算顺当,他还与堂兄罗文彬合伙创立了恒盛建筑工程公司,承接鹰君地产的建筑工程,后来逐渐做起了自身的地产项目。
但谁也没预料到的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鹰君集团遭遇债务困境之际,罗孔瑞也突然遭到了香港廉政公署起诉,指其“涉嫌行贿莱斯银行职员,讹骗254万港元贷款”。
罗孔瑞初审被判罪名成立,需入狱三年。虽然最后通过上诉罗孔瑞得以免受牢狱之苦,但他和罗文彬创立的恒盛建筑则遭到了债权人申请清盘,罗孔瑞和罗文彬被宣判破产。
正是由于在鹰君蒙难的关键时刻陷入官非,不但无法助家族脱离困境还让父亲凭添烦恼,罗孔瑞最终失去了执掌鹰君大全的机会。
次子与父亲意见不合,罗鹰石急召三子回港“救驾”
相比罗孔瑞,罗家次子罗旭瑞在商业方面的才干和运气都要更胜一筹,因为极富商业头脑、行动大胆果断,罗旭瑞曾经是罗旭瑞最看重的儿子,也极有希望日后接班父亲执掌整个鹰君。
1968年,罗旭瑞从香港大学建筑系毕业后便立刻投身家族企业,当上了鹰君董事。其后数年,罗旭瑞可谓战绩连连:
1977年,鹰君地产购入尖沙咀么地道地皮,兴建第一间富豪酒店;1980年5月,罗旭瑞协助父亲将名下酒店业务重组为富豪酒店,分拆上市;随后,又透过富豪酒店以发行新股的方式收购小型地产上市公司永昌盛公司,再将之更名为百利保投资。
在罗旭瑞的协助之下,罗氏家族控股的上市公司在短短三年间,由一家变为三家,令整个家族财富短时间内大幅升值。
然而,同样在长子罗孔瑞蒙难的上世纪80年代初,一度最受父亲器重的罗旭瑞竟也失去了当接班人的机会,原因是他和父亲罗鹰石之间有了意见不合。
由于中英谈判,香港的地产行业在上世纪80年代初产生下滑,受到经济大环境影响,鹰君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也债台高筑。
当时,罗鹰石做了一个弃卒保车的决定:他打算卖掉富豪酒店,全力保全鹰君。但这个决定却遭到了次子罗旭瑞的强烈反对,他不愿意执行父亲的决定。
长子惹上官非自身难保、次子又与自己意见不合、四子罗康瑞早已自立门户无暇分身,焦头烂额的罗鹰石不得不从美国召回三子罗嘉瑞“救驾”。
罗嘉瑞虽然早在1980年便已加入鹰君集团董事局,但与老五罗鹰瑞一样学医的罗嘉瑞早年一直在美国当医生,因此并未插手过家族生意。直至接到父亲电话急召返回香港之后,罗嘉瑞才真正开始参与家族产业的管理,并由此卷入了接班人角逐的漩涡之中。
虽然没有多少行商经验,但罗嘉瑞显然是继承了父亲的商业基因。他遵从父亲指示,首先向富豪酒店开刀,将负债沉重、业务萎缩的部分计划分拆出来,转售给罗氏家族的私人公司,减轻债务。同时,他又计划重组百利保的债务,同样将负债较重的部分分拆出来,然后转售给私人公司或转入附属公司,并利用富豪酒店与百利保之间的投资组合和股权互换,变更了资产与债务的计算或陈述方式。
1984年,鹰君的股价终于有了明显反弹,临危受命的罗旭瑞无疑是帮助家族度过了难关,也从此备受父亲罗鹰石器重。
三子上位,次子离开,幼子回港
而与此同时,原本罗鹰石最看重的次子罗旭瑞却也完全失去了在老父心中的地位。
如果只是不肯执行父亲的命令,那么最多也就是意见不合,罗旭瑞或许还不至于完全失去争夺接班人的希望,但在鹰君蒙难之时,罗旭瑞为了保住富豪酒店,却做了一件让父亲极为恼火的事。
1984年,罗旭瑞私下联同亚洲证券主席韦理向富豪酒店及百利保发动“敌意收购”,促成韦里以9041万港元向鹰君购入所持富豪酒店33.4%股权。由于富豪酒店持有百利保投资,鹰君实际上也间接将百利保出售了,由此,韦里名下的亚洲证券公司成为富豪酒店的最大单一股东,取代鹰君掌控了富豪酒店和百利保。
交易完成后,罗旭瑞离开了鹰君,随即出任富豪酒店及百利保两公司的董事总经理。
此后,罗旭瑞又开展了一系列资本运作,仅投资3337.5万港元,便持有百利保22.3%股权,再透过百利保持有富豪酒店37.5%股权,从而将富豪酒店和百利保都收入囊中,并由此开创了“世纪系”,构建起了自己的商业王国。
罗旭瑞此举无意是挖了父亲和兄弟的墙角,也正是因此,他彻底激怒了罗鹰石,并拉开了日后罗氏兄弟“宫斗剧”的大幕。
在1984年鹰君转危为安之后,三子罗嘉瑞从此进入了鹰君权利的中心,此后他也不负众望,带领鹰君日益壮大,最终成为市值超过600亿港元的商业帝国。在罗鹰石于2006年过世之后,罗嘉瑞接班当上了鹰君的董事会主席。
心有余悸的罗鹰石又将刚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学院完成学业的幼子罗启瑞也召回了香港,安排他加入鹰君集团董事局,协助父兄料理家族产业。但罗鹰石显然不会想到,幼子罗启瑞的加入也在日后让罗家的纷争变得更为复杂。
罗鹰石设立信托基金,次子不在受益人之列
同样在1984年,罗鹰石又做了一个决定,而这个决定也成为了如今罗家纷争的焦点。
当年4月14日,罗鹰石及妻子罗杜莉君委托汇丰设立了家族信托基金,这份信托受益人除了罗杜莉君外,还包括罗鹰石6个儿子3个女儿中的五子一女。截至去年底,该信托基金共持有鹰君33.48%股权。
根据四子罗康瑞的说法,这份信托收益由罗家三子、鹰君集团董事会主席罗嘉瑞占最大份额,五子也就是当医生的罗鹰瑞次之,分配的方式全是由父亲罗鹰石在生前决定的。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最受罗鹰石看重的次子罗旭瑞却不在受益人中,也是罗家六兄弟中唯一不在信托受益人行列的成员。
此番罗家兄弟争执的焦点,便在于这份信托基金。
罗鹰石于2006年过世,其过世之后,三子罗嘉瑞顺理成章成为鹰君董事会主席,他对于鹰君的把控也日益加深。
此外,罗家幼子罗启瑞担任副董事、总经理;长子罗孔瑞、长女罗慧瑞、以及罗嘉瑞的儿子罗俊谦为公司执行董事;四子罗康瑞与五子罗鹰瑞为非执行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罗俊谦成为了罗家第三代中唯一进入鹰君董事局的成员,显然有着被罗嘉瑞选为鹰君新接班人的意味,这一点也被外界猜测是引起罗家其他家族成员不满的原因之一。
罗母要求撤换信托人,幼子被踢出鹰君董事局
在罗鹰石过世后的数年内,罗氏家族内部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由于现年97岁罗母罗杜莉君已成为了最掌握信托成立人意愿的人,因此罗家子女也分裂成了两个阵营,各自都想拉母亲站在自己一边。
去年年底,罗氏家族纷争终于全面爆发了。罗鹰石遗孀罗杜莉君突然入禀(即上诉)香港高等法院,控告汇丰国际信托,要求法庭向汇丰颁禁制令及撤掉其信托人职务,下令汇丰交代账目及赔偿损失。由此宣告罗家表面上的平静已被打破。
更大的“地震”发生在今年5月10日,罗鹰石的幼子、自1984年就被委任为董事的罗启瑞被股东以约86.13%的大票数否决连任执行董事,率先被“踢出”鹰君董事局,并退任副董事总经理一职。
罗启瑞并不反对母亲入禀,也就是说他在家族纷争中站在了三哥罗嘉瑞的对立面。
罗启瑞被踢出董事会后,罗母罗杜莉君便发表公开信,斥责三子罗嘉瑞不孝,并称家族信托基金中老三罗嘉瑞所占的部分太大,公司又由他掌管,对其他兄弟姐妹不公平。
而在罗启瑞被踢出鹰君董事局的同日,作为鹰君主席兼董事总经理的罗家三子罗嘉瑞也在出席股东会时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母亲罗杜莉君入禀高等法院要求撤换汇丰国际信托作为信托契约的信托人职务,也没有牵涉在内,他还透露自己已有十多天没有在大宅见到母亲。
作为罗氏子女中信托最大的受益人,三子罗嘉瑞显然不会支持母亲入禀的做法,他表示汇丰作为受托人可以说是最有声誉的,而且家族信托基金运作多年,一直没有问题,撤换受托人又是相当复杂的事,因此完全没有撤换的必要。
罗嘉瑞还曾表示,自己一向侍母至孝,一直尊重母亲意见,对母亲称自己“刻意歪曲事实,制造虚假的舆论,损害我的名声”的说法感到痛心。他直言“信件内容并不是根据母亲的真正意愿而写,怀疑受他人误导”。
罗母站到了次子一边,六兄弟三对三分两阵营
离开大宅的罗母究竟在哪里?
香港媒体报道称,罗家次子、富豪产业信托主席罗旭瑞已将母亲罗杜莉君接出金马麟山道大宅,搬入自己旗下的铜锣湾富豪香港酒店。
罗旭瑞这个罗家“宫斗剧”的主角终于站上了舞台。对于三子罗嘉瑞称母亲受人“误导”的说法,罗旭瑞则称,罗母虽年事已高,但“头脑仍然十分清醒”,且是一个非常自主的人,“无任何人可支配她”,她在酒店住得“很开心”,并表示“挟母”之说是歪曲事实。
5月18日,罗旭瑞又在旗下富豪产业信托股东大会上回应,关于母亲入禀要求撤换汇丰信托一事不可以说太多,但母亲是经过审慎考虑,认为汇丰作为信托人有不听从指示地方。
对于入禀撤换执行人属较间接行动,即是否想转换鹰君集团整个格局?他回应指,根据公开资料,母亲是想取回资产再作安排,而至于如何分配九个子女,则由母亲自己决定。
除了罗旭瑞、罗嘉瑞和罗启瑞之外,罗家其他几个兄弟也纷纷明确了自己的队伍。
今年5月14日的母亲节也成为了罗氏兄弟“夺母”的关键时刻。当天,罗杜莉君与长子罗孔瑞、次子罗旭瑞、幼子罗启瑞等人在富豪酒店过节。第二天早上三子罗嘉瑞和五子罗鹰瑞到酒店探望母亲时,却遭到了保安的阻拦,而四子罗康瑞则身在北京。
母亲节事件已让罗家两方阵营分布相当明显:长子、次子、幼子和罗母站在一边;三子、四子、五子站在另一边。
作为罗家四子的罗康瑞过去似乎一直保持中立,但在5月24日瑞安房地产的股东大会上,罗康瑞却也明确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他表示,母亲无论对法律还是公司管理均属外行人,因此相信可能有兄弟摆布母亲上诉要求撤换信托人。另一方面,入禀之事相信有人已准备庞大的法律团队,所需费用巨大,而母亲属于节俭之人,肯定她不愿意如此“烧银纸”。
此外,罗康瑞还对三哥罗嘉瑞对鹰君做的贡献以及五弟罗鹰瑞对于过去对于母亲的照料给了很高评价,他希望可以继续让五弟照顾母亲。并明确表示,今日家族纷争对三哥罗嘉瑞并不公平。
拟开家庭会议商谈,但罗氏豪门恩怨已冰冻三尺
6月7日,罗家兄弟之间的纷争似乎出现了平复的希望。罗家次子罗旭瑞被问及近日家族纷争最新进展时回应,个人与母亲亦不太想在媒体公开争吵。他希望家族成员可平心静气商谈近日纷争,而母亲也希望继续开家庭会议商议事件。
罗旭瑞还透露,家族会议正在安排中,对于是否希望不打官司,他亦称不作评论。
此外,罗旭瑞还说,母亲住在旗下酒店很开心,因环境舒服,母亲身体亦很好。对于部分家庭成员称未能联络母亲的问题,罗旭瑞则回应,每天都有很多家族成员、亲戚、朋友探望母亲,但因私隐问题,有人希望见母亲亦要经她本人同意。
罗旭瑞说,差不多每天都见母亲,并强调她精神和身心状况都很好,而母亲亦希望家族每个成员都可出席家庭会议。
罗旭瑞似乎暗示着罗家兄弟之间还有握手言和的希望,但要平息这场已酝酿了几十年的豪门争战却绝非易事。罗家四子罗康瑞便曾表示,罗家兄弟之间早已没有了信任,很难再坐在一起商讨解决问题。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罗氏豪门恩怨画上一个句号恐怕没有这么容易。
责任编辑:陶宁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鹰君集团,朱玲玲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