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同学为子女拉票,成都男子被踢出群后拒绝再进:不进也罢

蒋麟/成都商报

2017-06-08 10:09

字号
因为同学一直在班级微信群中发其女儿表演节目的拉票信息,让四川成都男子郭成文愤而反对,不想竟被同学投票移出了班级微信群。但当同学们邀请其再次进群,郭成文却选择了拒绝:高中毕业后十多年未见面,许多同学早没了当年的感情,何况,“只是为了微信投票的同学群,不进也罢。”
拉票
她女儿表演微信拉票
每天在群里提醒三次
  
5月中旬的一天早上,郭成文被微信红包声惊醒,同学杨芳(化名)正在拉票,其9岁的女儿参加了一个文艺表演,微信投票决定名次,每天可以投3票。
中午时分,杨芳又发来拉票红包,郭成文仍没有理会。到晚上9点,杨芳第三次发出微信红包拉票时,群里同学纷纷晒出投票信息,郭成文想投票,但点开一看,需要关注一个公司的公众号才能进入投票通道。这完全就是为这个公司增长粉丝,想想,郭成文退出了公号。
但让郭成文没有想到的是,随后的一周多,杨芳每天早中晚三次在同学群里提醒投票,并配上微信红包。“早上发,晚上发,经常我睡着了都被吵醒,我估计,神经衰弱就是这样来的。”郭成文说,每天群里都只是拉票的,心里有阴影了。
踢群
他坚持请“水军”
一番争辩后被移出群

即便如此,郭成文仍然一票都没有投过。
随着6月的临近,群里几个同学不约而同地为子女拉起了票,内容不是演出节目就是文艺之星等,几十个人的群里,除了“请大家帮我儿子/女儿投一票,编号为多少,一部手机可以投3票”,就是大家晒出的投票信息图。
5月20日,周末,早上7点多,加班熬夜后的郭成文尚在睡梦之中,又被微信红包声吵醒,点开一看,果然又是几个女同学的拉票信息。
“你们这样烦不烦?花点钱,去网上找个刷票公司,想得第几得第几,想要多少票就多少票。”有些恼怒的郭成文把这话发到了群里,然后继续睡觉。
当郭成文再次醒来时,已是近11点,群里已有好几位女同学不满意郭成文的态度,纷纷出言。一位女同学直言:没有强迫你投,也没有惹你,何必说这样的话?
“每天在群里提醒同学投票已经是一种骚扰,会影响别人。”郭成文解释之余,也给大家分析了花钱请人投票的好处:会节约很多精力和花费,更不会欠别人人情。
但没料到,这些话如火上浇油,十余名高中女同学与他争辩起来。一番嘴仗后,谁也没有说服谁,丢下一句“你们真的是找不到事干”后,郭成文放下了手机。
吃完午饭,郭成文在网上找到了两个微信刷票的群,准备分享给同学们,但几次都没有找到群。一问同学,郭成文赫然发现,自己已被移出了班级微信群。
“那种感觉就像有人莫名地扇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却找不到扇你大嘴巴的人了!”愤怒之余,郭成文又觉得莫名的悲凉。
僵持
“他在群里骂人 踢群系手滑”
同学数次邀请不愿再进群

被移出群后,郭成文选择和家人外出旅游,而群里同学继续在拉票。
将郭成文移出群的是杨芳。“这段时间拿起手机,一半时间是在投票点赞。”杨芳说,特别是别人帮你投了,你就要更加努力地帮别人投。
至于为何将郭成文移出群,杨芳称郭成文在群里骂人,自己原本想让他解释,岂料“手一滑,就把他移出群了”。
不过,郭成文提供的一张图片显示,微信中,杨芳建议“投票把他踢出去”,“以后我们都民主,啥子事情都有商有量,互助互爱。”
郭成文的几位高中同学证实了图片的真实性,不过他们认为,微信投票原本是生活里的“调味剂”,没想到郭成文“一根筋”,竟然还在群里骂人。
“他以为投票,就是单纯的投票哦?谁会缺那几十几百元请水军的钱?”一位同学解释说,“微信投票其实也是互相帮助的体现。”
被移出群后,郭成文坦言,包括杨芳等人都拖过自己再进群,但被他拒绝了。
他的理由很简单:高中毕业后大多未见面,早没了当年的感情,何况,“只是为了微信投票的同学群,不进也罢。”
对于同学们的微信拉票,他也不是完全反对,只是每天都“乱轰滥炸,道德绑架”的投票,实在不胜其烦。
“其实投票过程相当复杂,先要关注微信公众号,然后找需要投票的链接,再找需要投票的那位选手,投完还得截图发过去,告诉他你确实投了。”郭成文说。
最让郭成文想不通的是,仅仅因为投票意见不合,就把自己踢出同学群,可见这些女同学的霸道程度。“这就是典型的道德绑架,我们是同学我就必须辛苦给你投票吗?难道不投票就不是同学了?”
(原标题为《群里拉票不参加 同学投票踢出他?》 )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微信群

相关推荐

评论(1.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