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小包总”杨烁:没拍过烂戏,怎么能成为好演员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06-10 08: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欢乐颂2》即将完结,这一季口碑有所下降,收视却依旧坚挺。除了五个女人的友谊依然是亮点,五个女人的男朋友也是女观众关注的重点。“中产知识分子”赵医生、“摇滚青年”谢童、“个体老板”王柏川、“经济适用男”应勤,每个男性角色所对应的是几个女主人公选择的不同感情模式。虽然各有千秋,但不可否认,本季最吸睛的男性角色,还是“霸道总裁”包奕凡。首集播出时,杨烁混不吝的一脱,脱出了话题和收视,也脱出了争议和“油腻”之名。
《欢乐颂2》首集“油腻登场”的小包总
在随后的剧集播出过程中,包奕凡的评价在女观众中呈两极化分布。喜欢的喜欢他身上爆炸的荷尔蒙,浓重如三斤古龙水淋遍了每一块腹肌胸肌。讨厌的讨厌他略显油腻的追求方式,和作为一个成熟男性,言谈间的过剩的挤眉弄眼。两者中间,基本没有中立者。
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有本事让看客爱恨极端的人,自然是有几分独特之处的。1983年出生的杨烁,早年也曾是一头飘逸长发,忧郁俊美的文艺青年造型,走走花美男路线也不是不可以,但那几年杨烁没接到什么好戏,对于这一点,他很坦然:“没演过烂戏,怎么能成为好演员呢?”然后狡黠一笑。
直到近几年,他扮演了《刀客家族的女人》里的余化龙、《生死线》里的四道风,确立了一脸络腮胡的铁血硬汉形象后,他才渐渐为人所熟知。在一众三十出头的男演员里,他的硬汉形象确实比还停留在小生形象的同龄人们走得快了几步,也多了一些可塑性。
《刀客家族的女人》
《生死线》
《欢乐颂》里的小包总,第一季戏份少得可怜,却硬是一出场就凭那身丝绒西装皮草大氅,香车宝马电眼浪笑的浮夸富二代形象让人印象深刻。
然而生活中的杨烁着实让人看不出这种浮夸劲儿,除了在发布会舞台上游刃有余地和老友蒋欣斗嘴自嘲,一下台,他就慵慵懒懒似乎说话都懒得打直舌头。采访时,他慢条斯理,助理在一旁提醒记者时间紧张,他挥挥手,懒懒的:“没关系,你把问题问完。”然后继续慢条斯理。
“看台上蒋欣和你互动有意思嘛,她平时就这么欺负你?”
“因为她是位人民艺术家嘛,打小我就特别尊重她。”慢条斯理地回答。
“听说她在片场特别擅长模仿你演戏?拿这个打趣你?”
“她算很用心,看了我大部分的片子,并且用心的揣摩,但是说真的,还需要一些灵魂上的东西吧。”慢条斯理地蔫坏。
《欢乐颂2》剧照
杨烁自认为私下比较闷,性格也随和,和大家都处得来。也因此,在《欢乐颂2》剧组,没被爱开玩笑的蒋欣,带着姐妹们“欺负”。杨烁对此的回答挺机智:“其实这是一种变相的关怀吧。她们都是为了我好,人只能在逆境中成长嘛,顺流就会下去了。”
然而,外表看似随和好脾气如一只入了佛门的大猫,杨烁骨子里的较真却是自小就有的。十几岁就离家北漂,做过模特,跑过龙套,端过盘子,人生最低谷,翻过垃圾桶找吃的,却始终不愿意回到家人羽翼的庇护下,骨头硬铮铮,要在北京闯出片天。考上中央戏剧学院后,杨烁珍惜这个机会,他的较真简直变本加厉,老师讲的每句话他都做笔记,每个问题都反复思考。一个几分钟的小品,他查历史背景,查创作资料,查人物心理,排戏的时候,揪住对手戏的同学不放,人家一句台词说得随意,他不依:“这个台词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它的逻辑中心在哪里?这个人物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点功课没做就把台词说了这样对吗?”到后来,班里的同学简直怕和杨烁一起排小品,传闻和他同班的某流量小花,曾经被“和杨烁排戏”这事儿吓得够呛,关机玩消失来做心理建设。
“你的大学时光,听上去挺能得罪人的。”
“没关系啊,我去学校是去学习的,不是去讨价还价的。我想要求自己,你不想没关系,我自己演也行。我要达到我自己的要求。那个时候还存在责任感和荣誉感,不想出去给学校丢人。但现在我就不知道是什么样了。”杨烁感叹。
【对话】
如果事事讲道理,小包总就成了奇点啦
澎湃新闻:小包总这个人物个性很突出,塑造期间是怎么进行设计的?
杨烁:其实塑造这个角色挺痛苦的,边拍边找,到戏快拍完时才找到感觉。当时我也是大量地看片和看书。我不想重复以往多见的那种“总裁”形象,想从外形、性格上总得找到一个突破口。如果按照剧本的要求,我可能及格了,但我自己其实还不是很满意。
澎湃新闻:小包总撩妹堪称一绝,你个人在生活中跟异性相处的方式,和包总有相似之处吗?怎么设计这些来自生活经验的内容?
杨烁:别跟女人讲道理,如果你爱她,她对也是对,错也是对,这个世界哪来的那么多对错,我觉得就是如果你真的很爱一个人,你会在意很多细节,你会在意她在不在意。但是这个东西建立在一种平等的基础上,应该是我愿意为你怎么样,而不是我求你要怎么样。你做完这些事心里暖暖的,对方心里也暖暖的。
女性是很感性的,但她理性起来她就不是女性了,安迪特别理性,她也有颗柔软的心。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爱是什么,爱就是一种感觉,谁也说不清楚。我见到她,我就觉得心里很满足,你在满足自己的同时,也满足别人就好了,很简单。不要计较得失,一计较,就失衡。
《欢乐颂2》截图
澎湃新闻:谭宗明就特别理性,他和安迪之间的相处以及提供的建议,也都很有分寸。
杨烁:对啊,所以他失败就失败在这儿。其实这个戏也有些调整,中间本来小包总和安迪之间,也会有很多讲道理的戏,但后来我们讨论,觉得小包总不会这么做,小包总这么做他就成了奇点啦。他一定会想些别的方式来化解这件事情。我和小包总有一点比较像,就是我们都认为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儿,看你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这么多年给我最大的益处就是发生事情不要去抱怨,而是要去想怎么去解决。解决的办法有很多,看你怎么做,你非要把一些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这就是愚蠢。愚蠢是可以的,年轻啊,冲动啊,但年纪增长了,就要去学会平衡了。
澎湃新闻:似乎逻辑性越强的人,反而越容易瞻前顾后?
杨烁:我很喜欢之前一部戏里的台词,其实我们在乎的不是选择本身,我们在乎的是选择的结果。人哪,别把自己弄那么辛苦,其实就是十四个字,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是生存的状态,琴棋书画诗酒花,这是生活的状态。有的人喜欢阳光灿烂,有的人喜欢细雨绵绵。去做个选择就是了。
《欢乐颂2》剧照
澎湃新闻:围着安迪这个人物的男性,奇点、老谭、包总。这三个人物,如果你是女孩,你会比较欣赏谁?
杨烁:要是我选,我也选小包总。有什么说什么,干嘛非得藏着掖着呢,等人都嫁人了,你才后悔,这不傻吗?再有处理事情上,他的简单粗暴反而是一种智慧,欲擒故纵是需要时间的,现在我们生活节奏都快,没有那么多时间。比如喜欢这个女孩,追一次两次她总拒绝我,就算了,我不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找性价比差不多的,大家现在可能不太有耐心了。然而就是因为生活节奏快,所以大家才向往慢一点的东西。所以由一段感情,代入的是一个社会话题。这个戏能够给大家带来很多,你真的放慢脚步,去欣赏身边的人,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不全是你所抱怨的那样。
人和理想的关系,就是驴和胡萝卜
澎湃新闻:但这部戏一直最为大家关注的是阶层的问题。包总这个角色在剧中就处在一个大家眼中比较高的阶层。你个人怎么看阶层的问题?
杨烁:我觉得是存在阶层,但是每个阶层有每个阶层要面对的压力。你不觉得生活中很多很强势的人,内心都很脆弱吗?这是稍微有点常识的人很容易知道,其实煞费苦心、跋山涉水。如果你觉得自己能够扛得住这个压力,那你可以去拼搏,努力走到那个位置上,当你有一天觉得自己不适合了,你可以选择放弃。
老天是公平的,有时候,在机会面前,有的人选择抓住了,有的人选择放弃了,但不是抓住了的那些人就一定是幸福的。用萨特的话讲,人和理想的关系就是驴和胡萝卜的关系,为了赶驴,驴前面挂着跟胡萝卜。你吃到这根胡萝卜,还有下一根胡萝卜呢。看你怎么平衡。有时候我会想,通过一个戏,一个角色,我会很想试着告诉大家,怎么去平衡心态。你站的角度不同,你看待事物的方式就不同,你做出的举动就不同。干嘛要怨天尤人呢,有这时间不如多看两本书,做好自己的事。
在《欢乐颂》里,每个阶层都有各自的困境。
澎湃新闻:此前第一部时,《欢乐颂》被评论,展现了都市独立女性的生活状态。作为男性,你觉得这个时代的独立女性应该有些什么特质?
杨烁:既然是独立女性,那首先应该是经济独立。也就是不靠任何人,你能独立,你才能和别人平等。不是每个人都跟朵花似的,光靠美貌就能得到很多东西。而且现在男生,也许也看美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如果这个东西只是昙花一现,他可能也会选择不要。玫瑰是好看,刺儿扎人啊。要想得到玫瑰,你要付出代价。有时候我觉得,女性在某些方面比男性更强大。看看社会各个行业的要职上,女性占的比例有时候都比男性大了。可能女性的抗压能力比男性好,男人也许身体上更强,但女人在心理上很强。
澎湃新闻:那感情上,现在似乎很多男性还是希望女性多依赖自己一些?
杨烁:其实这是相互的,两个相爱的人,互相依赖。比如包总和安迪是很契合并互补的,两个人都比较成熟,他们处理感情都比较理性,感性的事,理性的事,他们能分得比较开。这种分得开不是去计较一些事儿,是让大家更好地去相处。其实包总的外在,其实是安迪的内心,安迪的外表,其实恰好是包总内心。
《欢乐颂2》截图
没拍过烂戏,怎么成为一个好演员呢
澎湃新闻:早年看你是花美男形象,长发飘飘文艺青年,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要转硬汉戏路了?
杨烁:那时候特别简单,生存与毁灭的问题。没有戏拍嘛,我只能谁给钱,我就拍什么,最开始选择权不在我手上,在导演手上,在制片人手上。那可能现在我们有一些机会去选择了。我很感激,感激观众给我的厚爱,是他们让我有了今天。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也拍过不少不那么专业的戏?
杨烁:没拍过烂戏怎么成为一个好演员呢。我经常拍烂戏,但这里面也有很多制片方或者制作团队的各种无奈。因为这个圈子,光靠自己是不能成事的,一定要靠大家全都抱成一团,才能出好东西,一定不能太顾及自己私人情感,这个亲戚那个亲戚,讲个情面,讲个关系,你等于毁这个组。这是整个行业的无奈。
可能现在处于一个社会转型期,大家的步伐太快了。大家真正去想想,我们小时候过得什么日子,邻里之间是什么样的状态,亲人之间是什么样的状态,现在大家都说忙,总有做不完的工作,可能有天死了,这才算完。
比如《欢乐颂》这个电视剧为什么大家看,因为有太多共同的话题了,让大家有一个反思,这可能是这部戏成功的地方。
《欢乐颂2》剧照
澎湃新闻:听说你想做导演?
杨烁:曾经想,未来可能也会做。但我还是先做好自己现在的工作。在剧组,虽然我是一个演员的身份,但我也会观察导演部门做的工作。说白了,我就是有想法,觉得自己羽翼丰满了,想出去飞飞了。其实也没有太多东西,我觉得做这个行业,首先要搞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搞清楚明星和演员的区别。
娱乐和演艺界是分开的。导演也好,制片也好,演员也好,其实是负有社会历史责任的,你要把正能量的东西传递给观众,要让大家看到希望。哪怕拍一悲剧,也能让大家知道:我不能这么活。人生短短几十年,何必跟自己较劲。很多好的影视剧,是教你去珍惜。我也就是想去抒发一下表达一下,也不是要做多优秀,表达自己想表达的内容,找对合适的团队,就能做出不错的东西吧。
澎湃新闻:现在生活中最享受的状态?
杨烁:孤独。我们这行没办法,演员日常生活就是在片场和酒店。你要是有了一点成绩,大家就关注你的一举一动,你得时刻在意自己的言行,打扮,形象,活得挺累。很多时间确实不自由,就自己呆着。但我现在享受这个,让我有时间去思考一些东西。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欢乐颂2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