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首任洋帅怒了!中国球员心里只有钱,他们忘了为谁比赛

王子江 胡小兵/新华社

2017-06-09 14:33

字号
25年过去,当施拉普纳再次遇见黎兵。本文图片均来自 新华社
作为中国国家足球队历史上第一位外籍主教练,施拉普纳又见到了当年执教中国队时的前锋黎兵,老人将他紧紧抱住,嘴里用英语不停地说:“25年了,黎兵,我的队员。”
两人都是来这里参加中德足球峰会的。施拉普纳的名片上用中德两种语言印着前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的头衔,名片一面印着德国国旗,另一面印着中国国旗。
黎兵现在的身份是中超贵州恒丰智诚俱乐部的总经理。短暂的寒暄之后,两人分别接受了记者的专访,谈论的话题离不开中国足球。
那时的球员不是为钱踢球
施拉普纳75岁了,离开中国队主教练的岗位后,他几乎每年都回中国从事足球方面的交流。
“这些年来,我与当年的队员从来没有断过联系,包括黎兵、范志毅、高洪波等等。当年我执教的中国队是一支很强的队伍,尽管不能说百分之百完美,但我可以说完美率达到95%。”
1992年,施拉普纳带领中国队在亚洲杯上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绩,但接下来在1994年世界杯预选赛中败北。
谈到中国足球职业化之后,为什么国家队的成绩不升反降的问题,施拉普纳突然非常激动:
“那时的球员踢球时,心里总是想着中国、中国、中国。而现在的球员,心里总是想着钱、钱、钱、钱、钱。他们在90分钟里忘记了应该为谁比赛。”老人连着说了五个“MONEY”。
黎兵也有类似的感受,但他说这并不怪球员,而是时代发展的潮流所致。
48岁的黎兵说,两代球员其实没有太多的可比性,因为他们那一代是经过体工队培养起来的。
“我们踢球的原因就是因为喜欢,最大的荣誉就是成为国家队成员,为国家队取得成绩。现在的球员受到的诱惑太多,当然也因为我们给他们的引导不够,这也是社会潮流,不能怪他们。”
对于现在国家队的成绩并不比以前强的原因,黎兵说:“主要是因为我们那时候踢球的人少,我们在青少年阶段的教练,都是上一辈踢球踢得最好的,然后就成为良性循环。可是,现在那样好的教练,根本接触不到青少年球员。”
图为1992年6月22日,施拉普纳在中国集训队第一堂训练课上指导球员谢育新。 新华社发
应该以德国足球为榜样
施拉普纳告诉记者,中国足球一定要学习德国,不要学习英格兰和西班牙,因为德国从青少年足球培训到职业俱乐部的体系,都是全世界最好的。
曾经在德国踢过两年球的黎兵也同意施拉普纳的意见。他认为,从整个体系搭建来说,德国肯定是最先进的。
中国足球的发展模式,应该主体上以德国为模式,当然也需要多元化,在学习德国的同时,也可以借鉴其他地方好的东西。
当记者问他作为一个俱乐部的管理者,最应该学习德国足球的哪个方面时,黎兵说:“最应学习德国人踏踏实实严严谨谨做事的精神,把我们发展职业足球所需要的体系建立起来,同时进行规范化的运作,不要急功近利。”
施拉普纳参加2015中国(上海)国际青少年校园足球邀请赛。新华社发
青训、青训还是青训
采访时,施拉普纳给记者画了一个金字塔的图,将职业足球放在最顶端,将青少年培训放在最底下,意思是说,培养青少年、夯实基础才是中国足球发展的重中之重。
他同时在上面画了一条横线,写上中国足协几个字,并说中国足球不能只想着一条线,也就是职业足球,这是行不通的。
他说:“在德国,从小孩到老人全喜欢足球,中国足球花大价钱到处买外国球员没有好处,我希望中国队的球员永远姓马、姓王……”
黎兵在接受采访时,也完全同意老恩师的意见。“中国的问题是没有教练,年轻球员从小得不到好的指导,等到了成年时,即使有好的教练,也已经晚了。”
乐观看待中国足球的未来
当问到中国足球的未来的时候,施拉普纳一挥手:“继续往前走,永远不要停。我当初去中国,就是为了打造一个好的基础,当时势头是不错的,只是后来出现了反复。中国足球的未来肯定是好的。”
记者问起黎兵作为前国脚对中国足球的期待,他说:“说实话,目前来讲,我们最高的愿望,是希望中国队站在亚洲前列,能够经常有机会进入世界杯这个层面,不要像现在这样连亚洲前列都进不了。”
“目前肯定是不乐观的,但长远来看应该是乐观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想努力把工作做好。相信只要方法找对了,中国足球始终是有希望的。”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施拉普纳

继续阅读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